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二十二章咱们形婚吧&.

时间:2021-02-01作者:白箩染

    !

    天使儿童福利院坐落在大浦岛上,是穗城条件最好的儿童福利院。

    午后时分,福利院的孩子们正在午睡。王宵在离福利院大门几十米远的地方停下车,快步朝福利院走去。

    本来他上午就想过来看看豆豆,正要出门时母亲和二婶来了,和她们一起来的还有一家专门策划派对的公司负责人。明天是他的生日,也是王老爷子特意交待的要在他的湖边宅院开派对宴请商界朋友。

    王宵当时并没有想过王爷爷为什么突然心血来潮要在他的房子办宴席派对,直到今天母亲偷偷告诉他,老爷子是要在这次派对上给他选媳妇,他才恍然大悟。他无法拒绝爷爷的好意安排,但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像皇帝选秀一样,去和那些豪门千金应酬。

    王宵正和母亲说着话,这时老管家派人接来了柯老太太。望着自己的母亲却不能相认,还要和王家的母亲说柯老太太是他请来的工人,因为曾经有恩于他,想报答老太太请她过来也算养老。

    辛颖知道儿子做特警时执行过许多危险的任务,儿子退役前受的那一发子弹差点送了命。儿子知道感恩是好事,她当然不会为难柯老太太。

    柯老太太却不太习惯在这么大的宅子里生活,她觉得浑身上下哪哪都和宅子里的一切格格不入。在何芷的大别墅里干活已经是她想像豪门的极限了。老管家劝说不了柯老太太,王宵关起门来和柯老太太说了几句,柯老太太才同意留下来。

    见儿子从柯老太太的房间走出来,辛颖问王宵和柯老太太说了什么。王宵苦笑一下说他认得老太太的儿子,希望老太太以后把他当儿子一样看待。柯老太太被他的真诚感动了,终于答应留下来了。

    派对策划的老板在宅子里四下测量了一遍以后,马上打电话招属下带物料过来布置。宅子里进进出出的人越来越多,王宵悄悄溜出来直奔福利院。

    “我是肖楠警官介绍来的。”

    肖楠确实告诉王宵豆豆在大浦岛上的天使福利院,也告诉王宵想要领养豆豆的人很多。豆豆有身世在网络上被广泛传播,许多人被豆豆的身世给吸引。豆豆和其他孤儿不同,她有巨额财富,要领养豆豆成为豆豆的监护人,必然要接管豆豆的财富。所以福利院对领养申请人的审核极其严格。

    肖楠了解过王宵的身世,特别知道王宵曾做过特警时,对王宵的好感倍增,她觉得王宵除了未婚的身份不符合领养豆豆的条件,其他条件都堪称完美。绝不会像某些心怀叵测的领养人,是想占有豆豆的财产。

    “肖警官介绍来的人啊……”

    福利院院长露出慈祥的笑意,扭头指了指站在走廊窗边的一位姑娘说:

    “她也是肖警官介绍来的,要不你们一起到我办公室说话吧。”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

    李静望着王宵,王宵看着李静,两个人望着彼此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

    “你们二位都是未婚啊!”

    看完李静和王宵填写的申请领养表,福利院院长沉吟起来。

    “未婚是不具备领养资格的。不好意思……”

    院长无奈地摇头,请李静和王宵离开。

    王宵和李静抢着说他们今天先来登记,近期就会结婚然后来办领养手续。李静又补充一句,她非常有诚意领养豆豆,她相信豆豆和她也非常投缘,她会把豆豆培养成优秀的姑娘。

    “我也非常有诚意,我想我更有资格领养豆豆,院长你可以做背景调查,我的经济能力和家庭环境都非常适合豆豆的成长。另外我也相信我和豆豆投缘,不信你可以领豆豆过来,我和豆豆见个面就清楚了。”

    王宵怕李静抢了先。李静可以假装不认识他,他也可以假装没见过李静,对原主和李静的亲密接触也可以丢到脑后,但是在争夺豆豆的抚养权方面,他绝对不会对李静让步。

    “你们两个和豆豆是什么关系?那个孩子好像身世很复杂也很可怜,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任何心灵伤害。”

    院长瞧瞧李静又瞧瞧王宵,再低头看着王宵填写的申请表,心里更偏向王宵一些。毕竟李静只是一个打工妹,在穗城连个固定资产都没有,很难想像一个女孩子要打工还能抚养孩子。就算是李静马上嫁人,也不知道男方会不会同意领养别人的孩子。

    如果李静不说是肖楠介绍来的,院长会怀疑李静领养豆豆是另有企图。

    “我怎么会伤害那么可爱的孩子呢!”

    李静察觉到院长的态度,知道她的硬件不如王宵好,她就随便扫了一眼,也被王宵强大的硬件给震惊了。王氏集团未来的掌门人,幼年在国外求学就读名校,归国参加特警部队……

    意识到她的硬件处处不如王宵,可能也不如其他领养申请人。李静有些恼火,书到用时方恨少,钱到用时才知穷。她现在可真是掉毛的凤凰不如鸡啊!

    “李小姐,你不用激动。”

    院长笑了,她不能表现出对申请人的怠慢。如果不带成见,可以说每一位来福利院申请领养孤儿的人都是充满爱心值得尊敬的人。

    “我不怀疑你的诚意。我觉得王先生说得对,等一会请豆豆过来和你们见个面,总不能让你们白来一趟。”

    院长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未婚不具备领养资格是硬性条件,今天就算李静和王宵想争个鱼死网破也没用。

    担心经常被陌生注视会让豆豆觉得不安,院长请李静和王宵站在门廊下远远看着。

    午睡刚醒的孩子们在院子里玩游戏,阳光下一张张追逐嬉戏的笑脸,很难让人看出他们都是没有亲人的孤儿。

    看到豆豆坐在滑滑梯上迟迟不下来,李静很想过去抱豆豆下来。豆豆的小脸趴在滑滑梯上面蘑菇房子的空洞里,两只小胖手抓着栏杆,好像在观察院子里其他的小朋友,也像是在望呆出神。

    “那个就是豆豆。”

    院长叹息一声。

    “这孩子才来两天还不太适应。”

    “豆豆以前得过抑郁症。”

    李静和王宵几乎异口同声。

    院长大吃一惊地望着两个人。

    “你们以前认识豆豆?”

    “我是听肖警官说的。”

    李静意识到她差点说露馅了。她本来是何芷,重生成为李静可是天大的秘密。万一被别人知道,她岂不成了世界奇闻,说不定还会被人拉去实验室研究脑回路。

    “哦,原来是肖警官说的。”

    院长释然地松了一口气,又叹道:

    “据说抑郁症是不治之症,这孩子也太可怜了。”

    “不,豆豆的抑郁症已经治好了。”

    这次李静没有说话,她觉得豆豆的抑郁症和领养没有多少关系。她现在忧虑的是怎么样尽快找人办结婚手续。要在这个世界上再找一个柯杨那样的男人几乎不可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呢!已经和院长夸下海口,王宵又在一边虎视眈眈,她必须得迅速行动才行。

    说话的是王宵,他的话让院长笑了。

    “又是肖警官告诉你的?”

    “不是,肖警官很忙,能和她说话的机会也不多。我和豆豆的大姨是朋友。豆豆的大姨带豆豆四处求医,为了能照顾好豆豆她可以不顾一切。”

    眼前浮现出何芷的音容笑貌,王宵的眼神有些模糊。

    “豆豆的大姨?哦,我听说还是一位女警。真的好可惜,那么年轻就……难怪你要领养豆豆!”

    院长长长地叹息着。

    李静感觉天地之间突然静止了,她不记得和眼前的男人见过面,更不会和他是朋友。她仔细打量王宵,还是确定和王宵除了在超市见过一次,上辈子和这辈子都可以说是陌生人。

    这个男人是不是精神不太好,在超市的时候拉着她非说要娶她。现在又来和她争豆豆的抚养权,还说和何芷是朋友。一切都显得诡异得很!

    填表可以作假,谁知道表格上那些资料是不是真实有效了。

    李静冷冷地瞥着王宵,王宵感觉到旁边射过来的冷冷目光,心里突然“砰”地一下。李静的目光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

    被王宵痴痴的目光盯着,李静感觉浑身不自在,朝前走了几步,转身向院长申请过去和豆豆说话,院长点了点头,给李静三分钟,如果豆豆不理她,不能强拉着豆豆说话。

    望着李静朝豆豆走去的背影,王宵也想过去和豆豆说说话,院长拦住王宵,让他尽快回去完面申请条件。

    “你们年轻人不愿意结婚,结婚意味着责任,领养孩子责任更大。你要想清楚了,回去和你女朋友好好商量商量,不能一时冲动决定领养孤儿。孤儿的心里已经很脆弱了,经不起再次受伤害。”

    “我还没有女朋友。”

    王宵看着李静已经站在滑滑梯下和豆豆在说话了,随口和院长说了一句。

    “现在没有女朋友!那你恐怕没有办法领养豆豆了,结婚不是儿戏,不可能今天拉一个人过来明天结婚吧。我们不可以放着那些多年不孕的家庭等你恋爱结婚达到条件再来领养豆豆。”

    院长感觉她的智商被王宵给污辱了,如果不是看肖楠警官的面子,她直接就要赶人了。

    “她也没有男朋友,您怎么同意她过去和豆豆见面?”

    “她是女生,你这么一个大男生突然出现在豆豆面前,我怕会吓到她。”

    院长招呼李静回来。李静才和豆豆说了几句话,还没有得到豆豆的回应,听到院长的招唤不想马上回头,又对豆豆说:

    “豆豆,我是你大姨。”

    听到大姨两个字,豆豆抬起眼眸看着李静,随即又低下头继续望着空洞外面的沙粒。

    “你大姨让我来接你,你等着,我会尽快来接你出去的。”

    连她自己都无法面对现在的容貌,哪还能指望豆豆看到她这张陌生的脸就认她是大姨呢!李静只能以何芷朋友的身份和豆豆说话。她伸手握了握豆豆的小手,豆豆马上甩开了她的手。

    看豆豆又像以前从伍彤州家回来时那样抑郁不语,李静的心在滴血。她知道她现在的硬件不够好,但她会创造条件,争取用最短的时间达到领养人的资格。

    王宵不甘心只能远观不能近距离地和豆豆见面说话,可是院长拦在他身前,他又不能把院长给推开跑过去。

    重生一次,感觉和豆豆之间好像突然之间隔了一道银河系。以前他抱着豆豆摘门前树上的花,在林子里踏雪捉鸟,仿佛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事。转眼之间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豆豆也变成了孤儿。

    站在福利院门口,李静和王宵都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两个人仰脸盯着门上的镂空铁艺招牌,似乎都心有不甘。

    这时王宵的手机响了,母亲问他现在在哪,怎么出门也不跟家里人说一声,还像以前一样行踪不定似的。

    要领养豆豆这件事肯定以后瞒不住王家母亲,与其以后让她知道,不如现在就跟她说明得好。王宵说他在福利院,过去一个战友的孩子成了孤儿他想申请领养。

    儿子还没结婚就要领养孩子做爸爸,辛颖一听就着急了,他劝王宵不要义气用事。就算和朋友关系再好,也不能把人家孩子领回家养。养孩子又不是养宠物,那得对人家孩子的一生负责任的。

    “我都想清楚了,这件事我必须得做。”

    王宵回答得干脆利落。

    儿子从来都是自有主张,辛颖知道劝他是没用的,只能继续说:

    “你还没结婚,你未来的妻子能接受做一个孩子的后妈吗?你要知道你爷爷要在明晚的宴会上给你敲定婚事,他看中了郑家的小女儿,你昨天也看见了,郑太太亲自上门来提亲了。万一她们知道你要领养孩子的事,恐怕婚事就变得复杂了,我和你爸倒好说,你可要怎么跟你爷爷交待呢!你真要是想帮助朋友的孩子,可以资助他……”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辛颖尽力要说服王宵不要干傻事,以免影响家族形象。

    王宵握着手机却已经听不清耳边的唠叨声,他望着李静,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喂儿子,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嗯听到了,我现在有事,等回去再说吧。”

    王宵挂上了电话,突然对李静说:

    “既然你也想领养豆豆,不如咱们做个交易。我可以保证你具备领养豆豆的资格,也能和豆豆一起生活。”

    “什么交易?”

    王宵的提议太诱人了,李静显得很兴奋。

    “你和我结婚,然后我们一起申请领养豆豆。”

    “啊!”

    李静不敢相信地看着王宵。

    “当然了,我的意思是咱们是形婚。”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