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九十五章邻居奶奶*.

时间:2021-01-08作者:白箩染

    !

    二月二,龙抬头,理发一年都交好运气。被母亲嘟囔了几遍,望着镜中的自己确实需要理发,柯杨放下手里的书,骑上自行车往小区外面骑去。

    固定去的理发店价格便宜,就是距离比较远,骑自行车来回得一个小时。好在今天不用赶时间,那本从图书馆犄角旮旯里找来的古书回来再研究明白也不迟。

    远远看见小区大门口缓缓驶来一排婚车,打头的婚车全身装饰着玫瑰花,看起来高级又浪漫。几个保安围着打头的婚车好像在道喜,婚车队伍很快开进小区朝湖边迤逦而去。

    柯杨在岗亭前被前属下给拦了下来,指着远去的婚车说:

    “瞧见没,那辆婚车是劳斯莱斯幻影,好几百万呢!够排面,够土豪,有钱就是好!”

    小保安望着已经看不见影的婚车吞了吞口水,又马上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红纱金铂包装的糖果香烟杆塞进柯杨手里。

    “我不抽烟。”

    柯杨把糖果包还给前属下,跨上自行车回头问道:

    “你认识新郎?”

    “你也认识啊,就是上次到管理处告你状的那位大律师!”

    “左岸!他结婚了……”

    如果知道是左岸结婚,刚才和婚车擦身而过时应该看一眼。柯杨对左岸的新娘充满好奇,有何芷这么一位珠玉在前,左岸再找的女朋友标准应该也不会低吧。

    天气晴朗,微风拂面。湖边的景致也显得更加清秀明丽。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左岸指挥婚车司机在一期湖边转一圈再去婚房,新娘不解,左岸笑,他想让小区的人都知道他今天结婚了,娶了一位年轻貌美娇妻。二十岁的新娘马上小鸟依人地靠在了左岸的肩头。

    左岸盯着前面那栋别墅,何芷家的院门前静悄悄的。

    “放两挂鞭炮热闹热闹吧。”

    左岸掏出手机吩咐道。

    他的话音刚落,后面早就准备好放喜炮的伴郎立刻点燃了两大挂小钢炮。

    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惊得山林中的鸟扑棱棱飞出丛林在半空中盘旋鸣叫,湖面也似乎被巨响的炮声惊出一片涟漪。

    柯老太太听到鞭炮声先是一惊,捂住身边妞妞和豆豆的耳朵怕吓到她们。两个小姑娘哪肯乖乖被奶奶捂着耳朵,挣脱开柯老太太的掌控跑出屋外。

    “大城市不是不给放炮吗?这是咋回事呀……”

    柯老太太边说边朝外面跑去,伸手扯住妞妞和豆豆。

    “新娘子,我要看新娘子。”

    豆豆又蹦又跳,对着缓缓而来的花车开心地喊着。

    “还真是新娘子的婚车啊!”

    柯老太太一手拉着一个孩子,眼看着驶来的婚车挪不开眼。

    “城里人结婚可比咱们乡下气派多了!何芷,你快来看呀,那车全身都扎着玫瑰花,得花多少钱啊!”

    听着柯老太太兴奋的喊声和两个孩子激动的欢呼声,何芷忍不住走出门。

    “你和柯杨也赶紧办婚礼吧,一辈子就结一次婚,婚礼不能不办的。”

    柯老太太满眼羡慕地望着驶到门前的婚车队伍。

    何芷低下头没有说话,对她来说结婚确实是一辈子一次的事,但是婚礼她和柯杨肯定是不会办了。再过十几天,他们就可以再次去民政局正式办离婚手续了。

    柯杨不愁找不到女朋友,像曾雯雯那样年轻活泼的女孩子都对柯杨爱得死去活来的,她根本不需要为柯杨的未来担心。

    何芷一向清高自傲,但是在她看到曾雯雯搂着柯杨的那一刻,她品偿到了嫉妒的滋味。她转身回屋关上门,掩饰眼里已经迸出的妒火。

    柯杨回来时解释他确实去陪伴过曾雯雯,那时他并不知道曾雯雯是杀人的小魔女。当时曾雯雯说家里有鬼,而柯杨又看到曾雯雯身后笼罩着一团死亡阴影,他不能不担心曾雯雯的安全。只是没想到曾雯雯利用他的陪伴,以便制造不在杀人现场的证据。

    曾雯雯今天该宣判了吧?

    想到这里,何芷自嘲地笑了一下。这几天因为她的脑海里总是冒出曾雯雯的名字,她故意疏远柯杨,尽量避免和他见面。柯杨好像也看出她的有意疏远,安心地睡在客房。

    前天听到柯老太太问起,柯杨说为了不打扰何芷的学习,何芷这段时间也正忙着警察考试。

    现在还有必要考警察吗?如果和柯杨考到一个警局工作,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们的关系将会是多么尴尬!

    “哇,新郎下车了。不会是新郎住在隔壁吧!”

    柯老太太的一声惊呼拉回了何芷的思绪,她看到了站在婚车前的左岸。

    左岸并没有看向何芷,他在车里早已经看见站在院里的何芷了,他之所以要停车下来,就是想让何芷亲眼瞧瞧他的风采,他的娇妻美眷一定会让何芷嫉妒发狂。

    左岸弓身扶着小娇妻下车,小娇妻心里还记挂着临出门时母亲的嘱托,到了新房要让新郎背上楼,千万不可以自己下地走,脏了婚鞋不吉利。

    可是左岸伸着手满脸笑意地看着她,她不敢拒绝,翘着兰花指扶在左岸宽大的手里袅袅婷婷地下了车。

    随车的摄影师和造型师马上将一对新人包围起来,指导新人在湖边摆姿势拍照。左岸牵着小娇妻沿着湖岸一直走到尽头,估计何芷应该全程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再缓步回转,蹬上跟行的婚车。

    婚车在鞭炮声中迤逦离去,在湖岸边留下一地的鞭炮屑。

    “这是谁家结婚啊,怎么又原路返回了。婚车不能走回头路,这多不吉利啊!”

    “就是就是。”

    柯老太太回头打量接她话茬的人,看见是隔壁邻居老姐姐,马上笑脸相迎。

    “也不能怪他们,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不讲究,只要两个人好婚礼怎么高兴怎么办都好。”

    “戚奶奶,你今天有空出来了啊,我都好两天没见到你人影了。还以为你和你儿子出门旅游去了。

    柯老太太跟着孙女称呼。

    戚老太太笑呵呵地俯下身,从口袋里掏出两大块巧合力给豆豆和妞妞一人一块。

    “吃吧,好吃的呢!”

    见豆豆不肯接巧克力,戚老太太把巧克力塞进豆豆手里。

    “豆豆可真乖,戚奶奶给的有什么不好意思要的。

    戚老太太站直身对柯老太太扁了扁嘴说:

    “还说我不见人影,我都有好几天没见到你了,前几天问了管理处的一个管家,才知道你住院了。我应该去医院看看你的,可惜我这几天腿疼的毛病也犯了,走路不利索,今天才算能下地见人。走,咱们边走边唠嗑,今天的太阳真好。”

    “敢情你的身子骨也不好啊,那可得多注意啊。年纪大了要自己多保养,不能给儿女添麻烦。”

    柯老太太挽着戚老太太,另一只手去拉豆豆,发现戚老太太已经握住了豆豆的手。四下张望,发现妞妞已经跑回了家,正站在院门口瞧着她们。

    “这孩子怎么跑回家了!”

    柯老太太扬起手想招呼外孙女过来,妞妞却转头跑进了屋里。

    看见妞妞一个人回来了,却不见柯老太太和豆豆进门,何芷放下书问妞妞,妞妞嘟起嘴说,她不喜欢隔壁的戚奶奶,上次她和豆豆一起在门口玩,戚奶奶专门和豆豆说话,还从口袋里拿糖果给豆豆吃,她想拿一颗被戚奶奶打开了手。

    妞妞晃着小胖手,好像手背上还留着被戚奶奶打的烙印。

    “你是说戚奶奶用力打了你的手?”

    “嗯,好疼。我不喜欢戚奶奶,我不要吃她的巧克力。”

    妞妞把白色包装的巧克力扔到地上,蹬蹬跑上了楼。

    何芷拣起巧克力,看外包装是进口的高档货,小孩脾气都是一阵一阵的,妞妞肯定是误会了,戚老太太应该不至于为了妞妞抢她的糖果打人。

    妞妞趴在阳台拉杆缝里偷偷注视着在湖边散步的外婆和豆豆。听见门响赶紧往屋里跑,何芷推门正好看见妞妞从阳台跑进来。

    “妞妞,这块巧克力有松露和杏仁,如果你不要我就拿给豆豆吃了。不过呢戚奶奶应该也给豆豆巧克力了,我怕豆豆吃多了巧克力会变胖,不如你帮她吃一块吧。”

    何芷举着巧克力在妞妞眼前晃,妞妞咽了咽口水,一双灵活的圆眼睛盯着巧克力一眨不眨。

    “妞妞不说话就是不要了,那我走了。”

    何芷作势要出去,妞妞上前拉住她的衣襟。

    “小舅妈,妞妞喜欢吃巧克力。”

    何芷笑着把巧克力塞进妞妞手里。妞妞忸怩一下,剥开了巧克力外衣,露出里面金箔纸包装。

    “妞妞这么乖巧,没有人会不喜欢妞妞的。妞妞不要觉得戚奶奶不喜欢你,可能戚奶奶只是轻轻推开你的手不小心撞疼你了。”

    妞妞咬了一口巧克力,听舅妈这么说,愣愣地没说话,等何芷出去,她翻转右手手背看着,感觉被戚奶奶打过的地方还很疼。

    午饭时柯杨才回来,柯老太太呵呵笑着说儿子的头发剔得时间太长了。如果再不回来,她都要找肖楠报警了。

    “半路有点事耽误了,不然早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

    何芷随口问道,随即又觉得这话不该她问,她现在应该和柯杨处于冷战期,只等一月之期到来好顺利办离婚。何芷掰下一小块巧克力给豆豆,把剩下的大半重新包好放进了冰箱。妞妞也乖巧地把没吃完的巧克力递给了何芷。

    “小舅妈我没有说谎,不信你问豆豆。”

    妞妞莫名其妙地说一句,何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妞妞把豆豆叫进来,让豆豆说那天她们一起在院门口玩,戚奶奶过来和她们说话的事。

    豆豆说戚奶奶打开了妞妞的手,妞妞当时疼得都淌眼泪了,所以她也没要戚奶奶的糖果,拉着妞妞回家了。

    何芷这时想起来了,那天刚好她去医院看柯杨的母亲,当时应该是保姆接豆豆和妞妞回来,保姆做饭时,豆豆和妞妞在院门前玩。

    “我也不喜欢戚奶奶,但是她总想拉着我的手。”

    “或者是你们误会了戚奶奶呢?奶奶应该不会打人的。”

    不能给孩子的心里留下阴影,何芷觉得有必要开解一下妞妞和豆豆。就算戚奶奶脾气古怪,也多半是因为年纪大像个孩子一样固执,不喜欢别人打乱她的安排。她想先给豆豆糖果再给妞妞,结果妞妞抢着拿,一时失手打了妞妞的手背。

    豆豆使劲摇头,“不是那样的,我不喜欢戚奶奶的眼睛,她看我我害怕。刚才她拉着我的手,我想甩开,她使劲抓着我,我的手心都被她给抠破皮了。”

    豆豆摊开手心,果然在她的手心里有两个深深的指甲印。

    何芷叫柯杨过来,让豆豆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柯杨,又让妞妞重复一遍被戚老太太打手背的过程。

    “这样啊,那我查查戚奶奶,看看她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你们不要再和她接触,看见她就离远一点。”

    柯杨摸了摸剔青的鬓角,还有些不习惯今年最时尚的发型。

    “你是说戚奶奶可能有精神病?这年头怎么这么多精神不正常的人。曾雯雯的母亲有精神分裂,还有那个葛铭豪的母亲,我觉得葛铭豪也是精神分裂症,他人格有缺陷,最少有双重人格,或者三重。”

    “想的事多了,又无处开解,人的精神就会出现问题。我刚才理发回来的路上去了一趟葛铭豪家的半山农庄。”

    “你去看葛铭豪的母亲了?”

    何芷一脸疑惑,不明白柯杨无缘无故怎么想起去看葛婷。如果不是葛婷多次去警局闹事干扰办案,何婧的案子应该早有结果了。

    “葛婷结婚了。”

    “啊!那个女人……她和谁结婚了?”

    儿子因为杀人坐牢,前夫也因为杀人关在监狱,葛婷被医生诊断有精神分裂症,这才不到半年,年近半百又容貌丑陋的葛婷竟然再婚了!

    “吃饭了,你们怎么都在这站着?豆豆妞妞快点跟奶奶去洗手吃饭。”

    柯老太太推开后院的小门,把豆豆和妞妞叫进屋,然后又回身对柯杨和何芷说:

    “戚奶奶请我带豆豆和妞妞下午去她家里做客,我也不能空手去人家里吧,带点什么好呢?”

    今天上午柯老太太和邻居戚老太太聊得热火朝天,几乎成了知己,把家里大事小情都事无巨细地告诉了对方。

    戚老太太不住嘴地夸柯老太太有福气,儿子孝顺儿媳妇也娶得好,不像她,儿子都年过半百了,身边也没有一个可心的人,她一个人呆在那么大的房子里感觉空落落的。

    戚老太太邀请柯老太太去家里做客,家里有小孩才热闹有人气,柯老太太马上就答应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