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九十二章楼顶有妖 //

时间:2021-01-03作者:白箩染

    !

    柯老太太正说着话,柯杨回来了,她急忙上前问那个闹自杀的女孩子怎么样了,柯杨摇头笑笑说,小姑娘是一个人在家害怕,叫他过去陪伴。

    “就她一个小姑娘在家?”

    柯老太太一听就觉得不妥了,儿子是有家室的人,和一个十八岁的姑娘独处一夜,就算何芷心里没想法,她都觉得不合适。

    “是,妈,我有分寸。”

    “有分寸也不行!以后我不许你和其他女的来往,不论老的少的都不行,不要给人落下话柄。”

    柯老太太回身看了一眼何芷。

    “我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柯杨朝母亲举起双手表示投降认错。

    被曾雯雯折腾得一夜没睡,再加前晚和何芷在一起也几乎没有闭眼,此刻柯杨只想躺下睡一会。这时他转头看到了何芷,何芷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豆豆,望着他微笑。

    “我和豆豆这就出发了。”

    “我送你们。”

    柯杨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差点忘了今天何芷要带豆豆远行,都是被曾雯雯给闹的,现代的小姑娘也太疯狂了,什么事都敢做得出来……

    “不用了,我叫了顺风车去机场。”

    何芷朝柯杨和何老太太点了点头,这时她叫的车已经到了院门口。柯杨上前帮忙放行李箱,等他关好车后盖,轿车马上开走了。

    没能来得及和何芷说再见,柯杨站在院门口一直望着轿车转弯看不见了。

    “你瞧瞧你,把何芷惹生气了吧?不然她也不会带豆豆出门,你老实跟妈说,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柯老太太点了点儿子的脑瓜门。

    “我们离婚了。”

    “离婚?你和何芷离婚?你是不是疯了,怎么可能你不要骗妈!”

    儿子离婚的消息无疑于晴天霹雳,柯老太太无论如何不相信。老人家睡眠浅,楼上楼下的一点动静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前晚柯杨和何芷一楼睡了一晚,柯老太太当然是知道的。她以为儿子和媳妇觉得在二楼她的隔壁不方便夫妻生活,特意到一楼增加情趣。才不过一天时间,小夫妻怎么可能说离就离。

    “我没骗妈,我们真离了。昨天办的手续。”

    柯杨像犯错的孩子垂下头,困倦的眼睛这时也清醒了。离婚两个字就像两根刺,扎得他五脏滴血,却不得不说出来。

    要和何芷离婚的事早晚都要告诉母亲,既然话茬赶上了,干脆这时说出来吧。正好何芷不在家,母亲也不用费心帮说和了。

    “你,你要气死我呀!这么好的媳妇你不要,你到底长没长心啊。难道是因为昨晚你出去见的那个小姑娘?”

    柯老太太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完把自己气得浑身发抖,抬手揪住儿子的耳朵使劲扭了两下,然后瘫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她知道儿子从来不会对她说谎,何芷这时候又出远门,那儿子媳妇是真的离婚了。

    柯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眼前全是何芷临走时看他的那一眼,那眼神清冷怨哀,是怪他半夜出门去见曾雯雯吗?

    估计何芷这会还没上飞机,柯杨接边发了几条信息解释。

    昨天半夜曾雯雯打电话给柯杨说家里闹鬼,警察不相信她的话,她只能求柯杨过去保护她。柯杨冒雨赶到,敲门没人应,见房门没锁推门进屋,发现屋里没有开灯。

    柯杨伸手去按灯火开关的时候,曾雯雯从门后冲过来抱住了他。柯杨迅速摆脱曾雯雯的拥抱打开了灯,又惊得赶忙关上了灯。

    曾雯雯穿着粉红比基尼呵呵笑。外面风雨雷电,好像屋子里到处都充满了可怕的鬼影。她需要找个人陪,柯杨是最好的对象。

    “害怕为什么不开灯?”

    “因为我知道你会来嘛。”

    曾雯雯打开灯,在柯杨面前转了一圈,然后问:

    “我长得好看吗?人家都说十八无丑女,你应该不会嫌弃我的吧。为什么你不敢看我?你害怕?我已经是成人了,你不用担心什么……”

    “你既然已经是成人了就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曾雯雯的暗示太明显,柯杨扯起近旁的桌布披在曾雯雯身上,气得脸色铁青。

    曾雯雯披着桌布缩在沙发里,像一只受伤的小猫开始暗暗抽泣,这时柯杨发现曾雯雯的身后多了一道灰色的影子。

    死亡的阴影莫名其妙地出现曾雯雯身后,柯杨想不通却又驱散不走。问曾雯雯今天做了什么事,曾雯雯一直哭不肯再开口说话,好像柯杨拒绝她是对她极大的污辱。

    那道灰色的影子在曾雯雯的身后时隐时现,比柯杨以往见过的死亡阴影都要高大几分。死亡阴影直到天亮方才散去,曾雯雯也躺在床上睡熟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我不希望你误会。”

    何芷一直没有回复信息,柯杨最后发出一句,心情低落到极点。

    “飞机要起飞了,我不会误会你什么,因为没有必要。”

    何芷的回复让柯杨低落的心情瞬间坠入冰窟,看着手机屏幕,柯杨感觉心好像不能跳动了。

    是的,何芷为什么要误会他呢?他的一切对何芷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柯杨,刑绮云的案子有进展了。你方便的话过去看看吧。”

    收到肖楠的电话,柯杨赶去了刑侦队。这时只有投入工作才能让他又活了过来。

    刑绮云的母亲在接待室里哀哭不断,女警劝了又劝,她还是不停地喊女儿死的冤枉。

    柯杨经过接待室时看到了刑绮云的母亲,那是一位面色憔悴头发花白未老先衰的女人。

    “我们排查了刑绮云的社会关系,经过现场调查分析,很有可能是情杀。死者最近接到的一份工作与你的爱人有关……”

    “我爱人?”

    “你爱人何芷。我们查到了她跟猎头公司签定的服务合同,她支付给死者的巨额报酬,应该不是为了调查蓝浩公司商业机密那么简单。我们知道何芷今天早上出远门了,所以请你过来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柯杨望着对方半天才反应过来。爱人这个词让他心里涌起一股亲切感,何芷的确是他的爱人,这辈子最爱的人。

    鼎鑫大厦顶楼天台。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不急不缓地跨过天台围墙,双手在背后勾着围墙的墙沿,俯看着楼下如蝼蚁般车流和人流,好看俯看众生的天神,嘴角绽开一抹笑意露出上下八颗洁白整齐的牙齿,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纵身跳了下去。

    蓝浩跳楼自杀了!

    蓝浩身穿结婚礼服,面带诡异微笑,坠落在地的姿势好像起舞的佛陀。

    何芷赶到现场时,蓝浩的尸体已经被带走了,看到现场照片已经让她心惊肉跳。她认识的蓝浩不可能有胆量跳楼!

    “何小姐,你暂时不能离开穗城。”

    何芷被便衣警察从飞机上请下来协助调查,已经知道了她的行踪将会受限制。她和刑绮云的关系到底还是瞒不过刑警的调查。

    “我和刑绮云只见过一次,她并不认识我,我也没想到她会死。蓝浩应该不会因为刑绮云和他上床而杀人……”

    何芷如实坦白那天和刑绮云见面的目的,她设计蓝浩不假,但是只要蓝浩德行正就不会被设计。至于她设计蓝浩全是为了取得蓝浩和何婧所生女儿的抚养权。最后法官判定的依据是因为蓝浩财务造假负债累累,经济条件不适合抚养女儿。

    “刑绮云死亡前和蓝浩见过面,刑绮云身上有蓝浩的指纹和体液。蓝浩很有可能因为经济压力再加上刑绮云的死亡,担心事情败露而自杀。至于他杀害刑绮云的原因,应该与何芷支付给刑绮云的那笔巨额劳务费有关。”

    “没错,蓝浩自杀是事实,有楼顶监控可以作证。两件案子都可以申请结案了……”

    办案的警察话音刚落,刑绮云的母亲冲了进来,她要求警察给女儿讨一个公道,要把女儿被人抢走的钱拿回来。

    “大婶您不用激动,你女儿的案子已经破了,经济赔偿得等法院宣判,我们刑警只负责破案。你在这里待着也于事无补。”

    “我老公全指着我女儿寄回来的钱活命,凶手死了也得把拿去的钱给我还回来。我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有困难找警察。”

    刑绮云的母亲边说边哭,把办公室里的几个警察弄得哭笑不得。

    “既然案子破了,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豆豆已经被肖楠派人送回了家,今天的飞机是坐不成了,旅行计划转眼泡汤。何芷倒是没有怨言,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她更没有想到蓝浩会是杀害刑绮云的凶手。

    何芷和柯杨走出派出所时刑绮云的母亲还再闹,这时蓝浩的妻子赶来了,她双手捧着孕肚下车,看见何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上前拉住何芷,让何芷跟她一起进去找人了解情况,她绝对不相信蓝浩会自杀。

    “蓝浩昨晚还跟我说等双胞胎出生了可以换一个大房子。他的公司刚接了一笔大单,只要好好做,至少能挣一百万。而且……”

    朱慧的带泪的脸颊竟然浮现出一片红晕。

    “而且什么?”

    正在倾听蓝浩妻子提供线索的女警抬起头,等朱慧下文。

    “而且昨晚蓝浩兴致很高……以前他一直担心我怀着双胞胎过夫妻生活会影响胎儿,昨晚他很温柔很体贴让我感到很舒服。”

    朱慧以为丈夫和她过夫妻生活应该不会有自杀倾向,没想到她提供的线索却适得其反,更加证明蓝浩是用那样的方式在和妻子告别。

    刑绮云的母亲知道了朱慧是杀害她女儿的凶手的妻子,不管不顾地上前和朱慧撕扯起来。两个女警上前才把两个人拉开来,两个失去亲人的女人都放声大哭起来。

    柯杨拉着何芷赶紧离开。

    “我也不相信蓝浩会自杀,你不觉得监控录像拍到的画面很诡异吗?”

    “嗯,不过蓝浩确实是自己跳楼的。”

    柯杨望向何芷,见何芷转头看他,又赶忙避开了何芷的目光。

    “我已经跟我妈说了,咱们两个昨天离婚了。”

    一会回家不知道母亲会对何芷说什么话,这会有必要给何芷打个预防针。

    “哦,好。”

    何芷感到口腔里好像塞满了粘液,张嘴再多说一个字都困难。她还想着这次带豆豆出门以后,好好规划一下将来的人生,也许她的将来会给柯杨留一个位置,不过现在看来,柯杨并不需要,柯杨想逃避她……

    “一会你打算去哪儿?”

    “我想去看看曾雯雯,她今天应该去学校上课。”

    柯杨想到的是跟在曾雯雯身后的那道阴影。何芷听到他的话,心里暗笑男人到底还是喜欢十八岁的女孩子,就算柯杨也不例外。

    自古多情空余恨,没想到我何芷也会自作多情!

    何芷靠在椅背闭上了眼睛。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希望可以回到她刚归来时的那一刻,那样她就不用和柯杨惹上这一段如烟似雾的情缘。

    “哦,我看曾雯雯是希望她能用心好好学习,她好像还有一位表姨妈,如果她害怕可以请亲戚过来一起住一段时间,等过了高考去读大学,她应该就不会再有任何困扰了……”

    何芷没有接话,柯杨觉得应该再多说两句,他知道何芷是很关心曾雯雯的。可以说了两句,何芷依然沉默着。

    车里的空气好像凝滞了,柯杨打开了收音机。吱吱地调频之后传来女播音员的声音。

    “今天中午十二点左右,一位男子从位于长海路的鼎鑫大厦顶楼坠下身亡,目前警察正在调查坠楼原因。据悉,今天上午九点左右,一位男子在同样地点跳楼身亡。另据通讯员报道,今天上午在吉祥街某小区发现一具男尸。死亡时间初步判定为昨晚九点至十一点之间……”

    听到新闻,何芷睁开了眼睛。

    “又有人在鼎鑫大厦跳楼了?”

    “一天之内发生两起跳楼事件,这也太巧合了。”

    “昨晚下那么大的雨,有人在雨夜杀人,今年到底怎么了,我以前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多凶杀案。”

    “吉祥街不吉祥……”

    柯杨说完,眉头突然紧皱起来,他记得曾雯雯的父亲李军就住在吉祥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