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二十一章结婚对象.

时间:2021-02-01作者:白箩染

    !

    “菜上齐了。”

    辛颖朝佣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回避。餐厅内气氛古怪,她也不敢随便说话。按照老爷子的要求今天让王宵把女朋友领来了,可是现在老爷子又有了新想法,想让王宵和郑龙生的小女儿结婚,这话她可和儿子开不了口。

    现在又不是古代,哪个儿女会奉父母之命成亲。王宵和郑裕雯都没见过面,他们应该不会答应长辈强加给自己的婚姻。

    先婚后爱那都是骗人的,成为事实夫妻哪还有什么爱情,不过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搭伙过日子而已。

    辛颖不说话,来凑热闹的三个妯娌也不敢出声,大家不停交换眼色,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

    王宵已经发现王老爷子对许佳月的态度虽然客气却透着拒之千里的意味。他巴不得王老爷子对许佳月不满意不再逼他结婚。

    菜肴精美不输酒店,大家却都不动筷子。许佳月看着面前冒着仙气的大理石糕咽了咽口水,继续保持大家闺秀的矜持。

    “许小姐,别客气,如果饭菜不合口味可以让厨房给你做喜欢吃的。”

    王老爷子朝许佳月抬了抬手,语气相当慈爱。

    气氛总算正常了,辛颖稍稍松了一口气,朝丈夫笑了一下,又在桌下碰了碰儿子的脚。王宵假装没感觉,继续品着杯里的餐前酒。

    三位妯娌马上热络地和许佳月攀谈起来,轮番提问,简直是要把许佳月的家底翻烂。被几位叔婶问得多了,许佳月再也撑不住大家闺秀的人设了,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直朝椅子里矮下去,就差要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了。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麻雀不可能变成凤凰,豪门衡量人的标尺不是一般的严苛,以她的条件要做王家内宅的佣人都不配,更别说想要嫁给王家少东家了。

    许佳月额头冷汗直冒,双手在桌下搓着掌心,已经不敢抬头和几位豪门阔太对视了。

    王老爷子早料到几个儿媳妇会打听许佳月的身世背景,他希望许佳月能意识到配不上王宵主动离开。打人不能打脸,对女孩子不需要说重话,她们脆弱敏感的自尊心自然会做出选择。

    “菜都凉了,大家别光顾着说话了。对了,二叔和三叔他们出差什么时候能回来?”

    看出许佳月被逼到了穷途末路招架不住,辛颖及时伸出援手转移话题。这时王老太爷咳了一声,她意识到她转移话题惹老爷子不高兴了。

    她可不管老爷子高不高兴,此时她对许佳月的处境感同身受。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让她觉得必须要护着许佳月。何况许佳月是儿子领回来的人,不可能让老爷子一句话就给拆散了。

    “许小姐……”

    “爷爷可以叫我佳月或者月月。”

    许佳月站起来恭敬地朝王老爷子说道。

    突然被打断说话,王老爷子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笑道:

    “爷爷是王宵叫的,许小姐还是叫我王老先生比较好。”

    老爷子释放出来的信号再明白不过了,他这是拒绝承认许佳月的身份,不可能让她进王家的大门啊。

    “爸爸,您跟小朋友太客气了。”

    辛颖急忙打圆场。

    几个妯娌不想趟嫂子和老爷子对立的浑水,赶紧借口还有事也吃饱了纷纷离席。餐桌边只剩下王宵的父母、爷爷和许佳月几个人。

    许佳月噤若寒蝉,听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不知道今天要如何收场。没能讨到王家长辈的欢心,也不得王宵的喜欢,她确实没有在王家立足的筹码,如果他们要赶她走,她也只能离开。这么想着,她的眼睛里竟然浮现出了泪光。

    辛颖发现许佳月要被屋里的气氛给逼哭了,朝儿子使眼色暗示不管用,干脆直接叫王宵给许佳月拿纸巾。

    “女朋友眼睛不舒服也不知道关心一下。”

    辛颖表面是在抱怨儿子不会照顾人,其实是向公公表明立场,她是认可儿子带回来的姑娘的。

    王老爷子是何等样的人,什么样的情况和人物没见过,见儿媳妇对他有宣战的意味,反而更镇定自若了。

    长媳没有如他所愿选个门当户对的,长孙的婚事不能再含糊了事。以前是觉得长孙在外面做特警不肯回到家族企业做事,才想出逼孙子冲喜这招。现在既然孙子已经开窍知道交女朋友了,当然就不愁和其他豪门联姻了。

    梅林今天来给女儿提亲等于给王老爷子提了一个醒,放眼穗城,他的长房长孙完全有资格挑选优秀的豪门千金做结婚对象。

    “王宵,你那个湖边大宅装修好已经有两年了,我还没有去看过。正好后天是你的生日,就在你的湖边大宅办一个生日派对吧。到时候我让你二婶帮忙安排一下,多请一些年轻人过去,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跟着年轻一下。”

    王老爷子说完站起身伸手示意王宵扶他回去。

    王宵知道爷爷有话要对他讲,却没想到爷爷直接让他送许佳月离开,在哪里接过去的就送回哪里去。

    “这段时间你耽误了人家,爷爷会想办法补偿她。”

    “爷爷,您想怎么补偿她?”

    王宵是见过许佳月撒泼发横的,并不是一个好打发的人。

    “女人都爱钱,当然是给她一些钱了。”

    “……”

    王宵不敢深问,既然老爷子已经提出来了,想必这一下午早就想好了。

    “我就知道你对那位许小姐也没有多少感情!你不能为了给爷爷冲喜就拿自己的婚姻当儿戏。爷爷年纪大了,想早点享受含饴弄孙之乐。”

    老爷子靠在躺椅上眼睛似闭非闭像是睡着了,王宵轻手轻脚地走出房间。

    轿车在湖边大宅停下来,王宵下车,这时管家脚步飞快地迎上来,许佳月等着管家给她打开车门下车。她非常享受别人开车门请她下车的尊贵殊荣。

    见老管家和王宵低声说话,许佳月等得有些焦急,想自己下车,又觉得管家都已经过来了,当然不需要她自己开车门下车。

    虽然在王家被老爷子冷落了,但是王宵的母亲对她还不错,话里话外都有帮扶她的意思。这一局她并觉得完败,只要努力还有一丝希望留在王宵身边。

    老管家走到车边,许佳月已经扭脸做好下车的准备。见老管家打开副驾驶室车门上车,她有些生气,不过她知道还没有资格对老管发火,伸手去拉车门准备自己下车。

    这时老管家扭脸对她说:

    “许小姐,我们少东家说送你回去。你看你要去哪里?”

    “回去?我回哪里去!你们少东家在跟我开玩笑吗?”

    许佳月压抑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如果王宵当着她的面说她或许可以接受,但是由老管家来对她说,让她觉得受到了极大的污辱。

    “我们老东家明天会派人酌情给你补偿的,请问你现在去哪?”

    老管家丝毫不留情面,说话时礼貌而冷淡。

    “补偿什么?当我是玩偶摆设吗?”

    许佳月激动地站起来,“咚”头撞到车顶发出一声闷响。

    “我记得许小姐住在……”

    老管家转回身望着前方马路对司机说出一个地址。那是许佳月以前住的出租屋地址。

    看来今天是不管她的意愿强行送她离开了!

    许佳月明白她再做什么都是徒劳的,她的命注定住不了那样的大宅。

    迅速调整好状态,她决定明天看看王老爷子能给她什么补偿。如果补偿不能令她满意,她就在网上曝光王家欺负贫苦人家的女儿,恣意践踏穷苦女孩的尊严。

    王家不是低调吗,这次让他们直接冲上热搜成为穗城人的笑柄。都二零二一年了,王家老爷子还想要靠孙子结婚冲喜治病,真是贻笑大方。

    翻看手机相册今年在王家老宅和这段时间在王宵的湖边大宅拍的照相,许佳月有把握在网上掀起讨伐王家的热浪。

    等着瞧吧!

    就这么送走了许佳月,王宵反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是老管家一再表示,许佳月在知道王家会给她补偿以后什么也没说,乖乖去朋友家借宿了。

    至于王老爷子会给许佳月多少钱,王宵完全不关心。他又开始焦虑结婚对象,必须在豆豆送去福利院以后尽快办理领养。

    公司给租的高层公寓可以一览穗城大桥的夜景,灯光像奔腾的彩虹勾勒着悬索桥的身影。江面上倒映着五彩斑斓的灯光,随波浮沉聚散,令人目不转睛。

    李静站在窗边久久注视着桥上奔驰的车流,想像着那些奔驰而过的车辆要去向何方见什么人。

    她一个人在穗城孤苦无依,现在总算有一处像样的安身之地,常常让她午夜梦醒时分坐起,看着四周不敢确信,她真的住进了高档公寓。

    据她所知,整个公司只有她一个人享受公司租房的待遇。同事们经常在背后议论她和总裁的关系,她只当大家是众口烁金。还好天启互娱的老板是女的,如果是男人,还不知道同事们要把她说成什么样的人。

    门铃的响声打断了李静的思绪。

    开门见到女总裁站在门口,李静有些惊慌失措。

    “郑总……”

    李静说完才想到请郑裕希进屋。

    郑裕希的身体发软走路好像没有后脚跟,穿着平跟皮鞋的脚步踉踉跄跄。

    “我今晚睡你这。”

    郑裕希说着朝床上扑倒过去。

    “郑总你喝醉了,要不要我给你家人打个电话?”

    李静俯身在郑裕希的耳边说。

    郑裕希翻身侧卧,一手撑着头,一手朝李静勾了勾,那意思让李静再俯低一点听她说话。

    李静还未低下头突然被郑裕希拉住手拽到了床上,一时失去平衡她也倒在了床上。郑裕希顺势将李静揽在怀里呵呵笑。

    “你是不是听说了,我喜欢年轻小姑娘?”

    郑裕希打了一个酒嗝,冲出口的酒气带着浓郁的酒糟味,直扑在李静的脸上,让她几乎窒息。

    “你害怕了!”

    郑裕希松开李静笑得更加恣意了。她就喜欢看女孩子无辜惊慌又恐惧的眼神。

    “郑总,我去给您打水泡个脚吧。”

    不知怎地,李静突然想起当初柯杨给她泡脚时的情景。为了给她拿泡脚药,柯杨还差点被怀疑是杀害何婧的凶手。

    “不用,我躺一会就走。”

    “您还是给家人打个电话吧。”

    李静担心郑裕希的样子一时半会不会醒过酒劲。

    “我告诉你,”郑裕希顿了一下,似乎在挼顺不听使唤的舌头,“我没有家人,我不需要别人关心。我没事,我一会就好了。”

    郑裕希仰躺着闭上眼睛,好像陷入沉沉的梦乡不再和李静说话。

    李静用热毛巾帮郑裕希擦脸擦脚,她像个木头人一样没有一点反应。

    一张一米五宽的床被郑裕希一米七四的长手长腿都占满了。

    李静抱了一床毯子蜷缩在小沙发上,看着对面床上的郑裕希,越看越觉得郑裕希也有女人温柔无助的一面。并不像她在公司身穿中性服装,剔着一头超短发给人英气男性的感觉。

    给这样一位凡事都不愿意麻烦别人的女总裁做助理,似乎是件很幸福的事。郑裕希并不经常在公司,偶尔会在电话里吩咐李静做事,都是一些搜集资料整理文件摘抄工作简报的工作。李静做起来毫无压力。

    领着高薪,住着公司给租的公寓,拿着车补,出差享受五星级酒店的全额报销福利,她不知道世上还有什么工作能比她现在的工作待遇更好。

    她虽然在实习生里表现还算突出,但也不至于让郑裕希火箭提拔。李静对郑裕希心存感激,一晚上守着郑裕希不敢睡觉,直到天亮时终于眼皮一沉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她睁开眼睛时,发现郑裕希已经走了。

    桌上压着一张纸条,“放你三天假,好好放松一下吧。”

    望着郑裕希手写的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李静有些傻眼。昨晚郑裕希醉成那样,今早竟然酒醒了?

    不管怎么说突然有了三天假期,可以考虑一下领养豆豆的计划。

    以前有过领养的经验,她明白以她现在的条件肯定没办法把豆豆接回来。难道又要假结婚吗?

    可是现在要假结婚也找不到对象啊!

    李静在福利院见到豆豆以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福利院院长说,已经有人申请领养豆豆了,下一步要在申请人中间筛选附和领养条件的人家。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