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二十三章豪门夜宴*.

时间:2021-02-04作者:白箩染

    !

    夕阳落尽灯光骤亮,隔岸的湖边大宅在一片灯火璀璨中顿时宛如一座人间仙境。

    何芷站在阳台上静静地望着对岸那片仙境大宅,知道时间差不多该出发了。今晚她将是坐着南瓜车赴王子宴会的灰姑娘。

    对镜子整理妆容,确保没有一处疏漏。看着镜子里那张已经适应的面孔,她在心里再次提醒自己她是何芷不是李静,人生唯一的目标是抚养妹妹何婧的女儿豆豆。

    环顾四周,房间还是她记忆中的样子,连衣橱里摆放衣服的位置都没有被动过。这要感谢帮她处理后事的肖楠……

    楼下湖岸广场散步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何芷抬头又望了一眼曾经住过的房子,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又可以和豆豆重新回来这里居住了。

    经过的路人都无法忽视路边站着的靓丽风景,走过去很远还要回头观望。何芷穿着的淡蓝色礼服裙在夜色里像是会发光,衬得她好像掉落凡间的精灵。

    柯杨站在门廊下观注着大门外的动静。不时有豪车在门前停下,下来的人却都不是李静。

    老管家再次过来报告老爷子叫他进去说话,他又再次推托屋里太闷,想在门口多呆一会。他是担心李静到来没有请谏进不了门。王家长孙的生日派对办得比皇宫夜宴还要严谨,凡是受邀出席的宾客都要持请谏方能入内。

    如果早知道进门还要请谏应该给李静也准备一份,现在只能亲自去门口迎接她。柯杨心里有些忐忑,不确定李静会不会来赴宴。

    昨天下午李静答应他可以形婚一起争取豆豆的抚养权,不过对于和他结婚以后的生活方式却有不同意见,当时他说走一步看一步,当务之急是他们得拿到已婚身份。

    “王宵。”

    听到身后有叫他,柯杨转过身,看见一位唇红齿白笑容灿烂的姑娘正朝他走来,他的大脑飞快地搜索着姑娘的信息。

    “艾美!”

    “好久不见,祝你生日快乐!”

    艾美是王宵的同学,初中一起出国留学,也算青梅竹马。

    “谢谢。”

    柯杨礼貌地对艾美笑了一下,又转头望向大门口。艾美顺着他的目光望向大门口,笑盈盈地问道:

    “你在等什么人吗?”

    “嗯,一个朋友,我忘了给她发请谏。”

    “这样啊,你可真细心。不像你啊!”

    “那你觉得我本来是什么样的,难道我很粗心?”

    占用这具身体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身体机能各方面妥帖自如,可是在精神层面为人处事上柯杨认为他和王宵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但又说不上有哪些不同,这当然不能问王家的人,听听王宵的朋友怎么说也挺好。

    “王宵,我觉得你变了。”

    艾美审视地打量着柯杨,好像一架x光机要把柯杨从头照到脚。

    “……”

    换了一个灵魂人肯定会变的。

    柯杨笑而不语,继续和艾美保持着朋友间的距离。

    “我听说今晚你的生日宴是相亲宴,你爷爷要让你在来宾中挑一位意中人。就像电影里王子选妃一样。你以前可是发过誓一辈子不结婚的。”

    “我也是没办法。”

    柯杨摊了摊手显得很无奈的样子。

    昨天和李静分手以后,他发誓以后要做自己,保护好豆豆,孝敬母亲和王家的长辈,重生一回也算圆满了。

    “我如果是男人也想像你一样弄这么一场选妻派对。可惜我是女生,只能被动接受男人的追求……”

    艾美突然之间好像显得很失落。

    今晚到来的客人都是父母带着女儿或者姐妹一同出席,艾美观察得非常仔细,看到王老爷子格外注目一位千金小姐,那位小姐不论模样气质都非常优秀,听到那位小姐的背景,艾美知道她更没有机会了。穗城新雅集团老板的小女儿,财富地位不比王家差。

    一股醋意在艾美的腹内盘旋打转,她知道她爱王宵,只是那些年王宵总是说他是不婚主义,她也没敢多想。分别这么多年,她以为她已经忘掉了王宵,没想到看到闺蜜拿到王家的请谏,她的心又一次狂跳起来。

    艾美是挽着闺蜜的手进入这场豪门夜宴的,明知道她家破产负债没有资格参加王家选媳,她的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柯杨并没有听清艾美的话,他正盯着门外缓缓驶来的一辆白色轿车。看到李静下车,柯杨撇下艾美朝门外大步走去。

    负责在门口待客的两位保安正要上前请何芷出示请谏,听到身后传来风一样的脚步声,扭头看见少东家过来了,连忙肃然起敬。柯杨上前拉住何芷的手说“你总算来了,如果再不来我要亲自过去接你了。”

    柯杨拉着何芷边走边说,保安哪还敢找何芷要请谏,眼巴巴看着何芷和柯杨进院的后影,然后又想起手里拿着的来宾名单,想要找一个名字打勾确认,却不知道刚才被少东家亲自迎去的姑娘是哪家豪门的千金。

    被王宵牵手走进大宅的璀璨里,何芷的手心开始冒汗。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姑娘,可是这样的场合还真没有经历过。大厅里坐着一圈身份尊贵的长者,从她和王宵进门时,每一位都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审视着她身上的每一颗毛孔。好像在看西洋镜,各个目不转睛。

    “王宵,你带朋友进来也不向各位叔伯婶娘问好?”

    室内气氛好像凝固了,王老爷子打破了尴尬的沉闷。孙儿今晚要在赴宴的千金里选未婚妻,现在突然亲热地领着一位姑娘进来,明显是打他的脸。

    王老爷子虽然镇静,也受不了郑龙生的太太梅林朝他投来的探询目光。

    还好此时各位豪门千金都在后院自由活动,如果让她们看到王宵还没见到她们就已经牵手了意中人,她们肯定会觉得自尊心受伤。

    柯杨和何芷心有灵犀配合默契地一一向长辈们问好,何芷礼貌周到,对每个人都亲切地微笑,顿时让人有几分好感,本来就是碍于情面来凑热闹的几位家长不吝夸赞,还不忘恭喜王老爷子。

    一场精心布置的豪门夜宴因为李静的到来变了味,好像钢琴曲弹走了调,才开始没多久,众人就纷纷告辞。

    梅林和女儿一直坚持坐到最后,桌边只剩下王老爷子和王宵、李宵的父母和李静时,梅林端起茶杯润了润嗓子说:

    “不知李小姐在哪里工作?不会是不工作有人包养吧。”

    梅林这话有些恶毒。

    刚才李静的身份已经被大家扒得底朝天了,都知道李静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父母又早早过世一个人在穗城生活。

    “我在天启互娱工作。我父母从小教导我要自食其力,只有经过自己努力得到的东西才更有价值也才更值得珍惜。”

    打工并不丢人,和王宵形婚只是为了拿到豆豆的抚养权,并不是贪图王家的财富和地位。

    何芷回答得坦然真诚。梅林的嘴角牵了牵,似乎再也找不到打击何芷的理由。王宵的母亲辛颖淡淡地笑了一下,朝何芷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

    “天启互娱?”

    一直沉默不语的郑家千金郑裕雯吃惊地看着何芷。

    何芷点点头。

    郑裕雯朝母亲梅林望去,目光显得意味深长。梅林眨了一下眼,示意女儿不要再说了。母女两起身告辞。

    王老爷子望着柯杨露出一丝疑惑,刚才当然外人的面不好开口,现在可以问问孙子和李静是怎么认识的。

    孙子把恩人柯老太太接到家里养老,现在又要找一个孤女当妻子,王老爷子觉得孙子一定是受了李静的恩惠或者有亏于人才会这么做。

    柯杨早料到王老爷子会提这么个问题,很干脆地回答李静曾经协助他执行过任务,两个人互有好感,只是一直没有说破,今天正好借着他生日的机会大家把关系挑明了,并且尽快结婚。

    “王宵啊,婚姻可不是儿戏,你得考虑清楚。不要像上次那位许姑娘一样弄巧成拙。”

    “许姑娘?”

    柯杨一时没想起来许佳月,经过王老爷子再次提醒,他呵呵笑了,李静才是他想要接回来的人,那次老管家接错了人闹了一个乌龙,他现在也算是拨乱反正。

    听孙子这么一说,王老爷了哈哈大笑起来。

    李静的表现王老爷子都看在眼里,可以说挑不出来一点毛病,孙子做事鲁莽冲动,李静性格沉稳,正好可以弥补孙子的不足。如果两个人姻缘早注定,他又何必要拦着呢!

    王老爷子直接拍板,三天后给王宵和李静完婚。

    “不过爷爷有一个条件。”

    “爷爷您快说,只要您同意我和李静结婚,别说一个条件,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

    柯杨兴奋地望着王老爷子,估计他也不会提出不科学的条件。

    “李静明天辞职,以后如果想工作可以到家里的公司上班。”

    王老爷子的话还是没有明讲,他是想早点抱上重孙子,也不想孙儿媳妇在郑家惹人非议的长女郑裕希经营的公司工作。

    柯杨朝何芷示意赶紧答应老爷子提的条件。

    何芷点了点:

    “好,我明天辞职。”

    一切以拿到豆豆的抚养权为前提条件,其他都可以以后再商量。

    不过何芷现在身无分文,如果辞职在家连生活费都成问题。形婚丈夫肯定不会负担她的生活费,她还得想办法工作挣钱才行。

    “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休息了。你们两个好好准备准备,明天我让你二婶请婚礼策划过来。”

    王老爷子到底掩嘴打了个哈欠,伸手叫儿子扶他起身,在一众佣人和保镖的簇拥下上车。

    辛颖临上车时拉住何芷的手嘱咐她不用担心,王家不看中门第,只要善良孝心会生养就行。

    “早点给我们添个孙子,王宵的爷爷都盼了好久了,风水大师说如果老爷子能早日抱上几个重孙子,至少能活一百岁呢!”

    王宵的母亲其实是想安慰何芷,没想到在何芷听来却不是滋味。果然豪门的思想观念依然是重男轻女。娶妻联姻除了为了生意就是找一个生育工具。

    还好她和王宵只是形婚,等拿到豆豆的抚养权她就可以解脱了。

    姐就是豪门!

    何芷坚持要回去休息,柯杨也不留她,就在何芷走到门口准备叫车时,柯杨叫司机开车送何芷回去。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说不定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一些有想法的坏人开始盯上你了。万一你在路上再出了什么事,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

    柯杨的话倒不是要吓唬何芷,豪门一向是坏人窥视作案的目标。何芷的心顿时拎了起来。这时她的手机显示有新消息:

    “恭喜你就要嫁入豪门了,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半个小时以后你在家里等我。”

    看到郑裕希的信息何芷的脑袋轰轰作响。

    前晚郑裕希喝醉酒跑到她房间睡了一晚,今晚再来,看样子应该不是喝醉酒不想回家那么简单。郑裕希的每个字都似乎带着嘲讽和讥笑,似乎自己的助理要嫁进豪门是场笑话。

    “留下来吧,反正婚礼以后你也得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

    柯杨好像猜透了何芷的心事。何芷点了点头。

    柯杨朝司机挥了挥手,司机开车又驶回停车场。

    站在一旁的老管家赶忙过来给何芷带路,领着何芷来到许佳月住过的那个房间门口。

    “屋里东西都是新换的,如果有什么需要按桌上的按铃会有人过来。”

    老管家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口说道。

    “请问许姑娘是许佳月吗?”

    刚才王老爷子和孙子的对话让何芷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时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也才能解释得通许佳月突然要和她绝交的原因。

    老管家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都怪我办事急躁了些,误以为那位许佳月才是我们少东家要接的人……”

    见何芷释然地笑着,老管家松了一口气。

    女人大多小心眼儿,万一因为许佳月的事让这位未来的少夫人心生嫉恨,那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