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零二章少女的梦魇

时间:2021-01-15作者:白箩染

    凌晨一点,梁紫琪的房间又传来了尖叫声。施展刚冲进房间,梁紫琪一把搂住他,嘴里不停呢喃着“不要走,我害怕……”。

    施展抹去梁紫琪额上因为受惊冒出的冷汗,捏了捏她的脸蛋轻声说:

    “不用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你骗我,只有我害怕尖叫的时候你才会过来陪我。”

    梁紫琪搂紧了施展,目光还是忍不住望向窗外。

    此时雨势更大了,雨水啪啪地敲打着玻璃窗,好像藏在黑沉夜色里的魔鬼准备现身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三年来每当下雨的凌晨,她都会带着一身冷汗从恶梦中惊醒,醒来以后记不起梦里的任何情节。

    “我不会骗你,相信我。”

    施展轻拍梁紫琪的后背,温柔得好像在哄一个婴儿,直到看着梁紫琪睡熟,他才悄悄松开手,静默地守在床边。

    黄色的灯光下,梁紫琪的睡颜安静乖巧。施展俯视着梁紫琪的脸,感觉这张脸要比三年前他第一次见到时要明朗了许多。那时梁紫琪十四岁,身上却透着阴郁和忧伤。撑伞从他面前走进,不由得挑动了他怜惜的心弦……

    雨声阵阵扰人清梦,何芷披衣下床,看到套房客厅里亮着大灯,知道柯杨还没睡。她也打开了卧室的大房。

    “你怎么醒了?”

    柯杨放下手里的件站起来看着何芷。

    “已经睡醒了,现在一点也不困。你在看左耀南案件的资料吗?”

    何芷不由自主地拉了拉腰间睡袍的系带,然后走向柯杨。

    穗城警方和中州警方就左耀南碎尸案成立了联合侦破小组,柯杨做为协助破案编外人员,可以拿到案情进展报告。

    左耀南的尸体被切割焚烧分别装进了四个生活垃圾袋,法医经过鉴定发现尸体在被焚伤前,凶手已经切除了死者的一部分器官。

    柯杨单手托腮陷入沉思。

    何芷没有听明白柯杨的描述,又不想打扰他的思路,拿起桌上的案情资料看到死者在死亡前被利器割除了生*殖*器官,惊得差点把资料掉到地上。

    “左耀南是不是出轨了?”

    柯杨抬起头问道。

    “我记得小时候他家和我家是邻居时,街坊邻居们都夸他是五好丈夫。看起来他和妻子的关系很好,两个人上下班也是共进同出的。现在怎么样我不了解,这个问题左岸应该知道。”

    “我估计警方一定会去找左岸和他的母亲了解情况的。这种事可能做子女的不知情,但是做妻子的一定会发出。大多数女人都很敏感,如果丈夫出轨妻子肯定是第一个发现。除非男人特别善于伪装,或者妻子们不愿意面对丈夫的出轨自欺其人。”

    “你倒是挺有经验的。”

    何芷侧头瞟了柯杨一眼,这一眼让柯杨意识到他说错话了。何芷的父亲出轨,她的母亲却是最的一个知道真相的,何芷肯定不愿意听到类似的事情。

    柯杨马上转移话题。

    从伍彤州案得到的经验可以判断,左耀南肯定死于情杀。除非凶手有特殊癖好,不然不必费心费力对左耀南实施阉割。

    何芷也认同这一点,两个人着手在纸上推理左耀南的社会关系轨迹。从柯杨感应到的线索可以判断,梁紫琪应该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不过从警方调查结果显示,梁紫琪读书期间从未去过穗城,这半年来也未离开过中州。她应该和左耀南没有交集。她已经去世的母亲倒是很有可能和左耀南除了委托打官司以外,还有某种特殊关系。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推理,那么梁紫琪也很可能和伍彤州一样,在知道母亲和左耀南有不道德关系以后,报复杀人,当然她不用亲自动手,实施犯罪的应该是施展,也就是改名换姓编造身份的翟宇。

    案情似乎明朗起来,但是推理理终要以证据落实。如果现在对梁紫琪审问显然时机还不成熟,联合侦破小组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怕犯罪分子狡猾,就怕没有掌握主动出击的时机。现在请梁紫琪和施展到警局问话只会打草惊蛇。

    眼前只有何芷和柯杨继续与梁紫琪保持联系,另一边警方侦破小组暗中继续调查梁紫琪和施展的行动轨迹,双管齐下才是上策。

    接到表姐要到家里做客的电话,梁紫琪马上开心地答应了。施展想要阻拦时,梁紫琪和何芷已经约好了上门时间。

    梁紫琪不理解为什么施展反对让她的表姐和表姐夫上门做客。

    从她记事起,家里从来没来过客人,自己的家冷冷清清,她非常羡慕别人家宾朋满座。好不容易有亲戚认上门来,又相处了两天互相都感到很亲切,没有任何理由不让她一尽地主之宜。

    “你别生气,我只是不喜欢别人来看到咱俩的生活隐私。”

    “咱俩有什么隐私?你不是一直君子坦荡荡吗?”

    梁紫琪对施展始终和她保持君子之礼而耿耿于怀,只要有机会就要调侃他。

    “好吧,算我多管闲事。只要你喜欢就好。”

    施展推开梁紫琪抱着他的胳膊,梁紫琪又像藤一样地缠了上来。如果再不亲她一下,她是不会罢休的。

    施展在梁紫琪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梁紫琪依然抿着嘴不高兴,仰起的下巴翘得更高了。施展又在她的鼻尖上亲了亲,顺势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耳边听着梁紫琪含糊不清地数数。

    “……27、28、29、30!”

    “啵。”

    施展坚持了三十秒又额外打了一个响吻。

    梁紫琪咯咯笑起来,从施展的身上滑开,一本正经地表扬施展今天才是恋人的样子。

    “亲人家就得认真点,不足三十秒的亲吻就不算数,想糊弄我可不成。”

    “我可没糊弄你,你别整天动歪脑筋。赶紧梳洗打扮准备迎接客人了。”

    梁紫琪住的房间是经过改造后的一室两厅,房间不多面积却不小。何芷进门的时候就被超大的客厅给惊到了。

    梁紫琪自豪地说房间是按照她的意思重新改造装修的,原来是一套四居室,敲掉了好几面隔断墙,才有现在这么通透宽敞豪宅似的客厅。

    “你太有天赋了!”

    何芷真心夸赞梁紫琪。梁紫琪扬着下巴为自己的杰作而感到高兴。

    “改造房间要比装修新房难得多,不但要了解建筑结构承重墙和管线,还要规划风格事先考虑软装配套。你一个人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没有请装修公司设计师?”

    柯杨笑呵呵地问道,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屋里的陈设。

    “其实也不算我一个人,是施展帮我的。那时候我退学了,一个人住在这么多间房子觉得没有必要,所以我去找装修公司时认识了施展,他愿意帮我实现梦想。后来房子装修完我们就在一起了。”

    梁紫琪朝施展眨眼顽皮地笑着。

    施展让梁紫琪少说多听,更不要提他们之前过去的交往经历,结果柯杨几句话就让梁紫琪交待了恋爱史,他的神情微微显出不悦。不过随即他又舒展开眉心帮梁紫琪补充了两句。

    “我们不是在装修公司认识的,是她在大街上看到我手里拿着装修材料,非要拉着我帮她装饰房子。”

    施展对梁紫琪无奈地摇摇头,那意思他是被梁紫琪给缠上的。

    看到施展缴枪投降的神情,梁紫琪哈哈笑了起来。

    柯杨也跟着笑起来。

    “我说这房子怎么感觉像在放光,原来是爱情的杰作。让我们好好参观参观,等我和你表姐回去也按照你们的思路重新装修一下现在的房子。”

    “重新装修一下感觉就像住进了新房子,特别美好。你们可以试试,我装修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地方没有完全达到我的理想。你们如果装修必须要做到尽善尽美。”

    别人欣赏她的才华,梁紫琪当然更加热情了。拉着柯杨就要去看她装修有遗憾的地方。

    “别急,我家是你表姐做主,这种事得她点头才成。”

    柯杨看向何芷,征求的目光好像他们是已经结婚多年的夫妻。

    “都老夫老妻了我可不想折腾了。这房子装修的是北欧风格吧?”

    何芷避开柯杨的目光,朝施展问道。

    她知道柯杨是借机故意逗她,她可不上当。

    施展急忙介绍北欧风格过于清冷,不适合梁紫琪的年龄和性格,他做了一些调整,做装修不必拘泥于某种固定风格,可以选择一两样喜欢的风格元素,经过搭配一样可以协调完美,形成自家独特个性风格。

    梁紫琪的房间采用的是日式风格,全木结构温暖安心,榻榻米地台设计可以让睡眠更踏实……

    “紫琪的睡眠不好吗?”

    何芷转回身望着施展,满脸都是关心之情。

    施展这才发现他只顾着表达自己的美学才华,竟然说漏了嘴。

    看施展愣神无语中,何芷微微笑道:

    “紫琪父母都不在了,午夜梦回时难免会伤心。不然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正是天天都想睡懒觉的时候。”

    何芷自问自答正好解决了他的尴尬的懊恼,施展连忙附和“是的是的,表姐说得没错。紫琪就是太想她的父母了经常睡不踏实,有时候我也会被她睡梦惊醒。”

    “那她睡梦中都会喊什么呢?”

    何芷温柔的笑意让施展好像被施了魔法,他望着何芷的脸竟然有些痴了。

    施展望着何芷的神情被梁紫琪看见了,她马上走过来挽住施展宣示权力。

    “你们说什么呢?我看你都听入迷了。”

    梁紫琪双手抱着施展的胳膊,并不在意在何芷和柯杨面前表现她对施展的亲昵。

    “没说什么……”

    施展回过神,在心里又一次感叹世上会有如此相像的两张面孔。何芷的面孔更加让他着迷,甚至会引起他心中的涌动的激情。

    “我不信,你们肯定在说我。”

    梁紫琪仰脸逼视施展的眼睛,施展似乎听到心海里涌起的激情浪潮轰然退去。

    “施展说你做恶梦,紫琪,你都做什么恶梦了?如果经常做恶梦得解梦才行,不然长期下去对身体不好。”

    何芷意识到梁紫琪的恶梦可能与案情有关。这时发现柯杨在四下打量,应该是在寻找可疑证据,当初他们一起去见伍彤州,柯杨也是这样四下打量,发现了许多何婧失踪案线索。

    何芷决定拖住梁紫琪和施展,给柯杨更多的时间去观察这座开阔的大房子。

    “哎哟好丢人呀,做恶梦这种事你也跟我表姐说。你怎么什么都对我表姐说!”

    梁紫琪对施展撒娇,又转头对何芷说: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恶梦,反正只要是下雨的晚上,我就会被一阵刺痛感给惊醒。醒来后就是一身冷汗,但是梦里到底有什么事和人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何芷注意到在梁紫琪说话时,施展的神情很反常,他好像要阻止梁紫琪说话,几次张了张嘴又欲言又止。这时他发现柯杨在卫生间,赶忙快步走进卫生间。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知道是施展跟来了。

    柯杨没有回头,扬起声音喊何芷赶紧到卫生间来参观。

    “啧啧,这卫生间比我们家的卧室还大。原来浴缸还可以放到卫生间中央……”

    柯杨学着母亲的腔调不住嘴地夸梁紫琪设计的主卧卫生间洋气别致,梁紫琪开心地笑,又一次抱住施展的手臂,让他给何芷和柯杨讲装修这间卫生间的趣事。

    “卫生间是照搬装修杂志设计的,没什么好讲的吧?哪有让客人呆在卫生间的,咱们还是去客厅坐吧。我看这个时间也该吃饭了,今天周末饭店人多,咱们赶紧过去吧。”

    施展拉着梁紫琪出去,又回头看了一眼何芷和柯杨,那意思主人都出去了,他们在呆在主卧卫生间会显得失礼。

    “原来是装修杂志上的设计啊,太新潮了,不行,我得拍几张照片回家学习学习。”

    柯杨不慌不忙拿起手机拍照。

    施展也不好出言阻止,只好站在门口看柯杨一会俯拍浴缸,一会又取全景拍照。

    柯杨用心拍照的各种奇葩姿势引得梁紫琪咯咯笑。

    “哪种这么费劲拍照啊,那本装修杂志我还没扔掉,我去找找给你们拿回去研究吧。再说这种装修风格必须得是大卫生间,如果面积太小根本做不起来。你家卫生间面积有多大?”

    “大概八九平方吧。”

    柯杨蹲在浴缸边仰起头苦着脸说道。

    “才八九平方!”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施展也被柯杨滑稽的样子给逗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