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七十七章最后一个任务.

时间:2020-12-15作者:白箩染

    !

    何芷接到老宅物业管理处打来的电话,因为物业费始终划扣不成功,希望她能尽快过去协商解决的办法,供电局和燃气公司也是因为同样的情况,把何家老宅的用电和燃气都给停了。

    表姨妈也不停打电话来催何芷尽快回去处理灯饰公司的收购问题,库存盘点和一应帐目都已经加班加点整理清楚了。

    再加上蓝浩发来信息说,他已经向法院申请了变更豆豆的抚养权问题,希望何芷尽快把豆豆带回去,他不想找人追踪何芷,把豆豆藏起来并不能解决问题。

    看到蓝浩的信息,何芷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是不是归心似箭?

    柯杨并不是打趣,他也想尽快回到穗城解开心中的疑惑。

    “你要把锡盒带给肖楠检查?”

    何芷望向桌子上放着的四方锡盒。粉盒大小的锡盒上刻满了奇形怪状的花纹,在日光灯下显得冷冰冰的。

    派出所让柯杨和何芷去领锡盒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派出所搞错了。负责发还证物的民警一再解释锡盒里的东西是柯杨和何芷的。

    据向琴交待,黄半仙当时剪开恐龙公仔取出一块佛牌扔到铜盆里,让向琴拿去处理。向琴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是黄半仙让她处理的东西,都要拿到锡器里埋到桃树底下,于是她把佛牌放进锡盒里埋到了后院的桃树底下。

    柯杨拿起锡盒想要打开,又想起了向琴提醒的话。装进锡盒里的东西打开会不吉利,负责交接证物的民警打开锡盒让柯杨和何芷确认以后签字交接。结果那位民警第二天昏迷不醒,到现在还在县医院进行抢救。

    “我不相信迷信,但是向琴和马勇一口咬定黄半仙有特异功能,帮人化解各种异难杂事都是凭真本事赚钱。他们只承认限制黄半仙的行动自由,剥夺她的劳动所得,并不承认和黄半仙合伙诈骗。

    如果锡盒里的佛牌真有问题,说明他们说的话也并不全是假话。在回穗城之前,我想再走访一下曾经找过黄半仙的村民,他们口中所说的灵验具体都会是哪些事。可惜没有拿到神仙水,乌金香也被马勇给拿走扔河里了。马勇绝对有反侦查的经验,看来是个惯犯。”

    目睹黄半仙上吊自杀,马勇趁向琴和柯杨拉扯的时候,几乎把黄半仙用来做法的东西都破坏了。除了向琴交待的埋在黄半仙后院桃树底下的几个锡器,再没有其他的证物。

    民警当然不会相信黄半仙有所谓的神仙法力,相信黄半仙灵验的村民也不敢出声,怕人家认为他们愚昧封建不讲科学。

    柯杨走访了两天一无所获。

    柯老太太听见别人在背后议论,她儿子回到鸡谷山村好事没干一件,却把黄半仙给铲除了,还想继续兴见作浪治黄半仙装神弄鬼的罪,人都死了就不能放人一马么,黄半仙到底是个苦命的女人!

    黄半仙活着的时候没人关心她的开心与痛苦,她死了以后倒成了村民口中时常念叨的人。

    “柯杨,我求你别再问人了。黄半仙人都死了,你还去问她的事有啥用呢!”

    柯老太太唉声叹气。

    这三天她帮妯娌办流水席累得直不起腰,还要被人议论纷纷,此刻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在家呆着。本来带儿子媳妇回来光宗耀祖扬眉吐气,现在弄得吃力不讨好。

    “妈,我们明天回穗城吧。我有好多事急着要办。”

    当着柯杨姐姐的面,何芷不得不喊柯老太太一声妈。

    “要回去啦?”

    何芷的一声妈把柯老太太叫得转忧为喜。

    “嗯,明天咱们可以晚一点再出发。天气冷,睡到自然醒比较好。”

    “咱们?我也回去?”

    柯老太太犹豫着,眼望着在屋外收拾东西的儿子,想叫儿子进来说话,又不知道要怎么说。

    回老家前她跟儿子都说好了,她要带妞妞在老家呆到柯杨可以在穗城重新买房,只有住在自己儿子买的房子里,柯老太太才觉得有底气,才觉得是自己家。住在何芷的别墅,总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难道您不想跟我们回去?”

    见柯老太太犹豫,何芷倒吃惊了。她知道柯杨把母亲和外甥女的户口都迁到穗城了。

    “啊我就不过去了。”

    柯老太太说得语气有些唏嘘。毕竟又要离开儿子,心里还是不舍得。

    “妈,何芷让你一起回去你就回去呗。如果你不跟我弟他们回去,别人还以为你和儿媳妇关系不好呢!”

    柯杏看出何芷并不是只会嘴上说说的人,真诚是骗不了人的。既然母亲也舍不得和弟弟分开,柯杏当然希望母亲也能过得幸福。

    “我管别人怎么说呢,我又不是为别人活着。我都多大岁数了,还活不明白那岂不是白活了!”

    这时柯杨走进屋,柯老太太边说边对儿子笑着说。何芷能请她一起生活,她已经知足了。

    柯杨明白母亲的心情。此时让母亲跟他一起回穗城,他觉得时机不对。他还要准备招警考试,马上又要过春节,现在母亲呆在老家才最省心。

    “听咱妈的,只要咱妈开心,让我上天入地都成。”

    柯杨朝母亲扮个鬼脸。柯老太太噗嗤笑了。

    “那也成,我来照顾妈。”

    柯杏上前搂住母亲的脖子撒娇,生了四个孩子,在母亲面前她还是一个孩子。

    “柯杨你得经常给咱妈打电话,不能有了媳妇忘了娘听见没有?”

    柯杏故意威胁道。

    “遵命!我这媳妇还不算娶上,什么时候让她穿上婚纱,让你们喝上喜酒才算数。”

    柯杨只是不想让母亲陷入悲情中,没想到他说的话让何芷顿时窘得脸色绯红。

    “何芷穿婚纱还不得像仙女下凡啊,我都没法想像了。堂弟的新娘子平时看着长得很普通,穿上婚纱简直让人不敢认,再戴上何芷给她的红宝石胸针,又高贵又漂亮。

    对了,何芷,我听说你送证券新娘子的那枚红宝石胸针丢了。为了这事他们夫妻俩冷战两天了。”

    “他们才结婚就冷战?”

    何芷觉得不可思议。一枚胸针再珍贵也比不上夫妻两个人的感情吧。

    “嗯,新娘子怪我堂弟在换礼服敬酒时没有及时帮她把胸针拿下来,我堂弟直接叫人把婚纱拿去还给婚纱店了。那件婚纱租一天要五百块,我堂弟不想花两天的钱。”

    柯杏扁了扁嘴,又说:

    “还不是因为没钱闹的嘛!我堂弟结婚借了不少外债,我公婆也借给他两万。女方家要二十万彩礼,我堂弟打工一年也挣不到了十万,还得不吃不喝才行。女方家要求婚房必须是全新的,我叔婶只好扒了一间老屋给他们重新盖了一间子,简单装修一下也要一两万。”

    “现在结婚还要彩礼?”

    在何芷的观念里,结婚要彩礼那是民国电视剧里的桥段,很难和现实生活联系在一起。

    “当然要,只有你们城里人才不要。我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妈也找刘大宽要了十万彩礼。不然我弟弟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能买得起穗城的房子。”

    “……”

    谈到钱,气氛再次陷入僵局。

    柯杨使劲咳了两嗓子,喊豆豆跟他去外面抓鸟。何芷也跟了出去。

    “你妈不跟咱们回去能行吗?”

    何芷拉住柯杨的胳膊。

    “能行,我妈现在身体还算硬朗。她想等我安家以后再跟我一起生活,如果她现在跟咱们回去你那里住,她会觉得不自在。”

    “是因为那是我的房子吗?”

    何芷面对柯杨盯着他的眼睛。柯杨被何芷看愣了一下,随即尴尬地笑了。

    “我答应给你买房当然会办到。我希望你妈跟咱们回去,一来你妈可以帮我照看豆豆,豆豆很喜欢她,你妈带着妞妞,妞妞也可以陪豆豆一起玩。两个孩子在一起有个伴,豆豆的病情才转好,我怕她会有反复。

    二来也可以让你们母子继续一起生活,你妈心里是不想和你分开的。再说我很喜欢你妈做的饭菜,在外面办事回家能有一口热乎的饭菜吃太幸福了。”

    “你确定你说的理由?”

    “确定!”

    柯杨笑了,又说:

    “除了第一条理由,其他理由不成立。如果你想吃一口热饭菜,可以请一名住家保姆,”

    “啊,我没有当你妈是保姆。”

    何芷急于解释,柯杨哈哈笑起来。

    “看在豆豆喜欢我妈的份上,我争取说服我妈明天跟咱们一起回去。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个任务。”

    “哦,什么任务?”

    “找我姐夫拿神仙水。”

    “你姐夫有黄半仙的神仙水?”

    “我姐夫没有,我姐夫的家里有。”

    见何芷听不明白,柯杨神秘地说,刘大宽的母亲找黄半仙求过生子的神仙水,想让儿媳妇能给她生一个孙子。

    “你是说你姐生儿子都是因为喝了黄半仙的神仙水?”

    何芷掩住嘴,眼前仿佛又浮现出黄半仙摆到她面前的三瓶神仙水。

    黄半仙出品很恐怖!

    “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事?”

    “向琴交待,黄半仙给了刘大宽的母亲十瓶神仙水,我姐不可能喝那么多。”

    “你姐喝几瓶你也知道?!”

    何芷掩不住惊诧,奇怪地看着柯杨。

    “我姐说她从来没有喝过,我怀疑她婆婆把神仙水放在了我姐的饭菜里。总之去问问吧,这是我最后的希望了。真没想到我在鸡谷山村的英名,也换不来大家的信任,竟然没有一个人肯给我讲他们和黄半仙的故事。”

    柯杨半开玩笑地说道。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