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六十一章自闭1

时间:2020-12-07作者:白箩染

    如果在审讯时给葛铭豪播放伍彤州的录音,葛铭豪可能会有抵触情绪。如果在不经意间让他听到伍彤州说他的那些话,可能效果会加倍。肖楠着手去安排,柯杨坐在肖楠的办公桌前戴上耳机听张婷交来的u盘没有听完 的录音。

    肖楠这次提审伍彤州没有问程亮斌的死是否与他有关,相信伍彤州听到录音以后,会猜到刑警已经掌握了他和程亮斌之间的交易内幕。

    张婷所说的程亮斌勒索病人,也正是因为程亮斌与伍彤州的一段录音对话。

    “你杀了人?杀人的理由是什么?”

    录音的质量非常好,程亮斌震惊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

    “我恨她,一分钟也不想看到她……”

    伍彤州的声音显得睡意朦胧。

    “你在哪杀的人?”

    程亮斌的声音透着谨慎。

    “在湖边……”

    伍彤州好像睡着了,程亮斌再怎么问他都没有反应。

    “杀人是要偿命的。”

    程亮斌像是在对伍彤州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被沉重的经济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拿捏到了病人的要害肯定能获取利益。人被逼急了也顾不得身为一个医生,勒索病人有违医德。

    “我劝你去投案自首。”

    程亮斌的声音再次响起时,显然伍彤州已经完 全清醒了。他马上反问程亮斌在胡说什么。程亮斌顿了一下,然后欲言又止地又说:

    “你在湖边杀了人,我劝你去自首。杀人是要偿命的,我作为你的医生不能包庇你。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帮你去自首。除非……”

    “呵,你还真敢张口!”

    椅子碰撞地面的声音,然后是“砰”地一下重重关门声。

    如果当时的画面可以复现,应该是程亮斌说话朝伍彤州示意要钱。

    柯杨摘下耳机,鼠标滑到中间的两个件,两段录音都是伍彤州回忆儿时的内容。想了想又戴上耳机重听一遍。被眠状态常常能唤起人心深层自己都不易察觉的一些情感和故事,伍彤州被唤起的回忆应该不会没有意义。

    “我妈的头发总是香香的,她很注重自己的打扮,出门倒垃圾都会仔细收拾一番。她从来不穿平底鞋,就算她以前在地方戏剧团排练和演出,她也要特别订制加了跟的练功鞋和戏鞋……”

    伍彤州对母亲的观察还挺仔细。

    放在桌上的手机这时响了,看到何芷来电,柯杨赶忙摘下耳机关上电脑。

    豆豆自闭了。

    何芷把医生的诊断书拿给柯杨,柯杨心里咯噔一下,不过脸上还像来时一样笑呵呵的。

    “恐怕是误诊,明天多找几家大医院的名医专家再看。”

    “希望是。”

    何芷愁眉不展。

    她匆赶回家发现豆豆连她也像不认识了,她叫了几声豆豆,豆豆依然低垂着头,手里抱着柯杨给新买的绿恐龙公仔一言不发。

    柯杨的母亲担心豆豆生病了,何芷马上决定带豆豆到医院做检查。儿科所有的项目都检查了一遍,医生建议她带豆豆转去儿童心理科。

    看着诊室门上挂的儿童心理咨询科,何芷当时只想苦笑。伍彤州有心理障碍? 豆豆这次回去跟他才呆了几天,也变成有心理障碍的儿童了。

    看着柯杨翻出穗城医院在线挂号的app,把三甲医院的儿童心理科全部挂了一遍。何芷带豆豆上楼? 妞妞推开门招呼豆豆过去和她一起睡? 豆豆把头埋在恐龙公仔里没说话? 小手从何芷的手里滑开站着一动不动。

    “孩子还是跟我睡吧。你都辛苦一天了。对了,那个蓝浩说如果你硬要把豆豆留在这,只能等他找法院给你发传票了。唉? 豆豆的亲爸怎么是那么一个人? 看着斯斯的,说话像土匪似的。比我们村里的二赖子还要耍横。”

    “妈,您早点休息。”

    怕母亲拉着何芷说起来没完 ? 柯杨在楼下好心提醒。柯老太太尴尬地笑了一下? 弯腰抱起豆豆? 喊妞妞跟她回屋洗澡睡觉。

    “姥姥? 我要挂那个粉色水晶帐子。”

    妞妞第一次来就把大床上的水晶帘子给扯掉了? 水晶帘子一直搁在床旁的地上? 这两天看见粉红水晶帘子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又开始捉摸着挂起来玩了。

    “大冬天的挂什么水晶帘子,那不是好玩艺,以后咱也不挂。”

    何芷看着乖乖趴在柯老太太肩上的豆豆,好像一只温驯的小宠物? 不禁又是一阵心疼。回房注定是睡不着了? 失眠的折磨也不是一天两天? 最近那个水中的女人倒是不来骚扰她的梦境了? 可是每晚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是伍彤州阴森森的眼睛。

    拉了拉睡袍的带子,发现柯杨在一楼的茶台边站着? 何芷站了一下,还是决定下楼去喝一杯。

    柯杨好像早知道何芷会下来,面前已经摆好了一个空杯。听到何芷的脚步声,他没有回头,拿起红酒倒了一杯,等何芷靠近,把酒杯放到她面前。

    “不用担心,如果咱们带豆豆看遍穗城儿童心理科,还是得不到很好的治疗方案,可以带豆豆去首都医院。再不行也可以带豆豆出国。”

    何芷端起酒杯浅酌了一口,望着窗外无边的夜色,幽幽地吐出一口气。

    “伍彤州对豆豆到底做了什么呢,豆豆原来是多么可爱活泼的孩子……”

    “伍彤州这人渣!如果这么多证据都治不了他,简直天理难容。”

    柯杨仰头喝光杯中酒又倒了一杯,何芷扭脸看了她一眼,放下只抿了一口的酒杯,道了一声晚安,趿着毛绒皮拖上楼去了。

    望着何芷的背影,柯杨愣了愣神。他似乎感受到了何芷对他刚才粗鲁说话的厌恶。

    到底不是一个世界得人啊!

    初次见面时他觉得何芷是有钱人的同居女友,后来才发现何芷是正经富二代和海归女精英,心里对何芷越来越敬畏,说话也比以前收敛了很多。不再嘻皮笑脸,不敢玩世不恭。

    女人喜欢有钱的男人没错,挣钱是一种本事,男人会挣钱能挣钱,不论古今中外都吸引着漂亮女人的目光。他如果再对爱钱的女人嗤之以鼻,那只能说明他无能矫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