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六十三章庭审宣判*.

时间:2020-12-07作者:白箩染

    !

    上午八点半,省医院门前排起了长队,尽管在网上预约了挂号,还是担心会错过。何芷拉着豆豆的手,总觉得这只小手不再像从前那么温热,看着豆豆垂下的小脑袋,何芷只想尽快见到儿童心理专家,把过去那个可爱软萌的豆豆还给她。

    “我来排队吧,你去车里坐一会。一会叫到号我通知你。”

    天气寒冷,柯杨不想何芷在寒风中受冻。何芷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依然拉着豆豆的手跟着人流往前走。柯杨只好跟在何芷身后,希望能尽量帮到她。何芷不安排他做事,何婧的案子也真相大白了,柯杨觉得他现在跟在何芷身边有狗皮膏药的嫌疑。

    因为昨晚何芷看他那一眼,他一夜没睡好,今天他想好好表现,顺便向何芷告别。只要等何芷争到了豆豆的抚养权,他就马上答应和她离婚。

    所有进医院的人都要戴口罩测量体温,登记身份信息。

    何芷填写豆豆的信息之后,导医人员说小朋友看病允许两个家长陪护,柯杨马上上前,这时豆豆抬头看了一眼柯杨,马上又垂下了漠然的眼神。

    儿科在三楼,怕电梯里人多细菌多,抗击疫情得时刻准备着,加强防范才不会让去年初爆发的病毒卷土重来。其他抱孩子上楼的男人脚步沉重,柯杨抱着豆豆上楼一步迈两个台阶,身轻如燕气息不喘。

    好久没走楼梯,何芷一个人上楼都觉得呼吸短促起来,走到三楼刚好看到电子屏幕上显示豆豆的名字,紧走几步,柯杨刚好回头准备叫她。两个人差点撞个满怀,何芷急忙后退,柯杨抱着豆豆的胳膊还是感觉到了撞在何芷胸前的柔软,脸色顿时窘了。

    “我抱豆豆进去。”

    柯杨大踏步走进诊室,何芷也顾不得想太多赶忙跟上。

    儿科心理专家是位头发斑白的老太太,看起来和柯杨的母亲差不多大。她耐心和蔼地和豆豆聊天,好像一位奶奶在哄孙女说话。

    医生奶奶喊来助手把豆豆带去做智力测试,等豆豆走出门,她的脸马上拉了下来。

    “你们两个是怎么当父母的!孩子能成这样都是你们做父母造成的,别光顾着小夫妻卿卿我我,有了孩子就得担起做父母的责任。再懂事听话的孩子心里也是需要父母陪伴爱护的……”

    何芷被医生奶奶劈头盖脸骂了一通,不敢反驳也无力反驳? 豆豆变成了这样的确是被她的父母给害的。柯杨一直点头赔笑,连连称赞医生奶奶教训的对,他会回去好好改正。最后问医生奶奶能不能把豆豆治好。

    “就算你们找遍所有的儿科心理医生? 也不能很快看好孩子的病。这病需要时间和环境? 你们最好带孩子去一个可以让她放松的环境? 让孩子放下心里的抵御,重新发现生活的美好。”

    医生奶奶摇头叹气。

    豆豆的智商测试结果很快出来,豆豆的智商水平比一般同龄孩子高出不少。

    “你们好好培养这孩子吧? 将来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姑娘。”

    三天来已经看遍了穗城医院? 给豆豆的诊断结果如出一辙,每个大夫都建议家长带孩子远行,让孩子放松身心扫除心中阴影。

    何芷翻了一通旅行目的地指南? 春节将近? 似乎去哪都不太方便。听柯老太太给家乡的妯娌打电话确定回乡的时间? 她觉得可能去柯杨老家一趟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何芷找柯杨说话的时候? 柯杨正准备开口提和母亲回乡离开何芷生活的决定。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 柯杨吞回话头示意何芷先说。

    听说何芷要带豆豆跟他回乡? 他更不好马上提离职的话题了。

    “你要说什么?”

    何芷说完 疑惑地看向柯杨。柯杨刚才说“我和我妈”被她抢先说话了。

    “我说我妈想去看庭审。明天你妹妹的案子要宣判了。”

    “你妈去合适吗?老人家听不得那么凶残的事。”

    现在再提妹妹的案子,何芷已经平静多了。葛铭豪和伍彤州从十六岁时结下的非一般友谊,让他们在长达十二年的时间里,先后害死了她的父母和妹妹,如果她一直不能平静下来? 内心恐怕会一辈子布满阴影和伤痕。那又怎么能给豆豆以阳光和快乐呢!

    如今治好豆豆的心理疾病才是最重要的。

    柯杨只是一时急智把刚才的话头接起来? 他可不想带母亲去法庭听审犯人。以母亲的脾气? 如果听到葛铭豪年纪轻轻却杀了那么多人? 还不得当庭爆炸大骂起来。

    “还是你考虑得细致,明天我妈在家带豆豆和妞妞,咱俩去听审。不过根据我的经验? 伍彤州最多可能判十年。葛铭豪的堂叔帮他找了一位大律师,他应该也不会被判死刑。”

    “为什么?杀人应该偿命。”

    何芷难以接受。

    “只是我的猜测,也许法官合议以后会重判吧。”

    柯杨没有说出实情。

    肖楠深夜提审葛铭豪,接连抛出几个关键问题。

    “说吧,何婧是不是伍彤州指使你杀的?”

    葛铭豪吐出一个“是”字,语气肯定悠长。好像如释重负地抬起眼,眼里浮现出一层泪光。

    肖楠当时以为,柯杨和她合计的把伍彤州恨葛铭豪的录音,装作意外给葛铭豪听见终于起了效果,葛铭豪准备吐露实情全部交待了。

    谁料到葛铭豪说:“是,是我主动帮伍彤州做的。只要他因为什么事痛苦,我都会帮他清除解脱。他说母亲的情人让他无法直面人生,我就花钱找修理工把那个男人的轿车电路给弄松了,让他出交通事故。

    何婧嫌弃伍彤州不能男人,我就试探她是不是想红杏出墙。果然被我试出真相了。那个女人不但想跟我欢愉给伍彤州戴绿帽子,还想跟我私奔。我当然不能让她活命……”

    肖楠最后没能拿到伍彤州直接杀人的证据。伍彤州在程亮斌家楼下多次出现的视频监控录像,做为他和程亮斌交易的一条证据,是他间接造成了程亮斌的死,但是程亮斌勒索伍彤州在先,伍彤州只能算过失致人死亡。伍彤州给何婧服用的镇静药是处方药,但也不能算他杀人。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