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十六章天上掉下个大馅饼 //

时间:2021-01-27作者:白箩染

    !

    许佳月本来是被老者的一句少东家给吸引的,反正她也要出门。等她看见停在超市门口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时心脏已经骤然停止跳动,屏住呼吸不敢相信她这是遇到了什么情况。老者打开车门请她上车,她一丝犹豫也没有,猫腰钻进车里,双手搭在真皮坐椅上,感觉人生突然之间变得玄幻美妙。

    “妈,你猜我现在在哪儿?”

    许佳月望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水,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按着胸口,直到此时她还是无法相信她成了这栋湖边大宅的主人。

    听到母亲问她今天怎么没去上班,许佳月噗嗤笑了。跟母亲说起她早上的奇遇,又通过视频向母亲展示她现在住的房子外景和内景。

    看到女儿住的豪宅比她服务的主人家还要阔绰奢华,丁桂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女儿在跟她开玩笑。

    “妈我不骗你,这栋房子的主人非要让他的管家请我住进来。我刚才偷听那个管家打电话,好像说那个少东家很快会跟我结婚。我不管那个少东家长什么样,反正能有这么大的房子又有那么名贵的车,肯定气质吐谈也不一般。

    这个世界有钱等于拥有一切!我爸为了钱跟他的女老板跑了,我现在才明白有钱的感觉真好。你都不知道这栋房子外面的风景有多好。”

    “那真是天上掉下个馅饼砸中你了。你要仔细点,多看少说话。”

    “妈我知道的,我又不傻,等我发达了也让你过上好日子。以后不用再跟人家当保姆了,看人脸色讨生活的日子快点滚蛋吧。”

    “不要乱说话,注意言行举止。我最近要离开穗城一段时间,等我联系你吧。”

    丁桂兰挂上电话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时听见豆豆在身后叫她,她转头笑眯眯地拉住豆豆的手。

    “姨婆,我想回家。”

    “豆豆乖,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回家了。你大姨现在没时间管你,你知道吗?”

    “……”

    豆豆低头捏着衣角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搬家换幼儿园没有朋友,除了眼前的保姆,她不知道还能和谁说话。

    “阿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对着豆豆的嘴巴说话。”

    宋佩突然出现在门口,丁桂兰吓得赶忙站起来松开豆豆的手解释。

    “豆豆眼睛迷了,我帮她吹一吹。”

    宋佩瞪了丁桂兰一眼,知道她在说假话,不过也没有必要拆穿。眼前最要紧的是把豆豆带到外地去生活,只要再过两三年,等伍彤州出狱一切就圆满了。

    穗城高铁站地下停车场,一排排车辆密密麻麻地占据着一个个停车位。何芷急得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找停车位了,直接在一边幽暗的过道里停下了车。

    半个小时以前收到消息,有人在高铁站候车厅看见疑似豆豆的小女孩,从微信发来的照片看,何芷认出是朱继芳和豆豆。

    地下停车场四通八达,一时找不到去往候车大厅的出口。何芷感觉到自己的额头直冒冷汗。继续联系报信人,那个人已经准备登车了,最后给何芷提供的照片是朱继芳领着豆豆在检票口排队。何芷无权联系车站警务人员去拦截朱继芳和豆豆,求助肖楠,肖楠也需要走流程才能联系车站警员。

    何芷后悔没有报警,如果就这么让豆豆和朱继芳走了,恐怕以后再要找到她们就更难了。

    “何芷,车站方面帮我们查出行旅客名单,并没有发现朱继芳和蓝薇薇的名字。或许是提供信息的人搞错了……”

    “不可能!我已经确认过照片……”

    何芷边跑边说,地下停车场白惨惨的灯光里,她的声音似乎在四处回荡。

    “你别急,你既然认准了豆豆的检票口,我可以联系同事在车上寻找豆豆。”

    肖楠的话音刚落,突然听到手机里传来一声猛烈的碰撞声,随后是摔倒和紧急刹车声,汽车轰轰远去的声音。

    肖楠叫了几声何芷,手机里没有反应。肖楠意识到何芷可能出事了,这时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男人自称是车站停车场管理员,手机的主人刚才被车撞了,他已经叫了救护车。不过没看到撞到人的车牌。

    何芷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停止了呼吸……

    城郊墓园,两块新鲜的墓碑并排立着。

    肖楠望了一眼墓碑上柯杨的相片,嘴角抽了抽,又望向另一边何芷的相片,眼神不由得更加忧伤。

    “你们两个可以作个伴,以后不会再孤单了。”

    肖楠放下鲜花,双手在胸前合十,像是祝福何芷和柯杨以这样的方式并肩而立,又像是祈祷他们在天堂幸福美好。

    远处树荫下,一名男子静默地望着肖楠的一举一动。看见肖楠离开了墓园,他拿着一束白百合朝何芷的墓碑走去。

    男子望着墓碑上何芷的照片,好像在欣赏一幅名画,不愿露掉画面上每一个细微的像素。久久凝视以后,男子放下百合花,伸手拂去墓碑上的浮尘,又用指尖轻触着照片里何芷的脸颊。

    这时听到身后传来说话声。男子迅速站直身体,转身朝墓园大门走去。

    和迎面而来的柯老太太擦肩而过时,男子英俊俊美的身姿微微颤动了一下,听见柯老太太抽泣,男子的脚步好像被千金坠住,沉沉地挪不开步伐。

    “阿姨,您难过也没有用。柯杨如果知道您为他天天睡不着吃不下的,肯定在天上也过不好的。您今天再看他一眼,然后咱们就回老家吧。”

    “我年纪大了,一个人在这边也没法生活,不回老家还能怎么着。柯杨的房子都给你了,你回去干什么呢!”

    柯老太太很自然地甩开了项红扶着她的手。直到这时她才明白,项红不图他儿子身体健康和警察的威风,只是想要他儿子的那一套房子。

    虽然项红和柯杨没有领结婚证,但是柯老太太已经发话承认了项红的儿媳妇地位。

    就在项红跪在柯老太太面前发誓,要一辈子不离不弃细心照顾柯杨时,柯老太太也答应了把儿子的房产赠与项红,如果以后儿子康复了一切都好说,如果儿子真要是长睡不醒,也不能亏着人家姑娘。这时她想明白过来,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儿子啊,你咋这么命薄呢!”

    柯老太太伏在柯杨的墓碑上放声痛哭。这时项红看见了旁边墓碑上何芷的照片,她推了推柯老太太。

    “天啊,何芷这是咋了,咋也死了!你们两个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年纪轻轻的,还有大好前途……”

    柯老太太抹了一下眼泪,看着照片里如花般美丽的何芷,再看看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的儿子,不由得更加悲从中来放声大声。

    他坐在车里,一直望着柯老太太和项红上了车走远,才启动越野车离开。

    母亲已经老了!还能为她再做点什么呢?如果上前告诉她,他是她的儿子柯杨,母亲会不会以为他是一个疯子?

    太阳已经西斜,桔红色的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他的侧脸如刀割斧削一般。半个多月了,他已经适应了重生以后的新身份,穗城财团少东家王宵。

    重生的感觉很微妙,每天都有许多记忆涌上心间,把何杨的心塞得满满的。他知道他的原身是位特警英雄,在一天早上执行任务时意外中弹。当时他正在隔壁急救,他清楚地记得听到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时,他在剧痛中醒了过来。

    出院以后他来到了穗城最低调的巨富家族,以王宵的身份重新生活。

    “少东家,您什么时候回熙语新岸大宅?那位接过来的姑娘每天都要问几遍……”

    接到管家的电话,王宵沉吟起来。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排那位姑娘。他可以慢慢接受原主给他留下的一切,却无法接受原主给他留下的未婚妻。

    也不对,在他的记忆中,原主和那位姑娘也不过是一夜情缘,原主是出于对姑娘人生初体验负责,也是为了给重病的爷爷冲喜,才会把那位姑娘接到私宅,准备完成任务以后就举行婚礼。

    “你先好好照顾她吧,等我通知再说。”

    甚至都不知道姑娘的名字,就要娶她为妻,也不知道姑娘的意愿怎样,原主也真是一个霸道自以为是的人啊!

    想到何芷不明不白被撞死在地下停车场,至今凶手还逍遥法外,他的心愤愤难平。从了解到了情况看,何芷是为了寻找豆豆才会意外被撞死的。找到撞死何芷的凶手和查找豆豆的下落,成了他眼前最重要的任务。

    接到父亲的电话,他才发现重要任务还有一个,结婚生子给爷爷冲喜,了断爷爷抱重孙的心愿。

    “爸,爷爷的身体最近恢复得挺好的。”

    “好是好,但是他的心病只能你去治。你不是也答应爷爷会尽快结婚吗?”

    他很想说那不是他答应的,可是他又怎么能向眼前的父亲解释呢。二十多年不曾喊过爸爸了,最近重新称呼爸爸,让他有种别样的感觉。

    “我会抓紧。”

    “抓紧是多久?”

    王庆和紧逼一步,盯着王宵的脸。儿子从小叛逆不按家里安排的路生活,做特警差点送了命,被家里逼着强行退伍,都快二十六了,还当自己是一个小孩子一样不思男女之情。

    “……”

    王宵被父亲王庆和的逼问卡了壳,他不过是敷衍一句,父亲却紧追不放。看来还只能和那个请回私宅的姑娘结婚了。

    “爷爷说什么时候结婚好我就什么时候结婚。”

    “这可是你说的。我一会就去和你爷爷请示,他会找风水师看吉时,到时候家里帮你安排好一切,你只要领着新娘子准时出场就好了。”

    王庆和说完马上让司机安排车去医院见老太爷。为了逼孙子退伍结婚,王家老太爷可是做了最精彩的表演。

    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

    肖楠正在办公桌前查看电脑资料,有人告诉她外面有人找。走出办公室,突然看见走廊上一道熟悉的背影,肖楠忍不住喊:“柯杨。”看见转身面对她的男子,她的脸顿时有些窘。

    “不好意思我认错了人。是你找我?”

    肖楠迅速平静心情,望着王宵的眼睛问道。

    “你好,我叫王宵。”

    看着昔日熟悉的师姐,王宵的心情有些激动,不过他不能表现出来,此时他是王宵,对肖楠来说他完全是一位陌生人。

    “我受人所托想来了解一些情况。”

    王宵自我介绍是何芷在国外时的朋友,肖楠听得半信半疑。当王宵说出他在国外就读的学校时,肖楠终于相信了何芷和王宵曾经是大学校友。

    “我觉得何芷出车祸比较诡异,我想调查一下她出车祸的原因。”

    “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当时我正在和何芷通电话,可能是她一边听电话一边急着寻找去候车大厅的出口,没有注意到来车……”

    肖楠已经自责了很长一段时间,她觉得何芷的死她有一半的责任。她已经尽力帮忙侦破何芷被撞身亡司机逃逸案,可是直到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车站附近交通拥堵复杂,调取附近几个街道监控都没有发现可疑车辆。

    “p4停车场有四个出口,其中三个出口都已经查过了,没有发现可疑车辆。另外一个出口的监控那天刚好坏了。”

    “能查出那个出口监控是什么时间损坏的吗?”

    “大概是下午两点左右吧,两点以后的监控画面都是静止的。当时调查监控最证的时候还没发现视频头坏了。”

    肖楠说完,发现王宵的眼神显现出两道锐利的光芒,这目光让她又想起了柯杨。

    “如果说有人故意破坏了监控摄像……”

    王宵沉吟起来,一手托腮一手抱着另一只手的手肘,年轻的脸庞浮现出惊惧的神情。

    “你是说何芷是被谋杀的?!”

    肖楠突然恍然大悟。

    “我了解何芷,她一向不爱与人争论,也不会为了一点利益和人反目。她应该不会有仇人。”

    “是的,何芷与世无争,唯一让她争取的就是她妹妹的孩子……”

    “豆豆!一定是因为豆豆。”

    王宵陷入沉思。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