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九十章等一夜天亮&.

时间:2020-12-29作者:白箩染

    !

    “那咱们现在就去办手续吧。”

    柯杨笑着对何芷说完,下楼去拿他的那张结婚证。

    母亲一直担心他吃软饭被人瞧不起,因为钱的问题离婚,这个离婚理由太合适了。

    何芷从抽屉里取出结婚证,放进包里之前还是忍不住打开来看一眼,看着她和柯杨依偎在一起,柯杨笑得那么开心,她的心里涌起了一丝负疚感……

    “我没找到结婚证,等会我再仔细找一找。要不咱们明天再去办吧。”

    “行。”

    柯杨爽快地答应了,这让何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你们要去办什么?”

    柯老太太端着洗好的衣服出来,听到何芷和柯杨说话,随口问了一话,她这么一问,把何芷和柯杨都给问愣了。柯杨反应过来呵呵笑着打岔,拿过母亲手里的晾衣篮要帮忙晾衣服。

    “你可别给我添乱。”

    柯杨顺利地转移了话题,这时望见何芷身后若有似无的那团灰影,本来就压抑的心情又沉重了十分。不过他的脸上不能表现出来,还得装作笑呵呵的样子,让何芷以为离婚的事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他已经看出来了,何芷对他有负疚感,他得再表现出几分潇洒,让何芷真正厌烦了他才好。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何芷要去看望曾璇的女儿曾雯雯,又不想给那个女孩增加心理负担。柯杨建议何芷以居委会的名义上门,女孩应该会接受。

    上次何芷和柯杨去探望程亮斌的母亲时曾经冒充过居委会工作人员,这次等于轻车熟路。

    隔着防盗门,曾雯雯问清了柯杨和何芷的身份以后,打开门请他们进屋。

    四室两厅的房子有两百多平方,这让何芷和柯杨都感到很意外。听曾雯雯介绍才知道,她的外公退休前是穗城啤酒厂的厂长,外婆退休前也在啤酒厂财务科工作。他们退休以后在蓉嶂还买了一套别墅,把市中心的房子给女儿和外孙女居住。

    现在曾雯雯继承了外公家的两套豪宅,价值至少一千万以上,显然已经是位白富美了。小小年纪,论财富和何芷不相上下。哪还用何芷资助她读书呢!

    何芷暗笑自己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以为曾璇穿着打份看起来家境困难,又以为她的女儿孤苦无依需要帮助。这一番谈话下来,曾雯雯谈吐大方思想成熟已经是位成人了。

    “感谢居委会的关心,不过你们上午不是才来过,要帮我联系挂牌售房的事宜吗?你们是警察吧?”

    曾雯雯的眼神露出一丝狡猾,她早就看出来柯杨和何芷不是居委会的人。

    柯杨刚才进门时还想着,等一会离开时要提醒一下小姑娘,以后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自报身份就开门。现在坏人无孔不入,就是带着证件来的都要核实一下。

    现在倒好,被小姑娘给将了一军。

    何芷还正想示意柯杨可以离开了,被曾雯雯这么一说,不免有些尴尬。

    “你怎么看出来的?万一我们不是警察是坏人呢?”

    柯杨的话说对了一半,他和何芷现在确实不是警察。

    “我就是能看出来!”

    曾雯雯扬了扬下巴,又说:

    “相由心生,坏人不会长成你们这样。我的直觉你们就是好人。”

    “我们长成啥样?愿闻其详。”

    小姑娘说话的神情明显比他们刚进门时要开朗了许多,想必是因为有人倾听她的心事,让她暂时忘记了眼前的痛苦。

    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总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曾雯雯摇了摇头,神情黯然下来。

    “也不一定,那个男人长得也不像坏人,但是他抛弃了我和我妈。我恨他,为什么汽车不撞死他。”

    曾雯雯说完咬了咬嘴唇。柯杨明白,曾雯雯说的那个男人应该是她的父亲。

    “不要这么说,离婚并不一定都是坏事,有时候也是迫不得已……”

    柯杨本来想解释解释,以免让父母离婚的阴影影响到下一代的婚恋观。他的话还没说完,曾雯雯激动地站起来打断了他。

    “那个男人就是坏人,他就该死。我都怀疑我妈他找人撞死的,为了权力和金钱他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曾雯雯认定了她的父亲是坏人,靠着她的母亲和外公才爬起了人生颠峰。

    “那个男人叫什么?我可以帮你查查。如果他与车祸真有关系,我一定帮你抓他法办。”

    “他叫李军,说他的名字我觉得脏了舌头。我们家不许提他的名字。”

    当年李军从偏远农村考到穗城读大学,大学毕业分配到了穗城啤酒厂工作。为了追求厂长的独生女儿,李军可以当众给曾璇下跪,可以和需要他反哺的父母兄妹家族亲人断绝一切往来。他终于如愿和曾璇结了婚,从此以后开始以厂长女婿的身份平步青云。

    “难道说他现在当了穗城啤酒厂的厂长?”

    何芷在很小的时候知道穗城啤酒厂的经济效益好,工人奖金发得多。许多人托关系走后门就想去啤酒厂工作,就是当一名普通工人都比在其他单位工作待遇好。

    “应该不是,十年前穗城啤酒厂引进外资实行股份制经营,总经理不叫李军。”

    柯杨望着曾雯雯,一个女孩子怀疑她的父亲害死了她的母亲,这件事应该不是凭空想像。

    “他和我妈离婚之前就已经自己开公司了,他的公司马上要上市了。我妈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有时候我妈发病,头不梳脸不洗衣服也不好好穿就往外面跑。

    最近我妈的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我怀疑那个男人来过我家,应该还不止一次,他肯定对我妈说了什么话。我功课忙,有时候晚自习会住校。如果被我发现证据,我一定让他血债血偿。你们是警察,一定要帮我。我去管理处调监控,他们说我捣乱不给我查。”

    曾雯雯摇着柯杨的胳膊,打算赖上柯杨帮她查证据。

    “别摇了再摇我的胳膊要断了。我答应你,只要找到证据,保证将坏人绳之以法。”

    柯杨朝何芷一直使眼色,希望何芷能帮他解围拉开曾雯雯。

    何芷却是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她看出来了,曾雯雯对柯杨有好感,想要让柯杨帮忙找出她母亲遇害的真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借此机会向柯杨撒撒娇娇。

    何芷怎么好破坏一个正处于失去亲人痛苦的姑娘难得的撒娇机会呢!

    如果说她这次来是想给曾雯雯送温暖提供帮助,还不如柯杨此刻能让曾雯雯撒撒娇来得实在。

    柯杨和何芷离开曾雯雯的家准备上车,柯杨的手机响了,看见曾雯雯的手机号码,柯杨马上接听电话。

    “你又想起了什么事吗?”

    “没事,我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立刻接我电话。”

    曾雯雯的声音很轻快,可以感觉到她嘴角有笑意。

    “那行,你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你妈的期望考上好大学。如果你要是想到什么可疑的事再联系我,我先挂了。”

    柯杨是答应曾雯雯可以随时联系他,可也不是没话找话没事找事。

    “你就大方点吧,人家小姑娘一个人太孤独,打你电话也不一定非得谈案情。我看她说得没错,她的父亲很值得怀疑。”

    曾雯雯怀疑父亲是凭空想像,何芷怀疑李军可是根据推理判断。一个即将要上市的公司,肯定会面临原始股权分配的问题。

    李军是在和曾璇离婚前创业的,曾璇当时还帮他兼职管了一段时间财务。

    何芷虽然对曾璇不了解,但是可以肯定曾璇做为会计,当时肯定会为自己争取一份丈夫公司的股权。如果李军想拿回股权而曾璇执意不给,李军很可能会动杀机。

    “听你这么一说,这位李军还真有杀妻的嫌疑,咱们调查一下李军这个人,派出所那边应该再审一审那位肇事司机。”

    柯杨说话时侧头看向何芷,眼看着何芷身后的那团灰色阴影慢慢淡去消失。

    “喂,你开车不看路的。”

    看到前面路口有车过来,柯杨还在扭头痴望着她,何芷伸手推柯杨,柯杨急忙转正身体,脸上露出一丝喜悦。

    看来死亡阴影是可以感知到他的想法的,只要找出真凶,死亡阴影就可以退散。

    李军出差了,要三天后才回穗城。

    “如果你们没有李总的手机号码,我也不能告诉你们。要不你们留下联系方式,等李总回来我转告他。”

    李军的秘书是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起来精明干练,目光不时在何芷的身上打量,好像不太相信何芷和柯杨是来找李军谈业务的。

    “那我们三天以后再来,就不麻烦你转告了。”

    对于这些喜欢察言观色处处谨慎的助理秘书们,柯杨觉得他们的神情比较好笑,有一种拿着棒槌当成针的感觉。

    立春以后天气明显热了起来,一些时髦女孩已经迫不急待地穿上了轻薄的纱衣和吊带。

    柯杨回身望了一眼李军公司的招牌,有些愤愤地说道:

    “刚才的助理很明显不相信我们俩是来谈业务的。我怀疑李军就在公司,他的助理就是不想让我们见。”

    “你也不能这么说,我当初毕业也是从总经理助理做起来的。如果上司没有交待,助理也不会轻易拒绝客人会面的要求。刚才我还没想好要以什么身份去见李军,你就说咱俩是去谈业务的,万一李军在办公室,你说咱们去谈什么业务,你知道李军做的是什么业务吗?”

    何芷没有批评柯杨的意思,只是觉得柯杨刚才过于急躁了。

    “我是不知道他做什么生意,不过只要是做生意的,没有不需要印刷和办公用品的,我到时候说咱俩上门谈办公用品业务应该也过得去吧?”

    柯杨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挺佩服何芷的细心,他刚才只想着见见李军这个人,只要是犯罪分子,总会在言谈之间露出马脚。倒是没有想过李军见到他们会怎么想。

    要打听李军公司做什么生意也容易,柯杨一个电话打去给税务局工作的朋友,很快查到李军的公司是生产经营饮料的,专供酒吧和ktv等娱乐场所。他自己并没有生产工厂,都是外包贴牌生产。最近几年生意已经在全国开花,甚至远销东南亚等国家。

    “他的公司还是缴税大户,去年还被评为穗城十佳企业,他个人也获得了优秀企业家称号。看样子,这是块难啃的骨头啊!”

    柯杨边说边摇头,很难相信这样的人会是幕后杀人凶手。

    “难啃也要啃,我最讨厌像他这种飞黄腾达以后就抛妻弃子的渣男。”

    不知为什么,何芷又想了自己的父亲。如果当初父母离婚,父亲是不是也会抛弃她和妹妹何婧呢?她父亲当时经营的灯饰公司也是穗城纳税大户,她的父亲也曾连续三年获得穗城优秀企业家称号。

    历史真是惊人地相似!渣男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吗?

    柯老太太关上客厅电视上楼,在儿子媳妇的房门前敲了敲,问他们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早餐。

    平时柯老太太倒不会这么问,她是听说何芷和柯杨明天要起早去办事,想他们吃完早饭再出去办事。

    “妈你不用管我们,你给豆豆和妞妞做早餐就行了。”

    “那我煮点白粥再煎几张面饼吧。我看何芷晚上都没吃多少,可能她胃口不好。你要多关心她,自己的媳妇都不知道心疼,傻儿子!”

    柯老太太知道何芷在浴室洗澡,教训儿子几句心里特别开心。她觉得何芷食不知味的样子,可能是有喜了,掐指算算儿子媳妇同房也有一段时间了。

    何芷披着浴衣走出来,发现柯杨趴在地上在床底下找什么东西。

    “我怕你的那张结婚证掉床底下了,床底下没有,你再想想还能放哪儿?你都确定找过了吗?”

    “你去洗澡吧,我再想想,应该是放在哪个包里了,应该会找到的。”

    何芷淡淡地笑了一下。

    柯杨辛苦了一天,为了明天办离婚,这会还想着帮她找结婚证!

    何芷倒了两杯红酒端进卧室放到床头。她决定今晚不留遗憾不留亏欠,和柯杨真正做一次夫妻,只要过了今晚明天办完离婚手续,他们以后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陌生人,各自过各自的人生。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