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八十一章死亡的阴影.

时间:2020-12-20作者:白箩染

    !

    冰柜四周摆满了芳香蜡烛,有的已经点燃过,留下一抹黑色的烛芯。透过结霜的冰柜拉门,可以看见一张女人的脸。女人好像安祥地睡着了,面颊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细密雪花。

    何芷认得这张脸,这张脸多次出现在她的梦里,害她长夜难眠惊心恐惧。

    “是伍彤州的母亲……”

    柯杨放下电话,和何芷走到阳台,站在阳光里,浑身沾染到的冰寒才慢慢消散。

    几辆警车很快呼啸着由远而近,进行现场勘察以后将冰柜搬走了。

    “没想到伍彤州把原先的小阳台装修成了儿童房的假墙,我来过几次都没有发现。他的构思真是巧妙!可是他为什么把母亲的遗体放在冰柜里呢?”

    望着已经黑洞洞的墙壁,何芷若有所思。无意中踢到墙脚,竟然帮柯杨破解了十年前的失踪迷案。

    业主们聚集在小区门口议论纷纷。何婧案才审结,小区里又发现了失踪多年的女尸,业主们担心小区物业受到影响,有人建议让凶案家属请风水大师到小区来给驱邪除晦。

    “那家人肯定有问题,十年前夫妻俩车祸死了,十年后女儿也死了,现在家里又藏着一具女尸,也太邪门了!”

    “正常人家哪会遇到这么多的事啊。”

    ……

    听到大家的议论,何芷意识到她家老宅已经成了一座凶宅,这样的房子怎么好给柯杨和他母亲住。就算白送人家都不会要,怎么好抵消她欠柯杨的债呢。

    何芷再没心情去灯饰公司。回家的路上,想起在同学看到有人在说开发区的一个新楼盘最近在做年终大促。既然柯杨以后会在开发区警局工作,给他在开发区买房最合适。

    楼盘的名字叫柳岸晓风,售楼部小姐指着沙盘解说得头头是道,然后问何芷是投资还是置业准备自住。何芷这才发现柯杨刚才接电话去外面还没回来。

    估计问柯杨的意见他也是要求选最小最便宜的一套,何芷决定替他作主,让售楼小姐选一套最适合老少三代自住的房子。

    只要客户舍得花钱,售楼小姐马上就能推出她们的内部保留样板单位,朝向好楼层好室外景观好,精装修赠送全屋家电家俬。

    等柯杨回来的时候,何芷已经让售楼小姐似好了合同。柯杨不签字,售楼小姐有些紧张,随即笑着说夫妻俩签谁的名字都一样,何况还是全款,没有贷款手续那么麻烦。

    从售楼部出来,何芷把合同递给柯杨。

    柯杨哭笑不得。

    “大小姐,你买房跟买菜似的。一套房子三百多万,我就是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也还不清。”

    “不用紧张,这套房子我也有一半产权,你到时候只要给我一百万就好了。一百万你应该能赚到吧?”

    何芷不想柯杨有心理负担。她知道柯杨卖掉的房子只有一百六十万。

    “争取吧,不行我把一半产权还给你。我们一起住……”

    柯杨说完发现何芷转过脸,不让他看到她听到他的话的反应,心里不免有些忐忑。

    “伍彤州的母亲失踪案可以了结了吗?”

    何芷转过脸不想让柯杨发现她脸红心跳,她是多么希望柯杨会一直留在她身边,可是她觉得柯杨并不是一个会喜欢她这样寡淡清冷类型的男人,柯杨是热烈的,乐观的,有趣的……

    岔开话题,心情就放松了许多。

    “还要等法医鉴定结果。”

    说到案情,柯杨的神情马上严肃起来。

    “会不会是伍彤州杀死了他的母亲,又害怕被人发现才藏到冰柜中?十年前伍彤州还不到十八岁。”

    何芷想像着当时伍彤州的十八岁和她的十八岁,他们几乎同时面临着家庭的剧变,却走了截然不同的生活道路。

    可能因为那时她还知道父亲的丑事,而伍彤州却开始着手报复她的家人……

    “不太好猜测,肖楠已经赶去了警局。”

    “她丈夫苏醒了?”

    丈夫重病在床,当妻子的肯定守在床边,何芷的第一反应是肖楠的丈夫好转了。

    “案情是命令,刑警没有儿女情长。”

    柯杨亮晶昌的目光望着何芷,渐渐关上刚刚开启的那道粉红色的心门,用力地挺了挺胸膛,以便驱赶浑身莫名压来的悲情。他是刑警,终究和何芷是两个平行线上生活的人,又何必去扰人心境,妄想追求成伴侣呢!

    唉!

    无声的叹息在喉咙中滑过,脑海里突然想起“锵,锵,锵”奇怪的声音。柯杨可以确定他不是耳鸣,那声音来自脑海深处,好像一面警钟,锵锵有力地响着。

    “刑警也是人,肖楠太拼了。不过我很佩服她,如果没有像她这样的人,我们也不可能有这样安定的生活。”

    何芷在说肖楠,心里同时想的是柯杨,因为有柯杨的守护,她才会睡得安心,才会不畏夜晚的恐惧,柯杨是她心中的英雄。

    何芷并没有发现柯杨神情的异样,说完见购房合同被柯杨放在了车座上,怕下车时忘了拿,随后拿过来放到挡风玻璃前。

    “可惜是期房,还要几个月才能交工。”

    “几个月交工还算快的,有些要等一两年才能收楼。”

    柯杨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柯老太太听说何芷买了开发区的新房,马上高兴得合不拢嘴。

    以前她觉得有房子住就够了,这次回老家和别人聊起来,才知道在城里拥有的房子越多越好。

    “买房子要比把钱存银行保值。好,好,到时候可以出租。啥时候柯杨存够了钱也买一套,到时候我就可以搬出去住了。”

    “妈,那屋子就是给您买的。朝南的房间带有独立卫浴,窗外可以看到山景,小区里还有一个人工湖。”

    “那敢情好。有山有水的房子风水好。”

    听柯老太太提到风水,何芷又想起了老宅那些邻居们的议论。就算她不信邪,也该请一个风水大师过去看看让邻居们安心。

    何芷和柯杨说起要请风水先生,柯杨笑了。

    “是不是看黄半仙有经验了,还想再抓几个骗子?”

    “如果真是骗子就抓呗,不然你做了警探也没有那么多案子让你破。”

    何芷也笑了。

    柯杨正要说话,脑海里突然又响起了“锵,锵,锵”的声音,望向窗外,好像窗外有隐隐约约的影子。

    幻视,幻听,是不是身体哪里出了毛病?

    柯杨开始不确信医院眼科医生给他的诊断结果了。

    这时老家县城派出所打来电话,向琴和马勇在看守法意外死亡了。

    “什么时间发生的事,他们怎么死的?”

    向琴和马勇罪不致死,他们应该不会想不开自杀。

    向琴是在下午三点左右死亡,马勇是在我们打电话给你之前。从看守所的视频监控可以看到,他们都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窒息而死,死者神情显得恐怖,都经过奋力挣扎过。

    “另外,两个人在临死前都喊了一个人的名字,柯杨……”

    “不会吧!”

    对方的话让柯杨深感意外。就算向琴和马勇恨他坏了他们的好事,可是黄半仙上吊自杀也不是他促成的,黄半仙的死终究会查到他们的身上,他们肯定脱不了罪。为什么临死还想要拉他做垫被的呢!

    “如果没有监控录像你们还不得以为是我杀了他们?邪门!”

    “所以我们第一时间打给你,希望你能过来看看。一下死了两名待审的犯人,我们的责任也大,已经上报市刑侦局,他们明天过来调查。”

    柯杨突然意识到向琴和马勇的死亡时间,和他脑海里警钟声响起的时间几乎一致,难道这是一种巧合?

    看来还得去一趟鸡谷山啦。

    柯杨担心他离开,何芷身后的影子又该出现了,他想观察一晚,如果能证明何芷安全,他才放心出门。

    肖楠把神仙水的检验结果发给柯杨,看到神仙水的主要成分是黄麻叶,柯杨笑了。

    黄麻叶是个好东西,但是也不能决定生儿生女吧。

    “还好对身体无害,不然我姐喝了那么多,这都过去两年了得全吸收了。”

    柯杨哭笑不得。让何芷看肖楠发来的信息,何芷指着检验报告上最后一行字,让柯杨注意“不明成分”。

    “难道鉴证科的先进仪器也检验不出来吗?”

    “有些成份确定无法鉴定,这个与科技先进没有关系,可能是含量微少,又或者是目前没有被收录的动植物或者微生物之类的。不过应该影响不大,总之神仙水对人体无害,也不具备治疑难杂症的功效。”

    肖楠的声音显得很疲惫。柯杨不忍再继续打扰她,正要挂电话,肖楠又说:

    “林雪琪死亡原因已经查明了,她在滨江路跟踪丈夫和其他女人在车里亲热,上前理论时失足掉进江里溺水死亡。”

    “那么说林雪琪的丈夫亲眼看着她溺水而死?”

    “可以这么说。但是他无罪。”

    肖楠说完挂上了电话。

    柯杨抿着嘴唇皱紧眉头,他为林雪琪的死感到悲哀感到不值得。

    “那个女人太傻了。那种男人既然已经不爱她了,为什么还要去纠缠呢!”

    何芷大概了解林雪琪的婚姻,也明白柯杨此刻的心情。对于一个曾经要走进婚姻里的女人,就算不在有丝毫感情,单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也会觉得林雪琪的死不值得。

    “不说她了。”

    柯杨从窗边转过身,突然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马上揉了揉眼睛。

    何芷坐在沙发上奇怪地望着他,柯杨低了一下头再望去,确定坐在沙发上的确实是何芷,然后大步走过去。

    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他看到沙发上的人是林雪琪呢?

    这天晚上不等母亲催促和监督,柯杨和何芷双双上楼进屋关上卧室的门。

    两个人已经默契,各自沐浴各自睡在一边。

    “蓝浩给我发信息,他明天要来接豆豆。”

    “豆豆肯定不能给他。”

    “嗯,我明天请一个律师。”

    “肖楠说可以介绍一个专门打抚养权官司的律师,她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好。”

    “你明天去鸡谷山要多久?”

    “如果顺利晚上就可以回来了。你放心吧。”

    只要不在外面过夜,就不担心何芷有危险。

    柯杨和何芷背靠背,中间隔着一道棉被墙,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谁也不想很快结束话题,都盼着天早点亮起来。

    何芷在想如果以后柯杨不在她身边了,她还能睡一个安稳觉吧。柯杨在担心如果以后他离开了,何芷还会不会再梦魇呢!

    侧身太久,两个人都觉得半边身体快要僵硬了,情不自禁地同时转过身面对面。

    棉被墙很好地遮在两个人的脸中间,说话倒也不觉得尴尬。

    “那套房子四月底收楼,到时候你也该在警局上班了吧?”

    “应该是区派出所,开发区规模暂时还不够大。”

    “派出所和警局有什么区别吗?”

    何芷的手指在白色棉被墙上弹了弹了,回想起小时候和妹妹一起玩游戏,躺被子里闻着太阳的味道,感觉好温暖好安心。

    “警局可以办重大的刑事案,派出所只能接打架斗殴小案子,可能还会管夫妻吵架,邻居纠纷之类的……”

    柯杨盯着对面的墙壁,一丝睡意也没有。

    “还管夫妻打架呀!警察还能上门把夫妻抓走?”

    “那倒不能,顶多和居委会大姐一起上门调解。当然,拒绝家庭暴力。”

    “冷暴力也管吗?”

    “……”

    柯杨还没有理解何芷所说的冷暴力。

    “夫妻不怕吵架,就怕心冷了连架也不吵了。像两个陌生人一样呆在一个房子里,却互不关心,甚至连彼此都不愿多看一眼。”

    “你还挺有体会!是谁跟你说过吗?冷暴力派出所想管也管不了。出警要有人报警才行,冷暴力很难界定是谁的错吧。不过可以肯定,你这么说一定是男人对女人冷暴力。那样的男人也可以不要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一说一,什么事都藏在心里,然后对女人摆出一副漠视的脸,想想都觉得可恶。”

    柯杨说着,发现面前的白色棉被墙慢慢向下塌去。他以为棉被站立久了滑开了,伸手去拉一下。

    棉被那面的手抓住了柯杨的手。手指冷冰,好像从冰水里泡过的一样。

    “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柯杨拉过那只手,棉被彻底塌平在床上,露出了对面的那张脸。

    林雪琪的脸!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