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六十章伍彤州的自白 //

时间:2020-12-07作者:白箩染

    !

    看得出来张婷并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昨晚她特意请哥哥帮忙联系柯杨,早已做了充分准备。

    看着张婷俏丽的白色身影消失在咖啡厅门口,何芷突然想张婷心里一定还爱着伍彤州,或者伍彤州心里还爱着张婷,不然他们俩个为什么都喜欢白色装扮,想必白色装扮是他们当年初恋的印证。

    爱和恨是世间男女最浓烈的情感,恨得越深证明曾经爱得越深。只有对对方漠然无视无爱无恨才是感情真正的解脱,比如她和蓝浩。

    此时想起蓝浩,何芷竟然觉得她好像从来没有爱过蓝浩,当时避开蓝浩和何婧相恋,应该是因为妹妹对蓝浩爱的一往无前,而她无能为力劝解。

    柯杨的母亲打电话来说蓝浩正在别墅门外讨要豆豆,她把门窗都关死了,绝对不会让蓝浩把豆豆带走。这次警察把豆豆交托给她,她再也不会像上次一样把豆豆给别人带走了……

    “柯妈,如果那个人再闹你可以叫物业处理,保安会把那个人带走的,我马上回去,你不能让任何人带走豆豆。”

    “行,可是豆豆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她来了以后一句话也没说过。妞妞和她玩,她也一动不动,就坐在沙发上发呆。

    我问她话她也不说,好像都不认识我了。你快回来吧,这孩子别再是被什么给吓病了,怪心疼人的。”

    听了柯妈的话,何芷整个人都不好了,赶忙开车往家赶。

    半路上接到表姨妈的电话,表姨妈说蓝浩打电话问她,何婧是不是在灯饰公司还有私人物品,他记得何婧在银行有个保险箱,何婧应该把保险箱钥匙放在灯饰公司了。

    “你知道姨妈不会撒谎,只好老实告诉他你把保险箱钥匙拿走了。怎么样,你在保险箱里发现了什么没有?

    你妈当年应该买了不少金货,如果把那些金货换成钱? 咱家灯饰公司肯定就能发展起来了。现在公司就是差那么一点运营资金,总没办法接下大单生意。你姨夫可愁坏了,昨天晚上还跟我念叨呢……”

    原来表姨妈帮她拿到何婧的保险箱钥匙? 醉翁之意是这个啊!

    “灯饰公司就不劳姨妈姨父费心了? 既然现在何婧不在了? 我来接手灯饰公司最合适,如果灯饰公司做不下去就关停转让,总比没头没脑往里投钱要好。”

    “那怎么行哟!灯饰公司可是你爸妈白手创业留给你们姐妹最大的财富? 就算不赚钱也留个念想哇。你怎么出国几年回来都忘本了……”

    何芷听着表姨妈脆生生的语调? 不等她说完 挂上了电话。

    因为讲电话太专注,何芷没注意到一辆大货车从侧路轰隆隆开了过来,等她发现时猛打方向盘避让? 大货车擦着她的车头降速左转有惊无险地开走了。

    何芷惊出一身冷汗? 后车响起鸣笛声? 抬脚再踩油门缓缓驶过十字路口。

    审讯室。

    伍彤州无法再像上次来一样盘腿悠闲地坐在靠椅上了。他的双手被箍在椅子扶手上的铁圈里? 无法自由活动? 身体只能端正地靠在椅子上? 接受审讯监控录像。

    不过他的态度倒是没变,还像上次来时一样一言不发。

    “不许闭眼!”

    红脸警官气极却也只能坐在桌后继续重复刚才的问题。

    伍彤州刚闭上的双眼又睁开了,睁开眼睛也好,可以更清楚地看见警察对他的束手无策。他从不认为他犯了罪,他的手上从来不沾血。

    直到他听到在程亮斌诊室治疗时的录音? 伍彤州有些坐不住了。

    他朝前欠了欠身体? 望着肖楠凛冽的目光下意识地笑了一下。

    伍彤州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他常常因为感染力非凡的笑容而得到意外的好处。所以他非常珍视他的笑容? 只有必要时才会向别人展现他的笑。

    “你怎么解释你给何婧下药?”

    肖楠按下停止键,盯着伍彤州听完 录音内容的反应。

    在被催眠的状态下,伍彤州说因为无法满足何婧夫妻生活的要求? 他每天都会给何婧喝的牛奶里下药。

    “我也是不想何婧感到难过,给何婧下药是想让她可以更好地休息。

    我一直在积极治疗生理障碍,就是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给何婧全部的爱,

    我们一直打算要一个孩子。你们可以化验,我家里应该还有药,你们可以去搜,我平时熬夜白天睡不着时也会吃几片。”

    伍彤州的语速不紧不慢,语调好像广播剧里的男主角,每次提到何婧的名字都显得特别动情。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害死何婧的凶手,真会以为这个男人对妻子是多么深情与用心。

    肖楠没有表态,作为刑侦人员,在审问犯人时不能过于表现个人喜好情感。

    鼠标点开第二段录音,肖楠调高了音量。

    “我恨葛铭豪,但是我摆脱不了他,只能承受那种痛苦……”

    听到开头第一句话,伍彤州白净的脸色顿时变成了死灰。

    想起十二年前那个星期天的晚上,他被葛铭豪强拖进车里的情景,至今还能让他的心滴血。

    如果不是因为葛铭豪,他也不会和张婷那么快分手。和张婷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么快活,虽然谈不上多爱,但是起码可以让他领略做男人的雄风和快乐……

    伍彤州最怕被人提及,最不想被人触碰的一段往事还是暴露了。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和程亮斌说过这话,给何婧下药那是他故意说的。

    他从来不相信世上有催眠这种疗法,更不相信一个医学院毕业的医生会有催眠的能力。

    在他的观念里,催眠是一种魔术师在舞台上的表演手段。

    可是程亮斌真的做到了,程亮斌挖出了隐藏他心里角落的那段不堪往事。

    伍彤州的嘴唇紧紧抿着,目光盯着自己的眉心,好像一时失了神。

    播放完 第二段录音,肖楠没有马上开口说话,她知道这段录音会给伍彤州的触动很大。

    做为一个正常的男生被人强行给掰弯了,那一定是件极其悲惨的事。

    红脸警官侧头看肖楠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伍彤州,现在你可以交待你都指使葛铭豪做了哪些事吧。”

    肖楠突然一拍桌子。

    “不要再说你和葛铭豪不认识!”

    “你们两个不但认识,关系还好得不一般呐。”

    被葛铭豪和伍彤州耍弄了几回,此时红脸警官不失时机地嘲讽道。

    “我和他现在形同陌路,可以说不认识,难道有错吗?”

    那段往事并不能成为他犯罪的证据,伍彤州挺了挺腰背,对于嘲讽的他红脸警官,傲慢地扬起下巴。

    “这些照片你见过吧?”

    肖楠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审讯就是要出其不意。让嫌犯无暇思考。

    “是我拍的。我从小就喜欢玩摄影。特别喜欢收集古董相机,这些照片都是用老式数码相机拍的。那部相机应该还在我的书柜底层。”

    伍彤州抬眼看了一下肖楠给他出示的相片。对于母亲和何婧的父亲出双入对搂搂抱抱的照片似乎无动于衷。

    其实他哪里是无动于衷,而是因为每一个镜头都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里难以磨灭,所以才会假装无动于衷。如果给他再来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依然会恨起杀机,看着对方毁灭。

    “你看仔细了,你为什么跟踪他们?”

    肖楠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她希望听到伍彤州流露出感情的声音。

    “不用看我都记得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妈做了那个男人的情妇,为了拿到证据,我跟踪了他们一个月。那时只要发现我妈用心打扮出门,我就是旷课也会去跟拍。”

    “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拍到证据给我爸看看。让他看到我妈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应该就死心了。没有爱了何必还勉强在一起过日子,我都替他们难受。

    他们在家同房不同床,我妈出去还得不停找借口,我觉得他们离了婚都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只是没想到我爸会突然发病死了,我妈终于解放了,不用再偷偷摸摸出去约会了。

    但是好像她的那个男人也死了。噢对了,我后来才知道那个男人是何婧的爸爸。

    不过我和何婧在一起是因为真爱,与她爸无关。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根本不需要用和何婧结婚的方式复仇。如果真要找何婧报仇,我完 全可以花钱请几个小流氓污辱她。我是真心要和何婧过日子,我们如果能生一个孩子,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完 美的baby。”

    伍彤州说完 释然地笑了。

    “行,你既然不肯坦白,我也不想逼你。你先回去好好想一想,也许就想明白了。我这里还有三段录音文件,等你想明白了再放给你听。”

    肖楠让红脸警员把伍彤州带下去。

    低头望着重新戴上的手铐,伍彤州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走到门口他突然停下来,扭头朝肖楠点了点头。

    “女警官,我觉得你的脑子很笨,你手里既然有我犯罪的证据,可以直接把我送去法院判刑,没必要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审问。那三段录音文件又能说明什么?不过是程亮斌引导我说出来的一些难堪旧事。

    十七岁时我确实和葛铭豪走得近,那也证明不了我现在让他去犯罪。

    我还想请你帮我去审问葛铭豪,为什么他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我,连我的妻子也不放过。”

    “别废话!”

    红脸警官上前揪着伍彤州的胳膊拉出了审讯室。

    肖楠目送伍彤州走出去以后,“嚯”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抚额头皱紧眉,心情还是难以平静。

    经手审问过的犯人不少,像伍彤州这样弯弯绕绕的还是第一次。

    好像每一个能给伍彤州治罪的铁证,经过伍彤州随便解说一下,就变成了无关痛痒的小事。

    何婧留在保险箱里的纸条,伍彤州可以解释成那是何婧的被害妄想。

    因为何婧在网上认识了葛铭豪,葛铭豪要离间何婧和伍彤州的关系,可能把伍彤州给魔鬼化了,再加上何婧长期服用镇心剂,容易产生幻觉。

    柯杨在肖楠的办公室等得有些着急,他还没有来得及听完 全部录音就把u盘交给了肖楠,希望肖楠可以用录音文件突破审讯。

    “等急了吧?”

    肖楠在门口朝柯杨打招呼。不等柯杨问审讯伍彤州的情况,肖楠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录音文件有他给何婧下药的证据。”

    “他说那种药是为了缓解何婧的睡眠焦虑。何婧对于新婚不能过夫妻生活很焦虑。他的说法也有一定道理,我已经安排人去他家里找药,等化验结果出来再看看。

    另外他也不肯承认指使葛铭豪杀害何婧。何婧死亡的时候伍彤州都有不在场的证明,这一时半会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肖楠叹气,新年以来她的神经就像崩紧的橡皮筋,一刻也没松懈过。如果周日不是丈夫硬把她拉回家休息,她可能还在警局加班。

    “要审问这种高智商的犯人必须要另辟蹊径。看来还是要在葛铭豪身上下功夫。”

    肖楠表示赞成柯杨的思路,可是葛铭豪也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他倒是全部认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交待的犯罪经过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要找到突破口也不容易。

    “你说葛铭豪为什么要一个人认下所有的罪?”

    柯杨突然问。

    肖楠愣了一下,望着柯杨歪着头没有接话,那意思让柯杨继续说。

    “我觉得吧,在葛铭豪的心里,一定有一个强大的信念支撑着他,让他觉得认下所有的罪理所当然,或者说认罪让他觉得很伟大。”

    “会是什么信念?”

    肖楠对柯杨的奇思妙想一时无法理解。

    “你记得第二段录音内容是什么?”

    柯杨的提醒让肖楠顿时明白了。葛铭豪心里的强大信息就是伍彤州对他得爱。

    “如果葛铭豪发现伍彤州只是把他当成一个犯罪工具,心里从来没有他的位置,他会怎样?”

    柯杨一手抱肘一手托着下巴脑中灵光闪现。

    “那他一定会恼羞成怒破釜沉舟!”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