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六十九章大仙点名了.

时间:2020-12-11作者:白箩染

    !

    “妈,黄大仙如果选不中咱们咋办啊……”

    “肯定会选中的,咱们千里迢迢专程来找她,她念在咱们心诚也会让咱们进去的。”

    排在最前面的一对母女眼巴巴地望着院子里,听她们说话的意思是从外省来的。

    柯杏用手肘捅了捅东张四望的柯杨,意思人家外省人都来拜黄半仙了,要相信黄半仙灵验。

    以前鸡谷山村民相信黄半仙,是因为晚上爱哭不睡觉的孩子只要请黄半仙给叨叨几句,就能不哭闹好好睡觉了。有时候黄半仙还能给一些极度思念去世亲人的托个梦啥的,也算帮村民排忧解难。

    有人向县里派出所反应黄半仙搞封建迷信活动,但也拿不出什么黄半仙迷信害人的证据,结果也就不了了这。

    现如今黄半仙都成了别人口中的黄大仙了,看来黄半仙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了。

    “开门了——”

    不知谁先喊了一嗓子,人们开始激动地往前挤去。排在第一位的母女俩几乎被挤贴在门上。如果院里的人打开门,母女俩势必要向院里摔个跟头。柯杨上前维持秩序,让人们往后靠靠按先来后到站好。

    “往前挤有啥用啊,黄大仙也不是谁都给看的。”

    从拥挤中解脱出来,排在一位的母亲回头白了一眼刚才挤她的中年男人。男人穿着皮衣,手上戴着一只大方戒指,发黑的四方脸透着一股焦虑。被人翻白眼也视而不见,听到院里传来打开门闩的声音,又朝前挤去。

    “这位大哥别着急,是你的跑不掉。”

    不等四方脸男人挤到门前,柯杨一把扯住了他的深棕皮衣后领子。

    “都别挤,今天上午只有三个名额。没叫到的说明今天与大仙无缘,改天再来吧!”

    双扇红漆木门打开,门里站着一个高梳发髻的女人。女人三十来岁,一张像是终日不见阳光的脸颊透着两团红血丝,薄薄的双唇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后,目光转向四方脸男人,伸手指了指,又看向何芷和柯杨说:

    “你们三位跟我进来。”

    女人说完回身就准备进院,那对母女急忙上前拉住她的衣袖,讨好地问道:

    “那我们下午来也不行吗?我们从外地特意来拜黄大仙的……”

    “你们三日后再来吧。”

    女人抬手拢了拢耳后的头发,转脸进门再不理任何找她问话的人。

    柯杏知道黄半仙的规矩,既然这次来黄半仙不叫她进去,也只好认命,等改天再来一趟。

    “这个女人是谁?”

    何芷那个女人走进院子里的背影。她不喜欢女人看得人头皮发紧的发型。

    柯杏小声说:

    “她是黄半仙的侄媳妇,十年前丈夫外出打工死在了工地上,她过来给黄半仙做助手。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黄半仙的名声越来越响,收的费用也越来越贵。”

    柯杏提醒何芷要准备好钱,必须是双数。黄半仙从不开口指价钱,但是大家已经约定俗成,问一个事要给两百,问的事比较复杂要给六百。如果问的是两三个事黄大仙又都给回答了,那至少得给一千六。

    “把豆豆给我吧,我带她在附近玩会等你们出来。”

    柯杏伸手拉过豆豆。

    何芷正在想不好带豆豆去大仙住的地方,还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稀奇古怪,听柯杏这么说,把豆豆的手交给柯杏。

    “跟着阿姨不要乱跑……

    何芷嘱咐豆豆的话还没说完,高挽发髻一身白衣的女人突然停下脚回过头,指着豆豆说:

    “大仙让那个小女孩也进来。”

    说完又面无表情地朝院里走去。

    四方脸中年男人神情虔诚地在女人身后亦步亦趋。

    看着女人梳得露出头皮的后脑勺,何芷不由得直皱眉。

    黄半仙在屋里怎么会知道外面有个小女孩呢!难道这位黄半仙真的是个奇人?她侧脸朝柯杨看去,柯杨正四下打量,一双眼睛像猎鹰一样警惕。

    难道柯杨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们先等一会,这里有茶。等会我来叫你们。”

    女人瞅了一眼豆豆,目光又在何芷的脸上停了一下,然后领着四方脸中年男人撩开一道白布帘子走向内室。

    白布帘子闪动几下静止不动了。

    白布帘子上画着各种奇怪怪状的符号,这让何芷想起了小时候曾经看过的一部港片鬼片里道士画的符。

    “让豆豆来能好吗?”

    何芷有些担心。

    “没关系,这位黄大仙不会对豆豆怎么样。”

    趁着四周没人,柯杨给何芷讲起黄半仙的身世。

    三十多年前黄大仙从外地嫁给了鸡谷山村的村民黄大富,她过门的第三天黄大富就死了。这时村里有人传言黄半仙克夫,她在外地已经嫁过两回,每次嫁的丈夫都活不过三天。

    黄大富本来就是村里的穷光棍,黄大富一死,黄半仙独自在鸡谷山村没法生活。黄大富死去的第七天,黄半仙失踪了。

    鸡谷山村民开始还念叨几句,黄半仙可能又去别的村嫁人祸害男人去了,后来没人记得村里还曾有过这么一个人。半年以后的一个晚上,有人发现黄大富家荒废许久的破房子亮起光。

    好事的小青年趴窗头朝屋里瞧,这时正坐在屋里八仙桌上闭目养神的黄半仙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黄半仙吓人的眼神,小青年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回家,当夜发起了高烧,去县里医院打针吃药也退不了烧。

    “那也太神奇了!那后来她怎么成大仙了呢?”

    何芷觉得难以置信。村里的小青年哪会被一个女人看一眼就吓出病来的。

    “我以前也不信,都是老一辈人传来传去的。黄半仙本来姓什么叫什么没人知道,她嫁黄大富时,大家叫她黄嫂,后来她上门给那个小青年念叨了几句,小青年神奇般地康复了。从那时开始,有人开始叫她黄半仙。”

    “以前我也总听人说民间有奇术异术,今天也不知道能不能见识到神奇。”

    何芷拎起水壶倒了一杯茶递给柯杨,柯杨端在眼前却没喝。何芷这时也口渴了,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正要喝,被柯杨一把按住了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