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十七章太夸张了吧

时间:2021-01-27作者:白箩染

    !

    还有几天就是中秋节了,超市里购物的人流明显比平时要多了许多。

    收银台前结帐的队伍缓慢向前移动,终于轮到了李静,她把购物筐里的一把小葱和一盒鸡蛋放到收银台上,掏出手机准备付款。

    “唉?”

    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回头看是一位陌生的男子。

    “你怎么在这儿?”

    王宵奇怪李静怎么会在这家超市买菜。按说这时李静应该在他的熙语新岸大宅。

    “你是谁?”

    “麻烦你们快一点,后面还有人排队呢!”

    收银员朝王宵和李静翻了翻白眼。

    王宵动作迅速地替李静结了帐,拿起购物袋拉着李静的手走出超市。

    王宵的动作霸道敏捷,李静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你放手。你谁呀你?”

    李静挣脱开王宵的手,奇怪地看着面前高大伟岸的青年。脑海里突然如涨潮的海水般漫上来许多记忆。她想起来了,这个男子是她原主的第一个男人。那一夜王宵闯进李静寝室的画面一幕幕回放,她的脸顿时窘了。

    “我叫王宵,我说过会对你负责。”

    “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哪个要你负责!你走你的阳关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好不好?”

    她虽然叫李静,但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李静。她是何芷,在地下停车场车祸以后醒来,突然发现她已经阴差阳错地变成了另外一个姑娘--李静,一个长得清纯秀气,和她本来的容貌毫无共同特点的小美女。

    当时看着镜子里二十二岁年轻的脸庞,何芷常常有恍然如梦的感觉,有时候睡到半夜起来揽镜自照,看着镜子里素不相识的面孔,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现在她终于适应了新容貌新身份,也适应了一个人孤单寂寞的生活,突然冒出一个男人要对她负责,她当然得干脆拒绝。

    “你,你要知道当时情形比较特殊……”

    王宵很想解释一下当时为了掩护行踪和李静在床上假装啪啪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又觉得不好解释,毕竟那不是他做的,原主当时的心境他也只能猜测而已。

    这时手机响起,看见父亲打来的电话,王宵对李静歉然地笑了笑,让她赶紧回去,不要在外面耽误太久,然后转身离开。

    “情形比较特殊?”

    李静重复着王宵的话,世界上竟然还有男人把和女人的床事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今天也真是开了眼了。

    讨厌!希望以后不要再见到他。何芷拎着购物袋赶忙回家。

    许佳月走了以后,李静一个人住两室一厅觉得太奢侈也负责不起,急需要找一位合租客分担房租,另外她还要继续追查豆豆的下落,以她如今的身份,她很担心就算找到豆豆,又要以什么身份和豆豆一起生活。豆豆能接受接二连三地失去亲人的痛苦吗?

    在同城挂上合租信息以后,李静的手机开始不停地响。明明合租信息要求单身未婚女性,打电话来的都是男生,有的听声音就觉得年纪已是大叔级别,明显是不怀好意无事生非来的。

    如果这个月底还找不到合租客,就只能搬出去租一个小单间了。一个月三千块的租金,对于她一个月薪六千的职场新人实在是沉重的负担。

    门厅的鞋柜里还有一双许佳月的小白鞋,李静拨了几通电话,许佳月好像很忙的样子和机总是显示通话中。

    “你的小白鞋还要吗?”

    “不要了,如果你发现我没带走的东西就帮我扔掉吧。以后不要联系我了,我这个手机号也不用了。”

    收到许佳月的回复,李静愣了好一会。

    在原主的记忆里许佳月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她们是大学闺蜜,离校以后一同租房,一同应聘在一家公司实习。许佳月的家境也不好,两个人风雨同舟,说好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怎么现在说散就散了呢?

    许佳月一定是遇到什么难题了,不然她不会连辛辛苦苦争取得到转正的工作也不要了。

    越想越觉得许佳月可能陷入人生困境不想连累她,怕她跟着着急上火无能为力的样子。李静又拨打许佳月的电话。

    许佳月正在找工具开手机盖拨掉手机卡,看见李静又给她打来电话,她本来准备挂掉关机,没想到手指一滑接通了电话。

    “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你不要再烦我了,我们以后不认识都是陌生人。真讨厌!”

    许佳月说完挂上电话赶忙关机。

    &nbjxpxxs.sp; 昨天母亲再次听了她描述一遍老鼠掉米缸的好运以后,提醒她要断掉过去的一切联系,包括她们母女也不要再联系。换掉手机号,以崭新形象开启新生活。

    母亲的意思很隐晦,许佳月还是明白了,她的好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很有可能是老管家接错了人,他们要接的是她的闺蜜李静。

    许佳月试探地问过少东主为什么不直接联系她,老管家回答得含混,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少东主行事古怪,他只是听差办事,少东主让他接那间房里的姑娘,他得照办。

    李静的耳边一直回响着许佳月不耐烦地说道“真讨厌”三个字。她苦笑着放下手机,原来过分关心他人会让人讨厌,就像傍晚在超市门口,她讨厌那个叫王宵的男子一样。

    原来她的生活不需要别人关心,也不需要关心别人!

    黄昏里,王家的院落掩映在浓荫之中。

    推开双扇铜环大门,王宵快步走向正厅。

    今天下午全家人都去接王老先生出院,唯独王老先生最疼爱的长孙王宵没有出现。看见四扇敞开的大门,就知道祖父一定正襟危坐等着一会教训他呢!

    这段时间充分体验了豪门生活,他暗暗感慨豪门生活并不是想像的那么美满自在。王家人丁兴旺,除了祖父这一脉稍显人少力独,两位叔祖父那边老少四代同堂,人口得有百人以上。

    不知道今天全家去接祖父出院有没有惊动媒体。以祖父凡事不显山露水事事低调的作派,估计不会让王家去医院太多人。少他一个,应该也不至于是多大罪过。如果不是查到了朱继芳的下落,他也不会因为没去接祖父出院被父亲责骂不孝子孙。

    “王宵,快过来,就等你回来开饭呢。”

    看到祖父笑容可掬的脸,王宵反倒自责羞愧起来。

    “爷爷,我下午临时有事没能去接您出院……”

    “不要紧,怎么样,你找的那个姑娘什么时候带回来给爷爷看看。”

    “……”

    “还不好意思了!你都二十六了,我像你那么大的时候都结婚五年了,你爸那时候都已经读书识字了。”

    王老先生哈哈笑,叫儿子媳妇过来,让他们按照风水先生批的八字和吉日赶紧准备王宵的婚礼。

    “风水先生哪来的八字?”

    王宵显得很诧异,说起来他都不知道李静的出生年月时间。

    “你也不想想有什么事能瞒得了你爷爷。”

    王庆和对儿子笑着说完示意妻子和儿子说话,他扶老爷子去一旁休息,一会准备开饭。

    王宵最怕他这位母亲说话,以前觉得老母亲已经够能唠叨的了,现在才发现柯妈妈和这位王妈妈一比,简直是大巫见小巫。

    或许是这位王妈妈相夫教子习惯了,在丈夫和公公面前很少说话,只有和儿子说起话来才会没完没了。

    “你爷爷已经让人打听出来了,那位姑娘叫许佳月,八字弱是弱了些,不过风水先生说了,只要多给那姑娘配些金器,还是和你比较匹配的。照片我们也看过了,瘦了点,可能是过去生活比较节省,以后嫁进咱家一定让她好好补补,圆润一些好生养。

    你要是不带回来给妈瞧瞧,那我过去那边看看。你那套房子还是我替你选的,你结婚以后可以住在那边,不过你爸爸说了,这里才是咱们王家的老宅,你得经常回来走动走动,不说早晚过来给你爷爷请安,起码一周得回来个三五天,你那间卧室一直给你留着。

    你要工作,可以让你媳妇多尽尽孝心。人老了也没别的要求了,就是想和儿孙多说几句话……”

    “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带她回来。”

    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事情已经逼到这个份上了,老爷子又一直说他能出院全是因为大孙子要结婚给他冲的喜,他就怕不爱那个姑娘,可是怎么也得娶进门。

    不过那位姑娘好像并不喜欢他,万一要是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岂不是让老人家失望!

    王宵给管家打电话,听管家说许佳月正在和造型师学习服饰搭配,已经做好了出嫁的准备。王宵马上明白了,管家已经“叛变”,早把情况都向老爷子汇报了。

    “少东家你什么回来?许小姐今天又问了,她好像挺担心的……”

    管家欲言又止。

    “她担心什么?”

    “我想可能是担心她能不能顺利和你结婚吧。可能女孩子都有婚前恐惧症,这事宜快不宜迟。”

    “知道了,我今天晚上回去。”

    许佳月听说少东家今晚要过来,心情是又激动又忐忑。

    激动终于可以见到少东家了,可是又担心少东家万一发现她不是他要接回来的人,那她的美好人生就戛然而止了,母亲的希望也将落空,她和母亲又要陷入令人绝望的日子。

    &nxgchotel.bsp;  不行,必须得想一个办法让那位少东家不得不接纳她。

    这几天她已经把宅子里的房间都摸清楚了,少东家的卧室就在她的卧室对面。只要和少东家成为事实夫妻,想必那位少东家会对她负责。她既然来了就不可能离开,万一少东家对她不满意要赶她走,她也有办法对付。把男人的风流艳事当成武器便无往不胜。

    车窗外滑过的灯火映在王宵的脸上,此时他已经进入高新技术开发区。前面是熙语新岸小区,再过去就是父母买下的湖边绿地为他建造的大宅。

    抬头望了一眼后视镜,看到一张严肃的脸,他有些吃惊。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不再吊儿郎当不再爱笑。他知道他的改变是因为何芷,如果他没有从高楼坠下摔成植物人,也许何芷也不会死吧!

    冥冥之中他和何芷的人生之路仿佛背道而行,每一次都会彼此错失充满遗憾。唯一的幸福时光,也就是为了争夺豆豆的扶养权,他们假结婚真领证的那段时间了……

    目光无意识地落在熙语新岸小区门口站着的一道身影上,王宵的心怦然了一下,夜色里,那道身影挺拔俏丽,透着一种令他熟悉的味道。

    王宵停下车朝大门口走去。那道身影已经进入小区很快消失不见了。问过门口的保安,保安出示的防客登记显示刚才进去的女子叫李静。

    王宵苦笑自己一定是魔怔了。明明知道那个姑娘不可是何芷,还偏要证实一下以求心安。

    自从知道何芷去世以后,每周他都要去何芷的墓前送一束鲜花。他怕何芷一个人寂寞,又不敢私自把何芷的墓迁到何芷父母和妹妹的墓旁……

    &nbjsshcxx.sp;“我快到了。”

    以前管家可不会像这样时时追问他的行踪,知道他要过去把一应物品都准备齐整就透明人一样避开,给他留下充分的独享时间。

    看来管家是被那位许佳月姑娘给逼得,只能不顾他的反感追问过去的准确时间了。

    王宵又补充一句:“五分钟左右。”

    “好好,我马上给您把洗澡水准备好。”

    这是他第一次到他的大宅来,从原主手机里的照片可以看出这栋平房大宅占地颇广,周围可以说鲜花绿植遍布,内部道路更是一步一景曲径通幽。

    在车里开着导航不用担心别人看见,可是下了车总不能开着导航。如果在自家院里迷了路那可就闹笑话。

    只怪原主的记忆都在他的特警工作上,对自己的大宅倒是没有留下多少记忆。

    “我脚崴了,你到门口接我一下。”

    王宵这招非常管用,管家接到电话马上叫了两个保安抬着一副单架跑到了大门口。

    “脚崴了是大事,先躺上去,我马上请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管家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