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五十七章银行保险箱里的纸船信.

时间:2020-12-07作者:白箩染

    !

    早上柯老太太给儿子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了柯杨和何芷领的结婚证。她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连忙跑去问何芷。

    敲门开见何芷正在梳妆,柯老太太笑不拢嘴地把结婚证递到何芷眼前,怪何芷和柯杨不该瞒着她,第一次和何芷见面,就应该给何芷准备见面礼的。

    “别怪我说你啊,你就这样和何芷领了证,我总觉得亏待了人家。那么好的姑娘能跟你,一定是柯家老祖宗保佑。这次你们必须跟我回老家去,你得好好给老祖宗烧柱香,也让那些当初看你结不成婚笑话的人,这回都闭上嘴。

    对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我就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搬到女人的房子住。原来你们还真是……”

    听完 母亲的话,柯杨的脸色顿时不好了,心里开始叫苦连天。

    既然这事被母亲知道了,下一步母亲肯定要催他和何芷生孩子。到时候得让何芷多尴尬!

    如果把实情告诉母亲,以母亲的通情达理应该可以原谅他和何芷假结婚,可是这件事恐怕就会传出去,毕竟母亲喜欢和人聊天,难保不说漏了嘴。

    如果给伍彤州或者蓝浩知道了何芷假结婚,那再想争豆豆的抚养权就难了。

    吃饭时,柯老太太不停地往何芷的碗里夹菜。柯杨几次阻止都不能拦住老母亲对儿媳妇的过度热情。

    “都给我吃吧,我今天太饿了。”

    知道女人为了保持身材吃饭都很节制,柯杨不想何芷被迫多吃,拿过她的碗把母亲多夹过去的菜全倒进了自己的碗里。

    “饿你就自己夹菜,也没少你吃的,干嘛去何芷碗里抢。”

    柯老太太拿筷子打了儿子一下,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因为儿子领了结婚证,柯老太太一整天都笑得合不拢嘴,何芷不忍告诉老人实情,怕她受不了刺激。

    在老人的观念里肯定没有假结婚的概念,她又何曾想过有一天会被迫和人成为合法夫妻。

    “何芷,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喜酒?”

    “妈,你今天看的房子怎么样,有合适的没有?”

    见母亲又要问让人难堪的问题? 柯杨马上岔开话题,说着朝母亲眨眨眼。

    柯老太太会意,这会应该不是催问何芷办喜酒的日子? 既然两个人都是合法夫妻了? 婚礼随他们什么时候办? 这么好的儿媳妇是肯定跑不了了。

    晚上九点,听见母亲关上客厅电视带妞妞上楼睡觉,柯杨从房间出来。

    蹬上几级楼梯? 他又转身下了楼? 这么晚上楼去何芷房间肯定不太好。

    正要发信息让何芷下楼来谈事,听见何芷房门响。

    何芷穿着黑色羊绒大衣戴着黑色贝蕾帽从楼梯走下来,看到柯杨怔怔地看着她? 她低头瞧了瞧了身上的装扮? 并不觉得哪里不妥。

    “你要出去?”

    被何芷清冷绝美的样子惊艳得失神一瞬之后? 柯杨马上笑着问。

    “嗯? 约了两个同学谈事。”

    何芷边说边走? 并没有要让柯杨跟着的意思。

    年末之际正是犯罪分子猖獗之时? 柯杨哪能让何芷一个人深夜出门。他几步追上何芷要陪她一起去。

    何芷站住,目光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不过她要和同学谈的事不适合柯杨在场。

    “我可以自己找节目,你结束之前发信息给我,我再接你。”

    气温骤降了六度? 穗城的冬夜也是寒意逼人。

    坐上车? 柯杨马上打开了暖气? 何芷靠在坐椅上神情显出困顿。柯杨忍着没说话。

    “你妈不是没看上房子? 她是不想浪费钱买房。”

    “……”

    柯杨尴尬极了!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到老母亲以为他和何芷领证了,以后住何芷的房子就好了,再浪费钱买房子没必要? 把钱存着可以做别的事。

    “我妈不是怕现在买房是夫妻共同财产……”

    “我知道,柯妈不是那么算计的人。她们那代人节省惯了,能不花钱就不花钱。”

    突然之间何芷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说着话眼睛漫起了潮气。

    “不过你的房子还是要买的,如果你不方便选房我就替你作主了。”

    “行,我喜欢三四十平方的,打扫卫生方便。以后一个人住也有安全感。”

    “我会考虑。”

    何芷不想深究柯杨话里的意思。她怕心里开始萌芽的柔软在这一刻生根发芽。既然决定单身生活,就不能为任何人情绪起伏。

    “何芷,你还记得十年前,你父母定点保养的那间修车中心吗?”

    “奔之驿?”

    “对。”

    柯杨把韩大勇对他说的话挑重点告诉了何芷。何芷听完 神色巨变。

    “葛铭豪为什么要害我爸妈?他们之间应该没有仇,我怀疑他们甚至都不认识!”

    按韩大勇的说法,葛铭豪是一时顽皮,想试试给客户车辆动手脚,可能会引来更多返修的车辆,不但可以增加奔之驿的生意,还能让他掌握更多汽车构造的知识。

    “这是什么逻辑!”

    何芷怒了。车辆安全关系驾驶人的生命,这是连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葛铭豪却拿来当玩乐的工具。

    “必须让他认罪伏法。他是地狱派来的恶魔吗?简直……”

    长这么大以来,何芷还是第一次被气得浑身发抖,脸气发白。

    “我觉得这件事应该不是葛铭豪的恶作剧。你想想,他让人只是对你父母的车做了手脚,后来就很少再到奔之驿去。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受人指使,或者说他应该是为了某个人行事。”

    柯杨的话让何芷的脑袋突然轰地一声,好像有一股激流喷射下来。她马上明白柯杨指的那个人是伍彤州。

    柯杨点头。

    可是葛铭豪一直咬定所有的犯罪行为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他拒不交待出伍彤州,就算他认下十年前的车祸案,也依然不会交待他背后的伍彤州。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何芷突然想起手机里有何婧藏在公仔里s卡转存的照片。

    翻出那张车牌照片,何芷肯定地说,照片上的日期就是父母出行的那天,也就是他们出车祸的那天。

    柯杨把照片放大,看到轮胎下压着的黄色划线,不由得拍了一下方向盘。

    “没错,这张照片应该是你父母在奔之驿保养完 车被拍下来的。”

    “一定是葛铭豪拍的。”

    这些照片与伍彤州的母亲和何芷的父亲成双入对偷情的照片放在一起,说明拍照片的人就是葛铭豪。

    “也可能是伍彤州。”

    有了新发现,柯杨有些激动。

    何芷再仔细查看了一遍从s卡导出的照片,脑袋里冒出了一个问号。

    妹妹何婧为什么要藏起这些照片呢?如果她恨父亲和伍彤州的母亲偷情,应该把s卡毁掉。

    “我妹一定想告诉我什么……”

    何芷又陷入了沉思。何婧一定知道如果她不在了,姐姐何芷一定会回来,何芷一定会发现公仔里的秘密,一定会发现她想告诉她的秘密。

    “何婧不是一个心里藏住事的人,她一定在哪个地方给我留下了信息。”

    “哦,会是在哪留给你信息?”

    “我想想。”

    这时柯杨的手机响。陌生的号码在这时打进来,柯杨不想打扰他和何芷的思路。

    如果何婧能给何芷留下信息,那一定是关于伍彤州的。她连夜离开家,肯定是感到了伍彤州对她生命的威胁。

    至于葛铭豪交待的那些话,只能相信一部分。何婧肯定不是因为爱上葛铭豪才跟他私奔的。

    手机铃声停了一下又响,陌生的手机号码好像非要接通柯杨不可。

    柯杨正要按下拒接,何芷示意他接听。随即也拿起自己的手机查看消息。离她和同学约定谈抵押别墅贷款的时间快要迟到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柯杨突然提高了音量。

    何芷扭脸看着柯杨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神情。

    有人约柯杨明天谈程亮斌勒索病人的事。对方有程亮斌勒索病人的证据,但是不希望交给警察。听说柯杨去程亮斌家调查过,他愿意把证据交给柯杨。

    “会不会是骗子?”

    何芷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有人就喜欢提供假证据骗急需人的钱。

    “如果是骗子就把他抓起来。不过这个人听声音斯斯文文的,如果没猜错,应该是程医生的同事。”

    “明天我要跟你一起去。”

    何芷不容置疑地说。

    柯杨马上呵呵笑了,这时发现何芷快要迟到了,赶忙从路边驶向马路直奔城中酒吧街。

    何芷和两位大学男同学从酒吧走出来时,柯杨已经等在门口了。

    何芷的两位大学同学在蓝浩组织的聚会上都见过柯杨,这会见到柯杨都表现出熟人般的亲热。

    “护花使者来了,我们也可以放心了。”

    其中一位戴眼镜身材中等的男同学拉住何芷的手握了握,让她放心,只要他出马,保证抵押贷款很快能批下来,一定不会耽误何芷注册公司的时间。

    另一位瘦高桃的男同学挤开眼镜男,抢着说他们银行可以提供更多贷款,放款速度不比眼镜男的银行慢。

    两个人在门口突然有点争抢何芷的意味。柯杨上前拉过何芷,两个男同学讪讪地笑着。

    “时间不早了,何芷该回家休息了。大家走好,晚安。”

    如果不是何芷在跟前,柯杨都不想跟那两个男人说话。

    他已经听明白了,何芷要作抵押贷款,从两个男人提供的贷款额来看,何芷不可能拿奔驰车抵押,她唯一能抵押那么钱的也只有芙蓉嶂别墅了。

    想想何芷那么讲究生活细节的人,自从买下别墅以后都没有重新装修,显然她的经济状况也不是那么宽松。

    柯杨小心地问何芷是不是要注册公司,何芷点头。

    “现在开公司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赔钱的,你准备做什么生意?”

    没想到柯杨会和她讨论她的事业。何芷笑了笑,估计柯杨刚才应该听到她和同学的对话了。。

    “我准备开投资公司,投资公司对注册资金要求比较高,不像一般公司可以请财务公司过桥……”

    发现柯杨听得有些糊涂,何芷知道她说的太专业了,马上解释她开公司会投资一些创业项目,如果成功了,收益不可想像。

    她当年在国外就是参与投资一间科技创业公司,才赚到了人生巨额财富。

    说到财富,何芷猛然想起母亲曾经在银行开过保险箱业务。会不会何婧接手母亲的保险箱以后继续存放在银行?

    要拿到委托代理人开保险箱证明根本不可能。

    何婧不在了,伍彤州才是那个具有资格的人。

    在银行工作的眼镜男同学帮忙下,何芷终于打开了何婧存放的保险箱。

    母亲当年抢购的几根金条还有几件金首饰在保险箱里闪着豪光,拿开金条,露出一张折成纸船的a4纸。纸张洁白字迹新鲜,应该是不久之前写的。

    看到妹妹何婧的字迹,何芷的心里不由得抽搐了一下。看到纸上的内容,她的心不由得淌血。

    把纸折好装进包里,重新放好保险箱,何芷脚步沉重地走出银行大门。等柯杨迎上来,她从包里拿出何婧留下的字条交给柯杨。

    “姐,等你看到这张纸时我可能已经不在了。

    我真傻,以为遇到了真爱。没想到那个人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魔,他想害我已经筹谋很久了。他也是杀害咱爸妈的凶手,十年前他让人在爸妈的车里做手脚,害他们长途开车车祸致死。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我只知道他冷血没有感情,杀人不眨眼。

    姐,我想逃离他,可是他看得很紧,我每天都提心吊胆地活着,晚上睡觉不敢睡熟,好怕他随时过来掐死我。今天我终于借口带豆豆看牙医跑出来,才写下这封信放进了保险箱,希望有一天你能看到。

    我很担心豆豆,可是我不能带豆豆走,他想害我,但是他应该不会害豆豆。我看过他的日记,他想把豆豆培养成这世间的圣女。

    他叫伍彤州,如果我死了,姐,你要替我报仇!”

    柯杨看完 信马上给肖楠打电话。

    何芷靠在车门边,浑身好像僵住了。柯杨上前搂了搂她的肩膀,何芷终于掉下了眼泪。

    “我妹妹早知道伍彤州要害她,她当时的心里一定非常害怕又后悔。”

    何芷抹去眼泪,拿过字条又看了一遍。

    “你看落款时间,应该是在何婧给豆豆买公仔之前。说明那时何婧还不知道伍彤州的母亲是我们父亲得情人。所以她会想不通伍彤州为什么要害她,又为什么会在十年前害了我们的父母。”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