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零八章都是聪明人 //

时间:2021-01-18作者:白箩染

    !

    “嘟嘟嘟……”

    手机屏幕上跳出何芷的名字,柯杨马上接起电话,嘴角激动地弧起。

    “何芷,”吐出两个字感觉心脏快要跳出喉咙了,紧握着手机贴在耳边,生怕漏掉何芷说的一个字。

    自从洪强的案子结束以后,柯杨已经有十天没有见到何芷了,他担心她想念她却又不方便联系她。

    柯杨自认为在感情上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可是每当夜深人静时,大脑总是不受控制地想起他和何芷相遇相处的那些时光。

    “好我马上去。”

    何芷主动联系他求助,柯杨马上冲出了办公室。

    何芷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蓝浩的邻居们因为充斥在走廊的怪味而搬离,楼上楼下的邻居也因为蓝浩房子里发出的响动而倍受困扰。房产中介的店长还在蓝浩家里看见了他……

    十八楼电梯打开,柯杨在门口站了一会,并不着急去推蓝浩家的房门。他使劲吸了几下鼻子,除了因为前几天下雨走廊的地砖反潮散发出的海腥味,并没有闻到什么怪味。

    他在走廊来回转了一遍,确实发现整层楼都没有住户。蓝浩家的邻居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离开,说明这里确实曾经充满了令人不适的怪味。

    听到屋外门响,店长和青头急忙从阳台探头张望。何芷迎向柯杨,然后带柯杨去主人房。

    “就是这里。”

    何芷看到墙上蓝浩的大照片歪了,估计是刚才店长和青头匆匆出门时碰到的。

    “是这照片有古怪?”

    柯杨表现出公事公办的样子。盯着照片里的蓝浩,心里不免有些唏嘘。一个年轻的生命如昙花般绽放又转瞬即逝,来来去去功名浮华都是一场空。想到他和蓝浩第一次见面时,因为他顶着何芷男友兼司机的身份,蓝浩看他的眼光充满敌意。

    此刻照片里蓝浩的目光黑亮如星,好像在审视他曾经拼命争夺的一切是否值得。

    何芷回头叫店长和青头进来,店长和青头互望一眼,两个人磨蹭着走进卧室。

    “是你看见鬼了?”

    发现柯杨盯着自己的目光好像能把他看穿,店长紧张地拉了拉衬衣的领口,额头也冒了几颗汗珠。

    “哦,是,怪吓人的。”

    “把你刚才看到的情况描述一遍。”

    柯杨双手抱臂打量着方面壮实的店长,翘起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跟你说。”

    店长仰起宽厚的下巴,目光充满敌意。

    “我是警察,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家房产中介工作?”

    柯杨不急不慢地说道。

    听说柯杨是警察,店长的脸色顿时变了,他扭头看向何芷,苦笑着说:

    “姐,我说我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你也没必要叫警察来呀!警察肯定以为我在说谎,这事闹的,你的房子我们不卖了,我可不敢帮你挂牌销售。”

    “别走啊,我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柯杨伸手抓住了店长的胳膊,店长想要甩脱,当然摆脱不过柯杨的钳制。

    青头见气氛不对,赶忙替店长回话。

    听完青头的话柯杨呵呵笑了。

    “你们两个老实坦白吧,如果再跟我面前说瞎话,我不得不请你们去局里喝茶了。”

    “我们咋了?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店长还想负隅顽抗,青头朝他直眨眼睛。

    “神探大哥,我们真没干坏事。我们也没想为难这位姐姐,不信你问她,我们就是应她的要求过来拍照,我们也想帮她卖房子赚取佣金啊。”

    “话说得不错。”

    柯杨一把把青头拉过来。

    “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位小姐姐也是警察,还是专门管你们这种违法经营的经济警察。还想在我面前卖关子,我可真不客气了。”

    柯杨松开青头和店长,伸手把蓝浩的大照片摘下来扔进了店长的怀里。

    店长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像拿着一块烫手的山芋赶忙塞进了青头的手里。

    何芷看着这一切,暂时还没有看明白柯杨的意思。

    柯杨在客厅坐下,两条长腿搭在茶几上,眯眼望着阳台外面午后的阳光,好像犯困想要打盹。

    房产中介的两个小伙子不知道柯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他们已经感觉到柯杨似乎洞悉了他们的所做所为,只是现在他们还不敢说破。

    “你们两个现在不说,是准备等我请你们吃晚饭?”

    “我们哪敢。”

    青头捅了捅店长的胳膊,店长张了张嘴看着柯杨。这时柯杨突然睁大眼睛直视他,店长吓得哆嗦了一下。

    “好吧我说,我也就是想买个便宜房子。刚好这套房子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我一时鬼迷心窍就想出了闹鬼的点子,想压低房价再接盘转手。”

    这下何芷终于弄明白了,原来这个小区的二手房比较好出售。店长手里握着几位有购房需求的买家,就是苦于房源少,更不甘心只赚几个点的中介费。

    当朱慧来放盘出租时,店长马上心生一计,他和青头商量集资接下一个低价盘,再转手卖出去至少可以赚几十万。

    他们利用朱慧放在门口地垫下的钥匙,每天半夜用振动器制造怪响,再在楼道里燃烧喷洒怪味香精,燃烧异味熏香,扰得四邻不安。再通过上门看房遇鬼事件,在小区制造蓝浩家的房子闹鬼谣言,企图把蓝浩住的房子打造成鬼宅,再伺机出手压价接盘。

    “现在的年轻人利欲熏心,什么事都敢干。就这么放他们走便宜他们了。”

    望着店长和青头逃似的背影,何芷有些愤愤不平。如果不是柯杨识破了他们的阴谋,她差点信以为真了。

    “你要卖房还是得找一家放心的中介,可以去房产中介网看看,只要登记了房源信息,会有客服联系你,提供上门核对信息和拍照的服务。”

    “我知道了,等会回去我在房产网上登记一下房源信息。不会再图方便随便在附近找中介公司了。”

    “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柯杨站起来没有看何芷,他怕多看一眼都无法坚定离开的脚步。

    “今天的事麻烦你了,我有没有影响你的工作?”

    柯杨在办公室肯定是在加班,何芷担心柯杨为了她的事影响了手上经办的案件。柯杨摇头笑了笑拉开门出去,听到身后何芷想要请他吃晚饭。他停下脚步转过身说:

    “我还有事,下次我请你吧。”

    “那你是怎么发现那两个中介的小伙子在骗我?”

    看到何芷期待的眼神,柯杨笑了一下说:

    “很简单,如果他们都能看到蓝浩的影子,而我却看不到,说明他们在撒谎。再联系到他们的门店就在附近,闹鬼的谣言也是他们先跟你说的。从逻辑上来讲不科学。如果卖家的房子真有问题,他们应该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帮卖家客观分析情况,给出合理的市场售价建议。”

    柯杨朝何芷挥了挥手,潇洒转身步入电梯。

    就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他按了按胸口,似乎听到心底传来一个声音:从今以后他的生命里将不再有爱情,他的爱火已经熄灭了。只有工作才能带给他成就感。

    何芷在阳台上看着柯杨远去的背影,发现自己的眼睛竟然潮湿了。

    这是怎么啦!还在想他吗?他们不是一路人,注定人生的轨迹自此分岔。既然都已经想好了余生只要把豆豆培养成才,看着豆豆结婚生子,人生也算圆满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看着柯杨的身影在阳光里消失了,何芷幽幽地叹息了一声。

    背后那道目光如刺如电一样让他挺着脊梁不敢回头,直到走出很远柯杨才停下脚步,再回转身望去,已经看不出那栋高耸的楼宇。

    他快步走到车边上车发动,听到汽车轰鸣声,好像战斗的号角,精神才算为之一振。

    洪强的老婆死得蹊跷,肖楠的意思没有立案不能追查,柯杨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寻找线索。刚才在办公室他刚查到洪强失踪的几天都是在境外赌博。

    洪强赌博输光了公司和全部身家还欠债四百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妻子死了,洪强处理完妻子的后事就在着手变卖房产还债,这其中的时间点也太巧合了。

    洪强的妻子在穗城还有一位姐姐叫陈夏,柯杨决定去见见这位陈夏。如果陈春的死因有问题,她的姐姐应该会有所怀疑。成年以后姐妹之间要比兄弟之间来往更亲密一些,姐姐对妹妹的关注也会更多一些。

    柯杨凭着他对何芷对妹妹何婧的态度,来推断陈夏对妹妹陈春的感情,结果等他找到陈夏时,他发现他推断错了,并不是所有的姐妹都感情亲厚,特别是各自结婚成家以后。

    陈夏对妹妹陈春的死没有半点疑惑,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都不会有好结果,陈春结婚多年不孕,如今又心梗死亡让她更坚信恶有恶报。

    柯杨被陈夏给轰出家门,他正想给陈春的父母打电话了解一下陈家姐妹的情况,这时母亲打来电话问他是不是和何芷搬家了,听戚奶奶说何芷把别墅给卖掉了。问他和何芷搬到哪里去住了,为什么也不事先告诉她一声。

    柯杨被母亲问得一时答不上来,想到何芷在他和母亲离开以后就卖房子搬家,肯定是为了和过去彻底了断。母亲不知道何芷搬去哪里,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妈,你和妞妞住得还习惯吗?”

    柯杨现在是有家不能回的人,住在办公室毕竟也不是长久之计,不过现在还不是他坦白和何芷离婚的时机。母亲才安顿下来,不能让她再操心他的婚姻大事。

    “我们习惯得很,你赶紧带何芷回家来看看。我搬到新房子何芷一次也没来过。现在你们又搬家,我也得去你们新家看看吧。都是一家人不能连门都不认得。”

    “妈我最近太忙了,等我有空,啊还得看何芷有没有空,你也知道她工作也很忙。我们两个人也经常碰不上面。好了不说了,等我回家再打电话告诉你。挂了……”

    柯杨生怕母亲再问,挂断母亲电话急忙拨通陈春父母家电话。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城中村狭窄的过道里几乎看不见阳光,手机信号也不太好,时断时续听不清对方的声音。

    柯杨快走几步走到开阔的地方,终于听到手里里不断喂喂的声音。

    “阿姨我是陈春的同事。”

    柯杨怕表明身份对吓到对方老人。老人刚刚白发人送黑发人,肯定还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伤中,以陈春同事的名义打电话还算比较合适。

    “陈春死了……”

    老人抽泣起来。柯杨等老人缓过声音马上安慰几句,然后问最近陈春有没有打电话回家。老人连忙说打了,陈春几乎每个星期六都会往家里打电话,不像她姐姐陈夏一个月也不往家里打一个电话。

    “我刚去陈夏家了,她不愿意提陈春。”

    “陈夏呀,哎!不提她吧,她过得不好还赖陈春,想让陈春的男人给她安排一个事做。她除了打扫卫生也不会做什么事,当初她不爱读书又不会找男人,现在受苦那就是命。”

    看来老人对大女儿颇有意见。

    陈夏初中毕业来穗城打工,找了一个同乡结婚生子,一直租住在城中村。她对妹妹当小三虽然看不惯,但心里还是羡慕妹妹嫁了个有钱人,可以住大房子拥有穗城户口。因为妹妹不肯帮她一把,她才会对妹妹怀恨在心。

    “陈春真是孝女,听说你们家的房子也是她出钱建的。”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柯杨不经意地说道,

    “是呀,陈春打电话来说想让我们过去跟她一起住。让我们把老家的房子卖了,以后她想开一个培训机构,一边当老师有稳定收入,一边还能聘请别人帮她赚钱。我家陈春那孩子从小有就有志向,想做人上人。对了,你是不是要和她合股开培训机构的那个老师啊?”

    老人家此时已经忘了失去孝顺女儿的悲痛,想起上次接到女儿电话时兴奋的心情,说话的语速都欢快了不少。

    “是嘛,陈老师真厉害。她是什么时候跟你们说的这事呢?”

    “就是半个月前,我当时还问她来着,我们老两口过去和她一起住,她男人能同意吗,人家大老板可讲究啦。”

    陈春父母提供的线索太重要了,可能直接关系陈春的死因。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