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五十五章韩大炮

时间:2020-12-04作者:白箩染

    柯杨问葛铭豪是不是经常到修车行来,洗车阿姨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她在奔之驿做了六年洗车工,一共才见过葛铭豪三四次。至于葛铭豪和谁关系比较好,据她所知也只有一个一直在车行干活的韩大炮知道。

    “喏就是他。”

    顺着洗车阿姨手指的方向,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从靠墙的躺椅上站了起来。

    听柯杨自我介绍是葛铭豪的朋友,韩大炮眼皮也没抬一下,钻进高高架起的汽车底盘下拿起长柄板手敲打检查。

    “韩大炮,葛铭豪托你帮他买的面具你还记得吧?”

    柯杨弯腰侧头试图让韩大炮觉得他并没有盛气凌人。

    见对方依然沉着脸不理他,柯杨呵呵笑着解释,他既然是葛铭豪的朋友,当然不想朋友落难,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想帮葛铭豪洗脱罪名。要问清仿真面具的事很重要。

    听到罪名两个字韩大炮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又自顾自默默干活。

    柯杨一度怀疑韩大炮是个哑吧。刘健的农庄能请哑巴养鸡养鸭,当然也可以请哑巴做修车工。公司企业雇佣聋哑人是有补助的。

    “老板,你叫他韩大炮他肯定不理你。他叫韩大勇,因为以前好赌经常在牌桌上给人点炮,人送外号韩大炮。xgchotel.”

    “滚犊子,就你会说!”

    刚才接柯杨车钥匙的小伙子朝车底的韩大勇歪了歪嘴,被韩大勇一句臭骂,却开心地哈哈笑着跑开了。

    柯杨这才明白他叫了人家的忌讳,马上纠正态度恭敬地叫“韩师傅”。

    韩大勇从车底走出来,挺了挺一米六五不到的身子骨,仰头朝柯杨翻了翻白眼。

    “我们打工的没闲功夫和人聊天,你问的啥我都不记得了。既然你是我们小老板的朋友,你直接去问他好了。”

    韩大勇说完 拿起架上的保温杯打开盖子吸溜吸溜地喝水,对着阳光眯起黄豆似的眼睛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柯杨见过的人不少,像韩大勇这样的也不是没见过,要是搁他以前的行事风格,非得揪住韩大勇靠墙站直好好回答他的问题。可是现在他不是警察,问人家问题人家不理他的话茬,他只能以更谦卑的态度对人家。

    特别是韩大勇这种心里极度自卑,表面却要维持高度自信,抓住机会就噉瑟的人。

    “韩师傅,我不太好问葛铭豪。他现在毕竟被关着,我的身份也不方便……”

    柯杨欲言又止意味深长地看着韩大勇。

    韩大勇感觉到了一丝神秘不可说的意味,这也证明对方重视和他的谈话,脸上顿时显出兴致勃勃的神情。

    “你是啥身份?”

    韩大勇挨近柯杨,他身上散发出的机油味和汗酸味让柯杨的胃海顿时翻滚起来。不过他不能表现出来。

    “我是刑警。”

    以前是刑警以后也会是刑警,只是现在暂时不是刑警。柯杨觉得他也不算说谎,神情变得严肃认真。

    一见眼前的帅哥变得英姿俊挺眉目之间充满正义,韩大勇条件反射地哆嗦了一下。

    因为聚众赌博他被警察抓过,虽然是十年前的旧事,至今想起那段被关在拘留所的日子,他还心有余悸。

    韩大勇退后几步? 抓起劳保手套在手上揉搓着掩饰紧张。

    “你不用怕,你帮葛铭豪买面具并不知道他会拿去犯罪。”

    “是是,我哪知道他会杀人呢!警察同志? 你真是葛铭豪的朋友?”

    韩大勇觉得柯杨低估了他的智商。葛铭豪如果有做警察的朋友? 就不会jsshcxx.因为打架斗殴被关三年监狱。他觉得柯杨一定是便衣? 今天就是来找他调查取证的。

    柯杨双手抱肘看着韩大勇,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

    韩大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担心吊胆了十年,今天警察终于找到他头上来了? 恐怕他又要受牢狱之灾了。

    韩大勇的神色阴晴不定? 眼神又慌乱躲藏,紫红的嘴唇想张开说话又像是被胶水粘住,拉起一丝口沫唾液? 又赶忙咽回了嗓子眼儿。

    观人识物是柯杨的看家本事? 韩大勇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出卖了他? 他心里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韩大勇。”

    柯杨突然提高了音量? 威严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剑直穿站在他对面的韩大勇。

    韩大勇的双腿发抖? 脸上马上皱成了一个包子? 双手抱头苦着脸说:

    “我交待,我老实坦白。请不要抓我坐牢,我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上小学的仔儿……”

    “你是不是《水浒传》看多了,别废话? 跟我过去。”

    和韩大勇的谈话已经引起了修车间里大家的注意? 柯杨领着韩大勇走到外面背人的地方。

    韩大勇不等柯杨问话? 嘴巴蹦豆似地说了起来。

    把葛铭豪如何要挟他去找人买面具? 又如何开着客人放在车间保养的车偷溜进芙蓉嶂小区潜水玩,有时候还要他伪装成快递员给伍彤州家送快递。

    “你做了什么坏事葛铭豪拿来要挟你?”

    “我哪敢做坏事呀!赌博已经是我做过顶天的坏事了。因为我赌博我老婆都跟人跑了…….whhryl.”

    “别把话题扯远了,说葛铭豪拿什么事要挟你?”

    韩大勇顿了顿? 喉咙里滚过一口唾沫,鼓了鼓腮帮子,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今天如果再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如果真要被警察拉到警局去说,恐怕问题就更严重了。

    “十年前,那时我刚做修车的头,因为工资突然增加了不少,就染上了赌博的毛病……哦,我又扯远了。”

    韩大勇紧张地看了柯杨一眼又马上低下头。

    “我是说我赌博欠了一屁股债,被抓派出所也还是死性不改,总想着有一天能翻本。直到有一天有两个债主跑到修车行来找我要钱,我躲都躲不及。

    当时肯定是影响了店里的生意,老板的脸色很难看,可能刘老板都想辞退我了。后来是葛铭豪给了我一笔钱让我还债,我才及时还清了欠债,也下决心从此不再赌博了。”

    韩大勇边说边下意识地握着左手小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