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零一章偶像剧桥段.

时间:2021-01-15作者:白箩染

    !

    “他是我表姐夫,怎么样,是不是比你帅?”

    梁紫琪对男友施展顽皮的眨眼笑道。

    她确实觉得柯杨帅,柯杨身上有一种让人依仗的安全感。施展虽然颜值高,但是总让她觉得看不透。这会施展向她和表姐详细介绍了身份和家世,更让她觉得施展不能给她安全感了。

    梁紫琪和施展在一起半年多,以前竟然不知道施展是高干子弟,家族里不是做官的就是做大生意的。施展几乎每天都陪她一起玩,梁紫琪还以为施展是游手好闲的啃老族,没想到施展做地产投资生意身家早已过亿。

    “那是当然。表姐夫是做哪一行啊?”

    施展和柯杨握手笑问。

    不等柯杨说话,何芷马上抢答柯杨和她一起做投资,这次到中州来除了探望一下素未谋面的小表妹,也是想考察一下有没有合适的投资项目。

    “哦,恕我眼拙,原来表姐和表姐夫也是做投资的。”

    施展说完话,发现柯杨的手还握着他的,他疑惑地看着柯杨,何芷也伸手挽住柯杨的手臂,柯杨连忙松开了施展的手,随即呵呵笑着说失态了。

    “我们在国外一直做投资生意,这次回家定居,发现国内经济飞速发展,更可以大展拳脚投身到经济建设的各行各业了。我敢肯定,只要眼光准,做什么都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柯杨学着何芷说话的异国腔调,施展的神情变得恭敬起来。十七岁的梁紫琪已经牢牢掌控在了他的手里,绝对不能让眼前冷不丁冒出来的两个陌生人打乱了阵脚。

    投资领域本来就是何芷熟悉的领域,讲起以往的工作经历当然是侃侃而谈。施展倒显得很外行,何芷几次提及的专业术语,他都一脸迷茫懵懂。

    施展搂着梁紫琪的腰肢离去以后,柯杨的神情马上变得严肃起来。

    “你发现了什么吗?”

    “这位施展在撒谎。”

    “哦,你是说他编造了身份家世?”

    何芷也不相信一位高干子弟会和梁紫琪同居恋爱。现代的高干子弟通常都很低调稳重,与人相处也不会表现出优越感和霸气,绝不会像施展的言谈举止透着浮燥和刻意。

    “他是不是编造了身份家世我得找人查一查,但是我可以肯定他身上背负着几个人命案子。”

    “你看到了死亡阴影?”

    何芷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如果施展是杀人魔鬼,那梁紫琪岂不是很危险。

    一个人的身边有死亡阴影并不能证明他杀了人,比如何芷曾经两次被死亡阴影缠身,那些冤魂意外跟随在一个相识或相近的人身后出现,可能是为了有人能帮助他们申冤,或者他们想要成为这个人。

    而施展的身后身旁和头顶被重重死亡阴影包围,这就显得不同寻常了。如果说他不是杀人魔鬼,怎么会招来这么多缠身的冤魂。

    何芷担心梁紫琪的安全,柯杨却觉得施展应该不会对梁紫琪下手。从他们聊天的内容可以知道,三个月前施展住进了梁紫琪的家,如果梁紫琪出了事,施展必定会遭到怀疑。一个身负数条人命的魔鬼是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和危险的。

    柯杨准备调查施展,施展也开始着手调查柯杨和何芷,回到家,他搂着梁紫琪睡去,夜半起身在电脑上搜索何芷提及的那些投资项目。确定何芷和柯杨并没有说谎,他又请在穗城的朋友帮去紫琪表姐家的住处打听情况。

    何芷所说的住址当然是肖楠早就安排好的,施展得到的答案是何芷和柯杨可以让他知道的。

    施展安下心来,决定开始实施下一个步骤。

    柯杨在中州的警校师妹很快回复了他信息。中州并没有施展这么一个人,按照柯杨偷偷拍下的照片比对,查到了一个叫翟宇的人。

    十年前,翟宇的父亲因为经济问题被判无期徒刑,后在狱中生病去世。他的母亲在他父亲入狱以后改嫁外地。当时翟宇十五岁正准备中考,父母的相继远离让突然成了孤儿,他没有继续读书,从此以后在社区消失了,没人再知道他的消息。派出将他列入失踪人口信息库,至今没有任何线索。

    施展极有可能就是翟宇。他改名换姓以后编造身份,应该不会是为了交女友方便。

    天气阴沉沉的,看起来老天爷正在酝酿一场大雨。

    城南湿地公园红树林边,柯杨拿起一块石头朝岸边水洼扔去,激起一片水花,惊得歇在树林里的鸟扑棱着翅膀飞起鸣叫,在林梢上盘旋了两圈又遁入树林里,隐在树枝之间,偷偷瞧着岸边的不速之客。

    “你看这根行不行?”

    刚才柯杨看到红树林到岸边成片水洼,随口说不知道水下淤泥有多深。他扔石头的时候何芷去找来了一根长长的竹竿。

    “这个应该行。”

    何芷拿的竹竿是广场绿道上用来固定新栽树苗用的,柯杨着急去红树林没注意到。他跳上岸边水呢护栏,举起竹竿朝水里扎去,看着竹竿在他手里越变越短终于再也扎不动了,他拔出竹竿,看到被淤泥浸泡发黑的位置,点了点头。

    “淤泥深有半米,足够毁尸灭迹了。”

    “可是这里是公园人来人往的,周围又有监控,罪犯应该不会那么傻吧。”

    何芷的话音刚落手机响了。梁紫琪要约何芷和柯杨一起吃午饭,还特意强烈施展要请他们吃大餐,为昨晚没有及时赶到赔礼。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柯杨对何芷点了点头,可以近距离鸡窝犯罪分子又有大餐吃,他当然不会拒绝。昨天他和施展握手时本来希望能感应到一些画面,可是脑海里只闪过几片灰蒙蒙的影子再没有反应。他百思不得其解,才会一时忘了松开施展的手。

    今天再和施展见面,或许能感应到更多的线索吧。

    “那这里怎么办?你能确定这里就是左耀南身亡的现场吗?”

    何芷的话把柯杨问愣了,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感应到左耀南确切身亡的地方,只是凭感觉觉得这里有些某咱煞气,吸引他前来寻找答案。

    一阵风穿过红树林,岸边的河水泛起一层层波浪拍岸。柯杨的目光穿过红树林望向对面,红树林的另一边是渐渐变宽的河道,顺着河道向下就是入海口。

    柯杨的灵机一动,跳下水泥护栏,让何芷看向河道。这时刚好有一艘小船经过,看到小船,柯杨也顾不得解释,拉着何芷朝前面跑去。

    跑到红树林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马达突突声传来,绿皮小船也过来了。

    “你是说可以坐小船到红树林里实施犯罪?”

    何芷明白了柯杨的想法,柯杨连忙点头。两个人都显得很兴奋,可是要查一条没有任何概念的小船,似乎不是他们两个人现在能办到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左耀南的尸体。

    中州刑侦大队重案组派来几名警员,踩着过膝的河水一共挖出了四袋尸块……

    看到服务员端上来的白果乌鸡汤,何芷的肠胃剧烈地翻涌起来,她赶忙起身朝洗手间跑去。

    “表姐怎么了?”

    梁紫琪守在卫生间门口等何芷出来问道。

    “没什么。”

    何芷在卫生间把肚子里的酸水都要吐出来了,还是无法挥去眼前看到的那几袋烧焦的尸块。

    “怎么可能没事呢?看你脸色好差,你刚才进来时我就觉得你脸色不太好。我送你去医院吧。”

    梁紫琪伸手挽住何芷,一副关心则乱的神情。

    “我送她去吧,省医院刚好在附近。”

    施展站起来拿起了饭桌上的车钥匙。他开着一辆丰田suv,和梁紫琪开的宾利相比显得低调很多。

    “我没事,一会就好了。”

    何芷按着肚子,怕再看到那盅乌鸡汤会反胃。柯杨好像明白了何芷为什么会呕吐,他看到放到面前的汤盅里的乌鸡块时,脑海中的第一反应也是刚刚在湿地公园发现的那袋乌黑尸块。

    柯杨起身从搀扶何芷到桌边坐下,神情显得微微激动地说:

    “你是不是有了,我看电视剧里怀孕都是你刚才那样……”

    柯杨边说边抚着何芷的后背,这时他必须得表现出宠妻的好丈夫形象。

    何芷听到柯杨的话苍白的脸色突然转成了窘红。这两天太忙,竟然忘了去医院取孕检化验单。

    难道刚才的是孕吐反应?

    何芷滑开柯杨握着她的手,鼻尖渗出汗珠。

    “太好了,我要当爸爸了。”

    “恭喜恭喜,那我也要当小姨了。施展,你也要当小姨夫了。我真希望我能快点长大,到时候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生宝宝了。”

    “哦,为什么现在不能?”

    何芷用餐巾压着嘴角,还准备继续观察施展和梁紫琪,不能对不起肖楠这次给她派的任务。虽然是帮忙,也得当成工作任务来认真对待。

    “现在我才十七岁不能领结婚证,如果现在生下宝宝算私生子。我可不想我的宝宝是私生子,我要让我的宝宝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宝宝。我和施展的宝宝一定是最漂亮的宝宝,名字我都想好了,就让施星星,男宝宝女宝宝都可以用。像星星一样闪耀恒久……”

    梁紫琪说话时满眼放光,看得出她对以后的生活充满期待向往。这样一位热爱生活的小姑娘,何芷很难把她和和凶杀案挂上钩。

    等刑侦鉴定科的结果出来,案情就该有进展了。

    “施展,你也说说呗,不能总是我一个人说。未来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的,平时在家你也是只听不说话。”

    “我一向都是听你的,难道你不喜欢?”

    施展笑了起来,红润的双唇笑起来像个女孩子一样动人。

    “你就会哄我。等我二十岁能领结婚证了,我怕你已经爱上了别人不要我了。人家都说爱情的保质期只有九个月。我们在一起六个多月了,就快要到保质期了。”

    梁紫琪咯咯笑着,说的话却是令人伤感的,

    “我说过我会一辈子守护你,只爱你一个。我怎么可能会抛下你爱上别人呢?除非我死了,不,就算我死了,我也会守护你平安健康。如果有来世我也会找到你,守护你。”

    施展的语气诚恳一脸真诚,说起了话好像也是在心中酝酿很久了似的。

    梁紫琪的眼泪顿时淌下来了,一边喊着“讨厌讨厌,不许说死呀死的我不要你死”,一边扭身挥着拳头打在施展的心口上。见施展皱眉咧嘴,她马上关心地问是不是打疼了,在施展胸口上按摩。

    看着施展和梁紫琪在他们面前偶像剧的桥断,柯杨也不好插话,他伸手把何芷面前的乌鸡汤移开,又把自己面前的糯米藕转到何芷面前。

    何芷哪里还有胃口吃菜,在她的观念里,十七岁的女孩就和男人同居是非常不理智的。可是她并不是梁紫琪的表姐,无权干涉梁紫琪的生活。就算她是梁紫琪的表姐,恐怕也管不到梁紫琪的私生活。

    偶像剧桥断还再继续,何芷确实觉得浑身不舒服,此刻只想回房躺一会。她向柯杨示意,准备起身告退,这时施展说生孩子对女人的伤害很大,他不希望梁紫琪生孩子。

    梁紫琪顿时不高兴了,又挥起小拳头锤施展的前胸,嘴里嘟囔着说难怪施展不肯和她一起睡,是不想让她有宝宝。

    “紫琪,你表姐还在呢……”

    施展的意思是不想被外人听到他和梁紫琪的隐私,梁紫琪却觉得正好可以趁机威逼一下施展。现在有表姐给她撑腰,施展不应该再把她当成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女孩。

    第一天和施展同居的时候,梁紫琪做足了心理准备,沐浴熏香穿上艳丽的吊带睡裙,半卧在床上等施展淋浴出来。

    可是施展出来以后看到她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声晚安就去次卧睡觉了。第二天施展找来水电工把公共卫生间的淋浴器修好了,当天晚上来主卧都没有进。

    梁紫琪觉得施展不敢和她同房是担心她年纪小,还特意声明她已经超过十四岁了,有权力和喜欢的异性一起睡觉。

    施展听到以后只是拥抱了她,依然没有做进一步的行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