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十四章恐惧心里&.

时间:2021-01-24作者:白箩染

    !

    看见左岸掏出手机对着她拍摄,何芷顿时明白了左岸又一次对她下药了。

    “左岸,你太卑鄙了!”

    “哦?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左岸看着手机屏幕录下的画面不慌不忙地说道。他在等何芷哀求他,那将是他不远万里飞来报复何芷计划里最值得期待的画面。

    “你现在出去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浑身好像着火了,意识越来越渴望冲撞和压迫带来的释放快感。何芷忍着怒气喝斥左岸,声音也仿佛被火炙热透着热辣的腔调。

    左岸继续拍摄躺在床上的何芷,非常享受眼前仿佛慢火烹食的画面。眼看着何芷脸颊灼红,胸口剧烈起伏,四肢忍不住地颤抖,都在表明他期待的时刻就要来了。

    “何芷,我们曾经是好朋友是不是?”

    “……”

    此时何芷已经说不出话,喉咙里塞着的滚字就是吐不出来。

    “其实你应该比我还清楚,男女之间没有纯粹的友谊。我以为用我的诚心可以感动你,让你明白我对你的爱不论何时何地不离不弃。”

    看到何芷转过身去,左岸的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走到床的另一边望着何芷。

    “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你为什么就看不见我对你的好,非要和其他男人搞在一起呢?我妈说女人真是下贱货,我现在好像懂了!”

    看何芷的样子就算是烈火焚身也不会向他哀求,左岸决定不再等了。侧对着大床架好手机开启自动录像功能,然后当着何芷的面脱掉衣服。

    左岸的动作太突然,何芷愣了一下才想起背过身去。这时她连背转身的力气都失去了,浑身柔若无骨软绵若絮。张嘴想骂左岸,希望他能停止动作,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看到何芷由愤怒转为无助企求的目光,左岸有些得意,褪去最后一件内衣,他朝何芷压去。

    左岸本来想压住何芷就可以上下其手扒去何芷的衣服成全梦寐以求的好事,没想到他赤身露体爬直床还没伏到何芷身上,突然感觉两只手肘被一股力量扭在背后腾空拎了起来。

    “哎呀疼!”

    左岸忍不住叫了起来。

    何芷已经闭上眼睛准备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当成一场恶梦,猛然听到左岸杀猪嚎似的惨叫声,她睁开眼睛,看到左岸凌空而立,好像被魔术师定格了一样,她也惊得屏住了呼吸。

    左岸双手被反扣在背后,双腿在床上连环踢腾着。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大律师的形象了,刚刚的奋亢都被恐惧所代替。

    “是谁是谁?快放我下来。”

    左岸看不到背后擒他起来的人,只能放声大叫来掩饰心里的恐惧。瞪眼俯看着床上的何芷,发现何芷惊愕地盯着他的背后,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

    “扑通!”

    背后的力道突然消失,左岸不偏不倚掉到了床边的地上,好在他反应够快,在落地的瞬间双手撑住地面,身体曾自然跪姿跪在床边。

    左岸扶着床畔赶忙起身穿上衣裤,这时才发现屋里除了他和何芷没有别人。

    “出鬼了!”

    左岸抓起手机几乎跑出何芷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里爬上床,心跳得厉害,感觉呼吸也好像不顺畅。拍了拍胸口镇静下来,翻开手机录像回放。

    看到他爬上床突然身体被凌空拎起的画面,左岸的心也跟着拎了起来。画面上除了他白赤赤的身体在半空中挣扎着,没有看到任何人。

    “有鬼!那个女人身边有鬼!”

    左岸自言自语道。说完马上收拾行李离开酒店,决定以后再也不碰何芷。他突然想明白了,何芷不祥,凡是跟她有亲密关系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她的父母早亡,她的妹妹被害,她找的保安丈夫也入院昏迷不醒……

    左岸暗自庆幸能悬崖勒马没有和何芷发生关系,马上买最近的航班逃回穗城。他决定对忘掉英国之行的恐惧经历,却忘了删掉的手机录像文件被妻子意外发现传给了他的母亲。

    焦瑞凤看见儿子不堪的画面,气得肺都要炸了。以前律师楼有丈夫撑着还不觉得儿子庸碌无为,现在丈夫死了,儿子却整天只想着勾女泡妞,追美女都追到国外去了。

    今天如果不教训教训儿子,只怕儿子还不知道事业危机。

    左岸走进母亲的办公室,看见母亲怒气冲冲的神情,知道母亲要找他麻烦了。与其被母亲唠叨谩骂,不过主动承认错误的好。

    “妈,我知道我私自跑去追何芷不对,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我会好好工作,重振咱家律师楼的声威。”

    左岸说完小心地观察母亲的神情。

    焦瑞凤听到左岸的话不但没有阴转晴,脸色甚至更阴沉了。

    “妈,我会努力造人,让您早日抱上孙子。”

    “坐下。”

    母亲严厉的声音哪里是客气请他坐下,左岸不由得浑身一抖,对母亲赔着笑脸。

    “我让你坐下说话,站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眼花。”

    焦瑞凤靠向椅背仰脸看着儿子。

    “好,我坐下说。”

    左岸点了点头在母亲对面乖乖坐下。

    看见儿子坐下,焦瑞凤突然双后用力拍在桌子上,吓得左岸还没坐实的屁股又抬了起来。

    “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我怎么会生你这么一个儿子!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家里放着娶来的媳妇不爱,非要追看不上你的小妖精。”

    焦瑞凤叹了一声。

    左岸不敢说话,没有母亲在前面冲锋,他的事业恐怕早就没了。

    “你是不是有病?”

    焦瑞凤紧盯着儿子的眼睛。

    左岸的目光无处躲藏。

    “妈,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对何芷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那个女人不吉利,我以后来她的面都不想见。”

    “你媳妇说你有病,你们结婚这么长时间了,你对她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有数吧!你能有精力去国外追其他女人,在家却不能满足你媳妇。你这是不是病是什么?

    我跟你说,婚姻是你自己选的,事业也是你自己选的,你得明白自己的责任。如果再让我听你媳妇跟我抱怨,我劝你干脆离婚单身自己过日子。不要学你爸到处惹风流债,最后把命也给赔上了。”

    本来准备了许多话要教训儿子,儿子到了跟前,焦瑞凤又不想说了。儿子已经三十岁了,不是当年她牵在手里的小男孩,儿子有儿子的人生,她也要过自己的生活。

    这时有人敲门,焦瑞凤正了正坐姿。

    “你出去反省反省吧。以后我不会再和你啰嗦了,我还有事。”

    左岸巴不得母亲让他出去,拉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大男生,他停住了脚。男生朝左岸微笑着点了点头,听见焦瑞凤喊他进去,男生走进办公室反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左岸站在门口等了一会,不见男生出来,他跑到前台问刚才找焦瑞凤的男生是不是客户,前台说是焦瑞凤新请来的助理兼司机。据说以前在小学做体育老师,来上班有三天了。

    “他叫什么?是怎么找来做助理的?”

    左岸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叫符昆仑,是焦律师直接带来上班的。人事部那边应该有他的入职表,你可以去那里看看。”

    左岸当然不能直接问母亲为什么要请一位体育老师做助理,在人事部了解的情况也不多。这位符昆仑会不会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卧底呢?故意编造小学体育老师的身份避免怀疑?

    自从父亲死后,左岸非常重视律师楼招来的每一位新人。下班以后,他悄悄跟踪母亲的车,准备看看符昆仑送母亲回家以后会去哪里见什么人。如果被他抓住符昆仑是竞争对手的人,那就可以状告对手不正当竞争,捞一笔经济赔偿。这种官司他还是比较擅长的。

    云石灰保时捷缓缓驶入车库。符昆仑跳下车打开后车门,绅士般地扶着焦瑞凤下车,然后和焦瑞凤并肩上楼。

    看到自家屋门关上以后再没打开过,左岸站在阴影里咬了咬牙。

    母亲竟然养了一个小鲜肉!

    和父母相比,他可算是一个痴情种了。十几年了还保持着对一个女人的激情,恐怕这世间也并不多见。

    左岸在海琴海酒吧大醉一场以后,第二天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两个人婚姻存续时间短,属于各自的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女方感觉和左岸闪婚闪离比较吃亏,毕竟离异女性在婚恋市场上可选择的余地不多。左岸把奔驰车送给女方做为补偿,终于恢复了单身贵族的快乐。

    重新投入万花丛中,左岸已经学会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既然母亲喜欢小鲜肉,左岸也把目光盯上了花季少女。

    不谈感情一起玩耍开心就好,左岸的芙蓉嶂成了他的伊甸园,日日笙歌欢唱,还管什么大律师工作。焦瑞凤对儿子的改变不能熟视无睹,几次找上门把左岸从床上揪起来,逼着他去接一些签约法律顾问工作。

    担心儿子的状态越来越萎靡,焦瑞凤给左岸办理了海外游学的手续,强逼着左岸登机出发。希望他一年以后学成归来,可以成为合格的律师合伙人。

    左岸拖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从机场电梯里出来,这时何芷正拎着行李箱准备乘电梯下楼。

    两个人在电梯门口相遇,眼神同时愣了一下,随即又像两个陌生人一样,侧身避开彼此各自走向前程。

    电梯门缓缓关闭,左岸远去的背影也随之消失了。

    直到现在何芷也想不明白,那晚左岸到底发生了什么。左岸凌空而起的动作太诡异,离开时恐惧的表情更让人担心。何芷很想解开这个谜,结果等她恢复正常天亮起身以后,发现左岸已经离开酒店回国了。

    在机杨大厅门口等车的时候,何芷赶忙打开手机和保姆通话。这次原本计划出差几天的行程,最后竟然耽搁了将近两个月,欧盟各国都跑遍了。

    保姆的电话显示是空号,发微信显示不是好友关系。重新添加好友,迟迟不见对方通过。

    会不会出事了?

    何芷一阵紧张,感到头发好像都竖起来了。翻出豆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打过去,不知是不是老师正在上课,一直没有接听电话。

    这时来接她的车到了,何芷放下电话上车,非常想马上赶去幼儿园看豆豆,但是交办的案子得回警局送材料结案,只能先赶去警局。

    汇报完用时两个月破获的案子天已黑了。手机上显示未接电话,何芷错过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再打过去显示关机状态。

    老师都喜欢下班以后把工作用手机关机。

    何芷打车风风火火往家赶,在楼下看到家里黑洞洞的窗子,家里没人。

    这时想起当时找保姆的那家中介公司肯定有保姆的紧急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人说何芷打错了。

    何芷顿时懵了。

    出国两个月回来,怎么感觉一切都变了。豆豆现在在哪儿呢?

    问过左右邻居,没人知道何芷家的保姆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说最近看到她还是上个月的时候。当时保姆带着豆豆在楼下湖岸广场玩滑滑梯,并没有什么异样。

    自己身为警察,现在连自家的保姆和小朋友的去向都查不出来,何芷捶着自己的头,感觉脑子乱糟糟的。实在没有办法,也只能报警了。

    在按下报警电话前,何芷决定还是先求助肖楠。

    肖楠听到何芷的声音先是顿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柯杨已经和项红结婚了。

    此刻何芷的心里只想着豆豆的下落,哪还有心情管柯杨和谁结婚。柯杨和谁结婚只要他觉得幸福就好,现在只能说是在同一个警局工作的同事。

    “你就不想听听柯杨的情况吗?”

    “我相信他会好起来的。肖楠,豆豆不见了,我不知道要怎么找她。我家保姆的电话显示空号,幼儿园的老师也联系不上……”

    何芷一口气说完眼泪哗地下来了。

    “你先别着急,我让同事帮你查查,要找豆豆肯定要问她的幼儿园老师。”

    肖楠很快给了何芷一个手机号码。拨通幼儿园老师的私人电话,何芷急忙问白天豆豆有没有上幼儿园。

    “上了呀,豆豆每天都准时上学放学。”

    “那是谁接豆豆上学放学的?”

    何芷就在自己家里,都已经晚上七点了,保姆和豆豆都还没回来。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