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七十六章撞邪 //

时间:2020-12-15作者:白箩染

    !

    豆豆在小床上睡得香甜梦酣,如果抱她起来挪到大床上必定会惊醒她。何芷建议和柯杨一起睡大床,见柯杨眼神显出惊喜,她马上补充说可以头朝脚睡。

    “那我去再泡泡脚,不要脚臭熏到你。”

    柯杨呵呵笑着就要出去,被何芷一把拉住。

    “哪有那么多讲究,凑合一晚不要紧的。”

    “行,那就凑合凑合。”

    柯杨倒向床脚,何芷也爬上了床。床上只有一张被子,何芷担心柯杨盖不好被会着凉,几首将被子都挪到柯杨一面。因为有柯杨在身边,她安心地睡到了天亮。起床时发现被子全在她身上,难怪整晚都觉得浑身暖和和的。

    柯杨在院子里教刘大宽打拳,刘大宽学得有模有样。等柯杏喊大家吃早饭时,刘大宽已经学会了拳法,只差加紧练习让拳法更具实用性。

    刘大宽练拳的实用性当然是强身健体了。因为练拳练得满面红光,他在妻子面前炫耀了一招,把柯杏逗得咯咯笑。

    “等我再多练几回保证能雄风大展。”

    刘大宽说着朝妻子直眨眼。柯杏会意,脸色立即红通通一片。

    听说黄半仙死了,刘大宽比妻子柯杏还吃惊。他说村委会还准备请黄半仙在春节前给新盖的村民议事厅画两道符呢。

    “她是半仙怎么也会想不开呢!她用请神的本事可以对付马勇和向琴啊,怎么能被坏人给囚禁了那么久……”

    柯杏不住嘴的念叨着。这时母亲打来电话,让她帮忙带一件新衣服过去,柯老太太要从姐姐家直接出发去参加婚礼。

    “咱妈就喜欢热闹,她在你那人生地不熟的不知得多寂寞。要不还是让咱妈回来住得了,我现在孩子也能脱手了,这次我公婆放我回来陪你们几天都能倒出空,照顾咱妈我也可以的。”

    柯杏望着柯杨说,说完又看向何芷。

    这两天相处柯杏能感觉到和城里弟妹之间的差距,何芷虽然挺好相处,不过媳妇毕竟不如女儿跟妈贴心。如果母亲和弟媳妇一起生活,弟媳妇身边还有一个妹妹的孩子,总觉得关系不太好相处。如果自己的女儿再参与进去,恐怕弟弟就最难平衡家里的复杂关系了。

    “都说好了咱妈由我来照顾。姐,你快点去帮咱妈找新衣服,也不知道她摆在哪里好不好找。要不让何芷帮你一起找找?”

    柯杨笑呵呵地望向何芷。

    何芷明白柯杨这是在替她解围。如果柯杏再继续说下去,恐怕她和柯杨的关系就得露馅儿了。

    何芷起身和柯杏去柯老太太的屋里找新衣服,这时听到身体柯杨咳了两声,她急忙回头紧张地问柯杨是不是感冒了。

    柯杏掩嘴笑道:

    “柯杨早上起来咳的时候我也这么问,他说没感冒,我给他煮的姜糖水他也没喝,都被你姐夫给喝了。如果柯杨真要感冒了,那就是他自作自受,活该!”

    柯杏嘴上这么说,看向柯杨的目光也透出紧张,柯杨顺了顺喉咙,并不觉得浑身有感冒的症状,可是从早上起来就忍不住咳,平时就算感冒他也不会这样干咳。嗓子眼儿里像有什么在又抓又挠一样。

    “豆豆今天真漂亮,是不是要去给做花童啊?”

    柯老太太本不想让豆豆做花童,她希望豆豆越不被人注意越好。可是无奈两杯酒下肚受不了亲戚的一再拜托,只好答应跟何芷说说。

    何芷当然不能驳了柯老太太的面子,不但把豆豆打扮得跟花仙子一样,还特意把一枚名贵的胸针送给新娘做礼物。

    再不识货的人看见何芷送的红宝石胸针也知道是好东西,新娘子看见红宝石胸针两眼放光笑容灿烂,马上就把红宝石胸针别在了婚纱上。

    乡村的婚礼流程样不少,在县城办的婚宴更是格外隆重。婚礼结束,新娘往豆豆背的卡通小包里塞了一个大红包,豆豆转身把红包拿出来递给了何芷。

    红包里有八百八十八元,何芷拿着红包不知该不该要,柯杨说那是豆豆的出场费,当然该给豆豆支配。

    “好吧,就给豆豆支配。”

    “我要买恐龙公仔。”

    豆豆年纪虽然小,可是知道钱是用来花的,让她支配她马上就想到要怎么花。

    如果豆豆不说,柯杨还真忘了豆豆落在黄半仙家的那只恐龙公仔。公仔虽然被黄半仙给剪破了肚子,但是只要缝得好,还是和新的差不多。别说要在鸡谷山村买一只一模一样的恐龙公仔了,就是在方圆百里的城市里买不到豆豆喜欢的公仔。

    不等婚宴结束,柯杨和何芷带豆豆一起去黄半仙那里拿回了公仔。

    县城的婚宴结束以后,还要在村里办三天流水席。柯老太太和柯杏都被请过去帮忙准备流水席。

    何芷和豆豆终究还是不习惯乡村的露天酒席,在寒风中吃饭想想就浑身冰凉。柯杨在母亲面前露个面就急匆匆回家给何芷做饭。

    何芷和豆豆坐在灶边帮忙烧火,火光映得豆豆的小脸红通通的。她定定地望着灶里的火苗,突然对何芷说:

    “大姨,我想回家。”

    “豆豆想家了啊!”

    柯杨把菜盛到盘子里,弯下腰在豆豆的脸上捏了一下。他回过头想问何芷打算什么时候回穗城,突然看见何芷的身后有一抹灰蒙蒙的影子。

    他以为炒菜被油烟熏得眼花,闭眼睛再睁开再朝何芷身后看去,那抹灰蒙蒙有影子消失不见了。

    “果然是我眼花了。该不会这么快就老花眼了吧!”

    柯杨自嘲地笑笑。

    这时何芷拉豆豆起来洗手准备吃饭,柯杨放好碗筷拉开椅子,又看到了何芷身后那抹灰蒙蒙的影子。

    “到底怎么回事?”

    柯杨抬手朝何芷身后的灰影挥了挥,感觉到手臂传来麻刺刺的感觉。灰蒙蒙的影子好像被他挥舞的手臂给打散了,正在向四面八方散去。

    他收回手,猛然看见手心手背上一片暗红的印子,不由得目瞪口呆。

    “你的手怎么了?”

    何芷急忙拿来热毛巾给柯杨擦手。

    手上的暗红印子被抹去,可是麻刺刺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真是撞邪了!”

    柯杨自言自语道。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