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九十四章特殊能力又进步了&.

时间:2021-01-03作者:白箩染

    !

    肖楠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时间已是零点十分。

    屋里很暗,只能隐约看见彼此的身影。她看向柯杨,想问他还要等多久才可以离开。不明白柯杨为什么要等到零点,似乎零点对他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看着柯杨的背影肖楠正要说话,柯杨突然转过身将肖楠拉到了身后。

    “嘘!”

    柯杨伸出右手食指压住了肖楠的双唇,及时阻止了肖楠脱口欲出的话。

    估计柯杨发现了线索,肖楠不敢再出声,跟在柯杨身后紧张地盯着柯杨面前那片阴暗。、

    阴暗里似乎有影影绰绰的影子,可是肖楠怎么睁大眼睛都看不清楚。这时柯杨松开了肖楠的手,示意她呆在原地。

    就在那道灰蒙蒙的影子要靠近肖楠的时候,柯杨及时把肖楠拉到了自己身后,那道灰影似乎心有不甘,站在阴影里似乎虎视眈眈地瞪着柯杨。

    柯杨向前大步走去,灰影步步后退,直到退无可退的境地,灰影靠墙站着,双手紧紧抱着她的孩子。

    “我知道你们有冤屈,我是来帮你们找真凶的。”

    柯杨的声音很小,肖楠听不见,却字字清晰地送入灰影的耳中。

    看见灰影伸出了手,柯杨马上伸出手触去。就在他的手和影子的手相触的一刹那,他的脑海里闪出许多莫名其妙的画面。一帧帧画面闪过去最后定格在一张美丽的脸庞上,柯杨的手颤抖了一下,灰影随即消失。

    看着柯杨呆立在走廊墙壁面前,肖楠咳了一声,见柯杨还是没有反应,她马上走过去推了推柯杨的后背。

    柯杨缓过神,摇了摇脑袋不敢相信刚才脑海中闪现的画面。

    “你还好吗?咱们走吧。”

    肖楠轻声问。她觉得柯杨不太对劲,一双眼睛好像吃了迷药一样透着迷茫。

    “今天还是一无所获。我想我们都尽力了……”

    肖楠歪头看了柯杨一眼,然后又看向前面长长的街道。

    城市霓虹闪耀,此时身上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刚才在李军家的豪宅,仿佛呆在一座冰雪雕成的宫殿,从头冰到脚底,心都似乎冰僵了。

    “你们去查查曾雯雯。”

    柯杨说完感觉额上渗出一层冷汗。他不愿意相信脑海中的画面,可是曾雯雯雨夜闯入李军的家,李军全家都是因她而死是不争的事实。

    李军和妻子看到戴着恐怖面具的雯雯时,都因惊吓而死,李军刚满月的两个孩子,都是被曾雯雯先是拎到高处再猛地朝地上摔去坠入网兜里,几次以后便惊吓而死。

    “你是说那个小姑娘,她杀了他爸全家?”

    肖楠惊得张大了嘴巴。

    “她在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她是怎么做到的?”

    肖楠盯着柯杨,希望柯杨能再多说几句。柯杨却低头陷入沉思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

    柯杨在医院住院楼下车时,提醒肖楠仔细搜查曾雯雯的住处,再狡猾的犯罪分子也不可能做到不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证据的情况我们不能随便怀疑曾雯雯,不过我会请她协助调查。今天辛苦你了。”

    肖楠朝柯杨伸出手。

    “太晚了,你赶紧回家吧。”

    柯杨朝肖楠笑了笑,没有和肖楠握手,他怕他冰冷的手会让肖楠不寒而栗。刚刚和死亡接触的一刹那,柯杨意识到他的特殊能力又进了一步,脑海中闪出的画面等于案发当时的现场重现。

    拥有这样的特殊能力,以后便没有再破不了案子。只是他实在没想到狡猾残忍的凶手会是曾雯雯。

    柯老太太为了等儿子回来一直没睡,柯杨轻手轻脚地走进病房,她马上坐了起来。怕惊动病友,柯老太太拉儿子到跟前悄声说话。

    听说曾雯雯正在何芷家,柯杨的脸色立刻变了。

    “你怕她们两个打起来?那个姑娘到底和你是啥关系?她该不会是找何芷逼宫吧!哎哟我滴天,现在的小姑娘咋这么没羞没臊的哟。你要是担心快点回去看看吧,何芷打电话来问你在不在也没多久。你咋不接她电话呢……”

    柯老太太担心的事情和柯杨担心的事情不在一个层面,但是她让儿子回去看看家里别在出了事,柯杨也正有此意。

    柯杨飞奔出医院等了好久才叫来一辆车,等他赶到芙蓉嶂别墅都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从院外看过去,楼上何芷的房间亮着一盏床头灯。打开门黑漆漆的,屋里没有一点动静,这个时候但凡作息正常的人都熟睡了。

    就在柯杨准备上楼的时候,无意中朝客厅扫了一眼,看到黑暗中一双闪亮如星的眼睛,他马上打开了灯。

    “曾雯雯,你怎么跑这里胡闹来了?”

    柯杨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那么严厉。

    面对一个杀人手段高明智商异于常人的凶手,最好的方法是先稳住她。

    “我找你呀,我为什么不能来呢?再说我来都来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呀?

    看到柯杨瞧着她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曾雯雯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得意靠了过来。

    “你先睡觉,天亮以后赶紧回家。”

    “我不!除非你陪着我。”

    曾雯雯斜眼看着柯杨笑着,双手环住柯杨的脖子,想把柯杨拉入她的怀里。

    “你先睡觉,天亮以后我可以陪你回家。”

    柯杨甩开曾雯雯的手,转身蹬蹬上楼。

    “说话要算话啊,骗人是小狗。”

    身后传来曾雯雯得意的笑声。

    何芷靠在床头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知道柯杨来了。她有些后悔打电话给柯老太太,当时曾雯雯跑上楼来躺在她的床上,她实在是气极了。

    柯杨敲门进屋反手锁上卧室的门。

    “对不起,今晚我的手机设置了静音。你不用理曾雯雯,等一会天亮了我带她走。”

    “你好像很怕她?”

    柯杨进屋以后一副小心门户的样子,好像怕曾雯雯冲到卧室来,何芷半开玩笑地说道。

    “她很危险,具体我明天再跟你说。你先睡觉。”

    柯杨边说边脱去外衣,他觉得浑身上下都沾染了李军家豪宅的晦气,带到何芷的卧室不太好。

    何芷滑进被窝眼看着柯杨走进浴室,心里不免有些忐忑。等柯杨从浴室出来,她赶紧把被子蒙在头上。

    听到衣柜门响,何芷拉开被子露出一道缝偷看柯杨。柯杨正在穿衣服,看他的样子似乎要出去。

    “你不睡觉吗?”

    何芷忍不住问。

    “我不困。”

    经过热水的冲刷,浑身的冰冷感不那么强烈了。柯杨转过身对何芷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何芷放下被子坐了起来。

    “你要回去医院照顾你妈?”

    “医生说我妈可以提前出院,我看她应该好得差不多了,刚才看见我时一时着急自己坐了起来。我先在这里陪你,等天亮再出去。”

    “那我去给你妈办出院手续吧。”

    办出院手续要缴清住院费用,何芷担心柯杨没有那么多钱。柯老太太之所以能安心在医院住下来,也是因为何芷骗她说住院费不贵。要是让她知道住一天医院不算医药费,单是病床费就要几百,柯老太太肯定要马上出院。

    柯杨点了点头,天亮以后他要稳住曾雯雯,如果何芷能接他的母亲出院是最好不过的了。

    “咚咚咚……”

    天刚蒙蒙亮,卧室的门被敲得咚咚响。

    柯杨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示意被惊醒的何芷继续,然后披上外套拉开门,不等曾雯雯说话,拉着她下楼走到院子里。

    “你也是成人了,为什么在别人家一点规矩也没有?”

    就算曾雯雯是凶手,也要教她一下为人处事的道理。她恨父亲再婚的家庭,但她没有跑到何芷家来胡闹的理由。

    “什么别人家啊?你家嘛,你家就是我家呀,我和你是一起的,反正我不管,你那天晚上已经看光了我全身,你就得对我负责。

    我不管你有没有老婆我都要跟着你。这辈子你是我的人了,别想逃离我,我劝你不要妄想抛开我,我就是做鬼也要跟着你。不信咱们走着瞧!如果你对我不好,你老婆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曾雯雯的神情得意和可怜交替变幻,说话的语气更是时而哀伤时而激昂,时而又声泪俱下,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参加表演考试。

    时间还早,就让这个狡猾任性的姑娘多表现表现自己吧,柯杨没有打断曾雯雯,听她说话时偶尔点头,偶尔摇头叹气,好像感同身受。

    “柯杨,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在骗你。你跟我走吧,以后不要回来了。那个女人也没什么好,看起来冷冰冰的又很傲慢,恐怕在床上也没什么风情,你应该体验一下什么叫风情万种。”

    曾雯雯说着扑向柯杨的怀里,长发飘飘的脑袋使劲朝柯杨怀里拱。

    柯杨想要推开曾雯雯,抬眼发现何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正看着他们。

    “何芷……”

    柯杨推开曾雯雯朝何芷走去。

    “天已经亮了,你们可以走了。”

    何芷转回身进屋关上了大门。柯杨被关在门外一时无语。他要解释什么呢,怎么解释都不如何芷眼见为实。何况曾雯雯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让何芷误会。

    “我就说她和你不配吧,从没见过那么自以为是冷若冰霜的女人。和她在一起怎么可能有好心情。”

    曾雯雯朝客厅的窗子翻了翻白眼。她知道何芷肯定会躲在客厅窗子后面偷看她和柯杨。女人就是喜欢表面装清高,私底下对男人恋恋不舍。她才不要做那种普通的女人,她要做敢爱敢恨,一切尽在掌握的女王。

    “走吧。”

    柯杨决定今天不解释,等把曾雯雯的事了结了,回来再告诉何芷一切。

    看着院子里停着银色大奔驰,柯杨却向院外走去,曾雯雯追上柯杨问为什么不开车。柯杨自嘲地笑了一下说:

    “那辆车是她的,别墅也是她的。”

    “噢,难怪她那么冷傲,原来她以为有钱就可以居高临下,以为有钱就可以随意支使丈夫。”

    曾雯雯再次朝院里撇嘴冷笑。

    “她并没有支使我。”

    “我不信,我听见她昨天给你妈打电话问你在哪儿了。她就是想掌控你,我知道这样的女人。”

    柯杨没有说话,在手机app上召计程车前来。要去找肖楠这个时间也太早了,先带曾雯雯去吃个早餐再过去。

    “柯杨,我了解你,你和她在一起肯定是可怜她没人疼吧。不过她不知道感恩,连一辆车也不给你买。我也有钱,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我不想考大学了,考大学还不是为了找一份好工作。找好工作还不是为了挣更多的钱。我已经有钱了,不需要工作了。我已经想通了,现在我只要找一个好男人一起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

    “你怎么有钱了?”

    柯杨放下手机看着曾雯雯。曾雯雯先是得意地笑,随即又转过头不让柯杨看见她的脸。这时她才想起来柯杨曾经是警察,在拿到父亲李军的财产以前,必须要装成可怜没人爱的孤女。

    “我以后肯定会有钱的。”

    曾雯雯再转回头看向柯杨时,换成一副心无城府的小女孩神情,笑眯眯的样子好像一只温驯乖巧的小猫咪。

    计程车在粥粉面铺停下,曾雯雯跳下车,见小铺门外有桌椅开心地拉过一张红色塑料椅子坐下来,又抬脚踹了一下身旁的塑料椅子,正好踹到柯杨身旁。

    “想吃什么随便点。”

    柯杨坐下笑呵呵望着曾雯雯,心里却在想恐怕今天是曾雯雯吃过的最后一顿丰盛的早餐了。只要肖楠去曾雯雯的住所搜查,肯定会发现曾雯雯杀人时戴过的两张面具。

    从曾雯雯的卧室里搜出了两张仿真面具,一张是曾雯雯的母亲曾璇的脸膜,曾璇惨死在车轮下的脸很恐怖,曾雯雯戴着母亲的面具身披母亲的旧衣出现在李军面前时,李军受不了惊吓心梗发作死亡。

    另一张面具是李军受惊而死的脸,曾雯雯戴着父亲死状的脸膜突然出现在继母面前,成功将继续吓死,又不忘补上一脚,踢中继续还没有恢复好的剖腹产伤口……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