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二十九章想得太美了.

时间:2021-02-08作者:白箩染

    !

    感觉到有人不停地在叫李静的名字,那声音听起来絮叨又温暖的感觉。一把热毛巾仔细又小心地在她脸上轻轻擦着。

    “柯妈……”

    何芷终于想起这熟悉的声音是谁。

    “哎哎-”

    柯老太太显得很激动,少东家不,她一直拒绝少东家这个称呼,感觉像回到了万恶的旧社会。王宵让她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柯老太太想了想决定叫小王总。

    看着老母亲叫自己小王总,柯杨点头笑了,眼里闪动的泪光不想让老母亲发现。

    柯老太太眼神好得很,早发现柯杨眼里藏着泪了,但是她没想到柯杨的泪是为她涌现的,还以为柯杨是担心何芷的安危。

    “你不知道小王总有多担心你,我看见他都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是真喜欢你啊!”

    何芷看见柯老太太很激动,并没有听清她说的话。这时想起问这是在哪里,张目四望,发现这里是王宵的家,她正躺在前晚入住的那个房间的床上。

    “我马上去告诉小王总,他被老管家叫走了。”

    柯老太太激动得有些手舞足蹈,正要起身,被何芷一把拉住了胳膊。

    “柯妈,我怎么回到这里的?”

    按了按脑袋,对于她是怎么从芙蓉嶂别墅回到这里来的没有一点印象。最后的意识是她昏倒在客厅窗边,好像乘着祥云追逐星光而去。她清楚那是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小王总接你回来的?你回来时的样子可吓人了。不过不要紧,我已经帮你都收拾好了,我现在叫小王总过来,他知道你醒了肯定会高兴坏的。哦对了,你肯定饿了,我马上叫人给你拿粥米过来。”

    柯老太太突然之间感到好着忙,也不管何芷再问她的话小步快跑出了房间,先奔厨房喊人把一直在炉子上温着的米汤给何芷送去,再去找柯杨。

    柯老太太记得老管家教她的规矩,就算主人的房门开着也得敲门得到准允才能入内。

    柯杨的房门虚掩着,柯老太太正要迈步进屋又猛然一个急刹车收住脚,在门上敲了两下。屋里没人应她,她着急见到柯杨报喜也顾不得豪门的规矩了,直接推开了门。

    “小王总,李静醒过来了……”

    柯老太太激动的声音戛然而止,惊奇地瞪着双眼盯着柯杨的双手,然后好像翻然醒悟急忙退出房间,转身准备回去再看看李静。

    “柯妈。”

    柯杨抢先一步拦在柯老太太面前。

    “小王总,李静醒了。”

    柯老太太的眼神显得无处安放。刚才看到的一幕给她的触动太大她还无法消化。

    “我去看李静,你去我房间照看一会。”

    柯杨说完急匆匆朝斜对面走去。柯老太太眨了眨眼,看着柯杨的背影走远,又扭头看向柯杨的房间,才脚步缓缓地走了过去。

    “柯奶奶。”

    柯老太太刚进屋就被迎面扑来的小女孩给叫愣了。

    “豆豆!”

    柯老太太一把抱起豆豆差点闪了腰,又问: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豆豆鼓了鼓小嘴说:

    “叔叔带我来的,叔叔说以后我就在这里生活,还要给我建一个游乐园和小动物园。”

    “啊!那你跟叔叔过来之前在哪里?”

    柯老太太一头雾水。刚才她进来时柯杨正俯身双手捧着豆豆的小脸,她以为柯杨对小女孩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所以又惊又吓赶忙离开了。这会发现豆豆说的和她想像的不一样,不过还是得问问清楚。

    儿子死后柯老太太就回了老家,整日里愁眉不展也没有精力再带着妞妞,女儿好心搬过来和她一起住,每次听见小外孙喊妈妈,她的心情更加难过了。每次翻看老相册都忍不住泪水涟涟。经过上次和儿子一起回来时走过的风景,也不免触景生情老泪纵横。

    幸好可以出门工作让她可以暂时忘掉了失去儿子的痛苦。

    柯老太太搂着豆豆坐到椅子上,心想如果小王总要对豆豆有坏心思,那她得想办法带豆豆离开这里。就算让豆豆跟她过穷日子,也比在这里被人当玩具玩要好。

    “我,”这一天的经历太过波澜起伏,对于大人来说都要好好组织一下语言,更别说才四岁的小孩子了。豆豆嘟着油光光的小嘴又说:

    我昨天在天使儿童福利院,然后然后,院长说有人要领养我。”

    说到领养两个字豆豆垂下睫毛又想起了伤心事,扁了扁小嘴继续说:

    “今天早上我表姨婆领我回家,然后,”豆豆说得有些喘气,可能是心情太难过了,“然后幼儿园的阿姨来接我,然后笑叔叔就来这了。”

    “那你阿姨呢?何芷,你大姨!”

    “我姨她,死了……”

    豆豆憋了半天的眼泪终于掉出来了,咧开小嘴终于哭出了声。

    “豆豆不哭,有柯奶奶在,豆豆是个好孩子。”

    柯老太太的眼圈也红了,想起和何芷相处的种种往事,心里暗叹怎么老天爷不开眼,像她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不带走,非要把年轻貌美又有才华的何芷给带走了。难道说老天爷不想眼睁睁看着柯杨一个人太孤单,让何芷过去陪柯杨?那么说何芷和柯杨不该离婚,他们是天生一对!

    房间里只开了两盏小灯,柯杨进来时仿佛一道光照亮了房间,让何芷不由得从床上跳下地。

    “别下地快回去躺着。”

    柯杨上前要扶何芷躺下,何芷哪敢劳烦别人帮忙,赶紧又坐回床上靠在床头。她不是想躺着,而是发现自己身上穿的睡裙太过超短,在男人面前显得过于性感挑逗。

    “我听柯妈说是你带我回来的,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你先别急我会慢慢告诉你,吃过东西了吗?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在警察来录口供之前我想先听你说说事情经过。对了,这是你的手机……”

    柯杨有许多话要问何芷也有许多话想听何芷说,伸手掏出手机递给何芷,何芷很自然地滑开手机输入密码,然后眼神微微吃惊又把手机递还给了柯杨。

    “这不是我的手机。”

    发现把手机拿错了,柯杨又掏出一部手机递给何芷。看何芷输入密码滑动手机时,他突然想起什么。翻开手里的手机,看到闪亮的屏幕,她意识到何芷跟他一样,拿错手机以后都输对了密码。

    他们设置了一样的密码,都是豆豆的生日!

    这个发现让柯杨显得很兴奋,他想马上就告诉何芷已经把豆豆按回来了。这时厨房送汤水进来,柯杨忍住冲动没有说。看何芷终于喝光了汤水,他长吁了一口气。

    手机在口袋里不停震动,估计是父母那边又要催他去婚礼布置现场了。

    见柯杨要出去,何芷急忙问:

    “那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柯杨举了举手机示意他要出去接电话。何芷迫切想要知道被人发现的经过,眼巴巴地望着门口等柯杨回来。这时手机响了,她猛然想起这时她应该报警抓住害她的郑裕希,至于她被解救的过程反倒不是最紧迫的。

    “警察来了。”

    敞开的屋门外传来老管家的声音,显然他离柯杨有点远,说话只能扬起音量。随即脚步声近前,柯杨说:

    “你先请他们坐下等一会,就说李静刚才醒过来正在吃东西。”

    老管家领命朝前面去了,柯杨推门进来。何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她刚才已经报警了,不知道会不会重复报警。

    “没关系,警局应该是联网的,应该能查到你的资料不会重复出警。”

    柯杨边说边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下。

    “是郑裕希绑架你的吧?”

    虽然何芷还没说,其实柯杨早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想不通郑裕希是怎么办到的。根据视频监控,郑裕希骑着摩托车带何芷离开芙蓉嶂别墅区前往酒吧的时间都对得上,她不可能有时间掉头再把何芷关进那栋别墅。

    “郑裕希突然一拳把我打昏,然后把我带到那栋别墅绑起来关在卫生间……”

    “那么说郑裕希并没有带你离开,她从芙蓉嶂别墅区出去时被拍下的录像里,那个坐在后座上的人不是你!”

    柯杨意识到郑裕希不是一时心血来源才绑架何芷施虐玩,而是早有预谋,还知道使用反侦查偷梁换柱的手段。

    “女警官到了。”

    老管家敲了两下门皱着眉头报告。来的女警官不肯坐下用茶非要马上见到少东家,他也拦不住只好硬着头破报告。

    听到女警官三个字,柯杨知道是肖楠来了。

    开门看见果然是肖楠,柯杨急忙笑着伸出手和肖楠握手。

    “咱们不必客套了,赶紧看看李静怎么样了。你不该把她接回家里,应该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肖楠和柯杨走到何芷床边,何芷想起身招呼肖楠,又想起身上的超短裙,只好微笑着向肖楠表示歉意。

    肖楠公事公办让随行的助手做好记录请何芷签字确认,然后又问了何芷几个问题之后,扭头让随行的助手先出去开车她随后就到。

    “我们鉴证科又调阅了芙蓉嶂门岗的监控,可以判断当时郑裕希的摩托车后座上带的是一个仿真假人。因为当时天黑光线不好,视频录像的像素也不够清晰,所以当时没注意到车后座上的是假人。后来发现假人穿的鞋才让郑裕希穿帮。王宵,你还记得送给我鉴定的白色高跟鞋吗?”

    肖楠笑着又说:

    “那只李静穿过的白色高跟鞋很合脚,假人穿的白色高跟鞋刚出大门不远就掉在了路边。我们已经在草丛里拣到了。”

    证据确凿又有被害人笔录口供,说在肖楠派人去拘捕郑裕希时,何芷打电话告诉她决定撤销对郑裕希的指控,郑裕希喜欢玩角色扮演游戏,那天是让她扮演被绑架的豪门少妇,当时她没有搞清楚误会郑裕希了。

    被害人身体无恙又亲口要求撤诉,肖楠只能在抓到郑裕希不到十分钟后又把郑裕希给放了。

    “李静,你是不是被郑裕希给威胁了?就算她是豪门大小姐也不能左右司法公正。你不要有顾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可以保证只要你确定她犯了罪,我就能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肖楠情绪有些激动,顿了一下继续说:

    “我现在是以个人身份跟你们说的,我最不希望看到犯罪分子利用身份背景权势威胁恐吓受害人最终逃脱法律制裁。这会更加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我是听说过有人喜欢玩各种变态游戏,但还没见过像你这样有生命危险的游戏……”

    “肖警官,我说的都是真的。”

    何芷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豆豆,此刻豆豆双眼紧闭脸色发青,握紧的两只小拳头好像在忍受身上传来的极大痛苦,但是她的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好像随时会迈进鬼门关。

    半个小时前郑裕希派人跟何芷说,只要何芷去警局销案就可以把解药给她救豆豆。开始她还不信,这才短短半个小时,眼看着豆豆的脸色由红润变成铁青,然后渐渐失去意识倒地不醒。

    来人警告何芷不要妄想把豆豆送去医院抢救,那只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医生肯定没有办法解决异国古老巫盅毒。如果不信就跟她搏一把,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

    要惩罚郑裕希以后有机会,眼前最重要的是救豆豆脱离危险!

    何芷看了一眼时间,估计郑裕希派来送解药的人也该到了。

    “这该怎么办呢?为啥不让送医院呢!豆豆到底中了啥毒啊,这孩子咋这么命苦呢!这才好不容易有个像点样子的家,只要你和小王总结婚她也算父母双全了。”

    柯老太太念叨着,伸手不时探豆豆的呼吸,就怕一个眨眼豆豆就断气了。

    “赶紧告诉小王总吧,我觉得小王总一定会有办法的。为啥不让他知道呢!他出去大半天也该回来了……”

    “他在忙着婚礼,这会如果跟他说,领养豆豆这件事肯定就会被王家老爷子知道了,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何芷满脸焦虑。就算表姨妈签字同意了让她和王宵领养豆豆的协议,相关部门也要审核他们的领养资格,她和王宵的婚礼是必须得举行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