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十一章热情的租客*.

时间:2021-01-21作者:白箩染

    !

    “噢,原来还是一对警察鸳鸯!可惜啦,今天你得亲眼看着她死。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割破她的喉咙。”

    看着柯杨一步步走近,嫌犯不但毫无畏惧,仰脸哈哈笑了起来。他笑得眼中带泪,握着水果刀的手不停颤抖。

    “我们早就离婚了,你不要跟我表演苦肉计。”

    何芷狠狠地瞪了柯杨一眼。

    嫌犯涉案金额巨大,明知道已无生的退路,挟持她就是想死了拉个垫背的,之所以还再僵持着,不过是拖延时间再活一刻。

    柯杨自戴手铐这么冒失地过来,只会加重嫌犯的心里压力,说不定再顺手把柯杨也拉上来一起跳楼。

    何芷的语气冰冷望着柯杨的目光锐利无情。

    “我们可以重新来过,你给我一次机会……”

    柯杨当然理解何芷此刻的想法,何芷不想他无畏上前承受不必要的风险。但是他不能眼看着何芷送命,必须得做点什么。

    谈判专家过来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以便等狙击手到位射杀嫌犯。楼下空中花园虽然正在布置拦网防止嫌犯带着何芷坠楼,但是那道拦网能不能经受得住顶楼坠落下的重力很难预知。

    柯杨边说边望着何芷走近,故意不看嫌犯,防止嫌犯感觉到他的威胁,再发生意外。

    眼前的情势变成了一对夫妻在生死面前要破镜重圆的戏码,嫌犯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看着柯杨走到他面前,他连喊了几次停步,柯杨似乎听不见,柯杨的眼神都在何芷的身上。

    “你再走近一步我就杀了她。”

    “不要过来。”

    嫌犯把水果刀架在何芷的脖子上,何芷不得不仰着脸。此时她手腕上的手铐已经松开了,只要找准时机,她相信可以摆脱控制。如果能夺下嫌犯手里的水果刀,反过来还可以控制住嫌犯。

    阳光下水果刀的刀锋闪闪发亮,何芷仰着脸尽力想给眼神柯杨示意。可惜柯杨看不清她的脸,她的脸在阳光里好像蒙了一层纱。

    这时嫌犯无意间瞥见楼下拉起了一道防护网,瞬间明白了警察不可能让他逃走。他咬牙朝楼下呸了一口气唾沫。

    “好,不让我活大家一起死!”

    嫌犯抓着何芷就要朝楼下倒去,这时柯杨一个箭步蹿上高台一把将何芷拉进了怀里。何芷手腕上的手铐松开来,嫌犯冷不丁失去控制,下意识地挥手乱抓扯住了何芷的衣摆,何芷还没站稳的脚跟立刻倒下,随着嫌犯朝楼下坠去。

    “何芷!”

    柯杨大叫一声跳下楼顶护栏去抓何芷。

    耳边听着呼呼的风声,周身被温暖地拥紧,眼前好像飘荡着七彩祥云。何芷感觉很舒服,好想睡一觉。身子轻飘飘地似乎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意识渐渐模糊,终于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何芷醒了。”

    耳边听到说话声,何芷眨动着眼睫缓缓睁开了眼睛。

    看到肖楠俯视她的脸,她有些吃惊。想坐起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身体却沉沉地不受支配……

    三个月以后。

    穗城盛夏的傍晚依然热浪袭人。

    何芷从白色suv下来,抬头望了一眼二楼那个熟悉的窗口,眼前又浮现出她归国后第一次来探访时的情形。当时柯杨为了寻找停车位没有和她一起,她在楼下站着等柯杨,也是这样仰脸看着老宅那个开满鲜花绿植的阳台。

    时间真快啊!

    老宅重新装修以后出租给了一对外国夫妇,上个星期外国夫妇搬走以后,不时有人来看房,中介并没有叫何芷亲自过来和租客谈。今天来看房的租客比较特别,他想改动房间格局以便长租。

    “何小姐,不好意思我们迟到了。”

    中介美女殷勤地介绍她身边的男子。

    李一凡看起来三十来岁,多年在英国生活的经历让他的身上自然有一种少见的绅士气质。即便如此炎热的夏天,他依然穿着一身合体的墨蓝色商务正装,脚上的皮鞋更是一尘不染好像从橱窗里拿出来的一样。

    “我已经看过你的房子了。总体上还是比较符合我的要求的。”

    李一凡微微笑着说。

    “你想怎么改造?”

    何芷只想尽快长话短说。一会她还要到医院去看柯杨,这几天工作忙都没有时间过去。

    “我想把次卧改成衣帽间,不知你愿不愿意。我是准备长租的,衣物饰品比较多。”

    望着李一凡翘起嘴角的笑意,何芷一瞬间有些恍惚。李一凡翘起嘴角笑起来的样子和柯杨简直一模一样。

    “只要不破坏墙体你想怎么改都可以。”

    “我不打墙,我会打几组衣柜。”

    何芷说话痛快决策麻利,这让李一凡觉得很高兴。他推了推黑框眼镜又说:

    “如果你没有意见,我想明天就搬过来住。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有事可以打我电话,我专门帮客人订制造型和办高级派对。”

    李一凡说着递给何芷一张纯手工打制的纯银名片。

    何芷没有接受李一凡递来的银制名片。她是警察,因为工作形象需要,她把银色大奔换成了普通的suv,日常穿着也不再像以前一样讲究品质和品牌。除了需要穿制服的日子,平时怎么穿着方便舒服怎么穿。衣橱里一年四季的衣服加起来不到二十件,有时候任务下来,她只需要拎一只二十寸的箱子就可以出差一个月。

    这辈子根本用不到李一凡提供的业务,何必浪费别人一张昂贵的名片呢!

    何芷不接名片李一凡当然也不能硬塞给何芷,他收回名片微笑着说:

    “恕我冒昧了。不过何小姐是我的房东,咱们肯定需要经常联系。屋里这么多电器和家具,我得随时向你汇报保养情况才好。”

    何芷知道李一凡是开玩笑,不过李一凡有一点说得没错,他是她的租客,彼此确实应该留下联系方式。以前的国外夫妻也和她加了微信。偶尔也会在微信上看到彼此分享的生活近况。

    才驶出小区不远,就收到了李一凡发来的微信,一张动态的问好图片。

    何芷没有回复,继续往医院赶去。柯杨昏迷已经三个月了,最近的情况越来越不稳定,有时候要送去icu监护。听肖楠说,柯杨昨天下午才从icu监护室搬回普通病房。

    “何小姐你在忙吗?”

    看到李一凡再次发来的微信,何芷皱了皱眉。她虽然第一次把房子租给别人住,但是她自己也曾经是个租客,通常情况下,租客不会和业主没事聊天的。何况李一凡和她见面还不到一个小时,加微信还不到十分钟。

    “开车。”

    何芷希望李一凡能感觉到她生硬的态度,如果没事不会再打扰她了。

    “oh,那你好好开车注意安全。”

    李一凡在信息最后加了三朵玫瑰花表情。

    这位租客似乎太轻闲无聊了!

    傍晚时间是医院住院楼最多人的时候。来送饭的来探访的人络绎不绝。何芷匆匆上楼,脚步走得太急差点撞倒从病房里走来的人。

    听到柯老太太“哎哟”一声,何芷心想这下完蛋了。她一直尽量回避和柯老太太碰面。在她住院的半个月里,每天都是趁医生查房,柯老太太外出吃早饭的时候,才过去看柯杨一眼。

    何芷伤好出院以后来看过柯杨几次,每次也是瞅准柯老太太不在病房,让护工做掩护才能在柯杨的病房前站一会。

    “何芷!你还有脸来看我儿子?要不是因为你柯杨能成这样吗?你出去,柯杨不想看到你。如果不是他抱着你垫底,躺在床上的应该是你。”

    柯老太太又重复着她第一次骂何芷的话。

    优方广场大屏幕上,前突后翘身材火辣的美女一边做着健身动作,一边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随着美女指尖指向,大屏幕上打出闪闪发亮的大字,“古德力美健身俱乐部,要美丽,要健康,要你想要的一切,赶快行动吧”。

    现在的广告太夸张!

    柯杨吐出嘴里嚼得无味的口香糖,大步朝古德力美健身俱乐部走去。

    如果不是王凯旋介绍,柯杨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来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地方。

    王凯旋……想到这位发小,柯杨的心里一片酸楚。

    王凯旋技校毕业就到羊城打工,如今是优方广场最火爆私房菜馆的二厨,年收入至少十万。

    饭店包吃包住,十万块等于纯收入。而他,已经失业两个多月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就只能卷铺盖回老家。

    身为颖州中学历史上唯一考上本科学院的“学霸”,如果在大城市混不下去灰溜溜回家啃老,岂不是贻笑大方!

    何况他又哪有老可啃!父母经营着一家小超市,勉勉强强供他读完大学已经倾尽所有。再说从他记事起开始,几乎每天父母都要上演一次离婚大战。

    那个家在他心里是避之不及眼不见为净的地方。远走高飞出人头地,是他在小城学渣中学努力学习上进的唯一动力。

    “身后没有灯光,身前白雾茫茫。徒有一身疲惫,空握万里风霜。”

    身高一米八二,体形健美。只要不做背景调查,应该没人会怀疑他做健身教练的资格。

    “嗨,早上好!”

    柯杨进门朝前台里的美女扬了扬下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早上好,欢迎光临!”

    程雪站在u形大理石柜台里,朝柯杨望去,目光顿时有些发亮。

    柯杨走到柜台前,伸手搭在台面上。

    “请出示您的会员卡。”

    程雪说话时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脸颊浮现出了粉色。

    健身俱乐部里漂亮的女会员很多,帅气逼人的男会员却少之又少。

    “我是来应聘健身教练的。”

    “啊?!”

    程雪的目光露出一丝失望。

    健身房经理要晚点才能到,程雪请柯杨到一旁的沙发区等候。

    陆陆续续有人进来打卡健身。

    十点十分,更衣室方向传来叽叽喳喳说笑声,女会员们争先恐后上楼准备上团操课。

    短短十来分钟,柯杨粗略估算了一下,来健身的会员起码有三十多个。这要是到了晚上还不得来几百人……

    王凯旋说这间健身房从开业起就非常火爆,现在至少有六七百会员,单是一年会员费都有五六百万的收入,如果再算上私教收费,老板一年就能收回成本净赚二三百万。

    果然暴利!

    柯杨又重温一遍古德力美的招聘启示,从挎包里掏出昨晚打印好的简历,努力让自己镇定,以免一会面试露出马脚。

    “月收入一万至三万,形象好,沟通能力强,持有行业证书,会三种以上课程……”

    大学毕业三年,柯杨应聘过多少工作已经记不清了。干过业务员、做过市场专员、销售代表,工资从来没有超过六千块。

    今年春节回家被亲戚同学们捧来捧去,都觉得他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特别有本事。他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表面保持虚荣的微笑,人情往来时不敢出手太抠搜,怕被大家笑话。

    大城市哪是那么好站稳脚跟的。他现在羊城连住的地方都是和人合租一张大床,每个月一千块的租金也得咬牙忍着。

    原公司老板说好过年后给销售代表发提成和奖金,结果等柯杨去公司上班,公司已经关门大吉。

    现在他全身上下只有三百块钱,马上又要交房租,连那半张床铺都租不起了。

    恨只恨自己当初没有选到好专业,被调剂到了毕业即失业的历史专业。对一个非师范类的二本历史专业本科生,职业发展规划那些都是空谈。

    “我们经理让你过去。”

    程雪温柔的声音响起,柯杨急忙站起身。

    经理办公室就在贵宾休息区后面,柯杨竟然没发现刚才有人从他旁边过去。

    “你们经理贵姓?”

    “姓付,人旁寸,很年轻。”

    程雪说话时并没有回头看柯杨,推开经理室的毛玻璃门侧身请柯杨进去。

    “付总好。”

    看见真皮大转椅上坐着的年轻老板,柯杨心里噗噗吐出几个字,同样是年轻人,差距咋这么大呢!

    “坐。”

    付昆光仰视柯杨几秒然后俯身向前,双肘撑在桌上十指交扣抵着下巴。

    “想做健身教练?”

    柯杨还没坐定付昆光问道。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