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十八章好一朵盛开的白莲花&.

时间:2021-01-28作者:白箩染

    !

    当然不能让管家请医生过来,更不能惊动父母,假装崴脚得表演逼真可信但又不能让人过分担心。这个表演的尺度好比《我是演员》,王宵躺在担架上仔细揣摩表演的流程,等到了他的房间,马上表演脚腕已经可以灵活活动了。

    原来是虚惊一场,老管家松了一口气,马上张罗给王宵准备宵夜和糖水,王宵急忙挥手。他可吃不惯宵夜,更不喜欢喝糖水。

    少东家从小就喜欢吃宵夜喝糖水,现在口味怎么变了?行事风格也不如以前果断霸道了,难道是中弹以后落下了后遗症,整个人都改变了?

    老管家狐疑地望着王宵。王宵意识到可能他的行事风格可能引起老管家怀疑了。不管怎么说,他竟然重生为王宵,就要承载他和王宵两个人的人生,对王宵的家人也要负起责任。

    “程叔,我今天好累只想早点休息,你也快点去休息吧。不要为我忙前忙后的。”

    “是少东家。不过您过来不是要看望许姑娘吗?她听说你今晚回来激动坏了,还特意燃起香薰灯……”

    见少东家皱起眉头,老管家不敢再继续说话,怕再说下去,会让少东家觉得许佳月浮躁势利。大宅里的佣人不多,负责做饭的和打扫卫生的都是老管家的亲戚。许佳月对老管家客气礼貌还会笑脸相迎,对其他人根本不会正眼瞧一下。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王宵看着自己的脚腕,心里却在想老管家的说法会不会夸张了。那位原主要娶的佳人在超市门口对他可没有好脸色,就差骂他讨厌滚开了。

    “那我过去通知许姑娘一声。”

    “你通知她什么?”

    王宵很怕老管家硬往他床上塞人。

    他是要替原主娶那个姑娘,对那位姑娘也有一点点心动的感觉,可是他知道他没有资格爱任何人。前世他已经错过了真爱,未入轮回就重来一世,他得为自己没有珍惜那段真爱赎罪,还要为何芷完成心愿把豆豆找回来。

    “我通知……”

    老管家被王宵给问得结巴了,再看王宵的神情哪有一点要见心爱女子的样子,心里顿时就明白了八九分。

    “那我通知许姑娘早点休息,你有空会去看她的。”

    王宵没有接话,朝老管家挥了挥手。

    望着老管家离去的背影,他又改主意了。现在时间还早,与其坐在这屋里猜测那个姑娘心里的想法,不如过去亲自试探一下。

    原主霸道非要娶人家姑娘,人家姑娘未见得愿意高攀这门亲。何况原主和姑娘只是一夜近身相触,也不算事实夫妻。用现代的眼光看,也不必用婚姻的方式要对谁的清白负责那么迂腐教条。

    听见敲门声,许佳月的心跳狂跳起来。她已经知道少东家回来了,一直等着少东家进她卧房的时刻。

    “许姑娘,你早点休息吧,我们少东家有空会来看你的。”

    老管家低沉温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许佳月拎到嗓子眼儿的心扑通放下了。

    “嗯,知道了。”

    她牢记母亲的教导,说话声音要低态度要柔,表现要像大家闺秀一样有涵养。

    老管家离去的脚步声很快消失了。

    许佳月躺到床上,望着床头燃着的香熏灯,心情七上八下的。这位少东家要娶她,却又把她一个人晾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说有钱人爱玩会玩,谈女朋友更是花样百出。最后能跟他们结婚的都是门当户对身家样貌学识都完美匹配的千金小姐。

    她对这位少东家一无所知,只听说少东家年轻长得帅。能住这么大房子有这么一片土地的帅哥,凭什么会看上她呢?

    应该说凭什么会看上李静呢?

    难道这位少东家是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这些有钱人家的少爷喜欢抓到猎物再尽情作弄一番,然后看对方狼狈不堪为他们欲生欲死的样子,满足他们猎奇刺激和空虚的欲望……

    许佳月越想越害怕,拿着手机几次想给母亲打电话,最后都忍住了。就算被有钱的少爷玩弄,也比做一辈子市井小民的妻子有收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不可能住进这样做梦都想像不出的带园林的大宅。更不会知道有钱人家使唤的不仅有保姆,还有保安、园艺师和管家。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了许佳月的思绪。她以为老管家又过来了,对着门口扬声说:

    “您还有什么事吗?我已经休息了。”

    门外静默了一会。

    许佳月以为老管家没听清她的话,又提高声音问:“管家有什么事吗?”

    “你休息了?那我明天再来吧。”

    听到门外传来朗朗的男声,许佳月的心立刻如弓弦绷紧,随即披衣下床打开门,对着王宵的背影说道:

    “你是哪位?”

    王宵转身,看到门口站着的女子,背光里看不清女子的脸,背光勾勒出女子的身材轮廓,倒是让他有几分熟悉,不过声音怎么如此陌生,和他在超市里见到的女子完全是两个人。

    “我叫王宵,是我请你过来的。”

    就算再大的锅也得替原主顶着。王宵对女子点了点头。

    “……”

    她当然是他请回来的,许佳月再等王宵的下文。

    “我父母和爷爷想见你,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王宵很想走近仔细打量一番管家帮他接回来的女子,可是又担心这样的夜晚他对她得避嫌。

    “嗯,我知道了。什么时间可以见他们。”

    感觉眼前的少东家并不像她想像的那么霸道,也没有富家子的纨绔意味,许佳月完全放松下来,再看王宵时,竟然还有点勾搭的意味。她知道她的脸在什么角度更美,更知道她的眼神怎么样最撩人。

    当初就是用这一招把部门老大搞定的,只要给她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她就有办法搞定任何男人。

    许佳月边说边从门里走出来,王宵这时才发现许佳月比李静要矮几厘米,走路的姿态也显得扭捏做作。

    他意识到管家可能接错了人。见许佳月朝他走来,他马上说:

    “我到时候让人通知你。我还有事,你回房休息吧。”

    王宵说完转身快步离去。

    男人像旋风一样离开让许佳月迈步的脚定格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对着男人已经远去的背影轻轻说道:

    “王宵。好名字!”

    许佳月难掩笑意,原来幻想出的各种担心都烟消云散了。王宵不但有钱有颜,看样子还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他对她礼貌客气温文尔雅,就像一缕春风拂过让她心花怒放。比起那些只想占她身子的便宜,从不知道尊重她,为她将来打算的那些男人相比,王宵简直是天上下界的完美男人,最佳老公人选。

    这么好的男人不论用什么手段都必须得抓住!

    工人们都住在前院,后宅只有他和管家还有许佳月住。看灯光就知道老管家住在哪里,王宵本来想回房拿手机叫管家过来,干脆直奔管家老程的房间。

    看见少东家过来找他,老管家显出失职似的惶恐。

    “少东家怎么过来了?有事叫我过去说啊。您的脚才崴了……”

    老管家急忙把王宵让进屋里,又拿靠枕让王宵坐得舒服些。他是王老爷子亲自调教过的人,看着王宵长大,凡事都为王宵着想,简直把王宵当成自己的亲儿子。此时看着王宵的脚,心疼得就差捧起来揉搓了。

    “我的脚没事了。”

    王宵竟然忘了他刚才表演了崴脚的戏码。

    难道何芷说他有演员的潜质,看来他确实具有表演需要具务的临场发挥和临危不乱的特点。

    想起何芷他的心隐隐有些痛。如果何芷也能像他一样重生就好了!

    “少东家,您有事吩咐?”

    发现少东家有些出神,老管家俯身问道。

    “是有事。”

    王宵抬起脸看着老管家,问他接许佳月时的情形。老管家把当时的情形描述了一遍,他和司机过去时,许佳月正准备出门,好像要搬走不住在那里了。如果他再晚去一步,可能就见不到许佳月了,再要打听许佳月的下落,可能要费一些时间。

    “你确定那个房间只住着一个姑娘?”

    “您让我们去那个房间,当时只有许佳月一个人在。那个房间是城中村最小的一间。应该也不会有别人同住了吧。”

    老管家不明白少东家为什么要这么问,说完摸了摸脑袋,似乎明白了,少东主可能怀疑他接错了人,马上又补充道:

    “应该不会弄错的,我接到你的信息就马上赶过去接人,如果那个房间还有别人我应该看得见的。一共就那么大的空间,站在门口就可以房间里面的情形了。”

    “我不要应该,我要你肯定。”

    “好,我马上就去办。”

    感觉到少东家语气带怒,老管家意识到问题严重,不赶耽误时间,马上叫司机一起出门直奔城中村。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老管家打来电话,许佳月原先住的房间已经到期正在招租。听房东说原先租住那个房间的是两个女孩。那个房间虽然小,不过还是被房东给隔成两个房间,一间放了一张双人床,床下可以放箱子杂物,另一个房间放了一张单人床有两样简单家具……

    老管家说了半天说不到点子上,王宵打断他,让他说出原先两个女租客的名字。

    “一个叫许佳月,一个叫李静。”

    老管家在心里祈祷他没有请错人,这种事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你先回来,明天去查查李静。”

    如果不是时间已经太晚了,王宵想叫管家马上去查李静。他有种预感,李静才是他要找的人。

    坐在灯下望着窗外影影绰绰的夜色,他突然又觉得不论是李静还是许佳月都与他没有关系,对王宵的父母和爷爷应该也没有关系。

    王家的长辈只是需要一个能尽快跟长房长孙完婚给老爷子冲喜的姑娘,所以并不会计较这位姑娘的身家和长相。想必原主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连人家姑娘的名字都不问的情况下,就想当然地把人给接回来……

    老管家在门口敲门,隔着纱门汇报办事的经过。王宵在电话里已经听过了,不想老管家再重复,让他回去洗澡睡觉,明天不论打听到什么情况,都悄悄告诉他。

    “我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惊动老爷子,不然他会认为咱们办事毛躁没有章法,后果可能很严重。”

    老管家不敢埋怨少东家让他接人时提供的线索太有限,只告诉他去城中村那栋房子的顶楼小屋接一位姑娘,如果他真办错了事,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不过做为王宵的管家,他有义务扶持王宵,对王宵的所做所为善意提醒。王老爷子派他照顾长孙的生活,也是想让自己的亲信帮助长孙成长。

    不得不说王宵在为人处事上,霸气有余细致不足,从不知道揣摩长辈的意思,更不会逗老人家开心,到底还是年轻不懂事!

    王家正准备培养下一代企业接班人,王宵是最有希望的一个,只要王宵能顺利完婚尽快生下下下一代,王老爷子肯定会把家族企业掌门人的大权交给他。

    王宵挥了挥手,望着老管家无声叹息着离去的背影,怎会不明白老管家话里的意思。

    如果李静才是应该接回来的人,那么许佳月为什么不会问问她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难道她不知道她和原主一点关系也没有吗?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竟然还能呆得这么安心!看她晚上走近的样子,似乎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王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海里不停冒出各种问题。

    女人心如海底针,越猜越糊涂!

    许佳月也失眠了,她已经发现王宵就住在她房间的对面。隔着一个小花园,他们的距离这么近,她却有种莫名的担心。万一王宵发现她是顶替李静来的,那该怎么办呢?

    与其坐在这里傻等别人的安排,不如主动出击。相信刚才在夜色里,王宵也没有看清她的长像,没有当时就指出她是顶替来的人,那就说明王宵对她还算满意。

    许佳月一直也觉得自己并不比李静差,家境甚至比李静还要好。李静可是孤儿,她起码父母健在,母亲最近好像也不用当保姆了重新过上了好日子。

    纱门轻开轻合的声音传来,王宵马上睁开眼睛。在自家当然不必紧锁房门,特别是这样夏末初秋夜晚,秋风穿过纱窗纱门最是惬意。

    一缕香风飘来,王宵知道是谁进来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