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八十八章特异功能 //

时间:2020-12-27作者:白箩染

    !

    蓝浩听到刑绮云的名字脸色顿时变了,狠狠地瞪了柯杨一眼扭头就走。

    “怎么不等我说完就走呢!”

    柯杨追上蓝浩再次拦在他面前,他望着蓝浩身后的那道灰影,感觉那灰影似乎比刚才更清晰了,长发的造型几乎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刚才在法庭上,柯杨就注意到那道灰色阴影如影随形地跟在蓝浩身后,蓝浩起身灰影也是站立的姿势,蓝浩坐下,灰影好像伏在蓝浩的背上。可以看出灰影是一个年轻女子的轮廓,可惜看不出女子的脸,更想不通蓝浩怎么会被死亡有阴影缠上。

    “我没什么跟你好说的。”

    蓝浩想撞开柯杨,反被柯杨结实的脸膛给弹了回来。尴尬气愤无奈,神情交织几乎让他的脸变形。

    “你应该知道刑绮云在哪里?”

    “你是不是有病?我怎么会和那种女人联系!”

    妻子虽然没来旁听,但是蓝浩知道他在法庭上的表现妻子肯定都已经知道了,妻子要是知道他和其他女人有染,还不得把家给砸了。

    再婚的妻子孕期性格暴躁,他好不容易说服妻子让他去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心里还一直担心今天如果法院把豆豆的抚养权判定他,他把女儿领回家,万一妻子再表现出后妈的冷酷霸道,他夹在中间会很难协调。

    蓝浩一口否认,柯杨反倒笑了。

    柯杨看到刑绮云的照片以后,马上请肖楠帮忙,很快查到了刑绮云的住址和电话。刑绮云的电话显示关机,她租住的公寓管理员说十几天没有见过她出入。

    柯杨的第一反应是刑绮云出事了,他不得不怀疑跟在蓝浩身后的死亡阴影就是刑绮云。

    “你是男人,如果能洁身自爱没有哪个女人会强迫你。不要把责任怪在女人身上!”

    “滚!好狗不挡道,我没话和你说,你要是再拦着我,我要报警了。”

    蓝浩拿手机要打报警电话,柯杨笑了笑让开了路,转过身一直盯着蓝浩和那道灰色阴影一起消失在马路转角处。

    “柯杨。”

    肖楠扬手朝柯杨喊了一声,然后回身挽住上完卫生间出来的丈夫。等柯杨走近,她和丈夫异口同声,让柯杨和何芷请客。

    四个人就近找了一家酒楼边吃边聊,出来时已经下午三点了。

    柯杨推测刑绮云可能出事了,肖楠觉得他的神经过于敏感。蓝浩虽然非常后悔和刑绮云有一夜风流,但还不致于因此杀害刑绮云。

    民不举官不究。除非刑绮云的家人或者朋友报案,或才发现了刑绮云的尸体,不然警察不可能随便查案。

    “柯杨你最近太辛苦了,我建议你好好休息一下。这个季节正好可以去泡泡温泉。何芷应该还不知道北郊新建了不少温泉酒店吧?让柯杨带你去体验一下。”

    “威尔斯温泉度假酒店不错,你们一定要去感受一下。”

    肖楠的丈夫朝柯杨眨眨眼,然后拉着妻子上车。

    望着肖楠的车走远,柯杨扭脸对何芷说:“要不咱们去看看?”

    “好,带上豆豆,叫你妈和妞妞也一块去。”

    “那我安排一下行程。”

    听说要出去旅行,柯老太太非常兴奋,不过想到要和新婚的儿子媳妇一起去,她又担心因为有她一个长辈在,影响了人家小两口的情趣。

    “泡温泉也没啥,就是泡热水澡呗。我不去了,我在家带妞妞。要不也别让豆豆去了,泡温泉一会冷一会热的,别再把孩子给整生病了。”

    柯老太太态度坚决,柯杨也不能勉强老娘。何芷觉得柯老太太说得也有道理,她也不打算去了。

    柯杨正为无法解开蓝浩身后的灰色阴影而困惑,以他的经验,他觉得那道灰影就是死亡阴影。只有被害的人才会凝气不散,或出现在害他的人身边,或者出现在她羡慕的人面前。

    这时想起何芷说过她的脑海里响起过“锵锵”声,再联系到刑绮云没有在公寓出入的日期。柯杨决定去刑绮云的公寓看看。

    “你为什么觉得刑绮云会出事呢?”

    何芷很奇怪这两天柯杨总在纠缠刑绮云可能被害的问题。

    “可能是一种直觉吧。也可以说是职业病,我这个人可能真干不了别的工作,这辈子也只能干干刑警了。”

    “我也准备考警察。”

    “你要考警察?我没听错吧!”

    柯杨望着何芷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在他眼里何芷是海归金融精英,长相漂亮身材高挑,无论如何和警察联系不到一块去。

    “你考警察是想和肖楠争当警花?”

    柯杨一本正经地打趣。

    “我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我觉得搬到伍彤州家别墅的那个男人比较神秘,我想我脑海里响起的锵锵声会不会是与他有关?”

    “应该不会。”

    柯杨见到过戚伟一次,并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可疑之处。伍彤州家的别墅属于凶宅,要处理变卖掉很难,也只有与伍家有关系的人才愿意接手。

    “何芷,你现在有没有空?我想你和我一起去瞧瞧那位女公关。”

    柯杨咧嘴笑着问。

    以他现在无业游民的身份去见一位风情万种的女公关,万一对方安然无恙,他倒有上门骚扰别有用心的嫌疑,和何芷一起过去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朗居公寓位于地铁口租金相对便宜。一共三十六层,每层有二十二户。刑绮云住在十八楼一号房。

    等了好一会终于下来一部电梯,电梯指示灯灭了几秒,电梯门才滋滋打开,塞在狭窄电梯厢里的人蜂拥而出,何芷急忙闪开,发现柯杨已经揽住了她的腰。

    “没想到她会住这么破旧的公寓。”

    走近电梯,柯杨松开了手按下十八楼。何芷还是难免有些尴尬,看着电梯按键说道。

    “这里位置还可以,租金的性价比很高,做她那一行的需要全国到处跑,公寓只是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花太多钱租房可能不划算。”

    何芷觉得柯杨分析得对,不过既然刑绮云全国各地跑,柯杨为什么会担心她遇害了呢。她才不相信什么直觉,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有因果的。她和刑绮云并没有直接接触,但也能看出来刑绮云可不是软软绵绵的小白兔或者金丝雀。

    这个姑娘有野心也比较贪心,对金钱的追求渴望和掌控超过了大多数人。为了给出手阔绰的客户提供超值服务获取更大的利益,她可以不顾一切。

    电梯不时晃荡一下让人心惊胆战,终于在十八楼停了下来,好像反应迟钝的老电脑延迟开机,在何芷以为电梯门坏了准备按下电梯里呼救按键时,电梯门滋呀呀打开了。

    “这种公寓倒找钱也不能住,万一电梯厢停在半空会出人命。”

    迈出电梯何芷回头看了一相好电梯门,电梯里的三个继续上楼的住户听到了她的话,显出鄙夷的神情。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生活如意幸福。”

    “……”

    柯杨竟然觉得她生活幸福!

    无父无母无亲朋爱情,谈什么幸福呢?

    何芷在幽暗的走廊里苦笑了一下。

    柯杨敲了敲1801的房门,屋里没有动静。

    “是不是要按门铃?”

    何芷指着门把手旁的密码锁。

    柯杨掏出纸巾压在手指上,“哗啦”拉开密码锁的盒盖,并没有发现呼叫门铃。

    “这个锁倒是挺新的,应该是她自己装的。其他住户还是使用的老式门锁。”

    叫不开门,侧耳倾听也听不到屋里有任何动静。破门而入显然属于违法行为。

    柯杨让何芷呆在门口等着,他去找物业管理员上来开门。

    “我们无权私自打开租户的门。”

    女管理员看了柯杨一眼,皱着眉一副心烦的样子。

    “我是她男朋友,最近刚分手,我担心她可能受不了打击会想不开……”

    柯杨伸手摸了摸鼻子,眼里盛满担忧。

    “分手有什么想不开的,现在男多女少,分手再找一个更好的呗。”

    “大姐说的对,不过人有时候爱钻牛角尖,我这不是十好几天没有联系上她了么,所以想当面和她说清楚,友好分手以后还是好朋友。”

    “分就分了,还是好朋友个屁。渣男!”

    女管理员嘴上说着,从桌屉里拿出一串钥匙,和柯杨一起上了电梯。

    “幸亏她把门锁钥匙放在我们那备用。她的那个密码锁有时候电池没电也不好使。什么高科技发现,我看还不如老铜锁呢。”

    门锁“嘎哒”一声响。

    “打开了,要是租客不愿意你打扰她,肯定会投诉我,到时候你得给我作证,我也是一片好心……”

    女管理员扭过身,这时才看见何芷,走廊灯光幽暗也能看清何芷长相出众气质不俗。

    “难怪要分手!”

    女管理员瞟了柯杨一眼小声嘀咕一句,然后转身走去电梯。

    “她说什么?”

    女管理员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何芷给听糊涂了。

    “可能她和男朋友分手了吧,这么大年纪谈个男朋友也不容易。”

    柯杨呵呵笑着推开了门。

    屋里没有人,看见窗边的一道旋转楼梯,才明白这是一种小复式公寓。

    “什么味道?”

    何芷掩上了鼻子。

    柯杨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他让何芷到门外去打电话报警,边说边飞身蹬上楼梯冲到了二楼。

    刑绮云斜躺在二楼的大床上,身上的日式黑色睡袍敞开着,露出惨白的肌肤,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半截窗口。

    “我上楼看到死者已死亡多时,就没有碰任何东西。一直守在门口等你们来。”

    柯杨不认识出警的警察。

    “你做得很对,保护好现场才能利于破案取证。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他是柯杨,我跟你说过他是全市警察标兵……”

    说话的警察三十出头,转头朝柯杨笑道:

    “他是新来的不认识你。我知道你,前年年底你上台领奖我给你鼓掌手都拍疼了。”

    “我现在已经不做警察了,不过这桩案子我可以配合你们调查。”

    “那是必须的,你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我姓吴,你可以叫我老吴,这位是?”

    老吴望着何芷,柯杨可不想把何芷给扯进案子里来。

    柯杨协助警方办案,何芷独自回家,半路上她突然想起了那天脑海里的怪声,不正是和刑绮云死亡时间相吻合吗?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呢!可是刑绮云并不认识她,只是在合同上见过她的名字,刑绮云死亡不应该向她发出死亡预警。

    “这算是异能?难道是那天被柯杨握了手就拥有了异能?这份异能昭告着死亡,还是不要的好。”

    何芷心跳加速头疼不已,这时脑海中突然又传来了“锵锵锵”的声音,就在她愣神的一刹那,前面辅道上一个女人被车撞倒在地。

    撞人的白色面包车不但没有减速,加速朝前开去很快转弯不见了。

    “肇事还逃逸!”

    何芷在路边停下车,把记下的肇事面包车车牌号输入手机里,随后拨打急救电话和报警电话。

    今天是什么日子,她已经打了两个报警电话了。

    女人四肢抽搐了几下不动了,脑袋周围慢慢渗出了血。何芷走到近前,看到女人圆睁的眼睛,急忙背过身去。

    这样一双眼睛和她梦境里的眼睛几乎一模一样。那时她以为恶梦里从湖水里浮起的女人是伍彤州的母亲,这时才可以肯定每一次面对死不瞑目的女人的眼睛,她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被撞女人的身份很快确定了,是一位四十二岁的单亲母亲,她的女儿正准备出国读书。通过马路上的交通监控录像记录也很快锁定了肇事车辆……

    何芷回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望着房间里温暖的灯光,紧张了一天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活在当下,要珍惜身边的第一个人,珍惜见到的每一缕阳光。

    “妈,我回来了。”

    何芷推开门进屋换鞋,很自然地喊了一句。

    柯老太太可是第一次听到何芷这么跟她说话,马上从厨房探头出来笑道:

    “何芷回来了啊,柯杨早你一点回来的。我还问他怎么没跟你一块,你们俩可是一起出去的。”

    “嗯。”

    何芷穿好拖鞋朝楼上望去,柯杨听到楼下说话声立刻下楼,当他看到何芷时,脚下好像被什么给跘了一下,几乎从楼梯上滑下来冲到了何芷面前。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