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五十三章医生手记.

时间:2020-12-01作者:白箩染

    !

    医院的救护车来了又走了。

    程老太太的侄女给程亮斌的妻子打电话,哭啼着告知老太太没了。

    很快殡仪馆的车来了也走了。

    望着渐渐消失的黑色车影,柯杨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据程老太太的侄女讲,前天下午程亮斌通知母亲,今天会来接她住院准备接受心脏病手术。这说明程亮斌在前天,已经有把握筹到给母亲做手术的钱。

    而当天晚上程亮斌猝死,他的存款余额不到三万,离手术费还差十二万,表示他并没有如期拿到钱。

    “那么说很有可能,前天下午程亮斌和伍彤州联系时,伍彤州答应了程亮斌的要求……”

    顺着柯杨的思路,何芷越想越心寒。

    如果真如柯杨的推测,伍彤州对程老太太的死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走,咱们去程医生工作的医院看看,也许这位程医生的病案里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柯杨马上联系肖楠,肖楠非常痛快地答应立刻赶到医院和他汇合。

    去医院看心理医生的病人并不多,程亮斌的办公室还空着。

    医院办公室主任客气地请肖楠和柯杨、何芷进屋。

    “程医生的病人资料都在柜子里,心理咨询科不像其他科室使用电脑管理病案。程医生和心理咨询病人谈话的内容都是手写的,有时候在病人离开以后,医生还会作一些病案补充和备注。你们要看尽管看,不过医院对病人要尽到保密职责,希望病人资料不要对外泄露。”

    医院主任说完带上门出去了。

    肖楠和柯杨打开文件柜翻看资料,何芷坐在程亮斌的办公椅上,望着墙角放着的躺椅,想像着伍彤州来看病时的情形。

    在医生面前,伍彤州的生理障碍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呢?

    “找到了!”

    肖楠把手里的病案放到桌上,柯杨和何芷一起围上来。

    病人姓名伍彤州,年龄27岁……

    病情描述的字迹很潦草,两个月的咨询内容写满了厚厚的一本,一些空白处还有红笔添加的备注。

    “好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

    随着肖楠翻阅的速度,柯杨一目十行看完了。

    病案内容都是一些普通医患之间的问答,伍彤州的目的很简单,想尽快治好生理功能障碍好生一个宝宝。

    “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

    警察办案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虽然肖楠认为伍彤州与宋美君和何婧失踪案都有关系,可是拿不到确凿证据,也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怀疑伍彤州。

    她很佩服柯杨对伍彤州的紧追不舍,所以能和柯杨配合寻找证据的事她也用心尽力。

    今天再次徒劳无功,肖楠有些失望。

    “给我再看一下。”

    何芷拿过病案又翻了起来。

    “梦魇!你们看这里……”

    在最后一页病案的空白处,有一段写得蚂蚁似的红色小字。梦魇两个字被圈了起来,旁边还打上了大大的惊叹号。

    “难道伍彤州的病与恶梦有关?不对,我当时推测程亮斌发现了伍彤州的秘密。”

    “那么说伍彤州的梦魇就是不能说的秘密……”

    何芷和肖楠同时望向柯杨。

    “一定是!程医生没有写在病案上,但他一定是记在了心里。”

    柯杨很肯定地说。

    “那我马上让人查伍彤州和程亮斌这几天的通话记录。”

    眼前仿佛出现了曙光,肖楠拿起手机给同事打电话。

    柯杨提醒道:“要重点查前天伍彤州和程医生的通话记录。”随即又补充说,以他对伍彤州的了解,伍彤州应该不会用实名登记的手机号码和程医生通话,他们之间也许会通过网络聊天软件联系。

    “不论他们用哪种方式联系现在都可以查到,警队刚引入了最新技术,网警可以随时调取犯罪嫌疑人的网络聊天记录。”

    肖楠刚和同事交待完任务挂断电话,何芷的手机响了。

    看到伍彤州的名字,大家相互看了看。

    “应该不是谈豆豆的抚养权问题,现在蓝浩才是他的对手。”

    盯着手机屏幕,何芷犹豫着要不要接。

    “他应该是找你兴师问罪的,你独自处理了何婧的后事,他作为何婧的丈夫没有最后见何婧一眼不甘心吧。”

    肖楠已经听说伍彤州投诉了殡仪馆管理不规范,他才是何婧的家属,不该不通知他就让何芷全权处理了何婧的后事。

    果然伍彤州语气不悦地指责了何芷,何芷静默在听着,偶尔能听到豆豆在看动画片的声音。

    已经一个多月没见到豆豆了,何芷强忍着马上要回豆豆的冲动,听完伍彤州的责备,淡淡地说:

    “如果你想念何婧可以去墓园看她,她现在和我父母在一起。”

    电话里突然静默了,动画片的声音也消失了。

    何芷的耳朵紧贴着手机,喂了两声,才传来伍彤州不冷不热的声音。他让何芷把墓地地址发给他,他会带豆豆去看何婧。

    可能是豆豆听到了要带她去看母亲的话,手机里传来豆豆激动的声音。不过豆豆才问一句“要带我去看妈妈吗?”手机里又静默了。

    应该是伍彤州捂住了送话器,随即电话挂断了。

    何芷把墓地地址发送给伍彤州以后,忍不住想嘱咐一句天气冷最好不要带豆豆去山上的墓园,结果手机上显示她的消息被拒收了……

    晚饭时,柯杨跟着母亲在厨房进进出出,一会帮忙拿醋,一会又抢着剥蒜头。

    “柯杨这是咋地啦?怎么和你出去一趟回来变小孩了!”

    柯老太太一边把刚煮好的饺子端到何芷面前,一边说道,其实心里很受用儿子的突然改变。

    儿子独自在外生活十多年,难得又像小时候一样粘着她。这种感觉让柯老太太觉得自己都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

    “不论年纪有多大,只要有妈在,就可以做一个宝宝。可能柯杨想表达他对您的爱吧!”

    何芷明白程亮斌母亲的死让柯杨深受触动。

    “啊,那不就是歌里唱的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嘛!”

    柯老太太哈哈笑得合不拢嘴。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