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九十九章戏精*.

时间:2021-01-09作者:白箩染

    !

    柯杨注视的目光再次让左岸感到极度不适,这回有母亲在跟前壮胆,他不用像刚才一样逃避了。

    左岸走上前用同样的目光瞪着柯杨,喉咙里发出冷哼。柯杨笑笑移开了目光。这时焦瑞凤在沙发上坐下来,正盯着何芷打量。她的眼里早已没了邻居阿姨和善的目光,看何芷好像看着敌人,才做完面部塑形的脸颊僵硬地板起,打了玻尿酸的丰唇嘴角向下,冷冷地说道:

    “何芷,你应该看过那张相片了吧?”

    焦瑞凤帮蓝浩和何芷打官司时,知道肖楠和何芷是朋友。上午肖楠发现了何芷的相片,肯定会找何芷了解情况,所以焦瑞凤估计何芷才会主动上门来。

    “那张相片里的姑娘不是我。”

    “哦,怎么可能。我认识你十七岁的样子,甚至你现在的样子和那时变化也不算大。”

    焦瑞凤以为何芷来主动坦白和左耀南不被人知的关系,没想到何芷直接给否决了。

    何芷接着解释照片里的姑娘脖子上有颗美人痣,焦瑞凤半信半疑。左岸赶忙滑开手机放大翻拍的相片,然后朝母亲点了点头。

    焦瑞凤长吁了一口气,随即眉心又拧了起来。如果照片里的人不是何芷,那问题就更严重,那个姑娘可能是左耀南的情人,也可能是他在外面的私生女……

    左耀南失踪肯定与那个姑娘有关!

    焦瑞凤和儿子小声嘀咕了几句,左岸脸色大变,马上走出办公室给肖楠打电话。

    等左岸进来焦瑞凤疑惑地看着他。左岸摇了摇头,那意思他提供的线索对警方帮助不大。焦瑞凤眼神黯淡下去。

    “既然事情与你们无关,你们可以离开了。我很忙,也没有闲情招呼你们。”

    焦瑞凤下了逐客令。

    “左伯伯很危险……”

    何芷并不在乎焦瑞凤的态度。人命关天,柯杨有意寻找左耀南的下落,她当然也不希望左耀南真的已经死了,也想能尽快打到左耀南。

    “这还用你说!”

    左岸觉得何芷是故意来气他的。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昨天他大婚父亲就被绑架了。除了办案的相关警员,消息就只有他和母亲知道。何芷和柯杨来得这么及时,兴许他们与他父亲的失踪有关。

    左岸一把揪住柯杨的衣领喝问道:

    “我爸是不是你绑架的,你个小保安我看你就不是好人。你快点说,别跑来假装好人。”

    柯杨伸手扣住左岸的手腕穴道稍微用力反制住左岸,左岸急忙松手,揉着自己又麻又胀的手。他不敢再对柯杨动武,却也不甘心吃亏,张嘴还想教训柯杨。

    柯杨先开口说道:

    “绑匪很可能撕票了,我劝你们尽量配合警方捉拿凶手,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凶手很可能是报复杀人。”

    “不可能!你再胡说我告你恶意诽谤。”

    听到柯杨的话,焦瑞凤和左岸的脸都气青了,焦瑞凤提高嗓门指着柯杨。左岸发疯似地扑向柯杨要拼命。

    柯杨这次没有躲左岸的袭击,任左岸的拳头落在他的胸口。他伸手好像拥抱兄弟一样把左岸搂在怀里,目光却凝视着左岸的身后,一只手触在灰影里。

    看柯杨的样子,何芷明白柯杨在发挥特殊能力,她当然不能让柯杨吃亏。上前拉开左岸。

    “我们可以走了。”

    柯杨抹了一下眉心渗出的汗珠对何芷说完,赶忙走出门外,如果再迟疑一分钟,他怕他会在左岸的办公室呕吐。

    从警十年侦破过几十起凶案,柯杨还没见过左耀南案那么凄惨的……

    看柯杨刚才的神色,何芷估计左耀南的案子肯定很凶残,她追上柯杨没有马上问。

    坐上车柯杨握着方向盘缓缓地说,他在死亡阴影里感受到了一些画面。他顿了一下,想要把脑海里感受到的画面描述得平和一些,尽量不让何芷感受到不适。

    可是那些肢解焚烧的画面,无论用什么语言描述都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你是说你看到了那个姑娘?她怎么可能会杀人!”

    何芷按着自己的胸口,因为惊惧加速的心跳让她的脸颊也涨红了。

    “她没有杀人,她在一旁透微笑。”

    柯杨说完看着何芷,如果不是确定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和何芷长相一样的姑娘,他一定会误会凶杀现场微笑的姑娘就是何芷。

    “她和你长得实在太像了,那份冷静和决绝的气质也一模一样。”

    “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我决绝的样子了?”

    “应该还没有。”

    柯杨咧嘴笑,感觉他的话似乎刺痛了何芷。

    何芷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

    如果说决绝,这辈子可能唯一的一次就是对蓝浩决绝的离弃。对于某些人和某些事,就得果断决绝。

    决绝并不是坏事。

    此时已经下午一点了,两个人还没有吃午饭,因为知道了左耀南的惨案,谁都没有心情在外面吃饭。柯杨给肖楠打电话提供线索,说到那个姑娘,肖楠马上告诉柯杨,那个姑娘的姓名地址已经查到了。

    梁紫琪,今年十七岁,就读中州艺校舞蹈班。

    “暂时还没查到梁紫琪和左耀南的关系,已经安排人去中州调查了。对了,考试录取名单出来了,我提前给你报个喜,你和何芷都被录用了。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不算惊喜,但是你们一样要请客。”

    “没问题!请你吃大餐,餐厅任选菜任点,订好时间带上姐夫一块走起。”

    知道了那个姑娘的信息,柯杨很兴奋,他想马上去中州一趟。如果没有猜错,左耀南就是在中州的某个郊区湿地公园被害的。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肖楠?”

    何芷指的是左耀南在中州湿地公园遇害。

    “警察办案讲证据,肖楠他们去搜查应该会发现凶案现场,我只能用我脑海中的想像去引导办案。”

    柯杨调好导航准备出发去中州,这时收到老母亲来电,隔壁邻居母子下午要来家里做客,她已经让保姆去买菜了,请戚奶奶和儿子在家里吃晚饭。

    “原先约的不是周末吗?他们怎么今天过来了?”

    “人家上门来就解释了,戚伟周末要出差一段时间,想提前过来拜访咱们,请咱们多关照一下戚奶奶。”

    柯老太太说完回身望了一眼在沙发上落座的戚奶奶和儿子,人家肯赏光过来拜访,那是给她的面子。昨天她登门拜访戚奶奶,儿子都不肯陪同一起前去。

    看戚伟对戚奶奶说话温言低语的腔调,时不时握住戚奶奶的手,柯老太太心里那个羡慕和妒忌啊。以前她从不觉得自己的儿子哪里不够好,这么相比之下,才知道儿子也可以这么体贴细心的,比闺女还可心呢。

    “我不管,你们要是不回来,就让我的这张老脸扔湖里算了。”

    柯老太太的致命威胁奏效了,银色大奔很快停在了院门口。

    “我儿子媳妇回来了。”

    柯老太太马上站起来迎向柯杨和何芷。

    “你们好,我和我母亲过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戚伟起身向柯杨和何芷弯腰行礼,那动作神情好像日本电影里的男人。

    “戚先生客气了。”

    柯杨不说话,何芷担心戚伟尴尬,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近距离地看,戚伟比那天看到的年纪要大一些,特别是摘掉墨镜以后,松驰的眼帘和眼尾纹非常明显。

    “你这儿媳妇呀可真漂亮啊!我看她比我以前演戏的女主角还要美几分呢!”

    宋佩上前就想拉何芷的手,何芷很自然地摆脱了。宋佩也不在意,坐回沙发上挺着腰肢,继续说她年轻时参加过的剧组。

    听她说来说去饰演的都是龙套,唯一一部饰演女三号的几句台词,被她翻来覆去地说了好几遍。就连柯老太太都听腻烦了,宋佩还不自觉,又一次讲起的时候,戚伟终于打断了她的话。

    “我妈特别喜欢你们家的两个小朋友,可惜我家没有小朋友,如果你们不介意,请柯奶奶带两个可爱的小朋友多去我家玩一玩。身边有小朋友在,我妈就不会再唠叨我无能了。”

    戚伟说完朝母亲微笑,扑闪的眼神好像会发电,看得何芷心里非常不舒服。那种眼神只有非常亲密的男女朋友之间才会有。幸亏知道戚伟和宋佩不是亲母子,不然感觉会更加不伦不类。

    “豆豆马上要参加一些才艺培训班,以后可能没有多少时间出去玩。”

    何芷这是委婉地拒绝了戚伟的要求。可是柯老太太没听出来,问何芷要给豆豆报什么才艺班,妞妞比豆豆还大一岁,如果豆豆去学才艺,妞妞肯定也得去学一样,不能让妞妞委屈觉得不如豆豆。

    “到时候两个一起学,她们想学什么就报什么。艺多不压身,总比到处乱蹿瞎玩好。”

    柯杨赶紧打住了母亲的话题。

    戚伟带来了两瓶进口红酒,还特意带来了醒酒器和开瓶器。嘴里说今天宣宾夺主一回,给柯杨和何芷倒满酒,又绕到母亲宋佩身后轻声问她要不要喝一小杯,宋佩捏着一块月白的丝帕掩着嘴点头说好,又向柯老太太介绍他儿子带来的这种红酒,在市面上很难买到。

    “这种红酒都是国外贵族私家窖藏的珍品,如果不是我儿子和他们合作生意,他们肯定也不会舍得送给他。”

    听到母亲的话,戚伟的眉头跳动了一下,随即用微笑掩饰。宋佩是他找来的老演员,在这次他的行动中将要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可以说戚伟给宋佩饰演的角色,将是她人生中唯一一次演女主角,可惜宋佩到底是七十多岁的女人了,脑袋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甚至会把过去演的戏当成现实。

    宋佩所说的红酒贵族私家窖藏,就是她重复过了几遍的戏里台词……

    “没有我妈说得那么夸张,不过这酒确实是生意上的朋友送的,口感应该不错。大家举杯吧,很高兴能和我亲爱的邻居一家认识,特别是两个可爱的小朋友啊!”

    戚伟端起酒杯蹲下身和豆豆的饮料杯碰了一下,又伸手摸了摸豆豆的头笑着说:

    “咱们干一杯!”

    “干一杯。”

    豆豆碰上戚伟的杯子,开心地喝了一口,戚伟又摸了摸豆豆的头,夸赞豆豆乖。

    “妞妞也干一杯。”

    豆豆不忘了自己的好姐妹,拉着妞妞和戚伟碰杯,戚伟呵呵笑着和妞妞碰杯仰头一口喝光了杯中酒,然后站起身对柯杨亮了亮倒过的杯子,耸了耸肩笑道:

    “现在的小朋友都会劝酒了,太厉害了!你们是怎么教育的,两个小朋友都教得这么聪慧乖巧,嗯,豆豆还有点小顽皮,让我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里的俏黄蓉,如果豆豆长大了那还得了啊,简直是个小人精呢!”

    “可不是么,我头一次见到豆豆就觉得这孩子将来有福气。”

    宋佩附和着戚伟的话。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书领现金红包!

    “戚奶奶还会看相哟,要不帮我家妞妞也看一个。”

    柯老太太来了兴趣,年轻的时候她就喜欢找人看面相批八字,今天总算遇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老姐妹,当然要凑个趣。

    “看不好瞎看,不过只要是我看过的八九不离十吧。我觉得吧,一个人的福寿都是命中注定的,也就是说一个人能享什么福活多长时间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一时之间宋佩找到了表演的舞台,说话配合着面部表情和动作,讲起她从杂七杂八的风水命里书上看来的片段。

    宋佩虽然没演过主角,做为老一辈受过训练的演员,表演还是挺到位的。把柯老太太听得如坠地云里雾里,脸上神情变化完全被宋佩支配着。

    何芷和柯杨静静地看着宋佩的表演,两个人的目光滑过戚伟时,发现戚伟正注视着豆豆。

    戚伟注视着豆豆的眼神很奇怪,好像一个人浏览购物网站看到心怡的商品放入了购物车,犹豫着要不要立刻结帐。

    “豆豆和妞妞上楼去玩吧。”

    何芷不想豆豆被戚伟的目光包围。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