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八十九章离婚的理由.

时间:2020-12-27作者:白箩染

    !

    眼看着柯杨冲过来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这份过火的热情让何芷有些吃不消,当着柯妈的面她也不好直接甩开柯杨的手,尴尬地笑了一下随着柯杨去客厅沙发坐下。

    柯杨朝何芷身后望了一眼又马上笑着看向何芷问道:

    “没想到你比我回来得晚,路上遇到了什么事吗?”

    坐到沙发上柯杨松开了手。何芷不用那么尴尬了,转头看着柯杨的笑脸,觉得这时候跟他说一个陌生女人车祸死亡似乎大煞风景。

    “也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有事,说说看。一会我也说一说刑绮云的故事。”

    如果何芷一路顺畅没有遇到事,应该一个小时之前就到家了,她回来得晚身后还跟着一个死亡阴影,柯杨必须得知道原因,才能驱除跟随着何芷的死亡阴影。

    柯杨又朝那道灰色的影子看去,大概能看出那是一个发型蓬乱的中年女人。

    “就是在路上看到一个女人被车撞了,肇事车辆还逃逸了。然后我协助警察查到了那辆肇事的车,所以回来得晚了。那个女人是个单身母亲,她女儿今年要参加高考,真可怜!我还再想怎么帮帮那个女孩。”

    “原来是这样啊!”

    柯杨听完眉心拧成了个川字。

    何芷好心好意帮忙查到车祸肇事者,这位单身母亲怎么还缠上了何芷呢!车祸死亡确实死得冤枉,但与何芷无关,这个死亡阴影似乎不知好歹!

    柯杨不知道对死亡阴影说话有没有用,如果死亡阴影能听到人们的谈话,应该识趣地离开吧。

    他故意对何芷提高声音说:

    “你要资助那个女孩考大学好是好,不过也得人家愿意接受资助。有些人会觉得被人资助是很没面子的事,你资助一场最后还会招到白眼狼的恨意。这世上不知好歹的人可不少!”

    何芷以前可没听见过柯杨发牢骚,今天觉得柯杨有些反常,有时候看他的目光时显得游移不定,难道他遇到什么事了?

    “只要做事无愧于自己的良心就好,不用理会别人的态度。你说刑绮云有什么故事?”

    被何芷盯着,柯杨不好再看何芷身后的那道灰色的影子,点了点头说刑绮云家境困难,她之所以不顾一切拼命挣钱都是为了给家里寄钱,她的父亲每个月需要一万多医药费续命,她的母亲也没有工作能力。

    “刑绮云背的包戴的饰品都是山寨货,平时生活中她很节俭。可能是工作的关系,她一直没有正式的男朋友。男性友人倒是不少,据公寓的老管理员说,经常有男人出入刑绮云的公寓。最近一次见到的那个男人年纪比刑绮云要大一些。”

    “那么说警察已经查到是谁杀了她?”

    “调出的视频监控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出现的时间和刑绮云的死亡时间相附。”

    想到今天那位新来的公寓管理员跟警察一再强调柯杨是抛弃刑绮云的渣男,有作案嫌疑,柯杨就想笑,没想到他的应急信口胡说的话,被那位管理员大姐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如果那位管理员大姐稍微动点脑就该明白,没有凶手会在杀完人后又回到杀人现场。

    “也不知道警察能不能破案,说起来也是一位可怜的姑娘,她这么一死,她的父亲也怕活不成了……”

    何芷陷入了深深的悲哀中。

    刑绮云不择手段不要尊严去接近利用男人以达到自己赚钱的目的曾经让何芷感到不齿,现在她有点理解了,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为了活着必须得拼尽全力。

    柯老太太喊开饭了,豆豆和妞妞像两只小燕子从楼上飞下来围到了桌边。

    看着那道灰色的影子紧贴着何芷一起在餐桌边坐下,柯杨知道他刚才的话等于瞎子点灯白费口舌,死亡的影子是听不到他说话的。

    吃过晚饭,柯杨让何芷一起出去开车转转。何芷估计柯杨有事不想当着柯妈的面说,爽快地答应下来,然后准备上楼换身衣服再下来,柯杨拉住她说:“穿这身衣服挺好的。”

    柯杨是不想让何芷带着死亡阴影上楼,他要是跟着何芷上楼换衣服,肯定会被母亲笑话一刻也离不开老婆,再说何芷也会觉得他时时跟着她,恐怕是色欲膨胀了。

    柯杨为自己的多心苦思暗笑一下,等何芷上了车,他马上转到驾驶座坐好。

    “去哪里转?”

    “去警局,你下午协助他们追查肇事车辆,我得找他们要一张奖状。”

    “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何芷瞪大了眼睛。

    “假的,我去再了解一下情况。”

    柯杨呵呵笑,何芷忍不住挥手打在他胳膊上一粉拳。

    死者叫曾璇,四十二岁,在穗城啤酒厂做会计,十三年前离婚并净身出户,带女儿和父母一起生活。去年她的父母先后离世,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女儿叫曾雯雯,今年十八岁。

    肇事司机已经被刑拘,明天将要移交司法机关审判,按照交通肇事逃逸罪,至少要判七年。

    办案民警说完关掉了电脑视频画面。

    “肇事司机和死者认识吗?”

    柯杨突然问了一句。

    柯杨的话把办案的民警给问愣住了。如果不是因为柯杨是他的同行,曾经在行业内鼎鼎大名,他肯定会觉得柯杨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当然不认识。”

    “我觉得他们应该认识。”

    柯杨重新打开视频画面,指着画面上的白色面包车出现的方向,让大家注意,面包车本来是走直线的,就快到女子身边的时候突然变道撞了上去。

    “你的意思是说司机故意撞人?是谋杀……”

    办案民警都被自己的话给吓到了。

    肇事司机二十三岁,没有前科,帮着叔叔家开面包车拉货。长得瘦小弱不禁风,被抓来时吓得差点尿裤子,怎么看都看不出他会是故意杀人犯。

    柯杨没有说话,点击放大面包车画面。都说交通监控画面高清,可是放大以后再看驾驶室几乎全是雪花点,人像虚得不成样子。

    “这个驾驶员的头发好像比你们抓到的人长了一点,你们看他的后脖子,发际线虽然很像,但是这个人的头发超过了耳垂。你们抓到的人头发刚在耳垂边。”

    何芷盯着视频看了很久了,刚才她一直盯着那位走路缓慢心事重重可怜的女人。这会再看一遍,她注意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确实是。这小子是给人顶包的。”

    办案民警为自己的疏忽和被骗感到气愤。

    “我还是认为司机是故意伤人。你们再查查看,说不定司机和死者有渊源。”

    柯杨说完望向何芷,发现那道灰色的人影还是阴魂不散,心里不免着急。就算阴影不伤害何芷,就那么长时间地跟在何芷身边,何芷也肯定会受到影响。

    办案的民警马上去提审顶包的肇事司机,柯杨和何芷呆在会议室里等着。

    柯杨轻车熟路地找到茶叶,用一次性纸杯泡了两杯茶,递给何芷一杯。

    两杯茶水喝完,刚才的民警回来了。他说抓来的小子已经承认是替他叔叔顶罪,他叔叔还给了他两万块钱,说顶多会判三年。现在听说要判至少七年,他当然后悔了。

    “稍等一会,我们的人马上就能把真凶抓回来。我再审,看看他是不是故意杀人。”

    办案的民警说完朝柯杨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他刚才一直忙忘了给柯杨和何芷泡茶。

    “还好你们自己泡了,这次多亏了你帮忙,不然就被这小子给胡弄过去了。那一片的视频监控也该升级换代了……”

    很快真正的肇事司机被带来了,知道侄子把他供出来了,他倒是很配合地认了罪。

    “这个人的态度好像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是不是有点奇怪啊?如果他真的大无畏不怕死,撞人的时候就不该逃逸。”

    柯杨全程观看了肇事司机的审问,心里不免产生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人的情绪会起伏,他现在的状态应该是破罐子破摔吧。”

    办案民警很有经验地说,这时又有出警任务,他朝柯杨招呼一声马上奔出门外。

    “我下午来就看他在这,这个时候他还没下班挺辛苦的。”

    何芷说道。

    “干这一行警情就是命令,二十四小时待命是基本要求,想有规律地休息就太奢侈了。我看你还是不要考警察了,我怕你不能经常陪豆豆会后悔。也怕你会面临危险,你还没见过凶残的犯罪分子,那种真的会喝人血吃人肉。像伍彤州和葛铭豪那样的只能算小儿科,玩一点小聪明罢了。”

    柯杨认真地看着柯杨,又无奈地瞟了一眼何芷身后的那道人影。

    “我已经想过了,孩子的成长固然离不开家长的陪伴,但孩子也需要独立的空间,我准备做经济刑警,我希望人生可以过得更有意义。”

    “只要你考虑清楚就好。”

    死亡阴影不散,看来抓到的肇事司机还不是幕后真凶。到底是谁要害这么一个身世悲惨的女人呢?

    从警局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柯妈一直守着门,看见儿子媳妇回来一起进了卧室,她才放心回屋睡觉。

    柯杨靠着阳台望着繁星下洒着碎银似的湖水,脑海里不断闪出各种奇怪的画面。这时听到浴室开门声,知道何芷洗完澡出来了,他又站了一会才走进卧室。

    果然那道灰色的影子站着床头站着,如果不注意还以为是落地灯投下的阴影。

    何芷拉了拉被角塞在下巴上,伸手摸了摸身旁筑起的棉被墙,又赶忙缩了回来。其实她完全可以再买一床被子给柯杨盖,但是怕柯妈发现他们分被睡,误以为他们闹矛盾。

    “柯杨,豆豆的官司已经结束几天了……”

    何芷说话有些吞吐,要提出和柯杨办离婚手续,还真有些张不开嘴。

    “是,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办手续。”

    柯杨故意不提离婚两个字,感觉那两个字会让他心里泛起酸意。

    “你什么时间有空呢?”

    “我随时可以陪你去。”

    “那明天或者后天行吗?”

    何芷抬眼看了看正在擦头发的柯杨,仰视的角度看去,柯杨好像一棵挺拔的参天大树。

    “没问题,明天去吧。”

    柯杨的手停了一下,又使劲搓了两个头发,把毛巾送去浴室再折回来时,心情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

    “可是你妈会不会发现呢?”

    何芷担心柯老太太每天都帮她收拾房间,难免不会看到离婚证书。她不能怪老人家喜欢翻东西,她的抽屉都不带锁,有时候柯老太太随手拉开抽屉擦桌面缝隙,并不是要查看她的隐私。

    “我们当初的主意是悄悄领结婚证,再悄悄办离婚证,既然被我妈他们知道了,我想我们干脆也让他们知道我们离婚了吧。”

    “那会不会太突然了……”

    听到柯杨话何芷惊得坐了起来。本来在大家眼里她和柯杨过得恩爱甜蜜的样子,突然要离婚显得不合逻辑。

    “是,我们得找一个离婚的理由。用什么理由好呢?”

    柯杨陷入沉思,他既然决定以后不结婚了,离婚的原因只要往他身上推,不管是什么理由他都可以接受,只要不影响何芷将来的生活就好。

    “用什么理由好呢?就说咱们性格不合适?”

    何芷一时也想不出夫妻之间都会为什么离婚。

    “我妈天天看着呢,如果咱们性格不合适得闹一段时间矛盾,不可能突然要离婚,必须得有一个不得不离婚的理由。要不你就说发现我有第三者了吧!”

    柯杨痛下决心的样子。

    “你!”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何芷哭笑不得。

    “你可是要考警察的,怎么能有生活问题呢!不行,咱俩都不能有品德问题。”

    两个人相视笑了起来,一时都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决定等天亮以后请教一下律师陶雅,咨询一下大多数夫妻的离婚原因。

    陶雅听完何芷的问题哈哈笑了起来。

    现在夫妻离婚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钱!

    有钱的富豪家庭如果夫妻双方不能平等互利会离婚,没有钱的贫困家庭因为日常的一地鸡毛无法维持下去会离婚。中产家庭虽然不用为钱发愁,但夫妻双方要共同进步一起打拼,如果一方原地踏步另一方不断向前,也会因此而离婚。

    陶雅的话让何芷和柯杨听得茅塞顿开。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