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五十四章仿真面具&.

时间:2020-12-01作者:白箩染

    !

    柯老太太的一句“有妈的孩子是块宝”,让坐在椅子上手抓饺子吃的妞妞听进去了,马上吵着要找妈妈。

    “这孩子有一年多没见到她妈了,难怪想妈妈了……”

    吵到了何芷的清静,柯老太太不好意思地说完,抱起妞妞上楼,连哄带骗总算把外孙女给哄好了。望着埋头沉默着的外孙女,柯老太太决定提前回老家去。

    和柯杨商量,柯杨表示赞同。

    柯老太太的眼圈红了,又问起柯杨将来的打算,总不能在穗城来个落户的地址都没有,她和妞妞可以回乡下,柯杨不能回老家去讨生活呀,那还不得让全村的人笑死了。

    “我这把老骨头不怕被乡邻们的唾沫星子淹死,你不行啊,你是男人,得光耀你们柯家的门庭。再说妞妞现在落在你的户口本上,不好再让她转回乡下去。买你房子的人家已经催了,让你三个月内把户口从那套房子迁出去,你能迁哪儿去呢?”

    柯老太太叹气。如今何芷的脚伤已经好了,她带着妞妞总住在人家别墅不合适。

    “妈你不用担心,实在要迁户口我可以迁到集体户去。我准备重新考警察,以后总会有办法的……”

    这时何芷上楼经过柯老太太的房间,刚好听到柯杨和他母亲的谈话,于是敲门进去叫了一声“柯妈”。

    “啊何芷,我正想跟你说,眼看着还有十来天就是柯杨堂弟的婚礼了,我想带妞妞先回老家。你到时候和柯杨再过去。”

    “柯妈这么着急回去吗?我还想请柯妈帮忙挑一套房子呢!最近房市稳中有降,过年前买一套比较划算。”

    何芷朝柯杨笑了笑,那意思答应他买房的事得尽快办了。

    柯杨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见何芷已经拿手机给他的母亲看房源了,两个人头挨着挨看得很认真的样子,好像不需要他参与意见,只好抹了抹脸呵呵笑了。

    房子只要卖出去了再想买回来就不是原来的价格了,卖掉的小两房给何芷看病的钱,现在只够买一间小复式公寓或者地段差不多的一室一厅,等以后存了钱再考虑换大房子。

    柯杨嘱咐母亲按他给出的标准选,老太太被儿子给说糊涂了,何芷买房让她给参谋,她哪有资格管人家买多大的房子,再说何芷也不差钱。

    柯杨向母亲坦白,何芷买房是还他的人情。老太太这才恍然大悟。

    何芷对自己的帐户一清二楚,如果还柯杨的人情帮他买一套房子? 注册公司的资金就会很紧张。思来想去,她决定把自己住的别墅拿去银行作抵押贷款。

    早上何芷被外面的说话声给惊醒了,妞妞在院子里玩时拣到了一个面具? 小孩子好奇把面具贴在了脸上? 等柯老太太发现时? 妞妞的脸因为对面具过敏肿成了大包子。柯杨马上叫车带妞妞去了医院。

    何芷披衣去阳台看时,只看到出租车远去的背影。

    “这到底是什么玩艺做的,也太吓人了!”

    柯老太太把窝成一团的面具展开来看? 嘴里发出啧啧声。随即又觉得有些害怕? 干脆把面具团起来准备扔掉。

    何芷叫住柯妈,拿过了面具。面具手感跟仿真皮肤一样,白里透粉的颜色显得水灵娇嫩? 眼睛和嘴唇的部位做得很立体? 乍看之下何芷也是吓了一跳? 心脏狂跳了两下? 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赶紧进屋跑去卫生间。

    面具完美的贴合在了何芷的脸上? 镜子里出现了一张何婧的脸!

    这时柯老太太走进屋,抬头突然看到了何芷的样子,马上吃惊地掩住了嘴。她见过何婧的照片,认得面前站的人是何婧。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上门。”

    柯老太太闭上眼睛自言自语地念叨一句。

    “柯妈。”

    何芷摘下面具。

    柯老太太睁开了眼睛见是何芷,拍着心口傻笑。

    “我就说大白天的哪能见鬼呢!你妹妹应该去天堂了? 我一定是眼花了。”

    连柯妈都会认错人? 难怪豆豆和妞妞也认错了。

    柯杨带妞妞打完针回来以后? 马上把仿真面具拿去给肖楠。

    会做仿真面具的高手很多? 可是能做出和何婧本人一模一样面具的高手,恐怕除了伍彤州不会有第二个人。

    面具上有葛铭豪的指纹,面对铁证? 葛铭豪一口咬定他是在网上买的面具。只要给店家提供照片,每个店都可以做出仿真人面具。

    “老实交待你是在网上哪家店订制的?”

    “那家店早倒闭了,找不到了。”

    葛铭豪盯着手腕上闪亮的手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打死不承认谁也奈何不了他。

    “是不是伍彤州给你的面具?”

    肖楠突然问,凌厉的目光紧盯着葛铭豪的眼睛,让葛铭豪有种眼中长刺的感觉。

    “你杀害顾诗怡时还不满十八岁,只要你坦白何婧被害另有主谋,还有可能减刑。如果抵死顽固,企图保护那个主谋,我们一样可以通过各种科技手段查到他的罪证。到时你不但不能减刑,还会因为同案兼包庇罪加一等。”

    听到肖楠的话,葛铭豪浑身颤动了一下。

    母亲为了帮他脱罪几次到警局自首。精神专家鉴定他的母亲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如果他死了,母亲可能也活不成了。以他对父亲的了解,父亲有了新欢爱人,是不会记得还曾有一个助他登上人生峰顶的可怜女人……

    “不用骗我了警官,我犯的罪我都认了,法官要怎么判那是法官的事。”

    葛铭豪咬了咬嘴唇,目光突然变得坚定而灼灼。抬眼笑望着肖楠又说:

    “面具是我托人买的,谁知道做面具的是伍彤州,做的又是他老婆的那张脸。我喜欢美女,做一个美女面具戴着玩不会有罪吧?”

    “戴面具是没罪,戴面具犯罪当然有罪。你托谁买的?”

    “我家修车店的小伙计,不信你们可以去问。”

    “你戴着何婧的面具,跑去何婧姐姐何芷的家里,你的目的是什么?”

    葛铭豪把何芷扔进湖里是不需要戴面具的,他两次戴面具潜入何芷的别墅肯定另有原因。

    肖楠的语气放缓和了些。

    葛铭豪又沉默了。交待出找人买了伍彤州做的面具倒是不要紧,伍彤州是搞艺术的,手作一些玩艺很正常,也可以说是赚外块的来钱之道。可是如果交待伍彤州让他戴面具扮鬼吓何芷,恐怕问题就越严重了。警察一定会顺藤摸瓜,发现何婧的死是伍彤州经过半年策划实施的。

    柯杨在会客室等肖楠的消息。他估计葛铭豪不会痛快交待出伍彤州,这两个人一直装作陌生人,能做到这种程度显然是两个人之间早达成的默契。

    他们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如果不解开他们之间生死相随的情结,恐怕葛铭豪会认罪到底也不把伍彤州牵扯进来。

    手机屏幕上有新消息提醒。

    柯杨以为是何芷发来的。何芷开车带着柯杨的母亲去看房,柯杨担心何芷在穗城初次开车上路会不习惯。穗城车多路窄处处是高架桥,新手上路恐怕得适应一段时间。

    “老板,现在翻新车有大优惠,心动不如行动,赶紧来奔之驿,价格靓到让你尖叫!需要现金支付噢。”

    信息是上次给柯杨换轮胎的修车工发来的。

    柯杨有些奇怪,奔之驿的少老板现关在看守所等着上庭审判。新任的年轻老板娘被杀正在寻找真凶,正是春节服务行业涨价的时候,他们店里还搞起了优惠大放送,于理说不通啊!

    问过之后柯杨明白了,奔之驿的大老板刘健被抓起来了。店里员工人心浮动,想趁这个时候优惠促销挣一笔现金,春节拿钱回家过年。

    “柯杨,等久了吧?”

    肖楠推开门进来,脸色显得有些疲惫地坐到柯杨对面。

    看肖楠的神情就知道没有审出他们想要的结果,柯杨笑着摇头。

    “刘健店里的伙计说他被抓起来了。”

    “是,刘健的案子比较简单,是其他同事办的。据刘健交待,他是和新婚妻子争执时一时激动掐住了妻子的脖子,令对方窒息而死。然后害怕被发现,又想嫁祸给其他人,伪装成祼死的样子,藏到了他前妻的卧室阁楼。”

    肖楠苦笑着说。

    “呵,刘健还懂得伪装和反侦察?不过他的手法也太弱智了些。”

    “不,你错了!刘健相当狡猾。他在他的卧室掐死新婚妻子以后,还淡定地在客厅和约好的律师谈给儿子辩护的事。然后在他前妻服用安眠药以后,他才把死去的新婚妻子抱到前妻的阁楼藏起来,并且把阁楼伪造成了第一现场。”

    “他伪造的第一现场我们当时就识破了啊?”

    柯杨有些好奇。

    肖楠点点头,又再次苦笑。

    “你还记得咱们在葛婷卧室发现的那件外套吗?”

    柯杨表示没有印象。当时他全神灌注都在刘健已经死去的妻子身上,判断死亡时间和身上的伤痕印记。

    “那件衣服是刘健农庄养鸡的哑巴老段的。刘健想嫁祸给哑巴,这心思也真是太坏了!”

    “打工有风险,被老板算计太可恶了。还好你们发现了真相,值得庆祝。”

    “这一家子算是完了!还真应了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

    肖楠感叹道。

    “刘健能在前妻家隐忍二十多年,怎么可能激动之下杀人呢?我还真不相信他是激情杀人,人可能是他杀的,但是杀人的原因一定另有隐情。”

    柯杨捏着自己的下巴皱起眉。

    肖楠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要再想了,这段时间你经常到警局来,有人向上面提意见了。既然何婧的案子也了了,你赶紧准备招警考试吧。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恐怕就没有了。”

    “我明白,过年我就超龄了,想考都不会给报名。”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警局大门。一辆suv缓缓驶来,在肖楠身边停下。司机跳下车,朝柯杨当胸就是一拳,柯杨硬生生地挨了对方一拳,然后哈哈笑了起来。

    “少跟我笑!肖楠被领导批评了你知道吗?”

    来人是肖楠在检察院工作的丈夫。

    “我还真不知道,啥情况?我师姐可是穗城响当当的铁腕女英雄,领导怎么会批评她!”

    “你别说了。”

    肖楠用手肘捅丈夫的腰。

    “行我不说了,你赶紧跟我回家吧。这段时间没日没夜地泡在警局,我得给你好好补一补。”

    肖楠的丈夫不由分说把肖楠拉上车,然后朝柯杨摇了摇手坐进驾驶位。大suv发出轰轰的启动声。

    “肖楠私自调查那个程医生,有人向上头举报了。那位医生是猝死的,你们还怀疑人家敲诈病人,这事如果传出去,肖楠以后就别干警察了,在家当家庭主妇吧。”

    “别乱说!”

    肖楠一把扯过丈夫,从摇下的车窗里朝柯杨笑了笑,“别听他说,他是太关心我了。我没事,你继续按你的思路做吧。如果需要我做什么,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会帮你。”

    望着suv远去的背影,柯杨感觉心口还是热乎乎的。能有这样一位挚友知音,还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呢!

    奔之驿汽车维修保养中心。

    正是午休时间,工人们懒洋洋地靠在门口的长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聊天。

    一辆红色小轿车在工人们身边缓缓停下来。洗车的阿姨伸手推了推靠边得一位小伙子,嘴里说“有靓女”。小伙子惺忪的睡眼马上绽出光芒,起身快步走到小轿车旁。

    车门打开,小伙子还没看清车里的人,弯下腰热情地问:“老板是洗车还是保养,现在最优惠,不过要付现金……”

    小伙子话还没说完,发现车里下来的是一位身高一米八七身材俊健的男子,眼里殷切的目光马上少了一半。

    “洗个车吧。”

    柯杨把车钥匙扔给小伙子,走到长椅前要坐下。

    “我们有贵宾休息室,坐在这里太脏了。”

    有人好心提醒柯杨。

    “没事,这里阳光好,晒晒太阳舒服。”

    柯杨笑笑一屁股坐了下来。

    身边突然坐下一位又帅又有型的男人,洗车的老阿姨顿时有些窘迫,起身想要离开,脚步却有些迈不动。毕竟在这家郊区总店很难见到这样的帅哥,老板又不在,偷个懒也没人说话。

    “大姐,我想问个事。”

    柯杨扬起脸看着洗车阿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