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四十五章暖流.

时间:2020-11-24作者:白箩染

    !

    警车从环城高速下来直奔市中心医院。

    望着街上拥塞的车流,柯杨有些焦急。离开医院将近八个小时了,只有母亲一个人看护何芷恐怕会体力不支。

    “把警灯打开吧,不用鸣笛,争取速度快一点。”

    肖楠说完对柯杨无奈地笑笑。

    “葛铭豪和他母亲这个案子是连环杀人案,案情重大,上级非常重视,从北京派来的精神鉴定专家今晚应该就能到位。一会等验尸结果出来我发信息给你,希望不是葛铭豪做的。他的罪恶已经够深了。”

    “只要知道死者被害时间就都清楚了。我看死者应该死去不久,从颈部的痕迹看,极有可能是窒息而亡。如果不是葛铭豪杀的,案情就更加复杂。葛家大院的工人不少,刘健也有重大嫌疑。”

    柯杨一直思考着这一连串案件背后的逻辑关系,总觉得葛铭豪杀害顾诗怡还算有理有据,那时葛铭豪还是一个少年,一时激愤为母亲除掉了情敌。

    可是葛铭豪杀害何婧的理由就太牵强了。预谋那么久把何婧骗出来关在葛家大院小黑屋,如果是为了贪恋何婧的美色,他却并没有蹂躏何婧,感觉警方开始怀疑他,才将何婧迷晕投进芙蓉湖里。

    而葛铭豪杀害宋美君的理由就更加像是个玩笑,因为那天无聊,看见宋美君一个人在湖边站着,突然想起杀害顾诗怡时的快感,冲动之下将宋美君如法炮制投进了湖里。

    “刘健新婚才一个多月,应该不致于对年轻的妻子下杀手吧?他没有杀人动机,再说他杀人以后为什么要把裸尸藏在前妻卧室的阁楼?”

    肖楠双手按着太阳穴,心情极度沉重。

    “我觉得就是葛铭豪杀的。他能杀他父亲的第一个情妇,当然能杀他父亲现在娶的小娇妻,杀人会上瘾,我看他有暴力倾向。不然也不会因为打架斗殴被判三年刑。”

    红脸警员义愤难平,忍不住插一句话。

    车厢里隐入了沉默。车窗外,高楼大厦的外墙上不时绽放彩色炫光,欢度元旦迎接新年光影大字旋转着、跳跃着,在夜色里闪闪发亮。

    “柯杨,你还是做回警察吧,不要浪费了你的能力。警局明年四月要招考一批新警员,你现在准备应该来得及。”

    “……”

    因为被误检酒驾不想给领导添麻烦,从刑侦大队辞职这一年多时间里,直到此时柯杨才充分认识到,没有战友做后援支持,单凭一个人很难破案。

    神探那都是电影小说里的人物,现实生活里离开集体逞个人英雄主义,只会让事情陷入僵局。

    “不要犹豫了,现在高新技术开发区那边正在筹备公安分局,真的非常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

    “等有时间我考虑考虑。”

    何芷不能康复,一切都是空谈。这话不能跟肖楠说,肖楠肯定无法理解他为什么非要照顾何芷。

    想到何芷昏迷不醒,柯杨的心不由得又是一阵刺痛。

    警车一直开到住院部大楼门口,柯杨下车,目送闪烁的红蓝警灯远去,然后迅速转身上楼。

    如果不是肖楠送他回来,恐怕这时他还得堵在路上。元旦放假,出城进城的车辆络绎不绝,街上人流也比平时凶猛,可能只有住院部大楼显得少有的安静。

    看见儿子进来,柯杨的母亲连忙迎上去报喜,又责怪儿子手机打不通。

    不用母亲报喜柯杨也发现何芷醒了,他离开时何芷身上还插着各种医疗仪器,现在何芷的床头只有一个吊瓶架子在挂吊水。

    何芷想要起身,柯杨急忙扶住她,提醒她不能用力过猛,恢复是个过程,不能急慢慢来。

    何芷最关心的当然是何婧的下落。柯杨的母亲只告诉何芷她为什么会受伤住院,当时的情况又是多么危急吓人。

    “何婧已经找到了……”

    “快带我去。”

    何芷说着就要下地,起身的瞬间眼前突然发黑,身子软绵绵地倒在了正要扶她的柯杨的怀里。

    “是不是何婧不在了……”

    看着柯杨沉痛的神色,何芷不得不艰难地说出一直以来最不愿意面对的结果。

    柯杨点头。

    “已经在芙蓉湖里找到她了,等你能下地外出我带你去看她。”

    无力感涌遍全身,眼泪像开闸的洪渠奔腾而出。何芷红着眼眶极力不使自己悲哭出声。

    新年前夜,让她一个人悲痛就够了,不能让悲伤的情绪传染给柯杨和他的母亲。

    “都是命!何芷咱不哭啊,那个挨千刀的坏人咋忍心对你妹下手呢!”

    柯杨的母亲虽然不认识何婧,但是有何芷这样有礼有节仪态大方的姐姐,妹妹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就是可怜了豆豆,才三岁没了妈妈……”

    柯杨的母亲唏嘘叹气,眼睛也不由得潮了。

    “豆豆!”

    何芷这时昏沉的大脑才想起妹妹的孩子。

    “你住院的当晚,豆豆就被伍彤州接走了。我没有理由不让他接豆豆走。”

    “不能让伍彤州抚养豆豆。柯杨,现在就带我去把豆豆要回来,我已经好了,可以出院了。”

    何芷挣扎着扶着床沿下地,柯杨又一次扶住她。

    “你现在必须静下心来养病,只有你完全好了,你才有能力把豆豆接回来抚养。等着你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你现在必须要忍住不能冲动。”

    经过柯杨的劝说,何芷慢慢平静下来,记忆也渐渐明晰起来。向柯杨讲起那天的情形,她并没有看到葛铭豪,迷糊之间她看到了何婧的脸。那张脸特别真实,绝对不是因为迷药产生的幻觉。

    “我听妞妞也说了,豆豆看到何婧一边喊妈妈一边追出去,你随后跟着追到二楼。我在伍彤州家看到你被葛铭豪扛去了湖边。可是何婧不可能出现在那,在那之前她已经死亡两周了。”

    “我不会看错!”

    何芷坚定地说道。

    “那就奇怪了……”

    柯杨百思不得其解。

    窗外响起了新年的钟声,城市上空交织在七彩灯光里。屋里电视上元旦晚会接近了尾声,主持人列队祝辞。

    伍彤州把镶着金边的尖顶小红帽戴在豆豆的头上,捧着豆豆的小脸笑眯眯地说:

    “happy new year!新年快乐豆豆。”

    豆豆低垂着眼帘看着自己的脚尖,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伍彤州又说:

    “过年豆豆就是四岁的小姑娘了,州州爸爸带豆豆环游世界去好不好?豆豆,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肯说话?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州州爸爸最爱你。”

    伍彤州微微扬起豆豆的下巴,使豆豆不得不看着他的眼睛。

    他俯看着这张纤尘不染清透如玉的脸蛋,心里涌起一股久违的暖流。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