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七十五章半仙之死*.

时间:2020-12-15作者:白箩染

    !

    女人被柯杨盯得心里发毛,拿着手机按了几下,慌乱之中没解开手机锁。这时发现马勇早已不在屋里跑走了,她一个人身单力孤显然不是柯杨的对手,她急忙跑出屋把门从外面锁上了。

    听见女人在屋外打电话报警的声音,柯杨觉得好笑,这倒省了他的麻烦,不用担心女人逃跑了。女人和马勇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要逮到一个另一个就会原形毕露。

    冬夜地上凉,柯杨小心地把黄半仙移到墙边的小床上。这时黄半仙慢慢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柯杨,她的喉咙滚过一丝弹棉弦似的声音。

    “黄半仙,是不是马勇和那个女人胁迫你?你为什么想死呢?”

    “你是老柯家当警察的小子吗?”

    黄半仙没有回答柯杨,想要抬起头仔细打量柯杨。

    “对,我是柯杨。”

    听见柯杨的话,黄半仙伸出干瘦的手握住了柯杨的手。

    “白天你来时我就觉得是,当着向琴的面没敢问。”

    黄半仙的眼角流出一滴泪,薄而干裂的双唇颤抖着。

    “我现在活着和死了没啥区别,我累了,只要闭上眼就能随死老头子去了。”

    黄半仙说着闭上了眼,松垂的双眼睫处闪着点点泪花。

    “那个梳高发髻的女人叫向琴是吗?她和马勇一起迫害你你可以告他们,他们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你不必寻死。”

    黄半仙朝柯杨点了点头,然后睁开眼睛无奈地笑了笑。

    “我活得太久了,就算他们不为难我,我也活够了。”黄半仙顿了一下又艰难地说:

    “向琴不是我的侄媳妇,她是马勇从外面找来的女人。马勇让向琴和我同住,说是照顾我,我知道他是让那女人监视我。

    向琴把收来的钱扣除我们的生活费和马勇平分。去年马勇在门口和屋里安装了监控,他怕向琴私吞钱。我知道他们两个经常鬼混,也管不着他们。马勇的大孩子都八岁了,他再不知道收敛早晚会得到报应的。”

    黄半仙的话多了起来,嗓子不时发出拉风箱的声音,好像随时会断气。柯杨起去去给她倒水。

    握着水杯,黄半仙渐渐调匀了呼吸。她望着房间角落的暗影,幽幽地说道:

    “那年我从外面回到村里,本来想祭奠一下我的那个死老头子。没想到被马勇给撞见了,他跟我说以后可以一起发财,不用再去其他地方受苦……”

    “马勇当时看到了什么?他说的发财就是让你装大仙骗钱?”

    柯杨有些没有听明白。马勇那时才二十岁左右,平时游手好闲见识并不多,他看见黄半仙就想着合谋一条生财之道,想必黄半仙当时确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他看见,嗯,”

    黄半仙放下水杯,唇边浮起一抹微笑,干瘪的嘴唇缓缓向两边绽开,喉咙里发出咕咚一声响,她伸手抓住柯杨的手,估瘦的手指尖几乎要陷进柯杨的皮肉里。

    “他看见我在和我的老头子说话……”

    黄半仙望着房屋角落,绽开的双唇突然放松开来,一双松垂的眼睛放大,好像看见了燃放的烟光,透出一抹绚丽的光芒,随即那抹绚丽的光芒隐去,她的脸显出一种安静祥和的神情。紧抓着柯杨的手垂落下来,呼吸没入鼻孔再也没有一丝生气。

    黄半仙死了!

    柯杨回到家时天已经亮了。

    何芷和柯杏坐在床边说话,听见屋外门响,不等何芷下地,柯杏趿着鞋就朝屋外跑去。

    “你可回来了!何芷要等你回来一直不肯睡觉,现在都几点了,你到底干嘛去了?”

    柯杨对姐姐笑笑,这时看见站在卧室门口的何芷,他抹了抹脸想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些。

    “协助派出所办了一个案子,先不要问,时间太晚了,等我睡一觉起床再告诉你们。”

    听柯杨这样说,何芷话到唇边又咽回去了。

    “大姐你快回屋睡觉吧,都陪我一个晚上了。”

    “没事没事,我也不困。”

    柯杏说着打了个哈欠,因为自欺欺人掩着嘴有些窘迫。

    何芷假装没有看到柯杏的窘迫,上前拉着柯杨进屋关上了门。

    “真要谢谢你姐,今晚她一直陪着我,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她。”

    “大小姐,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已经是今天了。”

    柯杨脱去外衣顺势躺在了大床上。

    “我姐对谁都热心,你不用觉得过意不去。再说是我让她陪着你的,你要感谢就感谢我吧。”

    柯杨翻过身一手撑住头笑望着何芷。

    何芷哪有心情这个时候跟柯杨开玩笑。昨晚没敢告诉柯杏的画面,她描述给柯杨听。望着窗玻璃,好像那张惨白闭着眼的脸随时会出现。

    “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了。如果你不困,我可以给你讲讲我今晚的奇遇。”

    柯杨卖个关子,神情显得很神秘。

    “你确定是奇遇不是艳遇?”

    何芷知道柯杨是去了黄半仙那里,故意逗趣。柯杨刚才说协助派出所办案才这么晚回来,那肯定是协助办理黄半仙行骗的案子。

    “还真是艳遇。”

    柯杨点点头,装作一本正经。何芷被柯杨的样子给逗笑了,再也装不下去了,让他有话快说,天真的要亮了,天亮以后要参加柯杨堂弟的婚礼,又该是忙碌的一天。

    听柯杨说黄半仙死了,何芷吃了一惊。她与黄半仙接触时间不长,但是能感觉黄半仙本性还是善良的,一个邪恶的人不会笑得那么慈爱平和。

    “没想到黄半仙会被两个陌生人给软禁起来行骗。那个马勇和向琴必须得严惩。黄半仙真是太可怜了!一辈子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

    “她有,她叫李凤梅。少女时因为精神分裂症离家出走,后来被人贩子辗转变卖,直到嫁给黄大富才算真正过了两天好日子。她一直记着黄大富的好,所以离开鸡谷山村以后又想回来给死去的丈夫做阴寿,被马勇给撞见了,才最终走到这一步。

    黄半仙是自杀的,不过法官会根据这些年向琴和马勇的诈骗金额量刑,他们拘禁黄半仙也会列罪……”

    柯杨叹息了一声。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