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十二章醉不安眠 //

时间:2021-01-23作者:白箩染

    !

    李一凡熟练地点了一杯调味酒,和柜台里的调酒师热情地招呼几句以后,开始向何芷介绍他的工作和生活经历。

    何芷对李一凡的时尚事业并不感兴趣,出于礼貌她没有马上离开,低头慢慢品着果饮,准备喝完饮料就走。以为到酒吧坐一会可以放松一下心情,没想到她成了别人的树洞,倾听别人滔滔不绝地吐露心声。

    “那时你和你妹妹就像夜空里两颗耀眼的星星……”

    不听不知道,李一凡竟然是她的大学校友学长,当年也喜欢到爱琴海酒吧聚会。蓝浩向何芷表白那天,李一凡也在现场。说起那段往事,知道蓝浩最终是和何芷的妹妹在一起,李一凡点到为止并没有过份描述那夜的浪漫。

    “看来我们还是挺有缘份的,我在附近找房子竟然找到了你家。来,为我们校友相遇庆祝一下。”

    何芷本来没打算喝酒,李一凡要了两杯粉红果泡酒,酒精度数不高,为了不扫兴,李一凡和她碰杯时,她也缓缓干了。

    何芷放下酒杯准备离开,故地重游又有旧相识在身边,压仰的心情非但没有放轻松,又添了一丝爱情故事的伤感。

    就在何芷准备离开时,李一凡站起来朝门口刚进来的几个男女招了招手,对何芷歉然地笑着说他约的朋友到了,然后端着酒杯迎向他的朋友们一起走向酒吧深处。

    夜风吹来,听到喉咙里传来气泡酒蹿上来的酒嗝声。在室内恒温环境里还不觉得,出来才觉得浑身热辣辣地直冒汗。

    感觉到特调的粉红气泡酒酒劲很大,何芷没敢自己开车,叫代驾过来,终于在一个小时以后回到了熙语新岸。

    仰头望着家里的阳台,黑洞洞的窗口好像一个怪兽。何芷坐在湖岸边,看湖岸广场上十几个大妈大爷们跳广场舞。

    新小区住户都才入住不久,广场舞规模不大,相对显得没有那么吵闹。另一边有几个相对年轻的男女在跳国标舞,清一色地穿着黑衣黑裤和黑短裙,脚上踩着半高跟的国标舞鞋,跳得有模有样,身材也相当吸睛。

    有两个跳广场舞的胖大妈,总是忍不住扭头朝跳国标的几个人张望,可能是羡慕跳国标舞的洋气时髦身材好。

    好像得到了某种指令,广场舞和国标舞都突然停了下来,人群三三两两散去。湖岸广场顷刻间变得安静下来。

    何芷看了一下手机,原来晚上十点了。按小区管理规定,晚上九点半湖岸广场禁止任何聚众活动。广场舞和国标舞团显然已经违反了规定,如果再不结束活动,十点钟小区巡逻的保安就要过来驱赶了。

    路灯暗了下来,夜风好像也停止了,湖水静得好像一面镜子。这时手机铃声打破了安静。

    肖楠刚去医院看过柯杨,虽然柯杨昏迷不醒,她也要把洪强妻子陈春死亡案的调查结果告诉柯杨。

    陈春和表哥合谋把洪强骗至境外赌博,只要洪强死亡她就可以拿到洪强的全部财产。结婚七年,陈春悄悄转移了一些财产,也存了不少私房钱。和符昆仑相爱以后,她最迫切想做的就是甩掉洪强,和符昆仑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只是她没想到洪强没死,她的表哥却因车祸意外身亡了。更令她没想到的是洪强虽然披着知名企业家的外衣,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并不像她想的那么有钱。她惦记着的房产也是洪强最后的救命稻草,打算卖掉房产变现力挽企业危局。

    为些洪强和陈春在家大战了一场,陈春到底是个女人不是洪强的对手,最后被洪强灌下猛药,再反复折腾到心脏衰竭而死。

    “这对夫妻也太毒了!”

    身边没有别人,何芷说话忍不住愤慨。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洪强都交待了,这也多亏柯杨一直紧追不放。对了,我现在才知道是你主张陈春父母报警立案的,你是发现了什么疑点吗?”

    听到肖楠的问题,何芷迟疑了一下说:

    “陈春一直担心自己不孕不育,所以她和符昆仑在一起以后一直想要一个孩子,我看过她的微博她对自己的生活非常自律,不吸二手烟,不喝酒,不吃辛辣刺激的食物……陈春的死亡鉴定报告上写着饮酒过量,我肯定产生了怀疑。”

    “哦原来是这样!这一点我们都疏忽了。”

    和肖楠结束通话,何芷准备回家。穿过湖岸广场走到楼侧的小路,小路只有一盏微黄的路灯,看着自己长长的影子朝身后草地倒去,何芷加快了脚步。

    这时耳边传来加快的脚步声,脚步声略微显得沉重,显然是男人的脚步声。何芷回身看去,身后并没有人,等她再转回身继续走路时,耳边又传来了男人的脚步声。

    脚步声在她身后不离不弃,每次她停下脚回头看时,脚步声也消失了,身后永远是空荡无人的小路尽头,连地上的影子也只有她自己一个。

    脑海里已经好久没有响起铿铿声了,不可能近在耳边的声音都能产生错觉。入住新家以后,每晚躺在床上就可以沉沉地睡去。

    何芷可以确定没有幻听。既然脚步声一直跟着她,她干脆跑步冲进楼下大堂,再跑进电梯按下七楼。

    电梯很快在七楼打开,何芷站着没动。

    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四面镜面的高级电梯可以三百六十度看见她的身影。就在电梯将要关上的一刹那,何芷突然冲出电梯跑向家门。

    电梯里虽然只有她一个人,她却能感到身边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好像有个人站着俯看着她。

    打开密码锁拉开一道门缝闪身进屋,何芷的动作快如闪电一气呵成。背靠着门站了一会,才觉得身边无形的压力解除了。

    “你是警察!”

    何芷自嘲地笑了一下,怪自己神经紧张自己吓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捧在手里,咖啡醇香的热气吸入鼻孔,何芷终于真正放松下来。

    凌晨时分,手机发出“嘟嘟”的响声。

    何芷摘下眼罩拿起手机,看到左岸的名字,马上按下了拒接键。她实在不知道和左岸还有什么好说的。左岸和母亲仗着大律师的身份,在左耀南死亡以后不但没有分给梁紫琪一分钱财产,还让梁紫琪背上了三百万的债务。梁紫琪在疗养院的费用都是卖掉粉红跑车才凑齐的。

    “何芷,我知道你没睡。咱们怎么说也曾经是朋友,我好心提醒你,离那个李一凡远一点。他不是善类,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看到左岸发来的微信信息,何芷这才想起竟然没有把左岸拉黑。

    她的微信朋友本来就不多,除了肖楠和柯杨,平时基本没人说话。和柯杨分开以后,柯杨在微信上也很少说话了。如果是工作上的事,大家直接打电话沟通。

    因为蓝浩的死亡在大学校友群里不断发酵变味传播,何芷把校友群也退了。这时把左岸拉黑,微信通讯录里柯杨和李一凡的名字更加醒目了。

    不过左岸的话还是让何芷看进去了。李一凡不是善类?李一凡善与不善似乎和她关系不大。如果李一凡犯罪,当然有法律制裁。至于李一凡在其他层面上不善,自有社会舆论监督讨伐。

    左岸发送的信息被拒收,当然明白何芷拉黑了他。他不死心又打何芷的电话,何芷干脆把左岸的电话也拉黑了。

    左岸气得咬牙切齿,心里直骂何芷回国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了各种拉黑应用。

    何芷放下手机重新戴好眼罩躺下,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手机又响起振铃声。

    她知道左岸不止一个电话号码,恐怕这个电话又是左岸打来的。左岸既然这么急着找她,听听他说什么也无妨。

    何芷没有摘下眼罩,直接拿起手机接听。

    手机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她让何芷马上到爱琴海酒吧把手机的主人接回家。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

    何芷摘下眼罩,这才看清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李一凡的电话。

    “手机的主人醉倒了,他手机里只有你的电话号码,我不找你接她回去找谁去!”

    酒吧里的招待不高兴了,她也是出于好心才帮忙拨打电话。换成别人,直接把烂醉如泥的家伙扔到门外去。

    何芷觉得她没有义务去照顾李一凡,不过听酒吧女招待的意思如果没人来接,就把李一凡扔到街上去。不排除李一凡被扔到街上再被坏人弄走搞残或者偷个肾挖个眼珠子啥的,把何芷听得心里扑通扑通的。

    “那你们可以报警。”

    “我说姐姐你可别逗了,每天都有酒鬼躺尸酒吧门口,警察管得过来嘛。你不来拉倒,我这就叫人把他扔出去。”

    “等等,我马上过去。不过可能要过半个小时以后。”

    李一凡毕竟是她的租客,她又是警察,从哪方面来说似乎都要对李一凡这位才从国外回来的游子伸出援手。

    汽泡酒的后劲大散得也快,何芷穿戴整齐出门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身上有一丝酒气。

    一路绿灯赶到爱琴海酒吧,进门差点被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给震碎了耳膜。

    此时正是酒吧客人最疯狂迷醉的时候,许多人围着旋转小舞台上穿着清凉身姿曼妙的钢管舞女郎欢呼尖叫,有两个男人跳上舞台贴着女郎辣舞,再次引起人们的尖叫起哄。

    光怪陆离的灯光下看不清人们的脸,何芷穿过人群一时找不到李一凡在哪里。她拨打李一凡的电话,电话接通了,依然是那个女招待的声音。

    何芷寻着指引终于看到了醉倒在沙发上的李一凡。

    “他的朋友们呢?”

    何芷离开时明明记得李一凡和友人们在一起,他的朋友们怎么可能把他一个人喝醉扔下。

    “你是说那几个外国人?”

    何芷点了点头。

    “那几个外国人早就走了,我看他像是故意把自己喝醉倒下的。还好他提前结了帐,不然我才不管他呢!”

    桌面上有四五个穿的洋酒瓶,还有一扎喝剩一半的原酿黑啤。看来李一凡确实没少喝。

    何芷推了推李一凡,李一凡好像一个软杮子,任她推翻摔倒在地无声无息。

    “你现在就是打死他他都不带还手的。你快点带他走吧,注意他的包,他包里有不少钱。现在谁出门还带那么多现金呢!真是一个怪人。”

    女招待说完蹲下拍了拍李一凡的脸,然后抱着李一凡的一只胳膊拉他起来,见何芷还站在那里不动,喊何芷赶紧帮忙。

    女招待一直帮何芷把李一凡送到门口,然后拍了拍手扭身又回酒吧了。

    何芷几乎是把李一凡扛回家的。幸好是二楼,如果再多一层何芷估计都扛不动了。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把李一凡放到床上,何芷已经气喘如牛了。

    望着躺在床上睡死一般的李一凡,何芷这时才发现李一凡和柯杨的身高骨架差不多。两个人躺在床上睡着的样子也分外相像。

    “我算是仁至义尽了。”

    何芷从肩上摘下李一凡的挎包放到床边。

    “谢谢。”

    何芷走到门口正要带上门时,听到李一凡呢喃地吐出两个字。也不知道李一凡是对她说的,还是醉梦呓语。

    折腾了一个晚上,回到家已经凌晨三点了。

    这次再经过楼下那条小路,何芷注意到耳边没有再传来如影随形的脚步声。回到家躺下以后,她却睡不着了。

    脑海里不断闪现李一凡躺在床上的身影,又突然又变成了柯杨的样子。

    “嘟嘟嘟……”

    手机屏幕闪烁着李一凡的名字。

    何芷不敢相信李一凡这么快就醒酒了。按他刚才睡倒不省的样子,起码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完全清醒。

    何芷接听手机,轻轻地“喂”了一声。

    “谢谢你!”

    李一凡的声音不轻不重,带着浓重的鼻音。

    “谢我什么?”

    “谢谢你送我回家。”

    “……”

    李一凡真的清醒了!何芷还是无法相信,或者李一凡装醉骗人?

    “知道你平安到家我就放心了。晚安好梦!”

    李一凡不等何芷说话挂断了电话。

    何芷握着手机半天回不过神。

    这是什么人啊!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