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四十六章谁有资格&.

时间:2020-11-24作者:白箩染

    !

    手机来电铃声再次响起,望着手机屏幕上何芷两个字,伍彤州松开抱着的豆豆,从茶几上拿起手机。

    该来的终归会来。既然何芷大难不死,必定要跟他争豆豆的抚养权。

    “葛铭豪这个笨蛋!”

    伍彤州暗骂一句接听起电话,听到何芷的声音,他微微一笑说:

    “上苍垂怜,你终于醒过来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担心就不必了,你什么时候把豆豆送回来。”

    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她前脚刚被推下湖,伍彤州后脚就到来接走了豆豆。时间拿捏得那么准,好像一切都是计划好了似的。

    听出何芷的声音来者不善,伍彤州荡起唇边的笑容,语气更加温柔了。

    “你是我的妻姐,我为你担心是应该的。你应该好好养病,现在送豆豆去探望你我怕会吓到她。毕竟她才四岁,医院那种地方小孩子还是少去为妙。”

    “三天后我出院,如果你没时间送豆豆过来,我会去接她。何婧不在了,豆豆不适合留给你抚养。”

    何芷的语气不容置疑。

    明明知道伍彤州与何婧的死脱不了关系,可是拿不到伍彤州杀害何婧的证据,尽管心里再恨他,也不能不和他礼貌地说话。

    “是啊何婧不在了……”

    伍彤州叹息一声,语气突然上扬:“正因为何婧不在了,我才更要好好抚养豆豆。怎么,你想抚养豆豆?”

    “是!豆豆必须由我抚养。你和豆豆没有血缘关系,你还年轻,以后肯定还要娶妻生子……”

    很明显伍彤州的语气带有挑衅的意味,何芷也提高了腔调。

    这时柯杨的母亲拎着两个暖水瓶出现在门口,奇怪地看着何芷。

    何芷估计柯杨的母亲应该听到她刚才的话了。她转过身继续听电话,压低了说话的语气。

    如果让柯杨知道她迫不及待地联系伍彤州,肯定会责怪她心太急。可是如果不打这个电话,她是无论如何不能安心的。

    就算不能让伍彤州马上把豆豆送来,起码也让伍彤州知道豆豆还有至亲家人关心牵挂着,不论伍彤州对豆豆安的什么心,都会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哦?这就奇怪了。”

    伍彤州呵呵笑了几声,又继续说:

    “我是豆豆的继父,从法律关系上讲,我有义务也有资格抚养豆豆。我确实年轻,可是你跟我年龄相仿,如果没记错的话你还未婚,你凭什么说你有资格抚养豆豆?”

    感觉电话那边海龟高智商又高冷的女人,此时被他几句话就怼得呼吸紧张哑口无言,伍彤州抖着翘起的二郎腿,伸手把豆豆揽进了怀里。

    豆豆温顺地趴在伍彤州的怀里,一双大眼睛还是充满忧郁。

    自从回到伍彤州身边,她每天都会被伍彤州洗脑。

    “妈妈不在了,以后这个世界上只有州州爸爸才是最爱你的人。如果离开州州爸爸,你就是一个无家可归流浪的小孩,就像街边流浪的小猫小狗一样没人理没人疼,没有饭吃没有水喝,没有地方睡觉。”

    “我不和你作口舌之争,三天后我会去接豆豆。”

    何芷挂断了电话,抬头对柯杨歉然地笑了笑。

    刚才看见柯杨进来,她下意识地紧张了一下,一时忘了和伍彤州说话。这会见柯杨凶巴巴地瞪着她,除了歉然地笑似乎再无对策。

    “医生说你最好再住一个星期观察一下。如果你非要三天以后出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需要家庭护士随时监测病症,就怕万一。”

    柯杨从医生办公室回来,就听到何芷在和伍彤州争执豆豆的扶养问题,他无权干涉,但是何芷才苏醒过来,大脑不宜过度思虑,他担心何芷,也只能干瞪眼用怒意表示。

    “医院要派护士跟我回家?国内医疗都达到这种程度了?”

    何芷边说边乖乖滑进被子里,柯杨扯过被子一直掖到她的下巴上。

    “想得美,医院护士都不够用,哪有多余的派驻家庭。医生建议的家庭护士是由掌握一定医学常识的家属在家看护……”

    “家庭护士我来做,柯杨,你咋对何芷说话那么凶,你平时的温柔都哪去了,真是刀子嘴豆腐心。快让开,何芷该敷脸了。”

    柯杨的母亲用胳膊肘撞走儿子,扭脸示意柯杨用热毛巾给何芷擦脚。见柯杨抽着嘴角像是一脸不情愿,她马上说:

    “还傻愣着干什么?这一个月来你天天给何芷擦脚按摩,今天咋拉?”

    被老母亲这么一说,柯杨的脸顿时窘成了茄子。

    听到这话,何芷的脸也从耳朵根红到了脖子根,赶忙伸手拿下柯杨母亲手里的热毛巾盖在脸上。

    难怪护士说她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全身的肌肉却不见流失,都是日常专业按摩护理的好。

    何芷本来还以为是柯杨的母亲帮她按摩的,敢情是柯杨帮她做的理疗按摩。

    柯杨的手机非常识时务地响了起来,柯杨如得大赦,赶紧把热毛巾放回脚盆里,在裤子上抹干手,掏出手机朝母亲扬了扬。

    看见电话是肖楠打来的,他一边接听一边朝病房外走去。

    “我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不会讨好女孩子。”

    柯杨的母亲朝蒙着脸的何芷说道,随手拧干毛巾帮何芷擦腿脚。热流从脚底涌向心窝,何芷僵硬着双腿不敢动一下。

    听到柯杨回来的脚步声,何芷把脸上的毛巾拿掉。不等她问,柯杨说,明天肖楠要带人去芙蓉湖打捞宋美君。

    按照葛铭豪的交待,他是在同一个地点将何婧和宋美君投入芙蓉湖的,也就是何芷被投进湖里的那个地方。

    不过那片水下地势比较复杂,要打捞一具失踪十二年的尸体难度非常大。肖楠想要借用何芷的别墅做为临时指挥部,已经联系了潜水员,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就能开展打捞工作。

    “借用别墅没问题,我明天上午就出院,你帮我申请办理出院手续。”

    “那可不行吧!你想三天出院医生都很为难了。你要是不放心家里,我可以回去帮你看着。”

    柯杨的母亲担心地看着何芷。

    何芷急忙解释她不是担心家里借给警察办案不方便,她想亲眼看看那个何婧被投进湖里的地方,也想尽快看到何婧。直到现在,她还不敢完全相信何婧已经死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