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三十五章非常手段

时间:2020-11-11作者:白箩染

    ,温柔的煞气!

    芙蓉湖边,路灯骤亮,灯光里一道人影斜斜地拉得很长。

    左岸靠在银色大奔旁边,拿起手机再次看时间。按照何芷表姨妈的说法,这个时候何芷应该快回到家了。

    “这位先生,这里不能随便停车。”

    物业巡逻摩托车经过,一位保安从后座跳下来,礼貌地对左岸说道。

    “我在等朋友回来,她住在这。我也住这个小区。”

    左岸亮出业主卡。

    保安好心提醒后面一栋别墅已经被警察查封,最近能不到这边来尽量不要过来,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左岸想要打听一下隔壁别墅发生了什么情况,保安讳莫如深的样子。

    这时一辆轿车朝这边驶来,左岸以为何芷回来了,马上打开后车门,拿出一把包扎精美的玫瑰花。

    表姨妈送走何芷以后打电话给左岸,说已经帮左岸保了媒,何芷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经过长辈郑重保媒,肯定心里也有数了。

    这事到底能不能成,后面还得看左岸自己的表现。以何芷凡事都较真的性子,最好能使些非常手段。

    “比如生米煮成熟饭啥的,不论啥时代老祖宗发明的这招对男女都好使。要么咋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呢!”

    表姨妈说得绘声绘色,左岸听着也没那么尴尬了。

    以他的条件要对女人使那种手段,总感觉有些自取其辱。不过表姨妈又补充说,她了解过,何芷从没谈过恋爱,只要和何芷有了那层关系,这事肯定就成了。

    左岸捧着鲜花的手有些激动,热切地望着前面那道越来越近的车灯光。

    保安巡逻摩托迅速开过去拦下了轿车,等车主拉下车窗,坐在后车座上的保安和车主说了几句,轿车很快掉头离去。

    何芷带着豆豆应该不会很晚回家吧!

    手机响,是何芷来电。

    左岸感到心口涌起一股热血,马上接听。刚亲热地叫了一声何芷,就听何芷语气急促地问,上次听他说,何婧曾经打电话问十年前的事故是谋杀,何婧当时的语气是怎样的?

    “何婧的语气?”

    左岸沉吟了一下,不太确定地说:

    “感觉何婧的语气好像很紧张,或者说很害怕……我当时也没太注意。这个问题很重要吗?你现在在哪儿?”

    手机里除了何芷的声音还有两个男人的说话声。左岸的耳朵紧贴在手机上,依然听不清那两个男人在谈什么。

    “没事了,谢谢你。”

    何芷说完就要挂电话,左岸急忙喊住她。

    犹豫着是告诉何芷他现在在她家门口,还是找点别的话题,以便继续辨认手机里两个说话的男人是什么人。从说话声可以判断,他们就在何芷身边。

    “那个,蓝浩吧……蓝浩说他明天要找你谈房子的事。他可以出点钱把房子买下来,那套房子属于他和何婧的夫妻共同财产。”

    “他不找我我也会去找他。再见!”

    何芷放下手机见柯杨正望着她,马上说:

    “何婧应该发现了什么,她怀疑十年前我爸妈出车祸是谋杀。左岸说何婧打电话给他时显得比较紧张害怕。”

    “那么说何婧感到了危险?”

    柯杨托着下巴说道,皱了皱眉头眼神突然一亮。

    “这很可能就是何婧失踪的原因。”

    “喂,你们在说什么?”

    坐在柯杨身旁的男子挠了挠脑袋。

    他是柯杨的警校同学叫吴双,没做成警察当上了交警。柯杨拜托他调取十年前何芷父母车祸资料。从车祸事故调查报告结果看,何芷父母的车是因为在高速上失去控制发生的车毁人亡。

    “我可是下了班又赶回去帮你找资料的,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吴双揪住柯杨的手腕非要让柯杨给他一个解释。

    柯杨严肃的神情又转成了嘻皮笑脸。

    “你直接说想让我请你吃饭呗,辛苦你了兄弟,不过今天我实在没时间。改天,改天我一定请你吃大餐,随便你点,五星级酒店我也保证不眨一下眼睛。”

    “得,说得我好像只知道吃一样。你说你当时被抓到酒驾也不找我,你是警察,又不是真的喝了酒,那么一块酒心巧克力致于被处分吗,我要是知道情况肯定帮你鸣冤摆平。你还搞得还把工作辞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警队开除了呢!”

    “咱不提那事。”

    柯杨打开吴双扣着他的手。

    回芙蓉嶂的路上,何芷完全想清楚了。当年她年轻阅历浅,从没怀疑过父母车祸还有其他原因。今天被表姨妈点醒,才串联起整个事情的经过。

    车祸现场父亲是驾驶人,母亲坐在后排。很明显他们两个是想去郊外的度假山庄讨论离婚事宜。父亲喜欢浪漫,离婚也要表现得与众不同。

    平时父母出行,母亲肯定会坐在副驾驶位。如果母亲要和父亲同归于尽,坐在副驾驶位,更方便动手抢夺父亲手里的方向盘让车辆失去控制。

    把何芷送回芙蓉嶂别墅门口,柯杨下车打算回家看看,几天没回家怕老母亲惦记,顺便也需要拿些换洗的衣物。

    他感觉何婧失踪案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恐怕要比他预计查明真相的时间要晚许多。

    “有吴双帮忙,你的美国驾照应该很快就能换领国内驾驶。自己开车出行要方便许多。”

    看着何芷和豆豆进屋,楼上亮起了灯,柯杨朝伍彤州家别墅走去。

    两名保安正站在伍彤州家别墅门口聊天,一个说不知道警局什么时候才能解封,领导每天都安排他在这里值夜班,感觉又辛苦又没成绩。

    另一个说被安排在这里值班,好像是犯了错受罚一样。

    两个人正说着,突然发现一道人影站在了他们身前,两个人不约而同惊吼一声。

    “你们两个不想干可以不干,像个小媳妇地抱怨算怎么回事?”

    “柯队长,哦不,柯哥,你咋在这?”

    说话的保安以前在柯杨手底下工作。另一个是新来的不认识柯杨。

    “刑警队长让你们去后山探查进出这里的小路,你们查出了没?”

    “查出来了,就在别墅后院出去有一条被茅草掩盖的小道,不过挺陡的,要上去挺费劲。”

    “那条小道通向哪儿?”

    柯杨朝别墅后院看了看,夜色里后院一片老树暗影,当然什么也看不到。

    “我们没走到头,太不好走了……”

    话音未落,柯杨已经穿过院子朝后院奔去。

    “他是谁呀?说话挺严肃的。”

    一脸懵的小保安望着柯杨的背影。

    “他以前是咱们物业公司的保安队长,离职没几天。据说他以前是干刑警的,还挺牛逼的,手里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啊,他不是警察,这里是禁区,咱们怎么能让他进去呢!”

    两个小保安突然反应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