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六十七章那方面不行*.

时间:2020-12-10作者:白箩染

    !

    柯杨原想去堂屋打个地铺对付一宿,等明天姐姐和姐夫走了他可以睡他们房间。他拎着泡脚水准备出去,何芷领着豆豆跟在他后面,那意思一步也想离开。

    “豆豆该睡觉了。”

    “嗯,该睡觉了,你睡小床,我和豆豆睡大床。”

    那张白森森的脸似乎还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何芷哪敢让柯杨离开身边半步。现在只有在柯杨身边才不会感浑身冰冷恐惧。

    “噢好。”

    这是要同房睡啊!

    柯杨心跳加速,钻进被窝,明明盖的是薄被,浑身却火烧火燎的。

    “从前有一块小石头,它喜欢蹦蹦跳跳地走路。有一天它在路上正开心地跳着,突然被一个小朋友踢了一脚,摔到很远。它说是哪个小朋走路不老实,非要踢它一脚,也不知道有没有踢疼脚趾头……”

    何芷希望讲睡前故事能引起豆豆的兴趣,豆豆闭着眼睛并没有回应她。听着豆豆睡熟的呼吸声。她翻了一个身,面对着柯杨轻声问:

    “刚才豆豆到底怎么了?我想现在就知道,不想等到明天。”

    听到何芷说话,柯杨翻转身,和何芷顿时成了面对面的情景。

    面对何芷近在咫尺的脸,这让柯杨猝不及防。

    “你怎么知道要让豆豆倒挂捶她的后背?”

    何芷的眼神充满渴望。她渴望知道答案,不然今晚注定会失眠啊。

    “豆豆吃了黄麻叶陷入昏睡之中,如果不让她把吃进去的黄麻叶吐出来,她能昏睡三天三夜。”

    “啊!什么是黄麻叶?”

    何芷欠起身,想要仔细听听柯杨解释。

    “黄麻叶就是……”

    柯杨无法直视何芷欠身起来的样子。

    “你怎么不说了?”

    何芷盯着柯杨回避的眼睛,以为他欲言又止不想告诉她了。哪会想到柯杨是不敢看她穿着紧身内衣诱人的身体。

    “黄麻叶是鸡谷山特有的植物,有些老人会采来晒干加在烟叶里做成老旱烟抽,也有人用黄麻叶治失眠。可能我妈去穗城之前采的黄麻叶放在柜子里,被豆豆翻出来给吃了。黄麻叶的口感有点像甘蔗。”

    柯杨说完赶紧翻身对着墙壁,他虽然没看何芷,可是能感觉到灯光投在何芷身上的影子,那道倩影就落在他的眼皮底,风姿撩人引人遐想。

    “是这样啊!明天我要见识一下,如果黄麻叶真像你说的那样,倒是可以开发成特产。说不定还能给这里带来经济效益。”

    “那样确实不错。”

    柯杨对着墙壁说,耳边捕捉着对面床铺发出的声音。

    “现在商品极大丰富,只有独特个性的商品才能很快打入市场,啊,明天我一定要去鸡谷山一趟……”

    何芷兴奋地说着,柯杨不再答谢。他怕再说下去,何芷可能又要失眠了。现在是冬季,鸡谷山里可能会看到薄雪,哪能看到黄麻叶呢!要采黄麻叶得明年夏天来,到时候也许何芷就没兴趣来了。

    不知道何芷的睡觉是深是浅,柯杨怕他翻身会扰醒何芷的好梦,硬生生一动不动地躺了一夜,天刚亮就赶紧起床到院里活动已经僵硬的筋骨。

    “柯杨,起得真早啊!”

    “姐夫也起得早。”

    刘大宽推开门就看见小舅子在院子里踢腿蹬脚,浑身好像充满了活力。他缩着脖子裹紧棉大衣,嘴里吁着哈气又说:

    “我得回去拿点药,你姐好像感冒了。家里不备点感冒药不行,你们回来这几天也得多注意。我多拿点,你们也可以有备无患。”

    柯杨笑着点点头。穿着深蓝毛衣和卡其裤子又练起了擒拿术。

    刘大宽走了几步回头看柯杨练拳,眼里显出羡慕的神情。

    等柯杨一套拳法练完,刘大宽吸了吸鼻子走到柯杨面前,好像怕被人看见紧张地四下望了望,然后凑近柯杨小声说:

    “我听说练武术能强身,是不是真的?”

    “那必须是真的。”

    柯杨觉得今天刘大宽好像没话找话。以前他可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跟他说过话。

    柯杨觉得刘大宽在家什么事都听父母的,一个男人连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父母让他把小女儿送人抚养,他就让妻子把妞妞抱回娘家。

    这样的男人哪配当他的姐夫。

    姐姐和姐夫是自由恋爱又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的感情比他和姐姐还更像兄妹。姐姐不觉得刘大宽不好,他也不能插手挑拨他们离婚。

    能帮得上忙他也只能尽力而为,不喜欢刘大宽也得叫他姐夫啊!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

    刘大宽的双眼燃烧起来,好像柯杨如果不答应他,他就熄火变死鱼了。

    “教你行啊,你要和人打架?”

    刘大宽身宽体健,不像是需要强身健体的样子,除非他和谁结仇打算报仇。

    “嚯!”

    刘大宽吐出一口热气尴尬地笑。

    可能以为如果他不说实话,柯杨不会教他打拳。他又往柯杨跟前凑了凑,声音压得更低说:

    “和你姐打架……”

    “啊,你!”

    柯杨一把扯住刘大宽,反手扣住刘大宽的手腕。刘大宽哎哟地惨叫。

    “你听我说完……是这样的,我那方面越来越不行,你姐老说我不中用……”

    因为尴尬,也因为手腕疼,刘大宽额上冒出冷汗。

    “……”

    柯杨不知道该说什么,松开了刘大宽。他还不知道打拳能增强男人那方面的能力,刘大宽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小报上看到的。

    “教你打拳可以,不过我不保证打拳除了强身还能有其他的作用。”

    “我明白,你只管教我就行。我和你姐已经去求过黄半仙了,黄半仙说我是气血堵住了,只要练武术打通气血就什么都成了。我心想去哪里练武术呢,这不正巧你就回来了么。”

    刘大宽摸着脸呵呵笑。

    “柯杨。”

    看见何芷站在门口,刘大宽朝柯杨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然后裹紧棉大衣骑上摩托车突突开走了。

    何芷把手里拿的羽绒服递给柯杨,见柯杨搭在手上没有要穿上的意思,她又拿过来,让柯杨转过身去伸手,她把羽绒服给柯杨穿上。

    “天气这么冷,万一冻生病了怎么办!对了,你姐夫说的黄半仙是什么人?”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