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三十七章一个吃软饭的.

时间:2020-11-13作者:白箩染

    !

    客厅的水晶灯太耀眼,每一颗毛孔都精细可见,这让左岸感到稍许不安,似乎心里那点龌龊在华光下都暴露无疑。

    他把倒好的红酒推到何芷座位前的茶几上,抬眼朝楼梯看了看,何芷还没下楼,估计还再哄豆豆睡觉。

    伸手揪起一枝红玫瑰在鼻下嗅了嗅,以便缓解心中的不安,白净的手指被玫瑰刺扎了一下,龇了一下牙,赶忙又把玫瑰插进玻璃花瓶。

    两个小时前,他等在何芷家门口,等待了漫长的二十分钟以后,实在受不了枯等的心烦意乱,开着银色大奔打道回府。

    哪想到回到家以后心情变得更加烦乱,总觉得如果错过了今晚最佳时机,可能以后再没有机会和何芷修成姻缘了。

    听表姨妈的意思,她的保媒服务就到此为止了。后面能不能和何芷成好事,全凭他自己的本事。

    早知道是这样,何必要送表姨妈那么一份大礼。虽然不是他花钱买的,可是母亲不爱戴的翡翠镯子也是贵重之物。

    左岸转身望着窗外,窗外静夜似水,树影重重间似乎有人在朝屋里窥视。

    路边别墅唯一的不好就是隐私性比较低,特别是夜晚人在明处,暗处藏着个人都不知道。

    “哗”地拉上落地窗帘,这时听到身后楼梯响。

    知道何芷下楼了,左岸按了按心口,然后四平八稳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抬脸笑望着向他走来的何芷。

    “冬夜凉,喝杯红酒暖暖身吧。这瓶红酒是我爸的客户,特意从国外带回来给他的,保证正宗口感独特。”

    左岸举起酒杯,透过水晶杯看何芷,那模样更加令人目眩神迷啊!

    “你找我谈蓝浩的事就快点谈吧。”

    何芷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坐下以后望着拉起来的窗帘微微皱眉。

    “也不是什么大事……”

    左岸欲言又止,盯着手里的红酒,摇晃之间紫红的酒液挂在杯壁上,空气中散发着一缕浓醇的酒香。

    “何芷,”左岸鼓起勇气直视何芷的眼睛。

    何芷却并没看他,正低头看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手机不时发出新消息提醒。

    “那你先看手机。”

    左岸尴尬地咧了咧嘴,终是没有笑出来。

    “没事,是大学同学群通知有聚会。”

    何芷为自己一时失礼朝左岸歉然一笑。这一笑让左岸有种触电的感觉。

    “今天是我的生日,请你喝一杯酒还不行吗?不过蓝浩的事也是要谈的,咱们喝完酒就谈。”

    “哦,原来是这样啊……”

    何芷看了一眼红玫瑰,然后端起了红酒杯。

    “祝你生日快乐!”

    “祝我生日快乐!”

    左岸先干为敬。何芷抿了一小口。

    如果不是为了谈蓝浩占据何婧房产的事,左岸来敲门时,何芷早就礼貌地将之拒之门外了。既然表白过,确实做不成恋人,就不好再藕断丝连。

    左岸拎着一个大袋子进屋,原来袋子里装的是红瓶和杯子,玫瑰和插花的瓶子。这份送上门的细致周到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

    “等等,我还有蛋糕。”

    见何芷端起酒杯,左岸从沙发旁边拉过塑料袋,取出一盒小蛋糕。手脚麻利地插上三根蜡烛点燃,又起身去关灯。

    屋里突然暗了下来,只有三只烛光微微发亮。

    “三十年了,今天是我过得最有意义的生日。再陪我喝一杯吧!”

    左岸显得激动地欠了欠身,目光闪烁地望着何芷。

    酒味醇正,确实是好酒。盛情之下何芷干了杯中酒。

    “许愿吧,时间不早了。祝你生日快乐!”

    左岸猛地吹熄了蜡烛。

    突然的黑暗让何芷的眼睛无法适应,准备起身去开灯,却感觉身体软软地不听使唤。

    就算美酒的酒劲再大,也不致于一杯醉倒。意识到酒水有问题,意识却开始模糊起来。

    黑暗中感觉到一只汗涔涔的手朝她扶来,她受惊地甩开那只手,在意识完全模糊之前朝门口走去。

    “何芷,你怎么了,感觉不舒服吗?”

    耳边传来左岸忽远忽近的声音。

    汗涔涔的手再次握住她的手腕,这次比刚才抓得要紧,好像怕她倒地,又像是怕她逃离。

    “不要碰我……”

    听到嗓子里咕哝不清的话,何芷终于明白她被左岸下迷药了。

    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挣脱开左岸的手拉开了屋门,双脚刚迈到屋外,身子好像轻絮一般朝地上倒去。

    “何芷,外面冷,咱回屋吧。”

    左岸追到门口,眼看着何芷倒地,马上伸手抱住了何芷的腰。

    果然是数万好评的印度神药,只那么一小包就让人身不由己了。

    左岸正在窃喜终于抱得美人,突然觉得眼前一黑,鼻子嘴巴顿时火辣辣地,口腔里一股腥热的液体喷洒出来,牙齿打架似地发出咯咯响。

    意识到疼痛时,发现他的身体已经离地,“扑通”一声,重重地跌在水泥地上。

    “你,你是谁?”

    左岸在身上摸索着手机打算报警。

    “别找了,手机摔坏了。啧啧……”

    柯杨歪头盯着倒在地上的左岸,极力压抑着想踢他一脚的冲动。如果他一脚下去,恐怕左岸以后就做不成男人了。

    “你这个人为什么就这么让人讨厌呢!赶紧走,别让我再看见你。”

    听出是柯杨的声音,左岸暗惊,知道硬拼是没好果子吃的,赶紧离开才是上策。

    “我可以走,但是不能让你白打我,你就等着去派出所吧!哼,跟我抢女人不会有好下场。”

    “还嘴硬!”

    柯杨刚一抬手,左岸吓得急忙奔向他的车,手忙脚乱地拉开车门一溜烟地开走了。

    早上起床,脑袋昏沉沉的。发现豆豆不在床上,楼上楼下没有人。餐厅的桌上摆着早餐,餐盘下压着一张纸条。

    “我带豆豆去我妈家玩半天。早餐不能不吃,如果不合你的口味也得吃完。”

    何芷看着纸上遒劲有力的字体,眯眼极力回忆昨晚发生了什么,印象中柯杨昨晚应该回家去了,怎么今早还在她家呢!

    蓝浩发来信息约何芷上午十点在他的公司见面,何芷赶到的时候,左岸已经在蓝浩的办公室了。

    左岸戴着墨镜,穿着深色大衣,坐在蓝浩旁边,好像蓝浩请的打手。

    想到昨晚吃的哑巴亏,左岸就热血上头。既然武力打不过柯杨,那就打倒眼前的女人。

    很明显,柯杨就是何芷养的小白脸,一个吃软饭的,哪能让他吃得那么舒坦!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