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温柔的煞气 第一百三十一章备选新娘已经到位

时间:2021-02-11作者:白箩染

    刘大宽的话把陈磊给问愣住了。他是不顾身份直接给老家打电话,但是对方又怎么会知道他是陈磊呢,此刻当然不能暴露身份。

    陈磊顿了一下介绍说他是陈磊过去的战友,前几天刚接老太太到穗城的。刘大宽长吁了一口气总算放下了悬着的心。有时候男人比女人更担心另一半和异性交往。

    柯老太太没回老家是肯定的,从时间上推算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到家。刘大宽答应只要老太太回来马上打电话告诉陈磊。

    放下电话前陈磊听到刘大宽说:“老太太咋这么不懂事呢,放着大富大贵的日子不过非要回乡下。”

    没有熟悉的人在身边陪伴,再富贵的日子又有什么意思呢!

    陈磊理解老母亲想要离开的心情,可是脑海中突然灵光闪过,老母亲和豆豆同时离开了,这肯定不是巧合。以前老母亲在何芷的别墅帮忙照顾豆豆,经常能听见豆豆奶萌甜蜜地呼唤柯奶奶,两个相处时间不算太长,但老母亲对豆豆不比亲孙女差。会不会是老母亲和李静一起带着豆豆走了。

    老管家到天亮才回来报告说没有找到李静,所有的车站码头都找过了,还动用关系查了李静身份证的购票信息,没发现李静离开穗城的线索。

    李静的老家没有亲人,她带着豆豆很可能还带着柯老太太,应该还在穗城。查过了酒店和民宿的入住记录也都没有发现李静。

    老管家抹了一把额上的汗。

    在少东家面前夸下海口肯定找到李静不耽误婚礼举行,现在离婚礼不到五个小时了,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还是找不到李静,哪怕找到一点线索也好交差。

    老管家只能承认自己无能失败,向陈磊提出辞职。见陈磊没有说话,以为无声乃默许,心里顿时一阵莫名地疼痛,转身离开的脚步好像坠上了铅块抬不起脚。

    “回来。”

    王宵是老管家看着长大的,王宵和老管家相处的时间比和父母相处的时间还要多。老管家扶他迈出人生第一个步伐,带他第一次离家去读幼儿园……不夸张地说王宵对老管家的感情比对亲生父还要亲近。陈磊怎么可能因为老管家没有办成事就让他辞职呢。

    王宵从来没有把老管家当成雇工,他也把老管家当成家人一样看待。

    被少东家挽留让老管家感到心里更痛了,他的心痛是因为感动和愧疚。

    陈磊当然不会坐等别人帮他去找老母亲,他已经想好了办法,马上让公司公关部调动一切媒体资源发布重酬寻人启示。又购买热气球和无人机在城市上空展示寻人启示。两个小时以后,穗城的标志性建筑外墙也开始滚动播放悬赏寻找李静的启示。

    这时王家布置一新的前院草坪上已经有来宾陆续到达。一道道婚礼鲜花门散发着阵阵香气,一排排白色靠椅上系着粉彩粉蓝的绸花,殷勤的侍者托着酒杯在穿着华服来宾中穿梭。远远望去好像英国电视剧里贵族庄园的画面。

    陈磊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终于赶到了婚礼现场。王老爷子正在和几个晚辈说话,看见孙儿来了,马上从来宾中抽身出来,朝陈磊招手,然后朝一处搭起的穹顶纱帐走去。

    新娘没找到这场婚礼肯定是办不成了,可是现在的局面已是骑虎难下,婚礼必须如期进行下去。没有新娘的婚礼也不要紧,就当是宣布李静成为他妻子的发布会吧。

    陈磊走进纱帐,王老爷子笑眯眯地问他怎么没带新娘子来。陈磊早料到老爷子会这么问。

    “李静可能是恐婚逃走了。这让我一个大男人也太没面子了。爷爷放心,我肯定会把把找回来。”

    陈磊镇静地说。

    “噢原来是恐婚啊!我还以为她自知不配嫁入王家,又不好意思跟你说,拿到一笔钱就离开你了。我的傻孙儿,你怎么对自己的新娘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就敢娶她进门呢!还好发现得及时,不然咱们王家就得成为穗城的笑话。

    娶了一位坐过台的小姐,你哪还有脸出席公司董事会,媒体还不知道要怎么添油加醋乱写呢。”

    “爷爷,你说什么?什么坐台小姐?”

    陈磊被老爷子给说糊涂了。

    “你自己看吧。”

    接过老爷子递来的大信封,抽出第一张照片陈磊就惊呆了。照片里一个小女生穿着清凉的黑色短裙,在一个圆形幽暗的台子上表演舞蹈。说是舞蹈不如说是媚惑男人的姿势,如果是动态图,恐怕陈磊看了也会流鼻血。

    小女生戴着奶奶灰短发,白晰纤长的脖子上戴着黑色蕾丝颈链,扭转不盈一握的腰肢,四十五度角斜视着面前的观众。打开成一百二十度的黑丝双腿间在黑色短裙下若隐若现。

    看灯光背景应该是酒吧。

    “这是谁?”

    “李静。”

    老爷子不想再细说,怕玷污了他高贵的身份。

    王老爷子一生洁身自好,从不涉足风月场所。梅林拿出信封给他看时,看一眼他就赶忙回避目光,让梅林谈正事,不用给他看乌七八糟的东西,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

    “不可能!”

    陈磊相信李静的为人,李静绝不是那种为钱可以出卖自尊的人。照片上的女生明显在诱惑暗示看台下的人们,那样的舞台那样的表演根本谈不上艺术,不说下贱无耻也是不懂自尊自爱。

    “不信你就多看几张。我相信眼见为实,这些照片不可能是合成的。雁过留影人做有痕。我想李静应该最清楚她以前做过什么。好了,下面我想跟你谈谈婚礼的事。”

    陈磊抽出第二张照片只瞟了一眼又放回去了。他已经不敢看后面更劲爆的了。小女生穿着露背红裙坐在男人的腿上喂男人喝酒。这张比在舞台上跳艳舞更让人无法接受。他已经看清楚了,尽管照片里的女生浓妆艳抹还戴着假发,还是能从五官轮廓上看出是李静。

    陈磊把信封递给老爷子,老爷子好怕烫手似地缩回手摇头。

    “你留着吧,防止以后那个姑娘找你麻烦。竟然那姑娘不堪娶,今天的婚礼也已势在必行必须如期举行。”

    如果说找不到李静还能找个理由如期举行婚礼,现在已经证明结婚对象不合适,陈磊当然觉得婚礼再如期举行就是个笑话。当他听到老爷子说出郑家二小姐的名字时,才明白原来家里已经给他决定了备选新娘。

    身为颖州中学历史上唯一考上本科学院的“学霸”,如果在大城市混不下去灰溜溜回家啃老,岂不是贻笑大方!

    何况他又哪有老可啃!父母经营着一家小超市,勉勉强强供他读完大学已经倾尽所有。再说从他记事起开始,几乎每天父母都要上演一次离婚大战。

    那个家在他心里是避之不及眼不见为净的地方。远走高飞出人头地,是他在小城学渣中学努力学习上进的唯一动力。

    “身后没有灯光,身前白雾茫茫。徒有一身疲惫,空握万里风霜。”

    身高一米八二,体形健美。只要不做背景调查,应该没人会怀疑他做健身教练的资格。

    “嗨,早上好!”

    陈磊进门朝前台里的美女扬了扬下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早上好,欢迎光临!”

    程雪站在u形大理石柜台里,朝陈磊望去,目光顿时有些发亮。

    陈磊走到柜台前,伸手搭在台面上。

    “请出示您的会员卡。”

    程雪说话时下意识地低下了头,脸颊浮现出了粉色。

    健身俱乐部里漂亮的女会员很多,帅气逼人的男会员却少之又少。

    “我是来应聘健身教练的。”

    “啊?!”

    程雪的目光露出一丝失望。

    健身房经理要晚点才能到,程雪请陈磊到一旁的沙发区等候。

    陆陆续续有人进来打卡健身。

    十点十分,更衣室方向传来叽叽喳喳说笑声,女会员们争先恐后上楼准备上团操课。

    短短十来分钟,陈磊粗略估算了一下,来健身的会员起码有三十多个。这要是到了晚上还不得来几百人……

    王凯旋说这间健身房从开业起就非常火爆,现在至少有六七百会员,单是一年会员费都有五六百万的收入,如果再算上私教收费,老板一年就能收回成本净赚二三百万。

    果然暴利!

    陈磊又重温一遍古德力美的招聘启示,从挎包里掏出昨晚打印好的简历,努力让自己镇定,以免一会面试露出马脚。

    “月收入一万至三万,形象好,沟通能力强,持有行业证书,会三种以上课程……”

    大学毕业三年,陈磊应聘过多少工作已经记不清了。干过业务员、做过市场专员、销售代表,工资从来没有超过六千块。

    今年春节回家被亲戚同学们捧来捧去,都觉得他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特别有本事。他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表面保持虚荣的微笑,人情往来时不敢出手太抠搜,怕被大家笑话。

    大城市哪是那么好站稳脚跟的。他现在羊城连住的地方都是和人合租一张大床,每个月一千块的租金也得咬牙忍着。

    原公司老板说好过年后给销售代表发提成和奖金,结果等陈磊去公司上班,公司已经关门大吉。

    现在他全身上下只有三百块钱,马上又要交房租,连那半张床铺都租不起了。

    恨只恨自己当初没有选到好专业,被调剂到了毕业即失业的历史专业。对一个非师范类的二本历史专业本科生,职业发展规划那些都是空谈。

    “我们经理让你过去。”

    程雪温柔的声音响起,陈磊急忙站起身。

    经理办公室就在贵宾休息区后面,陈磊竟然没发现刚才有人从他旁边过去。

    “你们经理贵姓?”

    “姓付,人旁寸,很年轻。”

    程雪说话时并没有回头看陈磊,推开经理室的毛玻璃门侧身请陈磊进去。

    “付总好。”

    看见真皮大转椅上坐着的年轻老板,陈磊心里噗噗吐出几个字,同样是年轻人,差距咋这么大呢!

    “坐。”

    付昆光仰视陈磊几秒然后俯身向前,双肘撑在桌上十指交扣抵着下巴。

    “想做健身教练?”

    陈磊还没坐定付昆光问道。

    “底薪三千,如果每个月能完成三十节操课可以拿到一万,如果卖出私教课程月入十万也有可能,收入上不封顶,全看你的能力和表现,要让会员认可你粘住你。”

    付昆光说话语速很快,陈磊也算听明白了。

    底薪三千可以接受,去年他做业务员时底薪才两千五。

    就像王凯旋说的,做健身教练不用出去跑客户,每天可以呆在几千平米的豪华空间,随时可以喝茶沐浴,又能健身强体又能挣钱,简直不要太美。

    “这是我的简历。”

    陈磊把简历递到付昆光面前,付昆光笑了,把陈磊的简历推回给他。

    “如果你觉得合适就去外面办手续吧,明天正式上班。具体要怎么做,大力会告诉你。”

    付昆光的话音未落,他的手机响了。他朝陈磊摆摆手,示意陈磊出去。

    经理办公室的毛玻璃门在陈磊身后自动关上。

    陈磊还是一脸懵。难道这么豪华高端的健身房面试教练就是这么儿戏?

    准备了那么多的应对方案,竟然一个也没用上。

    从古德力美出来,陈磊又望向广场那块大屏幕,可能是到了吃饭时间,屏幕上播放的都是美食商家的广告,看起来诱人食欲。

    咽了咽口水,陈磊拨通了王凯旋的手机。

    “哥们厉害了,出师即胜马到成功。赶紧过来我给你做大餐,咱们要喝两杯庆祝庆祝。”

    王凯旋住在饭店给他配的单间,地方小点贵在不要自己出钱。今天他轮休,早早就准备了一桌子菜等着和陈磊喝酒。

    如果不是因为今年春节回家两个发小遇上留下了联系方式,恐怕他们同在羊城却很难交集。

    七年没见,两个人喝得都有点多。

    “既然你找到了这么高收入的工作,还不赶紧搬到这边来住,离得近上班会方便很多。等吃完饭咱们就出去找房子。”
小说推荐