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六十二章自闭2&.

时间:2020-12-07作者:白箩染

    !

    不足两尺见方的一角铁窗透过一抹夜色。

    葛铭豪盯着那角夜色,眼前却是漆黑一片的感觉。他不能思考,只要思考就头痛欲裂。下午被提审时,他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如果有新证据指向伍彤州,他会继续认罪摘清伍彤州。

    两个陌生的警官坐在那里翻找证据,插上u盘听了一段录音,又马上说拿错了。一个人出去以后再进来时让他先回看守所,提审的时间延期了。

    葛铭豪心想警官办事不该那么马虎,一定是在用计诈他。可是他的脑海却不停反复回响着伍彤州的声音:

    “我恨葛铭豪,如果不是那一夜他把我强拉上车,我一直会过得比现在更幸福……”

    他恨我!

    葛铭豪觉得眼睛发胀,紧紧闭了起来。闭眼的感觉很安心,好像把一切烦恼痛苦都隔绝了。

    伍彤州为什么会恨我?

    头痛,双手抱头使劲敲打,还是无法驱赶走伍彤州充满恨意的声音。

    他不该恨我的!

    想起那夜他把伍彤州拉上车,让他不要妄想威胁他。伍彤州看见他把顾诗怡绑起来扔进湖里,狮子大开口要他拿十万现金做封口费。

    十二年前的十万现金哪有那么好挣的,他家开修车行,每一块钱都是工人们一个螺丝一个螺丝出来的,一片抹布一片抹布擦出来的。那像伍彤州的父亲挣钱那么容易,只要给客户做一个应用方案就有大笔进帐。

    伍彤州是不缺钱的,他讹诈他钱应该就是趁火打劫。谁让他倒霉,正好作案的时候被伍彤州从别墅出来撞见了呢!

    在学校葛铭豪早就注意到伍彤州了,可是那时他还没想过要和伍彤州走在一起。既然伍彤州主动联络他,那他也只好不客气了。要钱没有,要和他联络只好使用硬暴力了……

    一股热流从心里涌向头顶,葛铭豪猛地睁开眼睛。这次他看清了那角铁窗的夜色,一角幽深暗蓝的天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就像他将要面对人生,再也不会有阳光了。

    葛铭豪咧开嘴自嘲地笑了一下。伍彤州应该是怪他坏了他男人的雄风吧!

    那时他只想着不能让人钳住了死穴,必须把伍彤州和他绑定在一起共患难,才能破解伍彤州对他的威胁。他并没有多用力,伍彤州被堵住嘴却叫得生不如死。

    其实从那天开始,他才意识到他并不喜欢女人,女人都是水性杨花的生物? 除了像他母亲那种没有美貌和妖娆身姿的女人,才会安分守己恪守妇德。

    “葛铭豪,出来? 临时提审。”

    半夜被提审? 让葛铭豪的心里透出一丝不安。

    他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伍彤州的行事风格总是出乎他的意料。他知道伍彤州深得女人喜欢,高颜值和高富帅可以任由他想娶谁就娶谁。

    结果他却娶了一个离婚带孩子的女人。那女人虽然漂亮,可也已经过了二十五岁了? 以伍彤州的条件? 他完 全可以找一个十八佳人。

    三年前因为伍彤州秘密谈了一个十八岁的女朋友,葛铭豪一时急火攻心不甘被单方面抛弃,找到那个女生要毁人家的容? 是女生的哥哥冲出来和他拼命? 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恶果。

    他虽然被判了三年? 可是也让伍彤州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时和女人交往的男人? 他如果想要交友? 必须得经过他的同意。

    发现何婧是伍彤州母亲情人的女儿? 葛铭豪顿时明白了伍彤州的用义。在网游聊天时,伍彤州的话证实了他的想法,葛铭豪激动了好几天。就等着有一天伍彤州通知他开始行动……

    “坐下!”

    葛铭豪走进审讯室好像身体被打了麻药一样僵硬不动。

    肖楠厉声喝道。

    今天只要拿下葛铭豪的确切口供,明天就可以突击审问伍彤州。柯杨已经告诉她了,这次豆豆从伍彤州的身边回来以后得了自闭症。

    何芷带豆豆去附近的医生看过了? 医生诊断应该不会错? 但是没有给出治疗方案? 只让家长多关心和陪护孩子? 自闭症的孩子需要更多的关爱和温暖,要治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肖楠当时让何芷听电话,她担心伍彤州是不是对豆豆做了什么。女人的直觉让她不得不问最让人难以启齿的事。何芷说她带豆豆每个检查的项目就是妇科? 豆豆一切正常。

    何芷并不避讳她对伍彤州变态手段的担心。如果豆豆真要出了什么事,她会一辈子不安心。

    听完 何芷的话肖楠松了一口气。

    看来伍彤州的生理障碍是真的。

    葛铭豪机械地坐进受审椅,警员过来拿掉了他的手铐。突然改善的受审待遇让他眼里滑过一丝疑惑。

    “天冷夜凉,我也想你不用受罪。说吧,伍彤州都指使你做了什么?他是不是让你在网上勾引何婧?十年前是不是伍彤州指使你破坏何婧父母的汽车电路,致使他们车祸身亡?”

    葛铭豪看了肖楠一眼就垂下了头,眼睛盯着脚尖,嘴角抿成一道沟壑。

    “十二年前你杀害顾诗怡时,是不是被伍彤州发现了?他有没有要挟你?”

    今夜心里想起的往事都被肖楠给吐露出来,葛铭豪的心跳一阵紧似一阵,脸上却依然作出什么都不想说的表情。

    “伍彤州和初恋女友分手那天,是不是被你给拉上车给迫害了?”

    肖楠实在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葛铭豪的变态爱好。用迫害两个字似乎还算合适。

    葛铭豪依然不说话,也不像以前受审时浑身无所畏地乱动。他半眯着眼,紧抿着唇,双手交握十指指骨根根分明。

    “不要装自闭,你们做的事我们都了解了。你如果再不交待,伍彤州也会交待。”

    “……”

    耳边又响起伍彤州恨他的话,葛铭豪感觉心里涌起一缕痛苦的感觉。这感觉就好像十年前他去伍彤州的老家探望他,伍彤州要让他以后不要再和他见面一样。

    “说吧,何婧是不是伍彤州指使你杀的?”

    “是!”

    葛铭豪抬起头,一双眼睛好像染上了一层雾气。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