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五十一章心理医生之死*.

时间:2020-11-29作者:白箩染

    !

    穗城看守所。

    铁门打开,随着脚铐的“哗啦”声,葛铭豪走了进来。好像受不了突然明亮的光线,他抬起手挡在眼前,眯眼适应了一会放下双手,手铐上的铁链撞在桌上,发出细碎的响声。

    “你们想找我聊何婧?是不是脑子有病啊!难道你们是想听我怎么折磨她,最后怎么把她扔到湖里淹死的?”

    “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何芷苍白着脸,清冷的眼神比外面突降的冷空气还要冰凉。

    昨夜辗转难眠,回到穗城以后的一幕幕不停在眼前浮现,最后定格在何婧无声无息死灰色的脸上,何芷决定天亮以后去见葛铭豪。

    葛铭豪抬起眼皮瞄着何芷,后悔当时动作不够利索没有弄死何芷,这等于给伍彤州留下了一个大麻烦,伍彤州肯定不会原谅他。

    想到伍彤州那张完美如画的脸,如宝石般的眼睛责备地看着他,葛铭豪的心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三年高中同学,伍彤州已经成了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事,可能现在他和伍彤州还会像从前一样,可以荡舟湖心,可以攀山爬树,可以同饮共暖……

    唉!今生已了,再也见不到伍彤州那张梦寐以求的脸庞了,但愿来生可以与他再相见,再也不用装作陌路人。

    “我都跟警察坦白了,我杀人有瘾,第一次看见你就想着把你投入湖里的样子应该很凄美。”

    葛铭豪吧嗒一下嘴,盯着何芷的脸嘿嘿怪笑。

    葛铭豪以为他的话会激怒何芷,没想到何芷好像并没听进去,继续问:

    “你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第一次看到我的?”

    这个问题把葛铭豪给难住了。伍彤州让他装扮成何婧的样子吸引何芷的注意,再设法让何芷感到不安,让她相信世上有鬼以致于暂时精神错乱。

    只要能证明何芷精神出现过问题,何芷就彻底失去争取豆豆抚养权的资格。

    葛铭豪近距离接触发现何芷比何婧还要美貌,一时情绪失控决定再多添一条人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不记得了,这很重要吗?难道你想回忆与我的初次相遇?”

    葛铭豪突然扑向桌面,咧开嘴,雪白的牙齿像狼狗一样吐出戾气。

    “你给我老实点!”

    柯杨一直抱臂站在何芷身侧,乍见葛铭豪动作,迅疾上前揪住了葛铭豪的胳膊,把他拎回座位。

    “切!还学人英雄救美啊,就凭你一个小保安也想癞蛤蟆吃天鹅……”

    不等葛铭豪说完,柯杨封住了他的衣领。

    喉咙被卡住,葛铭豪剧烈地咳嗽起来。

    “不用理他了。”

    何芷站起来朝接待室门外走去。

    “小子,不要以为代人受过很英雄,被人当棋子玩还以为那是一种奉献。你好好想清楚,该交待的尽快交待,不要到时候等我查出来你想交待也晚了。”

    柯杨松开手,目光凛凛地盯着葛铭豪的眼睛。

    葛铭豪不敢和柯杨对视,掩嘴干咳着,这时铁门打开,守卫喊葛铭豪出去。

    冬雨过后,晴冷的天气让人头脑异常清醒。

    何芷站在车边,满眼绿树红花之间,只有闭上眼睛才能更加感受到寒冷的冬意。

    听见柯杨的脚步声,何芷望向柯杨。柯杨并不奇怪她为了和葛铭豪这次见面而失眠了一夜,见面问话才不过短短五分钟。

    “你觉得奇怪吗?”

    上车坐定,柯杨发动车子正要上路,何芷突然说道。

    “嗯,葛铭豪竟然知道我是小保安。如果说他没有同谋我跳湖认栽。”

    柯杨呵呵笑。

    这就是心有灵犀!

    何芷点点头正要说话,这时柯杨的手机响了。

    接完电话柯杨的眉心皱了起来,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迅速地翻看,在一页纸上定住目光,嘴里发出一声叹息。

    “你还记得伍彤州看过心理医生吗?那位程医生死了。”

    “被害的?”

    何芷难掩惊诧。

    肖楠打来电话肯定是因为非正常死亡。

    “尸检结果死因是猝死,他爱人也证实了,程医生最近非常劳累,经常深夜才回家。”

    “那肖楠给你打电话的意思……”

    何芷疑惑地看着柯杨。

    “肖楠只是想提醒我一下,死去的程医生,曾经给伍彤州做过两个月的心因性生理障碍治疗。我觉得有必要去拜访一下程医生的爱人。怎么样,有兴趣一起去?”

    柯杨的眉心舒展开,扭脸看着何芷。何芷马上点头。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刚刚发现何婧死亡,给伍彤州治病的医生就猝死了。

    程医生的爱人比何芷想像的要年轻许多,看起来才二十七八岁左右,怀里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宝宝,身边还站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

    小男孩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扯着母亲的衣襟喊着要出去玩。

    被孩子纠缠得五心烦躁的母亲生气地推开儿子,孩子还小掌握平衡的能力弱,被母亲推搡一下马上摔倒在地上,立刻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儿子小小的身体在地上无助地哭泣,女人将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拉儿子起来搂在怀里,母子一起痛哭流涕。

    女人怀里的宝宝被哭声惊吓,也张开小嘴踢蹬着脚丫哇哇大哭起来。

    何芷和柯杨对望一眼,都觉得此时不宜开口劝人。

    电视柜上摆着程医生的放大相片,相片镶在白橡木框里,显得相片上的人更加年轻充满活力,一双眼睛在黑框眼镜片后像是会说话。

    “他才三十岁,还那么年轻!”

    女人终于止住了哭声,把两个孩子也哄安静下来,抬眼望着丈夫的相片,语调悲凉地说道。

    柯杨和何芷是以程医生初中同学的身份来悼念的。程医生的爱人接过封在信封里厚厚的慰问金,自然对柯杨和何芷充满好感。说起程医生那夜猝死的情形,也不再像和警察描述时那么哽咽难以言表了。

    将近凌晨时分,听到门外有动静,程太太披衣起身,打算等丈夫进门给她端上温在电饭煲里的汤水。门外传来扑通一声,程太太赶忙打开门,发现程医生倒在地上双眼紧闭。

    “我叫来救护车把他送到医院,不到十分钟人就没了。一定是最近他太累了,我应该多关心他,不该叫他那么辛苦。在医院上班已经够累了,下班还要去兼职,人又不是铁打的,哪经得起这么折腾……”

    “程医生做什么兼职呢?”

    何芷温和地问道。

    “他在一家私人医美中心兼职做咨询,一个晚上能挣两百。”

    程太太看了一眼何芷,又望向柯杨,神色略显窘迫。因为娘家弟弟要结婚买房,她把家里的存款都借给了娘家。这时婆婆又得了心脏病,急着做手术装支架,可是家里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