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七十一章神秘的氛围*.

时间:2020-12-13作者:白箩染

    !

    何芷知道豆豆的出生日期但不知道具体时间,这时听黄半仙又说要农历时辰,她下意识地伸手想拿手机查看日历,这才想起刚才手机被黄半仙的侄媳妇给拿走了。

    见黄半仙的规矩除了看缘分时辰,还要上交手机等一切录音录像拍照设备。黄半仙不问也不能随便说话。

    “出生在穗城妇幼保健医院,时辰不太清楚,阳历日期是……”

    何芷有些窘。

    “名字?”

    黄半仙长长的指甲在乌黑的矮桌上敲了敲。

    “蓝薇薇。”

    说出豆豆的学名,何芷朝柯杨望了一眼。柯杨正低头看着矮桌,好看对乌黑发亮的矮桌木纹比对豆豆的学名更感兴趣。

    “嗯。”

    黄半仙长长地应了一声,然后微闭双目,左手拇指在其他四指上点来点去。

    何芷估计黄半仙的样子就是传说中的掐指一算。她盯着黄半仙的脸,担心黄半仙突然睁开眼睛会说些什么诡异的话。

    进来之前她还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一坐到矮桌前,心里竟莫名有了一丝期望。

    矮桌上燃着的乌金香掉下一块小指甲大小的灰烬,无声无息,却好像一道指令,黄半仙突然睁开眼望向豆豆。

    “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何芷奇怪黄半仙没头没脑的话,

    “大仙没问你你不能说话。”

    垂手立在黄半仙身后的女人小声提醒。

    何芷不再说话。柯杨这时好像研究完了矮桌所使用的木料,双手从矮桌上移到双膝上,一双眼睛充满兴趣地盯着黄半仙。

    黄半仙对何芷打断她不以为意,目光依然一瞬不瞬地看着豆豆。

    “孩子还小,与你并无冤仇,你放过孩子也是给自己放一条轮回之路。去吧,冤有头债有主,放过无辜的孩子吧。”

    黄半仙说着从矮桌的屉子里取出一张黄裱纸,在乌金香上点燃然后放进桌上的铜盘中。燃烧的黄裱纸好像一只飞舞的火鸟扑腾着翅膀,迅速化成点点灰白的烟屑。

    黄半仙伸手抓起还再冒火星的烟屑,一边在指尖搓成尘烬撒在豆豆的头上身上,一边嘴里吟唱着古怪低婉的音调。随着她的手撒落最后一点烟屑,她的吟唱也结束了。

    高发髻女人马上蹲下用白毛巾给黄半仙擦手。

    黄半仙抹完手好像松了一口气,伸出右手食指托起豆豆的下巴,让豆豆看着她的眼睛。豆豆低垂着眉眼,并没有听黄半仙的话。

    黄半仙松开手,转头看向门口地上的绿恐龙公仔,她让助手把恐龙公仔拿过来放到桌上。

    “取一铜盆水来。”

    黄半仙皱眉盯着恐龙公仔,等水盆放到矮桌上,她的手里已经多了把金光灿灿的剪刀。只见她挥起剪刀利落地剪开恐龙公仔的肚子。

    何芷和柯杨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一招柯杨也用过,那时豆豆抱着的小恐龙公仔里,有何婧藏的一张十年前的数码相机s卡。

    大恐龙公仔是柯杨才给豆豆买来不久的,他不明白公仔里会有什么问题。

    看到公仔里的东西,黄半仙半有预料似地点了点头,然后将香炉里掉下的乌金香灰倒进铜盆里,用长长的指甲夹出公仔里的东西扔到铜盆里。

    一块白色佛牌项链沉在铜盆水底,乌金香灰弥漫开来,白色佛牌很快掩盖在香灰水面下。

    何芷和柯杨错愕地互望一眼,一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拿出去埋了。这孽障!”

    “你,”黄半仙对助手说完点了点正盯着铜盆的柯杨。

    “嗯。”

    柯杨抬头望着黄半仙半眯的眼睛。

    “到我跟前来。”

    黄半仙示意柯杨隔着矮桌探过身。

    柯杨要站起来,黄半仙又示意他只要跪着就可以。

    柯杨心里直嘀咕,这位老太太不知是真会什么奇门异术,还是在装神弄鬼。

    这张矮桌里肯定藏着乾坤,老太太宽袍大袖就像变魔术一样,好像从公仔里拿出一块佛牌,也可能早把佛牌藏在袖子里了。

    柯杨朝前探出身子。

    黄半仙展开手臂,两只干瘦的手掌化成刀状朝柯杨的双肩劈去。

    “哎~”

    柯杨经过专业训练,挨几下重拳都不会哼一声,可是当黄半仙的手臂落在他的肩上,那种刺入骨髓的痛感让他还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一缕微不可察的麝香味道从鼻边散去,双肩的疼痛也顿时消失了。

    “何处来,何处去,尘归尘,土归土……”

    黄半仙嘴里念念有词。

    柯杨重新坐好。何芷伸过手握住柯杨的手,满眼的担心。房间里神秘的氛围让她心跳加速,柯杨刚才疼痛的轻哼更是让她感到心惊肉跳。

    柯杨紧握了一下何芷的手又松开,表示他一切都好。

    黄半仙念叨完好像极其疲惫的样子,干瘪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助手拿来一个大靠垫让她倚着,她闭目养神了一会,再睁开眼睛时脸上有了血色。

    “拿我的神仙水来。”

    黄半仙对助手说话,眼睛却盯着何芷。

    看到助手放到黄半仙面前三瓶指甲油大小的黑瓷瓶,何芷心想擦在脸上的神仙水她就用过,不知道黄半仙的神仙水是个什么东西。

    “喝吧。”

    黄半仙指了指面前的三个小黑瓶。

    何芷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她一直担心黄半仙像对待豆豆一样,往她的头发上撒烟屑或者香灰,也怕黄半仙像劈柯杨的肩膀一样劈她的双肩。她可以不怕脏,也可以忍住痛,但是入口的东西她是有底线的。不知道什么配方什么材料做的东西,万一喝下去得病怎么办,她的肠胃一向不好,如果真得了肠胃炎之类的岂不是给柯杨家里添麻烦。可能得肠胃炎还算好,万一中毒了怎么办?

    何芷看着乌黑发亮的三个小瓶,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电影里那些制毒药的画面。抬头再看到黄半仙垂着眼皮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的双眼,她“嚯”地站起来。

    “不打扰了,谢谢,我得走了。”

    不等屋里的人反应过来,何芷拉起豆豆和柯杨往门外走。走到门口又想起要给黄半仙“出场费”,从衣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千六百块钱放到门旁的一个柜面上。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