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零四章夫妻关系

时间:2021-01-15作者:白箩染

    一位身形略显臃肿的女子被丈夫搀扶着从电梯里走出来,跟在她身后的老阿姨边走边逗弄着怀里的婴儿。女了应该是生产完出院,看着丈夫去办出院手续,她不耐烦地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这时听到婴儿的哭声,她的脸马上露出不悦,扭头责备地盯着婆婆。

    婆婆连声说宝宝饿了宝宝饿了,说着把小婴儿递到女子手里。女子甩开手扁了扁嘴,初为人母还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之下撸衣服喂奶。

    婆婆见儿媳妇不肯喂奶,脸色也不好了,把小婴儿又搂进怀里朝儿媳妇翻了翻白眼,虽然没说出声,还是能看到她张开的嘴形,骂儿媳妇不像当妈的人。

    被孩子哭得烦了,女子站起来朝丈夫走去。这时婆婆终于骂出了声,“生个孩子娇贵得跟什么似的,有本事生个儿子,真把自己当成老佛爷了!”

    看着眼前这一幕,何芷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已经过去四天了,不知道那份孕检报告还能不能拿到。

    和梁紫琪再接触似乎没有必要,等柯杨查到梁紫琪的出生病历,在中州的事情也算了了,早点回穗城去,不能让豆豆等得太久。豆豆的抑郁症虽然好转了但也不能大意,总觉得邻居那对母子对豆豆不怀好意,等柯杨和柯老太太搬出去,她和豆豆也要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了。

    “何芷。”

    柯杨快步走来,朝何芷高兴地摇了摇手。

    何芷站起身目视柯杨近前。

    “我有重大发现,走,咱们出去再说。”

    办理完出院手续的产妇一家在门口等车来,孩子哭老太太吵闹,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上了车,柯杨脸抑制不住笑意。

    “看来美男计成功了。”

    何芷很好奇柯杨是怎么拿到梁紫琪出生档案了。她让柯杨使美男计当然是玩笑话,柯杨假装当真,她可不能当真。

    “美男计不好使,小护士都喜欢小鲜肉,我这样的都是老腊肉了。”

    柯杨笑了起来,扭头看了一眼何芷,想确定一下何芷是不是在跟他开玩笑。相处至今,他还不知道何芷也会开玩笑。

    “快点说吧,别想在我面前卖关子,时间宝贵。”

    “遵命!刑侦小组已经给院长打过电话了,我过去调取过去新生儿的档案资料当然名正言顺。”

    “好呀,刚才你骗我。我还真以为咱们要以私人身份去调查。”

    何芷气急之下在柯杨的胳膊上拧了一把。

    柯杨咧了一下嘴还是忍不住笑。

    何芷变了,不再是他刚认识时那个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的美人了,现在的何芷变活泼了,会开玩笑也会撒娇了。可能何芷自己都没注意到这一点,柯杨发现了何芷的变化,他喜欢何芷的变化,当然抵制不住心中的喜悦。

    梁紫琪的出生记录体重六斤九两,身长五十一厘米,各项指标都达到了足月新生儿的平均值。这说明梁紫琪是足月出生!

    “那么说梁紫琪的母亲故意说梁紫琪早产三个月,是为了不让丈夫发现孩子不是亲生的?”

    何芷并不算吃惊。刚才她给焦瑞凤打电话,焦瑞凤听到梁紫琪母亲的曾用名时,那种仇恨恼火的语气可以说明一切。

    “梁紫琪应该是左耀南的私生女。这样就可以解释梁紫琪的男友绑架左耀南的原因。除非是天生杀人狂无目标犯罪,一般凶杀案都是有原因的。”

    柯杨把他的重大发现汇报给肖楠,何芷随后和肖楠说,中州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她想今天就回穗城去。

    肖楠马上同意了何芷的要求,又再次郑重通知她,三天后到高新技术开发区警局报到。

    何芷顿了一下,柯杨抢先回答保证准时到到,又问肖楠什么时候可以归队。肖楠笑着说等左耀南的案子结束就和柯杨共事了。

    高新技术开发区地理位置优越,是穗城新区也是穗城的未来之城。新建的公安分局不足一个月,已经接到了两起失踪案。

    回穗城的第二天,何芷拿到了孕检报告,看到孕检阴性,她不知道是该觉得庆幸还是觉得失望。突然没有了心里负担,她决定和柯杨一起去高新技术开发区警局报到。

    何芷和柯杨刚参加完入职培训,就接到了让他俩协同办案的任务。

    一位刚刚入驻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企业负责人失踪了。他妻子前来报案的时候提供了线索,洪强失踪前正在联系投资人进行第二轮融资,洪强的失踪很可能和相关的经济利益集团有关。

    拿到不多的资料,何芷坐在柯杨办公桌对面一筹莫展。毕竟不是警校科班出身,她考虑问题和柯杨的角度不同,两个人因为洪强失踪案的破案方法刚刚争执过。

    “怎么天黑了也不开灯?”

    肖楠进来的时候柯杨和何芷各自低头研究自己的思路,窗外已经日落黄昏,两个人也没有发觉。

    “肖楠!”

    肖楠这时候回来让何芷和柯杨觉得很意外。

    肖楠打开灯,抓起水杯倒满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抹了抹嘴唇笑着坐到何芷身边。

    “我回来可就听说了,你们两个被安排在一组查洪强的案子。”

    肖楠对柯杨说道。

    “是,上头给的破案时间只有一个星期,我想先找到洪强的尸体再寻找证据破案。”

    “哦,你确定洪强已经死了?”

    柯杨对肖楠点点头。他已经在洪强妻子的身后看到了死亡阴影,只是他不能明讲。

    “那何芷是什么破案的思路?”

    肖楠扭头看向何芷,何芷把她做的思维导图递给肖楠。

    何芷想从洪强的失踪原因着手调查,顺藤摸瓜步步为营,拿到确实证据才好破案。

    如果做为旁观者,何芷并不觉得柯杨的破案思路有问题,但是她现在已经成为专业人士,必须得用科学方法办案。

    “你们两个的破案思路都挺好。不过我觉得何芷的方法更科学也一些,也是咱们经常采用的方法。抽丝剥茧查实证据。柯杨,你知道洪强在哪儿?”

    柯杨摇了摇头。他还没有感应到洪强遇害的画面,目前只能确定洪强已经遇害了。

    “那我觉得现阶段你还是应该听何芷的。你们两个是一个团队,破案要讲究协同作战。我可不希望你们两个因为工作影响夫妻感情。”

    肖楠的话让何芷感到有些窘迫,大家都已经知道她和柯杨是夫妻关系了,这两天她和柯杨准备去离婚,恐怕只能秘密进行了。

    “工作归工作,感情是感情,我们绝对会做到公私分明。这方面何芷应该比我更理智更冷静。走吧,我请你们吃饭。顺便给我讲进中州的案子。”

    “是呀,左耀南的案子结果怎么样了?”

    何芷一直牵挂着梁紫琪的结局,以前她普通民众不好问肖楠太深的问题,就算问肖楠有职业保密要求也不可能跟她说。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现在他们是同事,破获的案件都可以拿来分享。

    看到儿子媳妇领同事回来吃饭,柯老太太高兴得有些手足无措,柯杨已经说了肖楠不是外人,不用特意准备,柯老太太还是要骑儿子的破自行车出门去买菜。

    “还是我去吧。”

    柯杨抢过自行车跨上去,柯老太太连忙嘱咐都要买什么菜。肖楠站在门口笑着对柯杨说不用着急,回头等他回来再讲左耀南的案子。

    “要得!”

    柯杨说完骑着自行车冲出院子。

    天已经完全黑了,柯老太太和保姆在厨房忙碌了一会,这时才想起豆豆和妞妞还在邻居戚老太太家。她一边和何芷说豆豆在戚奶奶家,一边穿鞋准备出门。

    何芷马上问豆豆怎么会去戚家呢。

    柯老太太的脸颊抽了抽,尴尬地咧了咧嘴。

    “下午保姆接豆豆和妞妞回来,在湖边碰到了戚奶奶,戚奶奶说她儿子出差买了许多巧克力,请豆豆和妞妞过去吃。保姆没拦住,两个孩子跟戚奶奶回家了。”

    柯老太太话没说完,保姆马上过来解释,她当时拉住了豆豆,妞妞也不好意思一个人跟戚奶奶去。是柯老太太从院里出来领两个孩子过去做客的。

    柯老太太一直用眼神示意保姆不要多嘴,可惜保姆不甘心被主人误会把柯老太太给出卖了。

    “我过去就坐了一会,接到柯杨的电话说回家吃饭,我就回来了。戚奶奶要留豆豆和妞妞再玩一会,我就没多想。啊,我这就过去接豆豆。邻里邻居地住着,走动走动也是正常的嘛。”

    柯老太太不敢看何芷的眼睛。何芷已经几次嘱咐她不要让豆豆和戚家人接触,她心里怪何芷没事找事难以相处,不过嘴上没说,当然她也没把何芷的话放心里去。

    “我和你一起去。”

    何芷换上鞋推门出去,柯老太太急忙跟上。两个人前后跟出了院子朝戚家别墅走去。

    家里只剩一位客人,保姆赶紧殷勤地给肖楠倒水。

    肖楠觉得何芷刚才的表现有些反常,虽说现在邻里关系不如过去亲密,但是小孩子偶尔走动一下应该也不算什么坏事。看何芷急匆匆去找豆豆的神情,好像豆豆有危险似的。

    肖楠见过戚伟,对戚伟和他干妈的身份比何芷还要清楚,并不觉得戚伟和宋佩对豆豆有什么企图。

    这时柯杨回来了,听说母亲和何芷都去邻居家接豆豆了,他抬腿也要过去,被肖楠叫住了。

    “我说你和何芷是不是太兴师动众了。小孩子去邻居家玩一会,也值得你们这么紧张。”

    “不是我紧张,是何芷不愿意豆豆去邻居家玩。我妈总也不听嘱咐,我怕她们闹矛盾。”

    “何芷是明事理的人,怎么可能和你妈闹矛盾呢。你应该最了解何芷,何芷可是接受西方教育的高知女性,可不是那些和婆婆呕气斗狠的小媳妇。

    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呀?你们领证也挺长时间了吧。你可千万不能委屈了何芷,婚礼不必太豪华,但是隆重是必须的。”

    肖楠突然发现柯杨和何芷的夫妻关系,并不像她以为的那么锦瑟和谐,柯杨的心里似乎有苦衷。

    以前柯杨和何芷从经济实力上来看,算是男弱女强,可是现在两个人是职场同事,身份地位平等。何芷应该也不是嫌贫爱富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和柯杨悄悄领证。

    “好吧,算我紧张了。你现在给我说说左耀南的案子吧。”

    柯杨不敢和肖楠继续婚礼话题,赶忙转移话题。

    昨晚何芷已经说了,想和他这两天把离婚手续办了,他当时点了点头。

    柯杨想离婚也好,可以和过去的时光做个了断。那时何芷和他领证是迫于要争夺豆豆抚养权官司需要,他们之间并没有爱情。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爱上了何芷,并且他确定何芷对他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只是何芷对他的感情,不如他对何芷的感情那么深厚。他相信只要他以全新的面貌对何芷展开追求,何芷应该会重新考虑他们的关系。恋爱结婚成为真正的夫妻。就算何芷拒绝了他,他的人生也不再有遗憾了,就真的可以践行孤身独老的诺言了。

    “左耀南是自杀的。但是他的尸体是被施展分解焚毁灭迹的。你提供的线索非常重要,我们在梁紫琪家的主卧浴室里找到了微量的人体组织碎片。”

    “左耀南是自杀的!那施展为什么要分尸?”

    柯杨非常意外。

    “因为施展要报仇。”

    肖楠说道。

    施展的父亲曾经因为一桩经济案被告上法庭,左耀南是原告的辩护律师,施展的父亲因为官司失败倾家荡产而自杀。施展发誓报仇,先后将原告一家杀害。最后把目标锁定左耀南。

    当施展无意中发现梁紫琪是左耀南的私生女时,他酝酿了一个非常残忍的报仇手段。

    “你应该听梁紫琪提起过她的恶梦吧?”

    “对,梁紫琪会在雨夜凌晨恶梦惊醒,但她醒来以后什么也回想不起来。”

    “梁紫琪的恶梦与左耀南的死有关,梁紫琪所经历的恶梦也正是施展报仇的残忍手段。”

    肖楠的话音刚落,何芷带着豆豆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