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五十九章不娶之恩*.

时间:2020-12-07作者:白箩染

    !

    伍彤州被催眠的录音无疑于核武器上场,足够判定他有罪了。柯杨马上想离开把物证去交给肖楠,何芷坐着没动。张婷欠了欠身子也显得意犹未尽。

    柯杨扭头望着何芷,那意思还不想走?

    伍彤州被逮捕时豆豆被送去了何芷家,柯杨担心蓝浩会不会跑去把豆豆带走。上次就是因为老母亲说不过伍彤州,豆豆被伍彤州带走了。

    “你先去忙。我一会自己打车回去。”

    何芷决定和张婷再聊聊。关于妹妹的一切她都想知道。

    “我打车,你开车。”

    柯杨把车钥匙交给何芷,马上拿着装u盘的信封走出咖啡厅。

    “你知道我妹妹何婧是伍彤州的妻子吧?”

    何芷突然说。

    “如果不是因为伍彤州,我也不会认识她!”

    张婷张开自己的指尖,好像在欣赏新做的渐变色水晶指甲。眼前浮现的却是伍彤州和何婧结婚时笑得像花儿一样的脸。

    十二年了,她依然还爱着他……

    “能说说何婧吗?我有十年没有见到我妹妹了。”

    “嗯,听说她死了!”

    张婷恍惚回过神,朝何芷歉然地笑笑,随后笑容又转成自嘲,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我要感谢伍彤州的不娶之恩。”

    说起伍彤州,张婷的神情复杂,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满脸悲伤。

    十六岁正是少女情窦初开,张婷喜欢上了班里新转来的男生。男生干净帅气,好像画里走出来的人。总是安静地坐在桌前写写画画,好像周围一切的烦杂都影响不了他的心境。

    张婷常常望着男生的背影出神,因为上课发呆被老师飞过几次粉笔头。她幻想着有一天能和男人手拉手在月下漫步,撑着一把伞在雨里奔跑……

    幻想的次数多了,失眠找上了门。张婷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被请了几次家长以后,她决定不再虚无幻想,在一次晚自习下课以后,她把男生堵在了路口,她向男生表白了……

    说到这,张婷拿起了玻璃杯,发现杯里是空的,尴尬地笑了笑。

    何芷按熄酒精炉,把壶里最后一杯水倒在张婷的杯里。

    张婷马上拿在手上捂着。

    “你应该猜出我说的男生是谁了吧?就是伍彤州。”

    如果张婷不是说伍彤州的旧事,何芷也没功夫听她谈十六岁的初恋。

    “他拒绝你了?”

    调查伍彤州这么久,还没发现他有过情史,好像一块完 美无瑕的美玉,不染半点俗尘。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杀人不吐骨头的恶魔,真是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 世道人心险恶。

    “他没表态。”

    张婷顿了一下,好像在回忆那天表白时的细节。

    听完 张婷的表白,伍彤州不说话。张婷以为伍彤州用沉默拒绝了她? 满脸通红地骑上自行车飞快地逃走了。

    张婷回到家哭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她发誓从此以后忘掉伍彤州? 央着父母请老师把她调换到第一排座位。

    只要眼不见就不动心。

    果然伍彤州是不喜欢女生的。

    何芷淡淡地笑了一下。她一直猜测伍彤州和葛铭豪关系不一般,张婷的话又给了她更好的证明。可是接下来张婷的话又让她推翻了判断,伍彤州不但会喜欢女生? 还和女生有过亲密接触。

    张婷的第一次就是在向伍彤州表白的一个星期以后? 伍彤州生日时交给他的。

    “伍彤州邀请我参加他的生日会,我当时还真有点受宠若惊。要知道那时我刚决定要忘掉他。可是要忘记一个喜欢的人很难,除非有另一个喜欢的人代替。”

    张婷去了以后才知道? 伍彤州的生日派对只邀请了她一个人。伍彤州家的三层别墅只有他一个在家。桌上摆满了父母送给伍彤州的礼物? 但是父亲出差? 母亲有应酬? 都没时间在家陪他。伍彤州开了一瓶红酒和张婷对饮? 最后两个人醉倒在了一起……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分手的?”

    “一个星期以后。那期间我们几乎每天都偷偷见面疯狂想要彼此……我到现在也不明白那个星期天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伍彤州突然像变了一个人。”

    张婷的眼里蒙上了水雾。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在付出全部身心以后却被伍彤州无情地抛弃了。如果说伍彤州喜欢上了其他人,她比不上别人她也认了。可是伍彤州并没有,他只是变得比以前更沉默了。

    “一个星期以后他去了画室学习,后来他转去了艺术班准备考美院? 我就很少能见到他了。后来他考上了艺术学院? 我考上了医科大学。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再见到他时? 是偶然听一个同学业说他结婚了? 我特意去他婚礼再场看过,他和你妹妹很般配。”

    要祝福旧爱和新欢婚姻幸福是违心的,张婷不想掩饰她的心情。就因为第一次情伤太深? 张婷始终走不出来。上大学以后她试着谈过两个男朋友,都在天亮以后就分手。

    “你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吧,不怕你笑话,直到今天我也无法忘记伍彤州曾经给我带来的撞击和心灵撼动,已经没有任何男人能再燃起我的爱火了。

    不过可以肯定,我恨伍彤州。他来医院做心理咨询时,我觉得他是来没事找事。他外表斯文温牙,骨子里却是强健有力霸道的,他会有生理障碍,简直是开玩笑。我刻意回避和他碰面,不过我一直关注他的治疗过程。现在我想通了,如果我和他结婚了,可能现在死的人就是我。”

    张婷猛地端起玻璃杯喝光,站起身俯视着何芷,眉眼隐隐透出一丝悲凉。

    “不幸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想你妹妹也和我当年一样,陷于伍彤州的颜值了吧。学校里喜欢他的女生多不胜数。我当时还以为我是最勇敢和幸运的一个。呵,我真的是幸运!”

    张婷拿起皮包准备离开。

    “你认识葛铭豪吗?”

    “他是我们高中的名人!”

    “哦?”

    何芷不相信。三岁看老,一个人的品性是不会随着年纪变好的。

    发现何芷目光狐疑,张婷呵呵笑了。

    “我说葛铭豪是名人,并不是夸他。他是一个纨绔富二代,学渣还有点变态。经常骚扰女生欺负男生,高中没毕业就被学校劝退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