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二十六章情事所逼&.

时间:2021-02-07作者:白箩染

    !

    凌晨一点四十七分,郑裕希入住了位于穗城桥脚的嘉尔达酒店商务套房。当时郑裕希乘坐出租车到达酒店门口,门口保安见她走路踉跄像是喝醉了酒,上前搀扶她被她推开了。她在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以后独自乘电梯到客房休息,直到中午时分才离开。

    从酒店监控回放的情况来看和前台描述的基本一致,李静并没有和郑裕希在一起。如果按郑裕希说的,她在半路放下李静去酒吧喝酒,然后入住酒店。那么李静是在和郑裕希分手以后失踪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柯杨的心揪得越来越紧。他侦破过何婧失踪案也经历过查找宋美君失踪时的焦虑不安,可是这次李静的失踪就发生在他的身边,加倍感受到紧张不安和忧虑。

    就在他准备调动过去战友的资源帮助查找李静时,天使儿童福利院打来电话,有人在办理领养豆豆的手续了。

    “领养人是小姑娘的远房亲戚,各方面条件都非常符合,豆豆和他们也认识,我们觉得条件也比较合适。对不起了王先生,你领养豆豆的登记只能无效了。”

    “是豆豆的什么亲戚?”

    除了何芷,柯杨想不到豆豆还有其他亲戚。

    “不好意思,我们院有规定不能泄漏任何一位领养人的身份。”

    电话挂断,再打过去无人接听。柯杨急了,他在何芷的墓前发过誓,一定要帮她完成心愿,抚养豆豆长大成人。现在被豆豆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一位亲戚给截了胡,他当然不能就此止步。

    既然福利院不能透露领养人的信息,那就去福利院门口守着,只要有人领豆豆出来就能知道念领养人是谁。

    老管家虽然不知道他的少东家为什么会在意一位福利院孤儿的去处,但是少东家把任务交给他了,他当然要将功补过。再过几个小时李静就失踪二十四小时了。如果李静再不出现肯定得报警寻人了。

    老管家带车直奔大浦岛而去,他已经做好了在天使福利院门口不眠不休蹲守的准备。

    从后视镜里已经看不见老管家的车影了,柯杨加快车速在车流里飞驰穿行。他要在去芙蓉嶂别墅沿途寻找李静的下落。

    虽然福利院那边已经没有领养豆豆的希望了,他也要把李静的人给找到。不然后天的婚礼将会让王家成为穗城的笑话。他也有义务完成原主对李静的承诺,和李静结婚让她过上好的生活。

    郑裕希始终咬定在去酒吧的路上放下的李静,至于李静要怎么回去她没注意也不关心。一个想要离职的助理被她提前开除了,心里窝的火还是很大的。

    郑裕希坐在自家白色别墅大厅的高背镀金大沙发上摇着二郎腿,看起来像位国王。她斜视了柯杨一眼,又马上收回了目光。

    “王宵我希望你记住,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因为李静的事应酬你。以后我家的大门将不会再为你打开。请你马上离开!”

    “姐,王宵毕竟是客人嘛。”

    郑裕雯从楼梯缓缓走下来,走到郑裕希身边撒娇地撅嘴。

    “他都不喜欢你,你怎么还为他说话!”

    郑裕希在郑裕雯的脸蛋上捏了一下。郑裕雯慌忙闪开,又赶紧瞟了柯杨一眼,好怕柯杨看见郑裕希对她亲昵的样子。

    柯杨当然看到郑家同父异母年龄相差八岁的两姐妹亲昵的举动,不过他并不觉得姐妹亲热有什么不妥,他一直没有说话是在观察郑裕希的神情,每次郑裕希提起李静,脸上好像总是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

    郑裕希是李静的老板,她的这种神情显得很奇怪。

    “姐,你就帮帮他呗。他一大清早就来找人了,看来他对那位李静是真爱。”

    “你懂什么叫真爱?”

    “姐,我觉得吧,真爱就是彼此欣赏,彼此关心,彼此拥有。”

    “幼稚!”

    郑裕希伸手把妹妹拉进怀里,郑裕雯想要挣扎着站起来,身体却被姐姐挡臂拦着根本站不起来,只好依偎在郑裕希的怀里,眼巴巴地看着柯杨。

    郑裕希一直和妹妹说话没理柯杨,这时扭头瞪向柯杨大声说:

    “喂,你怎么还不走?你爷爷没教你去别人家的规矩吗?”

    郑裕希说完逗弄着怀里的妹妹,郑裕雯被撩着胳肢窝忍不住咯咯笑。

    柯杨这时才觉得这对姐妹似乎不太正常。郑裕希的手总是去碰触郑裕雯的敏感部门,不像是正常姐妹嬉戏打闹该有的分寸。

    既然人家赶客,他也没有太多线索。柯杨带着满脑子的疑惑离开了郑家。

    他已经搜索过了从芙蓉嶂别墅去往酒吧的道路沿途,除了从芙蓉嶂别墅刚出来那一段稍微荒凉一点,沿途都是人流车流不断的地方,如果李静在半路下车发生了意外不可能没人发现。

    李静会去哪儿呢?

    柯杨一不留意差点驶入对向车道,惊出一身冷汗以后他马上镇静下来。李静在穗城无依无靠,唯一个朋友是一起租房的许佳月。

    许佳月接到柯杨的电话马上愣住了,听到柯杨问她有没有见到李静,她刚刚泛起红晕的脸又变成了铁青色。扭头看一眼卫生间,何翰还在淋浴。她握着手机走出卧室来到阳台。

    “你是哪位呢?”

    许佳月明知故问,当然是气柯杨把她赶走。她无路可退只能找何翰同居,这两天何翰对她充满新鲜感,每天都要把她折腾精疲力尽方才休息。

    这才刚刚从公司下班回来,何翰又准备开始征服她的战争了。她知道这样的日子很危险,男人的对女人的新鲜劲一旦过去,女人就像用破的抹布被男人甩得远远的。

    王家出手大方给了许佳月十万块,虽然没有明说这笔钱是补偿她的精神损失,但是她心里清楚,拿了这笔钱以后,她被赶出去这件事王宵就能心安理得了。

    许佳月当时没拿钱,向来人提了一个条件,让王家给她安排工作,对方让她等通知。接到电话许佳月以为王家通知她工作的事,没想到是问李静的消息。

    “我是柯、王宵。”

    柯杨咳了一声,差点口误说错名字。

    “哦,原来是少东家啊。”

    许佳月沉吟着没再说话。柯杨急了,感觉许佳月应该知道李静的下落。女人之间友谊可以分享彼此的鸡毛蒜皮。

    “李静有和你联系吗?”

    李静没带手机可能不记得他的电话号码,但是一定会记得好闺蜜的手机号。

    “李静不是被你接去湖边大宅了吗?她为什么还要和我联系!”

    一缕嫉妒的酸水从心口涌出,许佳朋的脸都扭曲了。

    “如果她没有联系你,那我打扰了。”

    柯杨是找老管家要的许佳月手机号,说完挂上电话长长地叹了一声。许佳月充满妒忌的腔调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觉得到。

    看来女人之间的友谊好比昙花,看起来美丽也不过是那么短短的一瞬。

    许佳月强忍着没有问柯杨王家派来的人答应给她安排工作的事,她相信王老爷子不会哄骗她一个小丫头。王家那么多产业,随便在哪里给她安排一个岗位都够她安稳度日了。

    “宝贝你在哪儿?”

    听到何翰肉麻的呼唤声,许佳月浑身机灵一下,不知道何翰今晚又要和她玩什么新花样。

    男人靠不住,等找好工作就可以好好恢复一段时间了,感觉最近身体都快要被抽干了……

    晚上十点,柯杨站在湖边望着道路尽头,希望突然能看到李静回来。这条路上只有他的大宅,只要过来的车辆肯定都是到他大宅的。

    道路尽头只有幽暗的路灯在风中摇着昏黄的光,没有车也没有人影。

    老管家打电话来报告,守在天使福利院门口一直没发现有人接走豆豆。柯杨让老管家先回来,明天等福利院开门时再过去,老管家担心福利院不是营业场所,有可能等领养人时间方便就可以接走被领养人。老管家执意要留守在福利院门口,柯杨也只能任他守着。

    守株待兔不是柯杨的风格,可是穗城这么大,在没有线索的情况要找一个人等于大海捞针。

    此刻柯杨非常怀疑郑裕希说的是不是真话。如果郑裕希放下李静独自离开,她为什么会因为李静失踪露出那种兴奋的神情呢?

    打开后备箱,拎出那只白色高跟鞋,柯杨决定去找肖楠帮忙。

    上次和肖楠见面时他注意到今天是肖楠值班的日子。只要请肖楠帮忙鉴定白色高跟鞋是不是李静的,就可以确定李静的下落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柯杨感到心里凉嗖嗖的。

    在李静的床下找到两根头发,柯杨如获至宝直奔肖楠的办公室。

    对于突然来访的贵客肖楠当然觉得很惊诧了。接过柯杨提供的两件证物,肖楠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一只小密封袋里装着两根半长的头发,一只大塑料袋里装着一只浸了水的白色高跟鞋。

    密封袋上还贴着不干胶贴,登记着发现地点和时间。

    “王先生做过警察?啊我想起来了,你做过特警。”

    肖楠本来对柯杨如此专业地提供证物方式感到疑惑,又马上释然了。

    “你怀疑女朋友遇害了?”

    看了一眼标签上的标注,肖楠的神情严肃起来。见柯杨点头,她又为难地摇了摇头。鉴证科的同事都下班了,要想知道白色高跟鞋是不是李静的,只能等明天他们上班以后。

    “而且你送来的东西我也不能随便让鉴证科同事鉴别。”

    “我马上报案。”

    柯杨把李静失踪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让肖楠顺利立案开始侦查。在肖楠做的笔录上签字以后,柯杨只好先和肖楠道别。

    “我希望能尽快查年从芙蓉嶂别墅到酒吧沿途的道路监控。”

    “这个我们当然会尽快去办。”

    “非常感谢!”

    柯杨伸手和肖楠握了一下告辞。

    望着柯杨背影,肖楠有些愣神,她抬手看着自己的手掌心,感觉柯杨烙在她掌心的温度非常熟悉。

    “好久没有握过这么温热的手掌了,怎么和柯杨握手的感觉一模一样呢!”

    心里牵挂一个人会失眠。

    柯杨和肖楠道别以后没有马上回家,他又驱车驶向了芙蓉嶂别墅。

    一辆银色大奔在前面不急不慢地摆着s形,柯杨几次想要超车过去都被逼退到一边。

    柯杨自认为车技很好,除非对方故意拦他,不然不会正常超车都过不去。

    银色大奔似乎判断出柯杨开的蓝色轿车要进芙蓉嶂别墅,在芙蓉嶂别墅区门岗前停下,和岗亭里的保安说话,故意让柯杨等在他的银色大奔车后着急。

    进入小区的防客通道只有一条,柯杨只能在银色大奔车后等着。

    这时看到银色大奔里探出的头,柯杨马上认出了左岸。早该想到是左岸了,左岸一向开着银色大奔耀武扬威神气十足。

    柯杨不客气地按响了车喇叭。

    左岸就等着后车按车喇叭好让他挑事。

    和小娇妻离婚以后,他又陷入了乱花丛中享受钻石王老五的快活,可是今晚被一位看起来模样普通却鬼马精灵的小姑娘摆了一道,不但白白砸了几万块钱给小姑娘买包,还要现场目睹小姑娘和男朋友向他撒狗粮,再接受小姑娘奉送他的金玉良言。

    “别以为有钱了不起,有钱就能老牛吃嫩草。回家照照镜子洗洗睡,以后不要再自以为天下老子最帅最有钱女人都爱我。你就是个油腻大叔,没钱连和女生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左岸在酒吧喝得酩酊大醉,还真发现在没人认识他的地方,没有一个女人正眼瞧他一眼,有几个美女经过他身边时,还鄙视地盯着他穿着增高皮鞋的脚,着实让他恼火想打人。

    左岸不敢在酒吧闹事,只要是明白人都知道能开酒吧的背景都不简单。终于逮着一个开平价车的土鳖,左岸当然不想放弃可以戏弄人出气的机会。

    不等保安去警告芙蓉嶂别墅区禁止鸣笛,左岸摇晃着下车抢先一步走到柯杨的车前使劲拍打车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