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九十一章夜的狂想*.

时间:2020-12-29作者:白箩染

    !

    看见柯杨从浴室出来,何芷从窗边的沙发上站起来。

    “喝一杯再睡吧,以后应该没有机会请你睡前喝酒了。”

    何芷笑着说,神情透着淡淡的感伤。

    柯杨本来想说以后还可以做朋友,应该有机会喝酒,突然意识到何芷这是在和他喝分手酒,他低头自嘲地笑了一下又抬头迎向何芷的目光,接过酒杯想一饮而尽,又觉得这杯酒似乎更适合慢慢品。

    柯杨在沙发另一边坐下,侧身朝何芷举了举杯说:

    “这段时间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非常感谢!”

    “你帮了我很多,我应该感谢你……”

    发现自己端着酒杯的手微微发抖,何芷放下酒杯避开柯杨的目光。

    “借花献佛,我敬你,什么话都不用说了,一切都在酒中吧。”

    这种气氛太让人感到压抑难受了,柯杨也顾不得品红酒的章法仰头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对何芷微微点头,他要到楼下去走一走,感觉脑袋有些混沌不清,需要理一理思路。

    刚才一口红酒下肚,柯杨已经感觉到心底涌出怪兽在横冲直撞,如果再和何芷一起呆在卧室,他怕会控制不住。

    何芷在阳台上俯看着湖边那道徘徊的身影,目光一瞬不瞬,她知道此刻柯杨体内的多巴胺已接近沸点,只要她靠近就能点燃他。

    何芷抚了抚自己的脖子然后滑向锁骨和胸口,浑身燥热的感觉也已经达到了顶点。她在红酒里稍微加了点料,为了让柯杨和她在一起没有心理负担,借用酒精的力量是最好的选择。

    柯杨转身朝院门走来,何芷急忙闪身在落地窗帘后。她等柯杨上楼走进卧室,然后她可以假装去门口迎他时撞进他的怀里,接下来的一切自然是水到渠成。

    何芷按熄了屋里所有的灯,她觉得在黑暗里,柯杨应该可以放心大胆地拥她入怀共赴鸳梦。

    等了一会,楼梯没有传来脚步声,何芷打开一道门缝,探头望去,原来柯杨没有上楼,他在一楼原先的房间睡下了。

    柯杨进门后先在卫生间洗了两把冷水脸,感觉体内的猛兽非但没有驯服,变得更加凶猛无状,身体好像膨胀了一般,几乎无法控制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能上楼和何芷同房。

    既然何芷已经摆脱了死亡阴影,他也不用再担心何芷会受到伤害。明天领完离婚证以后,他们也将各自回到原先的生活,今夜已无必要同床,让何芷严防死守被子阵地了。

    明明是初春乍暖还寒时节,柯杨却好像炙烤着炎炎夏日,浑身从里往外冒热汗。他脱去睡衣睡裤仰躺在床上,任夜风穿窗而入拍打着他的身体。

    听见“咚咚”的敲门声,柯杨马上跳下床跑去开门。他知道敲门的肯定是何芷,这么晚来他的房间找他,必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打开门的一刹那,柯杨才意识到他此时的形象不宜和何芷见面。想要关门穿上衣裤再和何芷说话,何芷已经迈进一只脚抵住了门。

    “出了什么事?”

    柯杨闪身在门后露出穿着背心的上半身对何芷说道。

    何芷没有说话,飞快地推开柯杨进屋,随即背靠在门上搂住了柯杨的脖子……

    民政局离婚登记处。

    说完离婚的理由,柯杨和何芷互相看了一眼,这一眼情绪复杂,在旁人看来他们的目光蕴藏着两情相悦还有几丝羞涩。

    早上何芷从柯杨的臂弯里醒来,看见柯杨正凝望着她的脸,她立刻落荒而逃。其实她很想说点什么,可是那种情形,她怕她一张开双唇,柯杨的吻又会像雨点般袭来……

    “希望你们回去冷静一下,不要因为一时冲动离婚。如果不是触到了彼此的底线,婚姻都是可以维持的。结婚不易,年轻人要珍惜啊!”

    办事员从眼镜后抬眼看了看柯杨和何芷,脸上挂着语重心长的笑意。

    “如果真的能维持下去,我们也不会到这里来了,麻烦你给我们办手续吧。”

    柯杨觉得他说这些话非常浑蛋,可是他能怎么办?

    何芷虽然成了他事实的妻子,却不让他对她的一生负责。他不是电视剧里有颜多金的霸道总裁,何芷坚持要离婚,让他把昨夜的事当成做了一场梦,都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才会一时乱性。

    酒后乱性深深刺痛了柯杨的心!

    “按照新婚姻法的规定,离婚要经过一个月的冷静期,我可以给你们先做一个登记,等一个月以后,如果你还坚持要离婚你们再来吧。”

    从民政局出来,柯杨把车钥匙交给何芷。

    “别担心,一个月以后咱们再来领离婚证。就当今天咱们已经办成了,等晚上回家我跟我妈说,她应该很快就能接受咱们离婚的事实。我们再住在一起也不太好,我想和我妈搬出去住,你也可以恢复你原来的生活。”

    “可是新房还要两个月才能交楼。”

    心里莫名涌起的不舍,却不能表现出来,何芷故作面色淡然地说道。

    “我想先租房子过渡一段时间,等收楼了也得通风半年才能搬进去住。肖楠说高新开发区那边租房不算贵,我提前过去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你不用担心我。”

    “我没有担心你。”

    何芷的意思是柯杨办事很少让她担心,但是在柯杨听来却好像是他自作多情了。他苦笑了一下朝何芷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大步朝公交车站走去。

    “喂,你现在去哪儿?”

    柯杨走得急,何芷也顾不得一向矜持高雅的形象,对着柯杨的背影喊了起来。

    “我去调查那位李军老板。”

    柯杨没有回头,举起手在头机挥了挥,算是和何芷告别。

    “我也要去。”

    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只有何芷自己才能听见,她赶忙上车飞快地驶向柯杨身边。

    “上车。”

    何芷按下车窗对柯杨说道。

    “你回家吧,我坐公交车过去也不算远。给我两天时间,大后天我就可以搬走了。”

    柯杨扭头已经看到了驶来的公交车,他跟着拥挤的人群准备上车,感到身后有人扯他。

    “跟我走!”

    何芷把柯杨从公交车门口揪了下来。

    “别忘了我们是搭档。”

    柯杨被何芷压到银色大奔里,似乎第一次才认识何芷,他望着她冷静的侧脸,一时不敢出声。

    “怎么不说话了?你是直接去拜访李军,还是暗中观察他呢?如果暗中观察他我们可以请私家侦探。”

    何芷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柯杨也隐去心里塞满的儿女情长,严肃地说要暗中打探李军。昨天直接去拜访李军已经吃了闭门羹,今天再去也是徒劳。暗中打探有暗中打探的好,请私家侦探调查这种涉及人命的案子肯定不如自己亲自调查。无论犯罪分子利用什么方式手段掩饰罪行,多多少少都会露出马脚。

    “你在高新开发区已经找到房子了?”

    何芷突然转换话题,柯杨愣了一下。

    “还没有,不过那边有许多可以拎包入住的公寓,去了交费就能办入住手续。我想两天以后搬,是想明天过去给妞妞找一间幼儿园。”

    “柯杨,我觉得妞妞和豆豆一起上幼儿园比较好。公寓那种地方人员复杂,没有封闭小区,老人和孩子没有活动场所。”

    “租公寓相对方便些,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我会考虑的。”

    “你不用为了回避我去租房子住,这两天我想带豆豆出去旅行,你和你妈可以安心住下,等我回来时,你的新房应该也交楼了。那个楼盘装修采用的都是环保材料,拿到钥匙可以马上入住。由你们替我看家,我才能放心出远门。”

    何芷也是临时起意要带豆豆去旅行,这段时间她的心弦绷得太紧,需要旅行放松一下。一来可以带豆豆看看外面的世界增长见识,二来她也需要好好规划一下她的人生。

    柯杨很想问何芷要去哪旅行,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如果何芷想说早告诉他了,他有什么资格去打听何芷的行踪。

    这时柯杨的手机响,曾雯雯让柯杨加她的微信。

    “加你的手机号码加不上,我的微信号是我的手机号,你加我吧,如果你不加我我就一直打电话给你。如果你拉黑我,我就去警局找你……我知道你现在不是警察了,那有什么关系,反正警局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的住址……”

    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说起话来比老奶奶还要啰嗦,柯杨听得头大。一再表示他基本不登陆微信也不会发朋友圈,曾雯雯还是坚持要加他微信。

    “现在的小姑娘怎么都这么缠人,不达目的不罢休似的。我答应帮她查案,也不一定真有幕后黑手。也许是咱们想多了呢!”

    柯杨边说边发出了加好友的请求。曾雯雯秒回信息,立刻发来一张她的校服照。

    曾雯雯的搞怪照片让柯杨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什么不回我信息?没收到我的照片吗?”

    曾雯雯发出照片得不到柯杨的回应不依不饶。

    “叔叔在办事,想要知道你妈的案子有没有幕后真凶就不要打扰我。”

    柯杨发了一条语音以后赶忙放下手机。

    如果和曾雯雯再聊下去,恐怕今天真没时间办正事了。

    春雨毫无征兆地来了,如漫天织起的雨帘细细密密。

    何芷披着柯杨的外套遮着头,身上还是淋得透湿。两个人上车以后浑身还再滴水,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对方好像落汤鸡,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从李军所住小区的管理处打听的消息不多,倒是拜托肖楠查到的资料很丰富。

    十三年前,李军和曾璇离婚以后,再婚妻子生了一个男孩。男孩长到五岁时出车祸死了,一年后,李军和第二任妻子离婚。前年李军又娶了一位二十二岁的妻子。

    现在他的妻子刚生了一对龙凤双胞胎,从月子中心出来以后去了娘家,由两位月嫂和一位保姆照顾。李军一个人住在位于市中心的豪宅。

    从曾璇车祸时间看,李军正陪第三任妻子去岳父母家,有不在场的证据。肇事司机一口咬定不认识李军,那天突然变道撞向死者,是因为当时他在接听手机走了神。

    而且李军的前妻曾璇所持有的股份,在他们离婚时就已经置换成了现金,做为曾雯雯的教育基金。

    “李军没有作案动机,十三年来他没有和前妻和女儿联系过。曾雯雯所说的最近李军多次去找她的母亲,经过排查大量的物业监控录像,没有发现李军的踪迹。”

    “那么说那个女孩在说谎?她恨她的父亲冷血无情,但也没必要栽赃嫁祸她父亲杀害她的母亲吧。”

    柯杨没有接何芷的话,他也觉得曾雯雯在说谎,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又何必去触痛那个女孩子的心呢。

    春雨绵绵不绝下了一夜。

    这一夜何芷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总是浮出昨晚和柯杨在一起的画面。她极力想说服自己她和柯杨在一起是因为多巴胺的效力作用,是男女最原始的本能。可是她心里涌动着的暖流却告诉她,她的身体和心都渴望和柯杨在一起……

    凌晨三点,何芷再也不想躺着了。她起床收拾行李。要带一个孩子去远行,要考虑的细节不能少。药物,雨季要多准备一些衣物替换。

    想起曾经独自去过的那些地方,这次可以再重走一遍,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如果柯杨能和她一起去就好了。可是她知道,不让柯杨和她一起去。

    他们都需要冷静下来,认真对待将来的人生。

    柯杨要考警察,她也要选择一种适合她和豆豆一起的生活道路。

    早餐时没见到柯杨,何芷以为柯杨还没起床。

    柯老太太见何芷不时朝一楼那间卧室望去,呵呵笑着说:

    “柯杨昨天半夜就出去了,好像有个小姑娘打电话找他。如果他不去,那个小姑娘要自杀。柯杨也是没办法,你不要往心里去啊,我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了。他绝对不会对别的女人动心的,他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好孩子。”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