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九十六章风韵撩人 //

时间:2021-01-08作者:白箩染

    !

    “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我听远远近近放鞭炮的有好几拨,二月二办婚礼最好了。”

    柯老太太兴致勃勃地说,望了何芷一眼又望向柯杨,那意思等他们确定办婚礼的时间。在她的心里儿子领证并不算结婚,只有让亲戚朋友一起喝了儿子媳妇的喜酒才算名正言顺。

    “我看你们五一也把婚礼办了吧,正好那时候也该收楼了。新婚就得住新房。我听说这栋别墅是二手房子,住二手房子可不吉利,而且我还听说前面的湖里捞出过死人,那个女人都死去十几年了,如果不是化成厉鬼报仇,警察也不可能抓到凶手。我看你们还是赶紧搬走吧。这里风景虽然好,但是阴气太重,不利于以后生儿孕女。”

    柯老太太说着浑身打了个冷战,好像真看到湖边有女鬼似的。

    如今儿子也准备入住新房子了,虽然新房是何芷出的钱,不过买新房的钱至少也有柯杨卖掉老房子的钱,并不算柯杨占何芷便宜。

    “妈你这消息是在哪儿听说的?”

    “我是听她戚奶奶说的。如果不知道这些我还不觉得什么,听她说得那么吓人,我晚上都不敢去湖边遛弯了,指不定水里有冤死鬼想要找替身。在我还没有抱孙子前,我可不想死。”

    柯老太太晃了晃脑袋,好像真感到了恐惧。

    柯杨本来不打算破坏了母亲的好兴致,刚才母亲执意下午要去戚家做客,他见劝不住母亲的热情,便不动声色地建议母亲一个人上门去拜访,他和何芷下午要带豆豆和妞妞去儿童公园玩。母亲搬过来住也有两三个月了,想要认识一些年纪相当的老人说说话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这位戚老太太才来住没几天,对小区里发生的事倒是特别熟悉。如果她真觉得这里阴气重,为何还要买下闹出人命又藏尸多年的伍彤家的老别墅。就算别墅是她儿子买,那也是犯了她的忌讳,她该住不安心才对。既然邀请邻居上门做客,看来这位戚老太太是打算广交好友在此长住了。

    何芷听柯老太太说话时一直保持着矜持的微笑。她明白柯老太太想要看儿子婚礼的心情,她当然给不了柯杨婚礼,当然不便说话,此刻沉默聆听才是最好的对策。

    “何芷,开发区那边的新房子快要交楼了吧?”

    “还要一个月左右吧,就快了。”

    如果和柯杨办完离婚手续,柯杨就可以一身轻松地搬去新房了。是否再等一个月的时间再去办离婚,这样柯杨住在这里就不会显得心神不宁的。

    每天看柯杨睡在卧室一米五长的沙发,何芷于心不忍。可是他们之间那一夜已经越过了彼此的防线,再同床共枕只怕会非常尴尬。

    或者柯杨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才会不和她商量,直接睡在了沙发上。

    “妈,你和戚奶奶说话不用较真,如果她问起咱家情况你尽量敷衍一下就行。何芷不喜欢别人打探她的隐私,我的经历也不想被人胡乱猜测。”

    “放心吧,你妈又不是大傻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能说我心里有数。”

    “我妈最棒了。”

    “瞧你的孩子样,总是没个正形。还不如豆豆稳重呢!”

    听到柯杨母子咯咯笑得畅快,何芷抬起头,发现柯老太太正在打量她的肚子。

    何芷心里不由得一惊,这个月的大姨妈竟然没有准时到访。难道……

    想到可能怀孕了,何芷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朵根,手心也冒出了冷汗,放下碗筷起身和柯老太太打声招呼,然后快步上楼。

    经过柯老太太的卧室,看豆豆和妞妞在玩拼图,何芷忍不住靠在门上看着两个瓷娃娃似的孩子。

    如果真有了宝宝就生下来给豆豆做个伴。以后有两个孩子陪在身边,人生从此不会再寂寞了。

    这样想着,心情马上舒朗起来。回到卧室走向阳台,坐在靠椅上,头顶着正午的阳光,眼前是一面平静的湖水,抚着小腹感觉那里正孕育着生命,幸福感顿时把心房塞得满满的。

    何芷沉浸在自己的满心幸福里,柯杨进来都没有发觉。等柯杨走近和她说话,她才猛然惊觉地回过头。

    看见柯杨一脸关心的神情,不等他开口,何芷马上说她只是感觉刚才身上有点冷,上楼来晒晒太阳现在感觉好多了。

    “没事就好,你刚才的样子吓到我了。”

    柯杨上下打量何芷全身确定何芷周身清朗没有可疑的阴影,这才完全放心。

    “对了,刚才我妈突然进来打断了咱们的谈话,你是不是想问葛铭豪的母亲和谁结婚了?”

    何芷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现在她只想着一件事,去医院确认是不是真的有了宝宝。如果真如她所愿有了宝宝,那必须得瞒着柯杨,不论现在还是将来,宝宝都只属于她一个人。只有让柯杨一身轻松地离开,他才能得到余生的幸福。

    想想那些莫名其妙的妒忌是多么可笑,她应该肯定她和柯杨只是合作伙伴关系,他们从来不曾相爱过。

    “怎么又不想知道了?不过我还是告诉你吧,你肯定猜不到,葛婷找了一个小鲜肉,据说是她家汽车维修分店的一个店长。”

    “……”

    女人有钱一样可以为所欲为招惹年轻帅哥,这也不足不奇。只是夜半梦醒时分,那位小鲜肉看到葛婷吓人的脸要怎么过去心里的关坎。

    “葛婷整容了,看起来像换了一颗头,虽然不算太自然,但是可以说比以前漂亮年轻,用颇有几分姿色来形容也不为过。”

    “啊!真没想到。”

    何芷竟然忘了现在是美颜科技发达的时代,只要舍得在脸上身上花钱,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丑女人。

    “那我恭喜她。如果没有一颗坚强如铁的心,一般人处在她那种境况,恐怕会发疯吧。不对啊,我记得葛婷被专家诊断为重症精神分裂患者送去了疗养中心,她是怎么出来的。这才没多久!”

    “没错!这也是我理解不了的地方。我想查查葛婷,总感觉这个女人比我们想像的要复杂得多。”

    “你倒是真闲!”

    何芷笑着打趣,因为心里藏着令人激动的秘密,她怕柯杨看出来寻根问底。如果柯杨去查葛婷,正好可以让她安心去医院检查。

    “闲着也是闲着,不干点事感觉浑身不舒服。”

    “嗯,考试结果什么时候出通知?”

    何芷和柯杨一起参加了高新发开区警局招录考试,她不担心柯杨考不上,她是担心自己考上了。要知道现在身体是这个状况,当时就不知道去参加考试,去考试就不应该每道题都仔细推敲作答。

    “后天在线可以查成绩。我觉得我没问题,你应该比我考得还要好。”

    柯杨复习的资料何芷拿过去看了一遍就能做到过目不忘,柯杨甘拜下风。

    “如果考上了放弃录取会怎样?”

    何芷小心地望着柯杨,怕一句话没说好,被柯杨再发现了她的秘密。虽然还没去医院检查,但是她已经觉得身体里有一颗种子正在蓬勃蕴育。

    “嗯,”柯杨沉吟着,他好像明白何芷应该后悔参加考试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只是放弃这次,以后就再没有机会了。”

    “这样啊……”

    何芷皱起了眉头。

    人生唯一一次可以为人民服务实现自身价值的机会,如果轻易放弃了确实太可惜了。可是该怎么和柯杨共事呢,虽然他们如果同时被录取也不会在一个部门工作,可是毕竟和柯杨还是会经常碰面的,让柯杨看到她着肚子,那还不得追问打探啊。

    不行得想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

    “我看你还是身体不舒服,去床上躺一会吧。睡一个午觉可能会好一点,我知道你最近被我妈唠叨得烦神了。你再忍忍,拿到新房钥匙我马上请我妈离开。”

    “我不是那个意思……那我睡一会就好。”

    何芷反倒不好解释了。不等柯杨扶她的手,赶忙走进卧室躺到床上拉过被子。

    “那我出去办事了。我跟我妈说过了,她应该不会带豆豆和妞妞去隔壁。”

    “嗯,等我睡醒带豆豆和妞妞去儿童公园玩,大人说话要算数。”

    话是柯杨刚才对两个孩子说的,被何芷挤兑一句,柯杨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朝何芷呵呵笑了一下,轻轻带上门走了。

    过了一会,估计柯杨已经离开小区了,何芷赶忙起床。

    柯老太太在一楼门口换鞋,听见孙女叫奶奶,抬头看见何芷领着豆豆和妞妞下楼,马上喜笑颜开地招呼。

    “妈,我带豆豆和妞妞出去玩。”

    “好,你们早点回来啊,早晚温差大,别看现在大太阳的浑身冒汗,等到了五六点钟又该冷嗖嗖的啦。”

    “我知道了。”

    柯老太太提好鞋,在门后穿衣镜前照了照,扭头发现何芷在看她,老脸浮起一丝窘色。

    “何芷,你看我穿这身去人家里做客好不好?我怕穿得太妥帖会惹人笑话。别看那位戚老太太比我看纪大,可比我会打扮多了。她说她以前是做演员的,难怪看起来特别有气质。”

    柯老太太穿着过年时何芷给她买的羊毛衫外套,脖子上还系着一条紫红色绣花纱巾,纱巾是她回老家时老姐妹送的,平时她舍不得戴,今天特意在脖子上系了一个大蝴蝶结,和身上穿的暗红羊毛开衫搭在一起,怎么看怎么觉得扎眼。

    何芷不好给意见,微笑着朝柯老太太点点头,柯老太太得到了海归儿媳妇的认可,马上自信满满地走出了家门。

    何芷打开银色大奔车门,豆豆和妞妞欢喜地爬上车后座。她朝隔壁望去,刚好看见柯老太太和戚老太太在门口寒暄,戚老太太拉着柯老太太说完话,扭脸朝何芷看了过来。

    虽然离得有些远,何芷还是感觉到戚老太太的目光透着一丝税利。

    难怪豆豆不喜欢戚老太太,可能做演员的习惯了戏如人生,平常生活里也是不时地发挥一下个人的精湛演技。

    在儿童公园附近的医院做了妊娠化验检查,两个孩子着急去儿童公园玩,何芷等不及化验结果出来离开了医院。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从儿童公园出来的时候,医生已经下班了,只能等第二天再去拿化验结果。

    柯老太太比柯杨回家还要晚,戚老太太盛情邀请她留下吃饭,她是在邻居家吃过饭才回家的。

    “我没注意看你们给我打的电话。”

    发现儿子媳妇在饭桌前等她回家吃饭,柯老太太摸着醉红的脸颊感到不好意思。

    “咱妈喝醉了,你扶她上楼歇着吧。今晚让豆豆跟我睡。”

    何芷朝柯杨使眼色,柯杨忍住没有批评母亲不该在陌生人家里喝醉酒。打几次电话母亲都不接听,他是打算去戚家把母亲给接回来。是何芷拦着他,担心他过去让柯老太太尴尬。哪有儿子管母亲行动的。

    “不用扶我,我没醉。她家那洋酒根本喝不醉人的。我喝着就像水一样,其实也不好喝,我给她面子才多喝几口。对了,人家请我吃饭喝酒,我也得回请人家才对。戚伟说,他周末有空,到时候可以和他妈一起过来吃饭。”

    柯老太太说话口齿有些不清了,柯杨半扶半抱着把母亲送上了楼,再下楼时已经是一身大汗。

    “别怪我妈自作主张……”

    母亲随意请人来家吃饭还先斩后奏,柯杨实在窘迫难堪。

    “你妈说的也没错,做人要懂得礼尚往来。我对戚伟和他母亲没有成见,如果能坐下一起吃个饭互相认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谢谢你。”

    “怎么还变生分了,咱们现在是一家人呢!别到时候让人看出来毛病可不好。”

    何芷的话提醒了柯杨,他今天出去调查葛婷倒是没有发现多少有价值的线索,调查戚伟的母亲却是收获不少。

    戚伟的母亲早在戚伟两岁时就和戚伟的父亲离了婚,先后改嫁了两次又都以离婚收场。七十岁以前一直和一个做生意的男人同居,直到前年那个男人去世,她才找到戚伟。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说的还就是她这样的人了。”

    何芷看着柯杨发在她手机上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虽然徐娘半老但风韵撩人。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