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六十五章飘着芬芳的儿童房.

时间:2020-12-10作者:白箩染

    !

    何芷突然要接手灯饰公司让何芷的表姨妈有些措手不及,听何芷的意思要卖掉公司,表姨妈知道没办法说服何芷,恳求何芷把灯饰公司设在穗城灯饰城的形象店交给她经营。

    “你卖给别人还不如卖给姨妈。总算给你妈留下一点印迹。那家店从装修到灯品展示都是你妈一手一脚亲自督办的。”

    这家店一定很赚钱!

    何芷站在灯饰店前,仰脸望着醒目的招牌,万年灯饰形象店几个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高大的玻璃窗里,各色灯具光华璀璨,人还没进店,就能听见从店铺里飘出来的音乐声。

    不像周边其他店铺播放的都是快节奏可以跳广场舞的歌曲,万年灯饰店里飘着轻柔悦耳的古筝曲,显得古色古香优雅迷人。

    进门正对着收银台,不大的收银台上摆着招财猫和衔着铜钱的金蟾。一展粉红的熏香灯正燃着袅袅香气。

    何芷记得小时候到灯饰来玩时可不是这个样子,母亲总是喜欢在收银台上摆满鲜花,要求营业员都站着迎候客人。

    “可真好看!”

    柯老太太盯着进门处的一盏枝形五层水晶吊灯,忍不住咂嘴称赞。

    “欢迎光临。”

    听到近前的说话声,坐在收银台里的一位姑娘站了起来,摘下耳机对何芷和柯老太太热情地笑着。

    “是装修新家选灯吗?是两房还是三房的?阿姨看中的这款水晶吊灯适合装在别墅客厅,一般的平板楼高度不够,装不了这种灯……”

    何芷不说话,像一个普通的客人在店里随意地转着。姑娘紧跟在何芷身后熟练地介绍店里的灯饰,偶尔还会恭维一下柯老太太停步欣赏的灯具,夸她有眼光。

    根据她的经验,一般和年轻人来的老人家大都是负责出钱的,决定买什么灯具还得年轻人说得算。看柯老太太对何芷的态度,应该是未婚儿媳和婆婆的关系。

    “阿姨,您儿媳妇真漂亮,一看就特别贵气。”

    姑娘试探着问。

    “还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学霸呢!”

    被人一眼看穿她和何芷的关系,柯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这次要带何芷回老家,肯定要引起轰动了,那些亲戚啥时候见过像何芷这么有本事长得又好看的留过洋的媳妇啊。

    这时姑娘的手机响,她拿起手机叫了一声“阿姨”,柯老太太正在姑娘身前走,以为是叫她,马上答应了一声,结果扭头发现小姑娘正在讲电话,尴尬地笑了一下,上前拉了拉何芷,小声说店里的售货员会来事,今天要是不买点东西都不好意思出去。

    “要么我买一盏台灯带回老家去吧。”

    因为儿子卖掉了在穗城唯一的房子,柯老太太这次回老家没打算马上回来。老家一排三间大瓦房条件也不算差,就是不如城里的房子装修得讲究,买个台灯放在床头起夜也方便。

    “如果不需要没必要买。”

    “需要需要的。”

    看着柯老太太真心想买,何芷决定买一盏自家出产台灯送给她。她这一路看下来,发现这家打着自家灯饰形象店招牌的店里,至少有五分三的产品都是其他厂家的品牌。

    “……那太好了,我今天早点关门去接小伟。”

    何芷听到表弟的名字不由得朝店里的销售姑娘望去,姑娘放下电话神情开始变得着急。一边催问何芷有没有看中的灯具,如果没有可以去别家看看。柯老太太指着一个枣红纱罩铜座台灯说看中了要买。

    姑娘说:

    “我家店主要做批发,一般都不接散客。如果你们只买一盏两盏的,还是去别家店吧。只买一盏灯我不好讲价格,说多了你们肯定会觉得贵。”

    “那能有多贵呢?”

    柯老太太还有点于心不忍,总觉得人家姑娘陪她楼上楼下跑了好几圈,一样也不买不好意思走出门。

    “三千八。”

    “啊!”

    柯老太太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摆明了赶客啊!

    何芷不动声色,站在柯老太太看中台灯前,翻开上面的吊牌看说明。柯老太太有眼光,看中了何芷父亲亲手设计的仿古台灯,销售了十二年,依然还是经典款。价格确实不便宜,但不至于三八八那么离谱。

    如果没记错,以前父亲巡店的时候要求所有店里的灯具价格都标明码实价,什么时候自家店也搞漫天要价的营销策略了。再看姑娘穿的格子短裙配长靴,没有按公司规定穿西装裙制服。

    “不好意思我要下班了。”

    客人不识趣还赖在店里不走,姑娘冷下脸,推开门准备强行送客。

    “你叫什么名字?”

    何芷突然问。

    “我叫依依,怎么啦?”

    “你被开除了。”

    何芷轻描淡写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有什么资格开除我?这是我家的店。”

    “你家的店?你家是哪家?”

    何芷猜姑娘应该是表弟小伟的女朋友。

    店里的营业执照已经让出纳拿去变更法人,再过两天新的执照上将会是她的名字。

    果然如何芷所料,姑娘被何芷问得气急马上说出了小伟的名字。

    何芷不再搭理表弟的女友,从收银台里拿出帐本和库存帐簿,叫柯老太太和她一起出去。

    “何芷呀,这是咋回事,这店是你家开的呀?”

    柯老太太边说边回头,看见姑娘正在打电话。

    何芷把帐本拿回灯饰公司,让财务和行政明天开始盘点清算全部灯饰店的帐目和库存。形象店暂时关门整顿,等春节后再考虑重新营业。

    老财务担心现在停业会影响收入,年底也是一波灯具的销售旺季。

    “与其经营混乱,不如停业整顿。我需要把家底摸清楚再考虑下一步发展。你去安抚一下员工,让大家放心,停业整顿期间工资照发,不过要他们配合清点库存,责任到人有奖有罚……”

    柯老太太坐在会议室门口,听着何芷有理有据抑扬顿挫的讲话,心里那是一个佩服啊,突然之间感觉儿子都配不上何芷了,儿子得更优秀才行。

    何芷和柯老太太拎着大包小包回家时,柯杨正在厨房做面食。看到柯杨从厨房探头出来,满脸满身都是面粉,像个花脸猫一样,何芷差点想笑。柯老太太放下大小袋子上前拉着儿子去院里拍打。

    柯老太太趁机嘱咐儿子要积极进步,不能让人觉得何芷配他委屈了。柯杨连连点头,直夸老母亲说得对,他正迎头赶上何芷,绝对不会拖了何芷后腿。

    上午母亲出去逛街采购,柯杨在家照看豆豆和妞妞,妞妞吵着要吃彩色花卷,柯杨照着网上的视频教学摆弄了好久,这时母亲要他退出厨房,他可不甘心,难看豆豆对他的厨艺感兴趣,一直坐在厨房的小板凳上看着他,他当然不能半途而废,肯定得做出成品表现一下。

    柯杨的彩色花卷成功出锅,妮妮欢喜地鼓掌,豆豆起身上楼回房关上门,好像柯杨的成品不满意。

    “明天咱们一早出发,要不要给豆豆多带几身衣服?”

    柯杨随口问道。

    何芷觉得有必要去老宅一趟。是时候把属于豆豆的东西都拿过来,把老房子里的东西处理掉。蓝浩以为只要拿到了豆豆抚养权就能资格拿下何家老宅,他肯定不知道何家老宅也有何芷的一半。存在银行的房产证上写得清清楚楚。

    经过一个小时的车程到达何家老宅时天已经黑了。

    在物业登记以后,开锁匠打开了门锁。

    扑面一股清新香波的味道,和第一次来时闻的味道一样。打开所有的灯,似乎藏着阴霾的屋里顿时清爽了不少。窗帘全部打开着,应该是上次警察来搜查伍彤州给何婧服用的药物时拉开的。

    每个房间都显得干干净争,好像伍彤州在被抓捕前特意收拾过了一样。

    阳台上的花草都不见了,地面连花盆的痕迹也没有留下,显然用刷子仔细刷过。

    主卧床上铺着一张高级水床垫子,被褥都收进了壁柜里。所有的桌面台面上的东西也都不见了,包括电脑,相框。抽屉里也干干净净,好像是搬家都清理了。

    “柜里的衣服都不见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衣帽间,何芷忍不住惊讶。

    “难道伍彤州把他和何婧的衣服都烧了?他早就知道自己会被抓捕?”

    “真是变态!”

    何芷和何芷想到一块了。

    经过物业证实,伍彤州被抓捕的前一天晚上,有业主看见有人在小区后门的水池边烧东西,当时浓烟很大,有人以为失火了还向管理处报了火警。

    后来发现是伍彤州在烧亡妻的衣物,据当时和伍彤州接触的物业人员讲,伍彤州当时显得很悲伤。有些不能烧毁的他用盒子装起来,开车出去应该是埋起来了。

    伍彤州只烧了何婧的东西,他自己的衣物放去哪了?他为什么要另找地方放衣物?

    “他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提前把衣物送去他的单身宿舍了吧。”

    柯杨猜测,不过此时也不需要证实了。

    豆豆的房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粉红装饰也都经过整理,在灯光下显得温馨可爱。

    “你真要卖掉这个房子?这里的学区很好,以后豆豆上学也方便。现在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好学区合适的房子。可能你还不了解学区房的重要性,我希望你再慎重地考虑一下。”

    柯杨的话让何芷犹豫了,这里有她童年的回忆,真要卖掉确实心有不舍。相比起来,住在这里要比住在郊区别墅更方便工作生活。想到妹妹何婧曾经被葛铭豪带到芙蓉嶂伍彤州家的别墅玩弄,何芷浑身打个冷战。

    用别墅抵押贷款不如直接把别墅卖掉,现在她有了灯饰公司法人的身份,创办投资公司已经不那么急迫了。先好好了解一下国内的投资环境,再决定创立投资公司主攻哪个方向。一定不能打无把握之仗。

    柯杨再次走进新装修的蓝色儿童房,看着蓝白相间的儿童摇摇床,感觉冷冰冰的。屋顶挂着银色的星星灯饰,一闪一闪地更让人觉得冬夜的清冷。

    难道学设计的只讲究浪漫不管实用吗,如果让小朋友住在这样的房间,虽然看起来很浪漫,可能心里会感到冷清吧。孩子还是需要温暖的色调,男孩女孩都是一样的。

    柯杨关上银色星星灯,再抬手按下屋顶的月亮形吸顶灯,这时感觉到鼻子里又飘来了一楼清新香波的味道。

    这味道在客厅就能闻到,在这间儿童房感觉会更明显。似乎每一次呼吸都往肺部吸入更浓郁的芬芳。

    “孩子的房间喷这么多香水干什么!”

    柯杨自言自语一句,关上门去找何芷。

    豆豆的衣物装了满满一箱,衣柜的空间并没空中多少。

    “豆豆的衣服太多了,她每年都会长高,买这么多也是浪费。”

    和自己姐姐家的女儿妞妞比,豆豆的衣服简直可以开一家儿童服装店。柯杨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何芷听完皱起了眉头,把收拾好的衣服又全都倒回了衣柜。

    见柯杨奇怪地看着她,她淡淡地说:

    “这些衣服都是伍彤州买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

    “何婧喜欢给豆豆穿小公主似的粉衣粉裙,这些冬装都是白色和米色的。”

    柯杨明白了,何婧失踪以后的这个冬天,伍彤州按照自己的喜好给豆豆买了新冬装。

    如果按照柯杨的想法,不过是几件衣服,没必要因为是伍彤州买的就扔掉,衣服没罪,伍彤州有罪而已。不过看着何芷坚定的目光,他没说出口。

    在商场关门的最后一刻,何芷和柯杨拎着几大袋衣物走了出来。

    给豆豆穿好粉红棉服裙和白色裤袜粉色小皮靴,听见楼下有人说话,何芷急忙下楼。她让灯饰公司员工送来的台灯到了。

    柯老太太打开包装看见台灯吓了一跳,随后又露出欢喜,喊儿子赶紧给来人钱,何芷拦住柯杨。

    “那怎么行呢,这台灯挺贵的。”

    “这款台灯是我爸设计的,柯妈喜欢就好。不用钱,算是我登门打扰的一点心意。”

    “天,打扰什么呀。我想请还怕请不来呢!真好,你爸还会设计台灯呢!”

    听着柯老太太开心的声音,何芷的心里却很难过。父亲创业成立灯饰公司设计的第一款台灯,伍彤州家的别墅里也有。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