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八十三章异域佛国*.

时间:2020-12-23作者:白箩染

    !

    最近经常产生幻觉,现在又昏倒了,何芷觉得应该是因为上次被葛铭豪扔进里湖里撞伤了头的后遗症。她没往深处想,柯杨却不得不想。仔细回忆刚才的第一个细节,他觉得一定是他的手有问题。当他的手握住何芷的手时,他能感觉到从何芷身上传来的战栗。

    柯杨久久注视着手心里微微闪亮的黑点,不知道该不该去医院找医生帮他手术除掉。他相信物理科学和生命科学,绝不会被神魔鬼怪迷障了眼睛。

    手机发出新消息提醒,点开看到姐姐柯杏发来的照片,柯杨不由得站了起来。

    照片里是一片烧焦的黑土,大致能看出曾经是一座很大的院落。

    “黄半仙家着火了,烧了一下午刚才才扑灭。奇怪的是当时黄半仙家到处火光冲天,院后的那棵桃花树却没有着火。好多村民说那棵桃树是神树,都跑进去抢着砍树枝,我也砍了一根桃枝回来,希望可以消灾辟邪。”

    看到柯杏的信息,柯杨估计黄半仙家着火的时间刚才是他离开以后不久。

    “你姐也去火里抢桃树枝?多大的人啦也不让人省心。如果桃树枝能消灾辟邪黄半仙还用死嘛!”

    柯老太太怕何芷笑话她的女儿搞封建迷信,赶紧自证清白。

    这时肖楠发来信息,柯杨带回来的那个锡盒鉴证科加班加点检测结果出来了。

    锡盒里面是一块佛牌,从佛牌上的花纹可以判断产地来自东南亚。相关仪器并未检验到锡盒里有放射性物质,穿戴防护服的同事已经打开锡盒进行了拍照。

    放大照片,佛牌里面的图案纤丝分明。一只白象人体的神佛头戴花环呈舞蹈的姿势,一双弯月似的象眼似眯非眯,两点黑色的眼珠好像直视着你,不论你在哪个方面,都无法逃离那双象眼的视线。

    “这是佛国寺的象神吧,守护婚姻和爱情。”

    何芷指着手机上的图片很肯定地说。她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每年寒暑假都会去一些历史悠久的地方旅行,佛国是她去的第一个国家,当时对着佛国寺外兜售的佛牌,她也差点想买一个。

    当时听身后一个大姐说请佛牌要奉献指尖上血,佛牌才会百求求灵,她才打消了买佛牌的冲动。

    “那么说这是一尊好佛。”

    柯杨对佛学没有研究,更没有去过佛国寺。不明白这样一尊守护美好爱情和婚姻的异域灵佛,怎么会成了黄半仙避之不及的污秽之物了呢。

    当时黄半仙从恐龙公仔身上取出佛牌扔进水盆就端走了,柯杨以为那是黄半仙在做戏,根本没有想过公仔身上真的藏有东西。

    “佛是好佛,就怕被人为利用。”

    何芷这时想明白了,豆豆被伍彤州接回去住的那段日子,伍彤州把佛牌藏在了豆豆的恐龙公仔里。

    “太可怕了!伍彤州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到豆豆每天都在藏着伍彤州母亲尸体的房间里生活,手里还抱着一块可能被施了巫术的佛牌,难怪她会封闭心里不愿面对阳光和人交流。

    肖楠随后打来电话。

    “伍彤州知道我们发现了他藏在墙壁里的秘密以后,撤消了上诉申请。”

    “他是担心追加他的犯罪证据会加重刑期?”

    柯杨很自然地想到宋美君的死与伍彤州有关。杀母案自古就有,以伍彤州变态的性格,很可能在得知母亲出轨以后,极端仇恨而杀人。

    “宋美君的尸体一直保存得很好,经过全面尸检,宋美君死于心梗。也就是说她是在睡眠中死亡的。据伍彤州交待,他当时不想母亲死去成为孤儿,所以才把母亲放到冰柜中。那个冰柜以前藏在别墅地下室,他和何婧结婚以后装修房子,把冰柜转移到了新房的暗层里。”

    肖楠苦笑了一下又说:

    “伍彤州家别墅私自建的地下室入口就在一楼厨房,用一个厨柜挡着,我们搜查了那么多次竟然都没有发现。我觉得我不够资格做刑侦队长,我已经向上面递交了调职报告……”

    “肖楠你不要这么说,你已经很优秀了。那个橱柜我也见过,里面装了许多杯碗碟盘,谁能想到那个柜子后面还有秘道。芙蓉嶂别墅都没有配套地下室,谁也不会想到他家会私建一个。十年前我实习期参与办案,也没能发现什么地下室,说起来我才需要负责。”

    听出肖楠的声音很颓丧,估计这段时间不断涌现的诡异案情对她的打击太大,如今她的丈夫又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等于推倒邓她心里最坚硬的靠山。

    “柯杨,你不用劝我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快想想办法唤醒我老公吧,我相信他的提示。那块佛牌一定有问题。我知道佛牌是伍彤州搞的鬼,但是他不肯开口说话,我相信只有你才能查出佛牌的秘密。”

    肖楠已经查到十二年前的寒假,伍彤州和母亲一起出国旅行去过佛国。她相信伍彤州的佛国之行一定与佛牌的秘密有关。

    一块小小的佛牌已经让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躺在医院昏迷不醒,似乎向琴和马勇的死也与佛牌有着某种联系。

    柯杨决定去佛国走一趟,何芷当然要跟他一起去。何芷熟悉佛国文化和语言,又是故地重游,还能有比何芷更适合的同伴吗?

    柯杨取回重新装进锡盒的佛牌,开始收拾行李打包准备出行。

    这时法院的传票也下来了,何芷问过律师陶雅以后,确定在她不必出庭的情况下一样可以打官司,于是决定全权交给陶雅处理。

    可是官司涉及到豆豆,豆豆必须得留在穗城。

    把豆豆交给柯杨的母亲何芷不是不放心,只是她担心柯杨的母亲一个要要照看妞妞和豆豆看不过来。万一豆豆偷溜出去被蓝浩随时可能请的私家侦探给带走了,那她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就全泡汤了。

    可是除了柯杨的母亲,似乎再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帮忙带豆豆的人选。

    这时正好肖楠过来有事,听到何芷和柯杨的烦恼,马上说她愿意帮忙照看豆豆。

    “可是你先生……”

    何芷哪敢拜托肖楠呀,肖楠这时正是事业和家庭都陷入最低谷的时候,让她帮忙带小孩等于给她添乱。

    “你们放心吧,我现在放长假,除了去医生陪我老公也没什么事。如果让豆豆陪着我,我还可以学着讲讲故事,到时候也可以给我老公讲来听听。像他那样的病应该可以听到,听到孩子的声音他应该会感到开心。哦,如果你们不愿意让豆豆去医院,我可以叫我妈过来,我去医院时让我妈在家陪豆豆。”

    “那也不太好吧。”

    柯杨觉得肖楠是真心想帮他和何芷,可是总觉这么做不合适。

    见柯杨和何芷还犹豫不决,肖楠急了,她带豆豆最合适,可以避免何芷私自禁锢豆豆的嫌疑。伍彤州被抓以后,蓝浩是豆豆明正言顺的抚养人,蓝浩现在告何芷,也正因为何芷未经他的同意,拘禁了他的女儿。

    知道何芷大姨和柯杨叔叔在出远门,妞妞的奶奶一个人照看不过来,豆豆乖乖爬上了肖楠的车,对着车窗外的何芷和柯杨挥手。看着豆豆乖巧得让人心疼的模样,何芷差点动摇了远行的决心。

    佛国寺前有不少来来往往兜售佛牌的土著。看到柯杨和何芷在朝他们观望,两个身穿果裹裙头戴银冠的妇女对望了一眼,朝柯杨和何芷走来。

    一位妇女伸手在另一只手的臂弯里数着佛牌指给何芷看,嘴里说着生硬的语言。

    “她以为我们是韩国人。问我们要不要请佛牌回去,可以保佑生活幸福美好。”

    何芷给柯杨解释,目光在妇女臂上的佛牌望过去,并没有发现白象佛牌。

    “有没有这个?我只要这个。”

    柯杨从包里掏出锡盒,举到胸前微微倾斜,对着妇女打开盒盖。他的脸对着竖立的盒盖,并没有看盒里的佛牌,他在观察卖佛牌的妇女们看到他手里佛盒时的反应。

    最先凑上来的妇女乍然看到锡盒里的佛牌,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之物,惊得瞪大浓黑的双眼,张着泛黑的厚唇显得一脸难以置信,随即黑油油的脸上冒出一层冷汗,双手在额前胸口比划了几下赶忙逃似地跑开了。

    其他凑上来的妇女跟刚才的妇女神情几乎一样,转眼之间柯杨身前冷冷清清不再有一个人上前想做生意。

    “你听到她们说什么了吗?”

    妇女们离开时嘴里都念念有词,可惜柯杨一句也听不懂,只好求教何芷。

    何芷摇了摇头,她望着四下散去不再靠近的妇女们,脸色惨白,好像也受到了某种惊吓。

    柯杨并没有让何芷看到佛牌,为了防止意外,他特意避开何芷的视线。他也时刻注意保护自己不和佛牌发生正面“冲突”。

    “你还好吗?”

    柯杨收起锡盒上前看着何芷的脸。

    “我还好,你怎么会觉得我不好。”

    怕柯杨发现她的心事,何芷急忙转头望向高大的金色圆顶佛寺。

    她听懂了妇女们的话,但是她不能告诉柯杨。她觉得那种话如果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像掉进茅坑里的筷子,就算清洗干净了也不会再用来吃饭。

    “我们进去吧,太阳快要落山了。”

    太阳落山寺庙关门不留客,柯杨的迷津只能请寺庙里的高僧才能给解说。

    何芷抢先走进金色的庙门。

    柯杨没到过异域寺庙,不知道规矩,但他觉得天下寺庙的规矩应该都差不多,不能高声喧哗,走路要轻要稳,对佛像不拜也要敬要谦。

    柯杨低头看着脚下镂空窗里透进来的夕阳光影,已经忘了他跟在何芷身后走进了第几重佛殿。四周很静,不似刚进庙门时人如泉涌。

    “柯杨。”

    听到何芷压低声音喊他的名字,柯杨朝前望去,只见何芷身后跟着一位身穿橙红袈裟的老僧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位是普士龙大师,你可以把佛牌给他看看。”

    老和尚脸容瘦削,斜披的袈裟露出半边肩膀,棕红的脸颊好像刚在火里烤过,双手端在胸前,神情无悲无喜。一双眼睛更是似睁非睁,看不出他的目光在看向何处。

    柯杨掏出锡盒对老和尚打开。老和尚的眉毛跳了一下,一双低垂的眼睛倏地睁大,伸手从锡盒里取出佛牌,对着镂空窗外透进来的夕阳打量,嘴里发现古怪的发音。

    显然何芷也没有听懂普士龙的话,她和柯杨一样盯着那块完全沐浴在夕阳里的佛牌。

    佛牌上浮雕的白像神在光里变得很通透,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隐隐浮动淹一片似云似烟的暗色物质。

    老和尚又说了一句话,何芷这回听明白了,马上说佛牌是朋友十二年前在这里买的。

    “不,这个不是买的。”

    普士龙大师连连摇头。何芷以为她的说法冒犯了佛家的禁忌,马上补充说白象神佛牌是朋友请回去的。

    “不,这个不是佛牌,这个是阴牌。”

    “啊,阴牌是什么?”

    听名字就觉得不是吉祥的东西,何芷紧张地盯着普士龙大师。

    她去后殿诚心磕头请来的阿赞法师,看来是请对了。果然认得这个邪门的佛牌。

    普士龙没有回答何芷的问题,放下举在阳光里的佛牌还给柯杨,然后盯着柯杨上下打量。

    柯杨被老和尚盯得浑身不自在,伸手拉着衣襟怕穿着哪里有不妥。根据何芷的说法,入佛国寺衣着要讲究,他已经特意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西裤了。

    老和尚突然伸手抓住了柯杨的右手,柯杨本能地反手扣住了老和尚的手腕,在何芷的惊讶提醒声中,柯杨赶忙放开了普士龙的手。

    “给我看看你的手。”

    普士龙伸出他的手,尴尬地望着柯杨笑着说。

    听完何芷的翻译,柯杨把手放在了老和尚的手里。

    普士龙翻转柯杨手心,望着柯杨手心里那个针尖似的黑点。神色变得忽阴忽晴,嘴里嘟囔了一句奇怪的话,把柯杨手拿到眼前又看了看然后放下,长长地叹了一声。

    “他刚才说的什么?”

    柯杨估计老和尚一定看出了他手心里的古怪,可是何芷不翻译,他只能干着急。

    “我不懂。”

    何芷无奈地叹气。老和尚嘟囔的好像是古老的经文,就算她精通佛国语言,也不懂佛经啊。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