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七十三章柯杨去哪儿了.

时间:2020-12-15作者:白箩染

    !

    从马勇家出来,感觉马勇夫妻应该听不到他们说话了,何芷说:

    “马勇会不会和黄半仙有着某种关系?一个人的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把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描述得那么细致入微,何况还是一件受惊吓病的事情,除非那件事是他亲手策划的。”

    “我的感觉都被你说出来了。”

    “你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刚才柯杨的目光让何芷觉得他好像洞察到了马勇的内心,这时忍不住问。

    “回去再说。”

    柯杨朝自家院子望去,发现姐姐站在院门口正朝他招手。

    才半天功夫,村里开始传言柯杨傍了一个富姐,富姐身份复杂,有一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昨晚富姐还被脏东西上了身,今天一早就去拜黄半仙了,中途还被黄半仙给赶出来了……

    “反正说什么话的都有,气死我了。千万不能让咱妈听见,她还想吃过午饭和你俩去走亲戚呢。”

    柯杏气得嘴巴一鼓一鼓地。

    “别人愿意说啥就说啥吧,咱们也不能封住别人的嘴。”

    柯杨拍了拍伏在他肩头的豆豆,从黄半仙那时出来以后豆豆一直睡着,这会到家也该醒了。

    豆豆睁了眼睛,乖乖下地上床,听何芷说马上准备吃饭,她又坐了起来,双手搁在膝上,这时发现她的恐龙公仔不见了,跳下床要去把公仔找回来。

    “你去哪里找呢?”

    豆豆终于开口说话了,眼神也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何芷好奇豆豆的变化,试探地问。

    “我知道在那个山脚下的院子里。”

    豆豆说着就要出门,被柯杨一把拉住抱起来。

    “叔叔肯定帮你把恐龙找回来,豆豆先不着急,一会要好好吃饭。”

    豆豆点了点头,随后让柯杨和她拉勾保证不骗人。

    大手拉小手达成交易,豆豆露出让人久违的笑容。

    “你下午还要去黄半仙那里?她还能让你进去吗?”

    “不是下午是晚上,我偷偷进去。你不是说黄半仙和马勇有关系吗?我要探个究竟,再拿一瓶神仙水回来研究研究,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见何芷还是一副担心不解的样子,柯杨又说:

    “你记得我姐说过吗,十年前黄半仙的侄媳妇过来给她助手,为什么黄半仙嫁到鸡谷山时没人听说她有侄子和侄媳妇,那时大家都说她孤苦无依,只有嫁男人才能活命。”

    “是呀,为什么呢?”

    何芷觉得这时她的高智商脑袋不好使了。最近两个月发生的事已经完全打乱了她的人生计划,遇到的人和事都非同寻常,同时还重新认识了和表姨妈的所谓亲情。

    “那个女人和黄半仙说话的口音完全不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女人说话的口音和老坞墟里的女人一样。”

    不等何芷问老坞墟是哪里,柯杨马上解释老坞墟就在鸡谷山山后,因为是坞江的泄洪区,那里的人习惯把头发梳成高髻,平时都喜欢穿粗布本色的衣服,没有什么裁剪,只求干活方便舒服。

    “你知道的还挺多。”

    何芷开始佩服柯杨的博学识广。

    生活处处是学问,以前何芷从没注意过别人说话的口音,在她的观念里只有说中文和外文的区别。

    柯杨倒没有注意何芷眼里流露中的赞许,他在思考马勇与黄半仙和高发髻女人之间的关系。马勇的母亲是老坞墟嫁到鸡谷山村的,马勇小时候应该没少去鸡谷山后的外公外婆家玩耍。

    高发髻的女人不定是黄半仙的什么侄媳妇,但一定和马勇认识。

    事情没有得到证实以前柯杨不想告诉何芷他的猜测。晚上他要单独行动,如果何芷害怕,他让姐姐柯杏先陪着何芷和豆豆。

    豆豆午睡一直不醒。柯老太太要去走亲戚,如果带着豆豆一起去显然不太好介绍。要是介绍豆豆是何芷妹妹的孩子,势必要牵出何婧被丈夫和朋友合谋杀害的案子,引起大家震惊,要是再进一步追问丈夫杀妻的理由,柯老太太更不好张嘴说出是因为何芷的父亲和凶手的母亲出轨了。

    何芷不想丢下豆豆,见柯老太太为难的样子,她让柯杨陪柯老太太出去。白天她还没有那么紧张害怕,只要柯杨晚上在就好。

    “那些礼物麻烦柯妈帮我送给亲戚们吧。

    “还叫柯妈?该改口了!”

    “是呀,都是一家人了,没办婚礼你也是我弟媳妇了。你该和柯杨一起喊啊。”

    “妈-”

    柯杏在旁监督,这时不能不给柯老太太面子,再说事实上她确实已经是柯杨的法定妻子了。可是十多年没有叫过妈妈,张开嘴喊妈妈好像舌头粘在了牙齿上,喊出的一声妈比蚊子哼也大不了多少。

    何芷能喊她一声妈,柯老太太已经很满足了。和儿子并肩出门,又听到何芷在身后喊柯杨可以开车出去,柯老太太的脸上更有面子了。

    柯杨和柯老太太出去直到晚上还没回来。

    吃过晚饭,看外面天色都黑了,何芷握着手机还是决定不去打扰柯杨。豆豆安静地坐在床边手里抱着枕头,好像把枕头当成她的恐龙公仔。

    “柯杨叔叔会把我的公仔拿回来吗?”

    “会的。柯杨叔叔答应你就一定会办到。”

    何芷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直打鼓。

    被穗城各大医院儿科心理专家诊断为抑郁症的豆豆,突然就这么好了,如果说不是黄半仙的功劳,那只能说是老天爷开恩创造了奇迹。

    这时刘大宽从村委会开会回来,正在厨房收拾碗筷的柯杏赶忙给丈夫热饭菜。夫妻俩在灶台边有说有笑。

    刘大宽听说丈母娘走亲戚都去了一下午了,他估计丈母娘应该是被哪家亲戚留下吃饭喝酒了。柯杏打弟弟的电话打不通,母亲的电话又忘在了家里,只好等柯杨或者亲戚来联系她。

    电视里播放天气预报时,柯杨的手机响了。

    “你妈在我家喝醉了,今晚就不让她回去了,明天中午我们送她回去,你和柯杨就别担心了。”

    听说弟弟不在母亲身边,柯杏急忙问柯杨去哪儿了。

    “柯杨没来啊,只有你妈一个人来的。哦,柯杨媳妇送我的羊绒衫收到了,代我谢谢她。等有时候我得请她来家坐一坐。”

    柯杨去哪儿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