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三十章持久战&.

时间:2020-11-06作者:白箩染

    !

    何芷不像妹妹何婧是颜控,她内敛深沉理智,更看中男人的才学品格。

    为了达到何芷的择偶标准,左岸已尽力表现出乐观开朗积极向上,把目前所取得的成就不露痕迹地展现在何芷面前。

    可是现在很明显,左岸的名车豪宅根本不放在何芷眼里,他的大律师身份和名誉也一眼就能看穿是仰仗父亲的保驾护航得来。

    要怎么才能取得何芷的芳心,左岸一时乱了方寸。坐在刚修好的大奔里愁眉难展,这时看见一位阿姨拎着菜蓝从车旁经过,顿时好像一盏灯点亮了左岸的大脑。

    可以去找何芷的表姨妈来个曲线救国!

    一个刚回国的大龄剩女,要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很难,像他左岸这样条件的,可以说打着灯笼也难找啊!何芷自命清高意识不到,她说表姨妈肯定能意识到。

    何芷对表姨妈的感情并不比对母亲的感情浅,父母下海经营灯饰公司,何芷姐妹年幼时多亏了表姨妈照顾,那时姐妹俩学习才艺都是表姨妈接送,有时候吃住都在表姨妈家。

    表姨妈打来电话时何芷正在浴室泡澡。

    买这个别墅时也只有主卧的浴室最符合她的审美,除了按摩浴缸还有一间桑拿房。这几天一直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下完美的浴室,趁着豆豆睡觉,燃上香氛蜡烛,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欣赏窗外一望无边的湖光夜色。

    “何芷啊,你说你都回来好几天了也不到姨妈家来看看,你都十年没吃过姨妈做的菜了,你看明天有没有空过来,我做好吃的给你。你最爱吃粉蒸排骨,我都备着了。”

    听表姨妈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笑意,好像有什么大喜事。上次去灯饰店找她,她可是不停诉苦。这么多年,何家的灯饰公司全都靠表姨妈夫妻两个给艰难撑着的。

    表姨妈只有一个儿子,一直在学校读书,今年应该研究生毕业了。难道是这位表弟学业有成飞黄腾达了?

    “好,那明天下午我过去。”

    考虑到柯杨明天凌晨才能回到穗城,必须得好好休息一下才行,安排下午去表姨妈家吃饭比较合适。

    “行行,我在家等着你啊,能早点过来就早一点。”

    从电话里都能听出表姨妈完成使命似地长舒了一口气,何芷决定明天得给表姨妈备一份大礼。

    就算表姨妈今天不联系她,她也会再去找表姨妈了解一下情况。

    当年父母与表姨妈天天在一起工作,母亲也许没有察觉父亲出轨,可表姨妈凡事都爱打听都爱猜测的性格,肯定会知道一些情况。

    躺在床上不时能听到湖边马路传来的摩托车声,物业加强了一期别墅的巡逻工作,还特意派了两名保安,在伍彤州家的别墅前站岗值班。

    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十点半,这时柯杨该到中州了。连续开车不安全,他应该会在服务区休息整顿一下吧……

    莫名地忐忑不安,拿着手机想给柯杨打电话问问,又怕影响他在深夜的高速上行车安全。

    手心握出了汗涔涔的感觉,正要放下,屏幕闪亮铃声响起。

    柯杨打来电话,他已到穗城了。此时正在赶去警局,肖楠已经把刘健请去问话,需要他过去协助旁听。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嗯,可能要到明天中午或者下午吧。明天上午会请伍彤州再到警局问话,这次希望能有所突破。我算间接证人,会有助于案情突破。”

    柯杨愣了一下然后笑道。

    何芷问完话其实就后悔了,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像夫妻或者男女朋友该问的话。柯杨是她聘请寻找何婧的,只要关心他是否能正常工作就好了。

    何芷马上道了一声“晚安”挂断了电话。

    刚才在桑拿房蒸得浑身无力昏昏欲睡,此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辗转反侧终于等到天亮,看了一眼时间,估计这时柯杨应该不会再旁听审问刘健了,忍不住给他发一条信息,问刘健与顾诗怡的案件是否有关。

    “刘健咬死他和顾诗怡只是普通的学生家长和老师关系。

    对于他在伍彤州家别墅留下的脚印指纹一直保持沉默。肖楠还在问话,恐怕是个持久战。”

    柯杨的信息秒回。

    何芷盯着手机屏幕,皱起的眉心舒展开来。

    “你们直接问刘健,在他婚礼的前一天,他到芙蓉湖边洒花,是不是向顾诗怡忏悔。”

    给柯杨发了一段语音,何芷望向窗外。

    顾诗怡的骸骨被打捞上来的位置就在她的院门不远,刘健向湖水里抛洒粉色百合花的情景令人记忆犹新。

    听完何芷的语音,柯杨示意身旁的警员请肖楠出来一下。

    肖楠善长和嫌犯打持久的心理战,可是经常这样熬夜审问也比较伤身体,有时候效果也并不好。

    “有事?”

    肖楠进门,接过柯杨递来的热茶,一边在唇边吹凉一边抬眼望着柯杨。

    “你都在里面坐五个小时了,再坐下去就该成女菩萨了。”

    “去你的!”

    肖楠喝到嘴里的茶猛地笑喷出来。

    “我说真的,你长期这样,姐夫能没意见?”

    柯杨话音刚落胸口猛地挨了肖楠一拳头。

    肖楠的拳头并不重,柯杨却被打得弯下腰皱着眉头,好像伤得不轻。把肖楠吓得以为下手过重,赶忙上前扶柯杨,关心地问他是不是伤着了。

    连一旁的警员都误以为柯杨被肖楠打疼了,跑去找药箱拿红花油过来。

    “内伤,抹红花油没用。”

    柯杨直起身呵呵笑了起来。

    “你这家伙,还是没正形!”

    肖楠这次使全力挥拳打在柯杨的肩膀上。

    “好么,真下狠手。”

    柯杨揉着肩膀唏嘘着。

    “还要不要红花油了?”

    肖楠拿过红花油递到柯杨面前。

    柯杨摇头摆手说:

    “累了一夜,打两拳当按摩了,还挺得劲的!说正事,我知道虽然顾诗怡的案子结案了,你还是觉得其中有疑点想尽快找出破绽,不过和刘健耗着不是上策,你想刘健做上门女婿二十多年,他的忍功一般人比不了。要突破他,得用非常手段。

    “非常手段?”

    “对,趁其不意,诈他在婚礼前跑去芙蓉湖边洒花,是为了向顾诗怡表达忏悔。

    我看也许能管用。等会把他儿子葛铭豪请来,我想和那小子聊聊。等你请伍彤州过来问完话以后,可以把葛铭豪和伍彤州关在一起,说不定也能发现点什么。”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